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姑獲鳥開始  >>  目錄 >> 第十七章 身份迷霧

第十七章 身份迷霧

作者:活兒該  分類: 科幻 | 時空穿梭 | 活兒該 | 從姑獲鳥開始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姑獲鳥開始 第十七章 身份迷霧

厚背菜刀開膛破肚,肝臟有劇毒,被查小刀剖去,拿油皮紙包了放到一邊。

“瞅著啊,重頭戲。”

說著,查小刀有刀尖一頂,掀開火金鯊的魚鰭,刀面抹過,露出一排細如蔥絲的軟骨。金紅色,璀璨如火,剔透得如同毫無雜質的紅寶石。

“這東西能做佛跳墻的配料,我先收起來了。”

“那咱吃什么?”

李閻手里把一塊銀色懷表,上面有藍色三角舵輪的徽章,看過之后,他也大概猜出了這洋鬼子的身份。

“鯊魚肉啊!”

查小刀伸手一指。

刀子割開雪白油脂,拿冒煙的滾水澆了兩遍,把沙子刷干凈,幾刀下去,片開粉白的魚肉,切成幾大塊。

“架鍋!架鍋!有酒沒有?”

查小刀吼了幾嗓子,伸手探了探油鍋,細碎的姜片和蒜末入鍋,油汁噼啪作響。

配料都是查小刀隨身攜帶的,料酒,老抽,食鹽,一樣不缺。

這個男人平時手叼香煙,怎么看怎么頹,還又蔫兒又慫。可他拿起菜刀做菜的時候,整個人的確有種別樣的神采,全身的精氣神從里往外透,讓人瞧上去十分舒服。

“我聽人說鯊魚肉不能吃,他們都說,說有……,重金屬,尿酸啥的?”

李閻想起來自己看的新聞。

“切,你問問那幫人會做菜么鯊魚肉補虛健脾,去淤消腫,是大病初愈的良補,這是古訓。哦,好容易宰一頭魚,把魚鰭一切,扔海里去?這不敗家玩意兒嘛,魚肝我還留著熬油呢,鯊魚肉不能吃,笑話。”

“行,那我們等著吃了啊。”

李閻也沒在意,反正平常他也不吃這玩意。

“瞧好。”查小刀劃著火柴,揮動鍋鏟在大鐵鍋里翻炒著。

林元撫和張洞就在鴨靈號上,這時候就坐在船艙邊上,林老頭子的臉色是不好看,嘴唇青白,紅旗幫可沒虧待他,三餐都讓人盯著,病重,是自己折騰。

林元撫想的是,我堂堂正一品的朝廷命官,王命欽差,兩廣總督,我死在你船上你怕不怕?也不求你直接放我,咱倆見一面,你肯接招,怎么都好說。可沒成想李閻真就讓讓他自生自滅,全沒當回事。老頭子這下也萎了。

薛霸手吊在船繩上蕩來蕩去,沖查小刀嚷嚷:“刀子哥,給我挑塊瘦的。”

“呦呵,兔崽子這時候跟我叫哥了?”

查小刀冷哼一聲:“沒聽你天保哥說嘛,這玩意有毒,你還敢吃啊?你不就聽你天保哥的話么?”

薛霸這時候一點不抬杠:“刀子哥的手藝,幫里的人都知道,我放心,肯定沒毒。”

所有人都在笑,只有李閻一皺眉。

“小霸,你是,刀子手藝好,大伙都知道?”

“是啊,刀子哥的手藝,出名的很啊。”

“小霸,咱倆認識多久了?”

“好久了,我不會數數。”

李閻一偏頭,問向船上的其他人。

“你們呢,認識我多久了?”

有回答五年的,有回答七年的,最大的一個認識李閻十五年。是船上的船醫虎叔。

“我平時愛好什么?擅長什么?你們清楚么?”

查小刀看了李閻一眼,多少明白一些他為什么忽然問這個。

“天保哥你,也沒啥特別的愛好啊……”號稱認識李閻十五年的虎叔皺著眉頭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

“就好逛個窯子。”

一邊的查小刀沒忍住,雙肩不住抖動。

李閻面上沒有表情,淡定地一揮手:“男人嘛,哪有不愛逛窯子的?”

“不不不,天保哥你不一樣。”虎叔一丁點眼力見都沒有:“天保哥,你在妓寨,就沒要過雛兒,多漂亮都不行,就得是那個,二十大四五的,就大概是,風韻猶存的那種,少……”

“那個虎叔,去看看那林老頭,給他捎一碗鯊魚肉過去,不是補么,快去。”

虎叔這才反應過來,一時住嘴,端著桌上一碗鯊魚肉往船艙走。

查小刀擦了擦手,走到李閻身邊,盯著他快要殺人的眼神,低聲地嬉皮笑臉:“這也正常,你想啊,這天保仔十八大九,跟自己干娘搞在一塊,。我這么跟你說,這種情況,要么,從此視為陰影,就喜歡那些年紀小的,沒發育的,淪為一個……你明白哈。要么,食髓知味啊!誒,誒,別動手啊,沒意思了啊!誒!”

李閻冷著臉把脖子上的翠綠銅錢收進衣服,還低著頭爭辯一句“這跟我有什么關系。”收好銅錢,抄起馬勺沖查小刀追了過去。

李閻問起這個,并不是心血來潮,查小刀降臨在這個世界的身份,是花名查刀子的紅旗幫海盜,。查小刀是正八經的廚師,手藝好沒問題,可查刀子是天保仔的親信手下,漁夫出身,也有一身好廚藝,這是為什么?

首先,貘一開始說的很明白,閻浮果實是平行空間,是真實存在的。

而閻浮行走降臨之后,即使沒有使用信物提高身份,其在這顆果實的生長背景,身份環境,都有據可查。

那么,他為什么和行走長得完全一樣?這個人是真是存在的么?還是說,是神秘的忍土假扮?

還是說,閻浮粗暴地修改了所有人的記憶,強行讓他們認定我就是天保仔?查刀子就是查小刀?

也不對,成本太高。閻浮擁有這樣的能力,根本沒有必要讓我們不要在自己的世界里鬧事,引起注意,更沒有必要采用忍土這樣的機構給我們擦屁股,直接修改就好了啊。

最后是,閻浮有沒有自己的個人意志?閻浮行走穿行于各個果實之間的規則,到底是什么?

“我沒有哥哥。”

昭心那雙灰暗的眸子又在他眼前晃過。

昭武死了,昭心卻說自己沒有哥哥,那個神情,她分明是什么都知道,可周圍的人都認定她是獨生子,好像死去的昭武存在過的痕跡,從此被徹底抹掉了。

這比偽裝成意外死亡還讓人毛骨悚然。

我降臨,天保仔徹底消失,我取代天保仔;昭武死,存在的痕跡被徹底抹掉……

李閻好像抓到了一條線頭,可還是繞不明白,閻浮行走籠罩在迷霧下的真相。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姑獲鳥開始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