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姑獲鳥開始  >>  目錄 >> 第八十四章 反目

第八十四章 反目

作者:活兒該  分類: 科幻 | 時空穿梭 | 活兒該 | 從姑獲鳥開始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姑獲鳥開始 第八十四章 反目

蘇州南營和漕運衙門一并受命進城的兵丁,有一千多人,大多被調到寶祥泰來,奉命救火。

呼喊聲和車輪聲響成一片,有潛火隊準備了撓鉤、刀鋸、斧鑿、杠索。士兵們穿戴號衣、號帽,扛著水袋水龍,推著機桶前來滅火。

“一隊上!”

頭領模樣的武備一揮手,三名士兵一起操作的機桶車上,噴出拳頭粗細的清涼水柱。

道道水柱澆到火上,駭人的事發生了。只見那黑色火焰居然點燃了水柱,順著軌跡燃燒回來。若不是幾個兵丁見事不好,急忙把家伙事丟開,只怕要出人命,即便如此,幾架救火的機桶車也被燒成了灰燼。

眼前的火場沒有半點黑煙,只有焰色濃黑的邪異黑火,面露恐懼之色的士兵彼此嘀咕。

“妖火,這是妖火啊。”

“都讓開!讓開!”

數名龍虎皂役掐訣念咒,數道水藍紋路的符紙被撕破,扔進火場,這些都是有破邪作用的靈符,妖火也能平息。

不料靈符扔進火場,立即引發了劇烈的爆炸,幾點黑火反撲回來,沾在一名皂役的袍角上。

這皂役嚇得亡魂皆冒,天師道的袍服都繁瑣,這時候想脫已經來不及了,眼看黑火沾上他的腳跟,一團白蒙蒙的水霧砸在黑色火焰上,這才把火焰澆滅。

“我來吧。”

李閻騎在飛雷馬上,姍姍來遲。

眼前整個寶祥泰燒得只剩下些架子,還有蔓延開的趨勢。

他從得勝鉤上拔出“撼江”來,朝前一劈,只見道道白色水汽成刃狀飛了出去,和黑色火焰糾纏一會,雙雙寂滅。

“好家伙。”

李閻勒住馬脖子退后兩步。

“這樣下去可不劃算。”

這黑火無物不燃,迎風就長,可李閻發動龍吐霧可是極其耗神的。

李閻當即立斷,撼江戟戳在地上,白色水汽往外蔓延,花了足足一炷香的時間,把整個火場外圍包裹住,隔斷了黑火的去路。

“拆房!把火場周圍的東西都挪開!”

在場兵丁充足,干活利索,千多人忙活起來,很快,火場周圍便為之一空,連一根落葉子都瞧不見了。

上次救洪,和李閻有過一面之緣的武備湊過來問:“李鎮撫,接下來。”

“接下來,便叫它燒罷。”

李閻道。

這武備才點頭,有幾名差人模樣的官差聽了,趕忙跑過來,沖李閻抱拳:“鎮撫大人,我們奉命去陳府拿人,可府上的人都說,主人們今天都到寶祥泰來了,眼下火這么大,我們如何交差,請鎮撫大人示下啊。”

李閻目視眼前翻滾不休的黑色火場,若有所思的樣子,差人又重復了一遍,李閻才回過神來:“回去如實稟報,你上頭知道該怎么做。”

“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有鳴鑼的小番沿街縱馬,腰上,大胯上全是血跡,他吼得額角綻出青筋:“知縣大人死了!知縣大人叫人殺死了!”

李閻聽了,第一時間要發起對查小刀的回話,可頓了一下,又放棄了這個行為,他一扯韁繩,飛雷馬會意沖了上去!

那小番本就驚慌,宣的又是一縣的父母官遇刺身亡這種形同謀反的大事,哪里會避讓行人,只半個呼吸的功夫,兩馬眼看交錯,飛雷的鼻孔噴出兩道白氣,對面的馬哀鳴一聲撲通跪倒,把馬背上的傳令小番掀出去三米多遠。

李閻這才撥馬轉身,沖小番怒喝:“胡說八道什么?”

小番坐起來,看到是個穿甲胄的將軍,也不敢爭辯,只是啞著嗓子大喊:“是真的呀大人!那賊人踹倒了堂鼓闖進衙門,割下鄭大人的頭顱,便逃之夭夭了。”

“那賊人奔哪里去了?”

李閻問道。

小番眨著眼想了一小會兒:“天妃館!吳克洋大人和李侯爺都住在那!”

李閻不再理他,座下飛雷嘶鳴一聲,沿著人跡稀落的大街向天妃館跑去。

查小刀左手抓著一只黑布包裹,腳下躺著二十來個把守的兵丁,領頭的百戶被他撅折了手臂倒在角落,他在天妃館門口駐足了一小會兒,便悶頭進去了。

進了大堂,查小刀的視線越過滿眼的花燈和針繡絨毯,樓梯口站著一個滿身華服,滿身酒氣的男人。

“是你。”

這人見到查小刀,神色大為驚訝。

那天見過面,查小刀認得李復開,李復開也認得他這個把陳二的打死的小軍戶。

“你敢逃獄?”

李復開指著查小刀大聲道。

“淮安侯。”查小刀點點頭,邁步往樓上走。他滿身殺氣,手里的包裹還滴淌著血,李復開見到這樣駭人的光景,再多的酒也醒了。

可李復開畢竟是軍旅出身,又是國親貴胄,他渾然不懼地瞪著查小刀:“混賬,你要造反么?”

說話間的功夫,李復開驚恐地發現查小刀已經上了樓,幾十級臺階對他好似兩三步一樣輕松寫意。

他一時間胡思亂想,莫不是冤魂索命?那也索不到我這里來啊。

犯嘀咕地時候,查小刀一記耳光抽了過來,李復開拿胳膊一搪。他卻沒看見查小刀的食指上有道黑色火苗,正拍在自己的胳膊上。

那黑火迎風就長,頓時把李復開整條胳膊吞沒進去。

查小刀正要去找吳克洋,那李復開慘嚎一聲,黑火居然熄滅了。

李復開的右手衣服也燒光了,隔壁通體赤紅一片,被蒸熟了似的。他強忍疼痛,趁查小刀不注意,沖進自己的房間,一掀枕頭拿起來什么物事。滿面猙獰剛一轉身,鴟吻單刀迎面而來,利落地戳碎了他的喉嚨,李復開頓時死得不能再死。

查小刀太陽穴一突突,他敏銳地察覺到危險,一刀擊殺李復開后兩個后跳拉開距離,但是什么也沒發生。

好一會,查小刀才走過去。

李復開已經死透了,他手里死死捏著一個金色皮囊,外頭描龍畫鳳,穿著金線,拿一根深紅色的獸筋扎緊,賣相非凡。

查小刀扯了兩把才把皮囊奪下來,他打開一個小口子,發覺里頭是一金一紫兩顆亂轉的丹丸。

太陰罡箓

太陽罡箓

查小刀把皮囊收起來,他凝視著李復開死不瞑目的眼睛,把從陳府上搜刮來的賬簿統統丟到李復開臉上,想了想,干脆把裹著鄭淵寧人頭的包裹也扔在了這。

他深吸了一口氣,突然覺得有些虛弱,還有疲憊,叫他慶幸地是,郝氏夫婦那不忍描述的死相,似乎模糊了很多,連一些撫不平的,每每想起來心里就是一陣刺痛的事,他面對起來也似乎坦然了些。

對他來說這便夠了,多的他從不去想。他很早就學會了不鉆牛角尖這種最基本的社會哲學。

就是對不住大閻了。

查小刀掃視屋里的擺設,見盆里的水還溫,就著洗了把臉,又撿了兩塊桌上蘇州產的點心吃,突然想起來,還有一個人自己沒見著。

他兩步跨出房間,正看見吳克洋翻窗逃跑,等查小刀追到窗戶,外頭有個盛怒的聲音大聲發號施令。

“放箭!”

蝗蟲般的箭雨把查小刀逼了回來。

“切。”

查小刀目送狼狽的吳克洋被一隊人馬簇擁著接走,整個天妃館被持勁弩強甲的兵丁重重包圍,心里罵了一句。

李閻才到,他下了飛雷從外圍擠了進來。

薛聲皂和朱昌運一個手撫額頭,一個怒目圓睜,兩人見到李閻,頓時把怒氣都灑到了他的頭上。

“李鎮撫,你是怎么答應我的?你知不知道鄭淵寧死了?河道衙門的蘇建元也死了?賈金燈是我龍虎山的人,你的人憑什么殺了他?他還要殺小侯爺,殺知府!”

李閻看了一眼樓上,朗聲說道:“我也不知道,此人居然喪心病狂,做出這等聳人聽聞的勾當!李某的責任李某會擔,但眼下要緊的,是先救吳知府和小侯爺出來,再做打算。”

“小侯爺已經死了!”

一旁頭發散亂,一瘸一拐的吳克洋在一眾兵甲的簇擁下突然開口。

他是下午才知道豬婆龍王被誅殺的消息,那時節正望著陳天放給自己的書信發呆,想起這些年為陳府做的勾當,也有幾分羞愧。只是官場往來,講究恰如其分,和光同塵。沒有陳天放的扶持,他一個舉人出身,也定然是做不到如今寧波知府的位子,何況半個浙江的人都巴結陳氏,抬舉陳氏,絕不差自己一個。

若是等自己調離了浙江,豬婆龍王再死,那就好了啊。

他本是這么想的,聽到門外有李復開的怒吼聲,本來他也不甚在意,只當小侯爺發脾氣,后來有慘叫傳來,他才發覺不對。

“我眼睜睜看著那姓查的殺了李復開,若不是本官見機得早,只怕也遭了這廝的毒手。”

“那便不用客氣了,燒樓。”

朱昌運也從底下人口中得知,這位和李鎮撫一同來浙江的屬官身手不凡,尋常百十好手都圍不住他,所以沒有派兵丁進館捉拿,而是寧愿要燒了天妃館。

然則,他想燒館,有的人卻不想安安分分地呆在里頭。

只聽得一聲爆響,查小刀自兩樓窗戶一躍而下,根本不需要吩咐,數以百計的利箭便射了過去。

查小刀有不下四五種方法能躲開箭雨,他卻偏偏硬頂著黑潮似的箭矢,落到了群圍當中。

梵音和紅色花瓣下,箭矢擊中查小刀,紛紛折斷開來,其中夾雜著特配的靈符箭,威力不俗,被查小刀依靠“地獄尖兵”的眼力和反應,硬是從中挑出,劈刀格擋,也沒有一發擊中他。

至于長槍盾陣,更是阻擋不了查小刀分毫,他似乎要從軍陣當中,生生擊殺吳克洋。

“快帶我走。”

吳克洋一扯旁邊兵丁的袖子。

朱昌運和薛聲皂也在兵丁的保護下連連后退,倒是李閻紋絲不動。

薛聲皂眼珠一轉,好聲道:“李鎮撫,你先勸下你這弟兄,真教他再傷損人命,可就真沒有斡旋的余地了。”

李閻好像聽到了,微微點了點頭,又好像沒聽見,無動于衷。

軍陣被查小刀殺得潰散開,露出李閻來,兩人打了一個照面,四目相對。

李閻戳了戳自己的嘴角,查小刀挑了挑眉毛,才發覺剛才點心渣沒擦干凈。

兩人動作很小,旁人看不清楚。

他才拿袖子抹了嘴角,李閻才大聲開口:“你悍然殺官,如同造反。識趣地話,早早束手就擒,否則格殺勿論。”

查小刀沒說話,刀尖對準李閻,弓身上前,李閻抽出金母大劍,兩人碰在一起。

“給你惹麻煩了。”

查小刀低聲道。

“你出氣就好,這殺戒一開,也許沒幾天你能幫我大忙。拿幾塊旗牌走,省得天師道不開眼尋,你的晦氣。”

“我也有件東西給你。”

雙刀和大劍掀起道道氣浪,單是刮起來的勁風就能在人身上開道口子。

原本這周圍是戒嚴了的,卻不知道怎地,暗處里有一大一小兩道影子盯著。

“怎么回事,我叔叔怎么和李將軍打起來了。”

曹永昌有點著急。

莫后光只看了幾眼就明白了大半,連連搖頭:“你這叔叔氣性太烈,先逃獄,又殺官,這下沒了余地。我聽你說他倆是好兄弟,只怕從此一官,一賊。只能以兵戎相見了。唉,兄弟情義,俠客肝膽,國法家規,真是可歌可泣啊。”

曹永昌緊皺眉頭,頭搖得和撥浪鼓一樣,別人不知道,他卻知道,這位李將軍平時是個多無法無天的性子,國法家規?他這一路走來,連妖帶人宰了多少?平日談吐口氣,更是不把國法放在眼里,什么官匪之別,只怕他倆根本不放眼里。

只是這些,卻不能說給莫后光聽。

兩人越打越激烈,三層的木樓拆了兩所,墻也毀了七八道,李閻才在漫天刀光中敗下陣來,劍匣不知怎地大開,查小刀眼疾手快,抄了三道金色旗牌在手里。

斗敗了李閻,查小刀沖入萎縮的軍陣當中,刀光雜著火焰犁出一條路來。眼見吳克洋要走,查小刀面色一狠,把剛拿的點心塞進嘴里,手上點起一點黑色火焰,對準吳克洋背影。

薛聲皂扔出一道赤紅符箓,正中查小刀前心,查小刀恍若無物,手中黑色饕餮火焰飛射出去,把吳克洋和兩個護送他的兵丁統統籠罩其中,大火一起,三人統統尸骨無存。

眼見此事干凈利落,李復開尸體上的賬簿足夠叫整個浙江官場翻一個跟頭。查小刀把血液吞進喉嚨,忍著傷口翻身就走。

“追!”

兵丁和皂役連忙追趕,薛聲皂卻心有余悸,沒有再去追趕查小刀,反而一鼓作氣跑到倒地的李閻面前:“李鎮撫,就算你才誅殺豬婆龍,為朝廷立功,這次我也要彈劾你。”

李閻臉色蒼白不住咳嗽,也不說話,暗地里把一只華麗的皮囊收進印記當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姑獲鳥開始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20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