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姑獲鳥開始  >>  目錄 >> 第六章 紅山圍場的邀請

第六章 紅山圍場的邀請

作者:活兒該  分類: 科幻 | 時空穿梭 | 活兒該 | 從姑獲鳥開始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姑獲鳥開始 第六章 紅山圍場的邀請

這位電工打扮的男人很自來熟地往李閻對面一坐,兩只胳膊肘撐著桌子,笑呵呵地問:“姓李?”

李閻打鼻子里呼出兩道酒氣:“李閻,沒請教?”

“他叫鮑不平,開快遞公司的,在津海很吃得開。嗯,他進閻浮有五年了吧。很多事,我都是聽他說了才知道。”

查小刀也坐了下來,向李閻介紹。

“幸會。”

李閻點點頭。

鮑不平搓了搓手:“幸會幸會。兄弟,如今在圈里,你可是無人不曉了!三年了頭一遭!趙劍中重開閻昭大會,你可是大會上的主角!”

“什么是閻昭大會,你去了?”

李閻一挑眉。

“我可沒那資格,要代行者才能參加。具體為什么開這個會,我們是不清楚,兄弟你心里還沒數?現在外頭可全是風言風語啊。”

李閻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沒有說話。

鮑不平一拍巴掌:“兄弟,我想和你交個朋友。明天中午十二點紅山圍場,我請客。來的都是自己人,我給您介紹幾位朋友,賞個臉?”

滿身酒氣的李閻搖了搖頭:“沒什么興致,讓你白跑一趟了。”

鮑不平哈哈一樂,也不紅臉:“別回絕這么快,大伙兒都住在津海,低頭不見抬頭見,興許以后,我還能幫你的忙吶。”

李閻把一瓶沒開封的五糧液推到鮑不平面前:“朋友我愿意交,但話還是說開得好。誰找我?什么事?話怎么帶的?”

鮑不平眼皮一低,臉色有點不好看。

強龍尚且不壓低頭蛇,查小刀算是津海這兩年崛起最快的新秀,也沒這人說話這么大的譜。

他自然打聽過這位,李閻進閻浮一年出頭,聲勢鬧得很大,連十主都被驚動過,現在打聽他的大人物,一個巴掌也數不過來,但大多不太友善。這姓李的怕是不知死期將至。

他剛要張嘴,又想起坊間一些傳聞,強自按捺不滿,輕聲回答:“不怕兄弟笑話,旁的事我也不清楚。就是跟著跑腿作陪而已,至于主顧是誰,人家沒讓,我也不敢跟你說。”

“我不是跟您擺譜。”

李閻搓破一顆花生米攥在手里:“就是虱子多了不咬,債多了不愁。我沒想難為您,是誰讓你請我上門,請他自報家門。你拿不準主顧的意思,可以現在問嘛。”

鮑不平一抿嘴,臉色古怪地瞧了查小刀一眼,意思是你這位朋友口氣可夠大的。

查小刀捏著自己的后脖梗,沖鮑不平一邊嘆氣,一邊道:“要不,你給你那主顧打個電話。”

鮑不平聽明白了,也不多說話,抽凳子起身走了出去,沒一會兒,就黑著臉回來,把手機遞給李閻。

“你聽。”

李閻接過來放到耳邊:“喂?”

一個聽上去二十出頭的女聲傳出來:“你好,我叫顧悅,自己人,代行孔雀。我們老板想見見你,她今天早上才到津海,約你明天中午十二點紅山圍場。”

“你老板是?”

“她叫姒文姬。”

“……好,我一定到。”

“那位查先生可以一起來,如果你不放心自己的安全,給你領路的王胖子,你可以一并叫上。”

“不至于,我膽子還沒那么小,明天見。”

李閻輕聲回答。

孔雀應了一聲,利落地掛了電話。

鮑不平從李閻手里拿回自己手機,若有所思地看了李閻一眼,抹了抹臉上的汗漬,又笑呵呵坐了下來。

李閻有些訝異地打量了他兩眼:“兄弟你還有事?”

李閻的語氣非常隨意,如果對方自視甚高,很容易懷恨在心。

但李閻并不放在心上。

一來,像鮑不平這樣的人油子,落井下石或許一把好手,叫他當馬前卒是萬萬不能。因為自己噎他幾句,就暗中下絆子,憑白得罪自己,可能性不大。

二來,他今天心情不太好。

倒是姒文姬,她就這么當面鑼,對面鼓地找上門來,指名道姓要見自己,這讓李閻十分意外……

“哈,”

鮑不平一點不生氣,反而沖李閻一豎大拇指:“得罪了姒文姬,還八風不動,兄弟真不是一般人、”

說罷,他壓低聲音湊近李閻:“你知道姒文姬是誰么?”

“有耳聞,羽主曹援朝的老婆。”

鮑不平一愣,李閻湛然地盯著他,半晌,鮑不平摸了摸鼻子,干笑道:“得,是我自討沒趣,那我也沒得可說了。咱也算同鄉同源,我還是勸您多留神。別人惹不起趙劍中,不敢亂動手腳,姒文姬可不一定。”

他左右瞧瞧,咕噥道:“誰讓人家有個通天的丈夫呢。”

李閻眼神閃爍了一下,臉上多了些笑容,他擰開酒瓶蓋,半開玩笑地問:“一樣都名列十主,難道趙劍中還怕了曹援朝?我可看趙劍中對他立的規矩,看的很重啊。”

“重,當然重!重的其余的代行,哪怕十主,寧愿離開天·甲子九,去別的果實逍遙快活,也不樂意在他眼皮子底下晃蕩。”

李閻聽了這樣的話,也不動聲色。

他上次見到趙劍中,就敢斷定,以那老頭子的強勢和過往,是不可能叫別的行走在這里各立山頭的,即便對手陰沉如鬼主蘇靈,霸道如羽主曹援朝。

“但趙老厲害,曹援朝也不是省油的燈,閻浮唯一四御行走,可不是鬧著玩的。”

鮑不平精明地很,他瞧得出來,李閻對十主的事很感興趣,對此,他心中其實是有些不屑的。

這些冒進的后進小子,一個個心比天高,命比紙薄。自己還沒蹦跶出進口,就眼巴巴抬頭盯著天一樣高的十主。

前兩天甚至還有個酒鬼,花了兩千閻浮點數,打聽介主詹躍進的事,話里話外,是要毛遂自薦。真是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當然,鮑不平不會顯露出來,反而更加殷勤:“我是做什么的,刀子是知道的。平時接點雜活兒,偶爾也當小道消息的二道販子。我沒別的意思,想從你這套點話,換口飯吃。我不白問,人中趙劍中,羽主曹援朝,倮主秦安。太細的我的不清楚,平常些的,我都知道,盡管問。”

“我還是想打聽打聽這位姒文姬。”李閻笑道:“這位心眼不大吧?”

鮑不平一抿嘴搖搖頭,嘆了口氣才說:“褒貶話咱就不多談了,撿要緊地告訴你。她是九尾狐代行者,六司行走。有華僑財團的背景,曹援朝平時是不理事的,羽主這一派,除了少數幾個人,姒文姬指揮不動,剩下都歸她調遣。我說的可都是能參加閻昭會的代行者。非代行,能入他們法眼的很少。”

他眼珠一轉:“兄弟要是感興趣,我列張名單給你。都是姒文姬這些年用順手的人,我可給兄弟你打個預防針,這里頭一多半是代行者。”

“那你想知道什么?”

李閻認真地反問。

鮑不平笑得像彌勒佛:“其實我就是好奇,你是怎么招惹上這幫人的?按道理說,想姒文姬這樣在閻昭會上也握有實權的大人物,除非是代行。否則輕易也惹不到她。何況……”

何況你得罪的也不止一個姒文姬。

鮑不平心中暗道。

李閻面色不顯,心里權衡起來,很多事他后知后覺,現在也就明白了七八分。可有很多事,實在不能為為人道也。

比如自己體內兩把唯一級法器,比如太歲,甚至丹娘。

至于張義初和朏胐的部分,雖說無關輕重,但恐怕也滿足不了鮑不平……

想著,李閻嘆口氣:“這事我也糊涂,說不明白。”

鮑不平眼神閃爍:“記得什么,就說什么,我不嫌棄。”

“我是叫一個脫落者給坑了。”

鮑不憑顯然知道什么是脫落者,他沒注意旁邊查小刀舉杯遮擋臉色,急聲問:“什么代行。”

“是個叫馮夷的,一招手就是黃色大浪,也不知道他拿了什么玩意,往我耳朵里一拍,結果就說,我完成了什么果實摘取事件,結果什么好處我也沒落到,稀里糊涂就把我踢出來了。我這不是倒霉催的么?”

鮑不平若有所思的樣子,把李閻的都記在心里。

李閻和查小刀交互了一個眼色,都默默無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姑獲鳥開始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