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姑獲鳥開始  >>  目錄 >> 第八十章 腦魂蟲

第八十章 腦魂蟲

作者:活兒該  分類: 科幻 | 時空穿梭 | 活兒該 | 從姑獲鳥開始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姑獲鳥開始 第八十章 腦魂蟲

結滿油杉樹的山坡被泥水沖刷,山間灰檐民居緊致錯落,幾十條逼仄的小巷子交錯,猶如迷宮。

雨剛停,檐前的滴水砸在臺階上,門口“寶祥泰”的染坊牌子被雨水洗過,鮮亮了不少。連因為染料,常年彌漫在染坊四周的難聞味道也淡了。

只是平日里熱鬧至極的寶祥泰,今天卻靜悄悄的,一個坊工也看不到,倒是有不少神色兇悍,氣息勻稱的人在巷子里到處巡邏。

回院里立著成列的竹竿和染缸,有柿子樹漫過墻,上頭發紅的柿子還沒摘,飽滿的果皮上結滿水珠。驀地,一只手粗暴抓下柿子,樹枝發出咔嚓一聲,簌簌抖動。

空氣中沒來由灼熱了幾分。

坐在藤椅上的陳天放驀然睜眼。

他只穿一身寬松的寢衣,正小酣的時候,不知道怎么地神色可怖起來。

門吱喲一聲被推開,陳天放受激似的回首,身子也立直了。

柯諾然走進來,見到陳天放的神色,腳步不由一滯:“怎么了岳丈?”

陳天放緊緊繃著一張臉,森然地盯著柯諾然,好半天,兩邊的掛上去的臉肉才一點點垂下來。

他閉上眼,慵懶地道:“春兒和阿寒呢?”

“在前堂候著呢。”

“呵呵。”陳天放發出短促的冷笑:“兩個廢物,平常作威作福,可沒看出他們怕啊?怎么活人不怕,卻怕死人么?”

柯諾然走到陳天放身后,輕輕按壓他干枯的肩膀。他沉聲道:“您老消氣,我來就好。”

“嗯。幸虧有你。”

陳天放貌似欣慰地拍了拍柯諾然的手背。

“干爹,還差一個,要不再等幾個月?”

“來不及了,我不能栽在等了這幾個月上,放吧。”

兩人眼前,是一大片染槽,被陶土分成一格一格,格子里的染料五顏六色,散發出濃郁的味道。

柯諾然依言放干了染料,水位降低,格子深處,卻逐漸露出了什么東西來。

那是一個個栩栩如生的赤裸孩童,身上貼滿黑色符紙。這里頭有男有女,都環抱雙膝,沉睡過去似的。

整個場面頓時邪異恐怖起來。

深巷里,查小刀淅淅索索地吞吃的柿子,迎面一個刀疤臉的壯漢走過來。

“兄臺哪里來的,這是私產。”

刀疤臉的手才碰到查小刀的肩膀,他整只胳膊便化作金色火焰,刀疤臉目露驚恐,還沒來得及喊出聲,一抹刀光和血液同時迸濺而出,人頭掉在地上,查小刀左手拿著柿子,右手鴟吻單刀淌著血,邁步穿過巷子。

“九十八個,都是子時到午時之間出生,屬蛇或者屬龍的。”

柯諾然指著陶土格子里,滿坑滿谷的孩童。

兩人說話間的功夫,其中一名漂亮女孩的皮膚暴露在空氣中時間太長,開始褶皺干枯,驀地,她的臉蛋破開一個血洞,有黑乎乎的東西探了出來,不多時,一整只大黑蛇便破尸而出!然后是第二只,第三只。

咳咳,咳咳

陳天放的咳嗽劇烈起來,柯諾然給陳天放拍著后背,兩人都面色如常。

這些孩子大的七八歲,小的兩三歲,黑話叫尖菊。要是從牙婆子手里買來的,叫開著口的,拍花子偷的,搶來的,叫擋著口的。

這些年柯諾然無所不用其極,在各府縣搶來,買來的孩子數以千計。若是八字合,用得上的,便灌了和著怪蛇幼崽的水銀,泡在染料里。用不上的,要么被柯諾然用來修煉其他慘無人道的邪術,要么干脆和每月供奉的金銀一齊投海,喂了豬婆龍和支祁連。

把尸體放到寶祥泰里,是因為染料的味道重,不容易露出馬腳。

隨著一只只黑色大蛇破開尸體,整個染窖里填滿了碎肉塊,還有一條條扭動的大蛇。

一只大蛇昂起身子,張開恐怖的大嘴,把另一只稍小一點的黑蛇吞進肚子。這些蛇沒有牙齒,嘰咕嘰咕地吞咽聲不絕于耳。

查小刀越走越快,狂風卷起他的頭發,尖銳的鐘聲響起來,查小刀駐足了一小會兒,眼前的馬頭墻和瓦檐密密麻麻的,好像迷宮。

他丟開柿子核,提著鼻子輕輕嗅著什么。然后認準一個方向,跳上了屋檐。而與此同時,和他一同跳起來的,還有幾十個神色陰狠,手里捏著撕破了的符紙的仆壯。

咳咳咳咳

在陳天放的咳嗽當中,眾多大蛇相互吞噬死傷已經無幾,這些怪蛇似乎永遠不會吃飽,明明吃了幾十倍與自己體重的同類,體型也沒有太大變化。

終于,染窖里只剩下最后一只黑蛇,它只有一尺來長,通體幾乎透明,正在無數尸塊間游動。

柯諾然神色激動地走下去,抬手捏起這條小蛇,沖陳天放笑道:“岳丈大人,和您說得一模一樣。”

陳天放站起來:“咱們到前頭去說。”

“是!”

柯諾然重重點頭,

滿身是血的查小刀撞破屋檐,不顧刺鼻的怪味,一邊啃著所剩無幾的柿子,一邊沖進了這間偏僻的染料房。

屋里空無一人,一旁的藤椅還溫熱,查小刀緩緩挪動目光,盯著不遠處堆徹血肉的染槽格子看了一小會。

那些殘破的血肉已經看不出原本的樣貌,但手腳,頭發這些殘留下來的東西,還能依稀辨認。

查小刀邁動腳步走了出去。

柯諾然掀開鐵鍋,把手里不住扭動的怪蛇扔到鍋里,拿鍋蓋壓住,又在上頭蓋了兩塊黑磚頭,加了四五道鎖鏈。

錢貴匆匆忙忙地跑進來。

“老爺,柯大爺,有個好手闖進來了,殺了不少弟兄,人還沒抓著。”

陳天放盯著鐵鍋:“那就再派人去抓,還有,從現在開始,任何人不許再進這個房間,聽到沒有?”

“是。”

錢貴擦了擦冷汗,急匆匆走了出去。

陳天放看著屋子里他的兩個兒女,一個姑爺,拒絕了陳寒的攙扶,一點點挪到椅子上坐下。

“爹,吃下這腦魂蟲,真能得長生么?”

陳春兒忍不住淹了一口唾沫。

陳天放看他一眼,突然冷笑一聲:“這古往今來,有長生的人么?”

陳春兒臉色古怪:“那,那您……”

“哪怕多活百年,十年,一年,也就夠了。”

“父親說得是。”

陳寒后背全是汗,只低聲應和。

少時,陳天放點頭道:“差不多了。”

柯諾然依言走到鐵鍋旁,解開鎖鏈,扔掉黑磚,鍋里的水剩的不多,只剩下一條軟軟臥趴的粉色小蛇,一股難以形容的腥味,叫柯諾然眼皮一跳。

他拿起鍋到了桌子前頭,用菜刀去切,卻一點也砍不動,柯諾然加了幾分力氣,刀口卻崩了。

“用香火供奉過的竹刀來切,就在牌位后頭。”

柯諾然點頭,去了刻有“氏祖大義漢帝陳氏友諒之靈”的牌位后面取了一把竹刀出來。再切這蛇肉,刀刃只輕輕碰上,蛇便自己分離成兩個肉球,柯諾然又切了兩刀,鍋里一共四個粉紅肉丸。

“可以了。”

陳天放叫住他,一揚手:“吃罷。”

陳寒和陳春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沒動。

“吃啊。”

陳天放耷拉著眼皮:“阿寒,你為什么不吃啊。”

陳寒咽了口唾沫:“這樣的仙丹妙藥,兒子不敢豈敢先爹您一步享用的。”

“不是仙丹妙藥,是用幾千條人命堆出來的,我叫吃就吃。”

陳寒不敢說話,也不動筷子。

“春兒,他不敢吃,你吃。”

“我,我……”

陳春抹了厚厚一層胭脂的臉上全是汗,深一塊淺一塊的,也一樣不敢動。

陳天放又看向柯諾然。

柯諾然感受到陳天放的目光,沉默了一小會,突然伸手去拿筷子,卻被陳春掐了一下。

“唉”

陳天放嘆氣:“我只是叫你們吃塊肉,又不是叫你們去死,干什么這是。”

說罷,他拿起筷子伸進鍋里,緩緩夾了一塊肉球到柯諾然的碗里。

“諾然,你吃。”

柯諾然一語不發,剛要拿起來,陳春又忍不住說話了:“他就是仙丹,也得有個劑量。我們要是吃了劑量不夠,不是壞了您的大事么?”

“不會,我與你們一同長生。”

陳天放道。

陳春兒臉色閃爍,把心一橫:“爹,您也說了,這天底下從來就沒有能長生的皇帝,那些個皇帝吃丹藥,也沒見得長壽,還有的吃死嘞。”

陳天放盯著她,語氣放沉:“天底下哪一條史書寫著,有吃丹藥死的皇帝啊?只是民間穿鑿附會罷了。”

陳寒見狀,也咳嗽了兩聲才道:“話也不是這么說,《揮塵錄》記載,宋徽宗趙佶賜紫金丹藥給王定觀,試服之后,那王定觀是口吐黑煙而死啊!”

“你的意思是,我拿你們試藥?”

陳天放連連擺手:“爹,兒子絕對沒有這個意思,您你您……”

“哎呀!”陳春瞧見陳寒這副模樣,忍不住在桌子底下踹了他一腳,清了清嗓子,說道:“爹,當女兒就直說了,你要我們吃這肉,沒問題,可有件事,您得先告訴我們。”

“你問。”

陳天放低著頭。

“我大哥二哥,四弟弟,他們是怎么死的。”

陳天放聞言抬頭雙眼怒張,陰沉沉的可怕眼神嚇了陳春一個哆嗦。

柯諾然二話不說,一巴掌打在了陳春的臉上,直接把她扇倒在地上,他嘴里惡狠狠地罵道:“你這孽障。”

“原來你們就是這么想我的啊。”

陳天放哀嘆一聲,又開始劇烈的咳嗽起來,嘴角溢出幾道血絲。

“爹,您……”

陳寒連忙去攙扶,卻被陳天放一把甩開。

“別碰我,別碰我。”

陳天放連連搖頭,幾欲昏死。

“岳丈,這孽障不懂事,您寬心。”

說罷,柯諾然拿起碗里的肉丸倒進嘴里,嚼也不嚼,吞進肚子。

陳天放依舊衰弱地趴在桌子上,似乎動彈也難,只是口中呢喃:“這是先祖九江王的方子,只能是陳氏,還有和陳氏世代聯姻的柯氏吃了才管用。據說,先祖服了一塊腦魂蟲的肉,變做鄱陽湖的龍君與朱家作戰,但還是功敗垂成。我少年時只當是怪誕,只到幾十年前,我發覺自己有了異于常人的神通,才知道先祖所言不假。”

他看著眼前的子孫兒女:“如今朝廷的刀,已經架在我們陳柯兩家的脖子上了,你以為我貪圖那幾年好活么?我是怕我死了,浙江的那些官,把你們吃得連骨頭都不剩啊。”

他指著鍋里的肉丸:“我要是所料不錯,先祖的故事,有真,也有假。這腦魂蟲的肉就算不能讓吃的人延年益壽,但化身龍君這條,應當是鄱陽湖里本來就有一位龍君,先祖吃了腦魂蟲,用血脈神通占據了他的身子,才有了傳說中的事。”

陳寒聽了倒抽一口涼氣,忍不住問:“可咱們……”他神色一動:“爹,你說的是支祁連?”

陳天放神色依舊萎縮:“妖終究是妖,不可信的。那姓李的不能長駐浙江,天師道催他上路的旨意已經在路上,他不是大患。想保全家富貴,還是在這支祁連的身上。我想著服了腦魂蟲,便去試著斗一斗支祁連,占了他的身子調遣豬婆龍王。陳柯兩家方能高枕無憂,沒想到你們把自己的爹,想得如此毒辣,我幾個兒子全死在討伐支祁連的路上,我不恨它,何必想這么個法子斗倒他呢?”

正說著,門外的錢貴瘋狂敲門,外頭升起幾丈高的火苗,錢貴的聲音變形:“老爺!老爺!來的是個火妖,我們頂不住了,您快帶著兩位大爺和小姐,從后門逃命吧。”

柯諾然隔門回應:“這火妖何等道行,我的人也擋不住。”

“不知道,只是他三兩刀便殺光了柯大爺您的混天符兵啊。”

柯諾然號稱渾天蛟龍,十幾年來,陳天放搜羅各道符術,甚至買通龍虎山的皂役,把所有精要都給了柯諾然,陳柯兩家手里都有符仆,其中以柯諾然手里的混天符兵最為強橫,只是聽錢貴的意思,并不是那人的對手。

“我去。”

柯諾然眼珠有些泛紅,轉身就要出門。

“且慢。”

陳天放叫住了柯諾然:“你感覺怎么樣啊?”

柯諾然攥了攥拳頭:“有些燙心,其他好的很。”

“還是不要去了,我們暫避鋒芒。”陳天放有些擔心地看著柯諾然:“請官府和龍虎皂役來處理罷,他們現在舍不得我們死。”

若是平時,柯諾然只怕便答應了。只是此刻,這位混天蛟龍只覺得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氣,他大笑一聲:“岳丈大人稍等片刻,我摘了那妖怪頭顱,就來見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姑獲鳥開始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206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