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姑獲鳥開始  >>  目錄 >> 第三十九章 血色旅店

第三十九章 血色旅店

作者:活兒該  分類: 科幻 | 時空穿梭 | 活兒該 | 從姑獲鳥開始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姑獲鳥開始 第三十九章 血色旅店

旅店老板娘是個異常肥胖的老婦人,出奇地是,她長著兩個頭顱,一顆頭顱高高盤起金色的頭發,眼窩深陷,一雙藍眼珠里滿是戒備。一只則是閉著眼睛,頭發散亂,發出輕輕的酣睡聲。

簡盯著她脖子上的舉止各異的兩顆腦袋,有些好奇。但很快意識到,這是一種極其不禮貌的行為。她收斂自己的目光,向對方行禮致意。

“下午好,夫人,我和我的朋友想在這兒借宿一個晚上,明天一早我們就走。”

這名老板盯著簡看了好一會兒,知道簡有些發毛,她才淡淡回答:“不好意思,我們這里客滿了,請到別的地方去住吧。”

“額……”

簡左右掃視著冷清的旅館,桌上生了灰,墻角還結有蜘蛛網,這里怎么看也不像是生意火爆到客滿的樣子。

“我們愿意多支付給您旅費,能不能通融一下,我看附近,也很難找到能住的房間了。”

簡只好嘗試說服眼前古怪的老板娘。

“真對不起,小可憐兒,今晚我們不做生意了。”

老板娘一口回絕。

這時候,李閻才扛著裝有“獨角獸”單兵的拆解箱走了進來:“我說殿,額,簡,我們開幾個房間?”

李閻在簡的逼視下改了稱呼。

簡沒好氣地睨了李閻一眼,轉身還想和老板娘說些什么,卻發覺老板娘直勾勾地盯著李閻肩膀上的箱子。

“夫人?”

簡嘗試地問了一句。

老板娘這才收回目光,問道:“你們是冒險者么?”

安放蒸汽單兵的拆解箱是極其專業的工具,普通的農用蒸汽設備都不會配備,只有軍用的高級作戰單兵,才會有專門的拆解箱。眼下正是游俠遍地的時代,時常有落魄的貴族變賣祖產,換上一套強勁的作戰單兵,希望通過冒險和斬殺怪物,獲得財富和名聲,恢復祖上的榮光。

旅館老板娘有此猜想,非常符合時代背景。

“唔,差不多。”

簡含糊其辭。

“我的丈夫年輕時,也是一家駕駛蒸汽單兵,在各個王國冒險的游俠,他曾經只身深入叢林,射殺一只巨狼。”

老板娘微笑著說。。

“他年輕時一定很英勇。”

簡眼珠一轉,奉承了一句。

“可惜兩年前就病死了。”

老板娘一聳肩:“我很久沒有發善心了,既然你們和我的丈夫一樣,也是冒險者。那就在我這兒住下一晚吧,收你們五馬克的旅費。”

“非常感謝您。”

簡聽了自然十分高興。

老板娘從柜臺下面掏出了一只鈴鐺搖晃起來。

“扒皮!扒皮!”

沒一會兒,一個長相尖利,黑皮膚的侏儒從后院跑了出來。

“扒皮,帶客人去房間,然后叫剔骨頭去燒熱水。”

老板娘說完,沖簡和李閻解釋說:“這是我店里的伙計,叫扒皮,這里還有一位廚師,是個老頭子,名字叫剔骨頭。”

“哦,這名字可真怪。”

簡臉色古怪的附和了一句:“夫人,店里只有你們三個人么?”

老板娘搖搖頭:“還有一個講《圣經》故事的吟游詩人,但他很久之前因為冒犯了領主老爺,被砍下了手腳。只能我養活著,讓他給來往的旅行者講故事解悶。一晚上只要五芬尼。”

“那可真不幸,我很樂意聽他講故事。”

一旁,李閻和扒皮對視了很久,可能是因為扒皮看他和自己都不是白皮膚,進來就直勾勾盯著李閻,李閻也平靜地看著他,直到兩人對話到這兒,李閻才問了一句:“那這位吟游詩人的名字呢?”

老板娘笑著回答:“他叫剁肉餡。”

“真不錯。”

李閻一挑眉毛。

侏儒“扒皮”向李閻一鞠躬,想拿他手里的拆卸箱,被李閻拒絕:“不用,你帶路就好了。”

扒皮只好答應。

三人一前兩后地走上樓,扒皮先給簡挑了一間干凈整潔的大房間,簡向“扒皮”道謝以后,從李閻手里奪過拆卸箱,率先邁入房間,李閻想跟著進去,一頭撞在了簡手里的鐵皮箱子上。

“男士止步。”

她冷冷道。隨后砰地一聲關了門。

李閻嘆了口氣,才沖扒皮道:“請再給我找一間。”

扒皮沒說話,做了個“沒問題”的手勢,給李閻找了一間小一點的房間。

天色漸晚,扒皮給李閻和簡送來了熱水和晚飯,簡還拉著李閻,一起聽了“剁肉餡”的圣經故事。李閻認出“剁肉餡”是演出開場時的殘疾人旁白,他的嗓音依舊具有磁性,可惜李閻還是聽得昏昏入睡。

一直到深夜,大伙都要睡下了,簡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前,才突然開口問李閻:“我之前給你的手槍還在么?”

“在。”

簡的臉色忽然嚴肅起來:“聽著,梁,這家旅店不太對勁。你要打起精神,保護好自己。”

“我會的,殿下。”

李閻沖簡笑了笑。

深夜十二點鐘,萬籟俱寂,老板娘穿著一身睡衣,打了個哈欠,躺在天鵝絨的床墊上酣然入睡。

沒一會兒,她的呼吸就均勻起來,她另一只酣睡了整整一天的頭顱驀然睜開眼睛,臉色猙獰起來。

她坐了起來,晃動枕頭邊上的鈴鐺。

“扒皮!扒皮!”

扒皮蹦蹦跳跳地走過來。

老板娘陰冷地詢問:“我姐姐今晚有沒有找到新的客人?”

扒皮點點頭,劇烈的比劃了一陣。

老板娘瞇著眼:“你先去把男人的頭切下來,然后女人的蒸汽單兵偷走,聽到沒有?我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聽到沒有?”

扒皮齜牙咧嘴地點點頭,一溜煙兒的功夫消失不見。

一個小時過去了,老板娘焦急地在房間里等待,可沒有任何人回音,暴躁的她再次拿起鈴鐺晃動。

“扒皮!扒皮!”

沒人回答。

老板娘更生氣了,她用力晃動鈴鐺。

“剔骨頭!剔骨頭!”

這次,來得是個駝背的老頭,干巴瘦小,背后長著一顆大肉瘤。

“扒皮那個混蛋一定偷懶去了,剔骨頭,你先把那個男人的頭切下來,然后把女人的蒸汽單兵偷走,聽到沒有,我也給你一個小時!”

老頭點點頭,從背后拔出兩把沾有黑色污血的菜刀,陰沉地去了。

又一個小時過去了,指針到了半夜兩點,老板娘在房間里轉來轉去,終于,忍無可忍的她第三次晃動鈴鐺。

“扒皮!扒皮!”

沒人應聲。

“剔骨頭!剔骨頭!”

還是沒人應聲。

氣急敗壞的老板娘不顧其他,低吼道:“剁肉餡!剁肉餡!”

終于,這次有了回音,一臺輪椅慢吞吞地走了進來,沒有四肢,依靠舌頭和牙齒操控輪椅的“剁肉餡”走進來。

“有什么吩咐?夫人?”

“你先去把男人!”

老板娘頓了頓,思考一會兒,改口道:“你直接去把女人的頭顱砍下,然后把她的蒸汽單兵拿來給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姑獲鳥開始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