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姑獲鳥開始  >>  目錄 >> 第三十四章 深藏

第三十四章 深藏

作者:活兒該  分類: 科幻 | 時空穿梭 | 活兒該 | 從姑獲鳥開始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姑獲鳥開始 第三十四章 深藏

第三十四章

憑心來論,李閻也好,武山也罷。都沒有留心裴云虎這一手。

武山的貓將軍,覺醒度52;昭心的白澤,覺醒度49,就連通過國子監完善了自己魁的傳承的裴云虎,也憑借之前的積累,覺醒度一躍到了48。

如果面對前后夾擊,李閻真的會身死當場。

李閻一死,武山也沒多少余力,眼看著“白澤”就快走遠,也太不可能再跟龍精虎猛的裴云虎糾纏。

運氣好,可以拿下雙殺。

手刃仇敵,大仇得報!

可唯獨一件事,上頭的裴云虎沒有細琢磨。

比起能看不能用的圣旨,武山更在乎快到手的白澤傳承。

而九翅蘇都,在李閻的心目里也絕不是沒有地位的。

兩人都沒想打!

放狠話除了不想給敵人偷襲的機會,更多的是因為兩人的性格都比較強硬,又棋逢對手,誰也不想先服軟。

槍頭和華彩擦身而過!

華彩中飛出個物件兒,虎頭大槍看上去煊赫,卻沒什么威力,槍頭把玉軸錦織挑到一邊,李閻腳下一挪。

兩人不約而同讓過彼此,

李閻奔著九翅蘇都而去,武山則想著追殺昭心。

那么問題來了……

裴云虎手中指虎是奔著李閻后背去的,打得主意是,兩人槍旗交鋒,自己從李閻背后一招斃命。

結果兩人輕巧讓過了對方,空中還接觸了一下小眼神。

“這次就放過你,下次再見,你沒機會跑。”

“我要不是有急事,你以為打下去你能贏?”

武山憤憤收回目光,和裴云虎打了一個對臉……

裴云虎都懵了。

不是“你也別想走!大不了再找!那就別廢話!”么?

你倆這是什么意思?

發現我了!?

一念至此,身前水墨繚繞的裴云虎兇性大發,手中指虎布滿各色古怪小篆,朝躲避不及的武山胸口轟了過去。

武山咳出一大口血,心中又驚又怒,貓將軍背后的四道旗幟猛烈燃燒起來,火焰中泛著陣陣血色漣漪。

挾裹著四色華彩之力的拳頭撞破水墨,轟在裴云虎的臉上,眼睛片扎進裴云虎的眼皮里面,黑血四濺!

可黑色小篆一股腦地往武山傷口里一鉆,疼得酒鬼目眥欲裂。

他一腳把裴云虎踹開,心中驚訝,憤怒,疑惑的情緒交織在一起。

跑了沒幾步,武山腦子里靈光一閃,立馬覺得自己明白了所有的前因后果,他扭頭怒視李閻,語氣里帶著恍然和悲憤,大喊出聲:

“好一個李閻,好一個裴云虎,演得好雙簧!你們倆把所有人裝進來,下了一手大棋啊!”

他背后四道尾焰洶涌,狼狽逃竄而去。

李閻聞聽身后異動,下意識揚腕把虎頭槍朝后一甩,卻沒有動靜,耳朵里只聽見武山悲憤出聲。

等他回頭的時候,只看到了武山逃竄的火焰余影,以及彎腰抱著鼻子,血順著指縫滴落的裴云虎。

李閻只聽到過裴云虎的聲音,但是這并不妨礙他認出裴云虎。

不得不說,裴云虎的聲音和氣質很接近,都是清秀里透出一絲陰冷和兇狠。

何況還有獵殺者的提示。

裴云虎緩緩抬頭,兩人的眼光撞在空氣里。

他的狀態并不算好,護身云墨被武山打散,一時半會聚不起來。

李閻臉色蠟黃,渾身上下濕透,像是從水里撈上來的。

黑騎鬼水平有限,靠著動能傷害無效對付槍械是一把好手,碰上強大行走,未必能幫上忙。

羽翼豐滿,雙手環抱的姑獲鳥早就消失不見,李閻散去了“隱飛”,裴云虎不動,李閻也樂得恢復體力。

“嗒”

裴云虎朝前踏出一步,把腳下楓葉踩得粉碎。

李閻握住槍桿,手中大槍宛如怒龍抬頭。驀地,他胸口一燙。

一股青色洪流洶涌而出,女人踏步而出,踩著高跟鞋,穿著米黃色女士西服的她,身上卻涌現出一股難以形容的悠揚味道。

像是大山間一抹青黛。

血色楓葉簌簌而落

今日香山,浸遍紅流。

裴云虎抽了抽鼻子,他攤開手,后退了幾步,竟然笑了出來。

“今晚十三陵神道,我等著你。”

裴云虎走了,他撿起地上當做誘餌的玉軸錦織,像是一頭狡詐的眼鏡蛇,滑著蛇皮退縮而去。李閻破天荒地沒有阻止。而是目送裴云虎離開。

香山公園的小路上。

李閻把九翅蘇都背在身上,和丹娘并排走。

“這次多虧你了,丹娘。”

李閻連吃了幾顆大棗,臉色卻依舊蒼白。

他思來想去,不得不承認,自己這次,是吃了些虧的。

九翅蘇都重傷,自己第一次使用“隱飛”,體力透支,元謀大棗也補不回來。一番惡斗過后,后遺癥上來,李閻現在槍都拿不穩,戰斗力削弱一半還多。

而此刻距離下一次十二點鐘午夜沸騰,只剩下不到三個小時。

最重要的是,什么都沒有撈到。

“這個世界的午夜,有些極為古怪的力量鎮壓,換成其他地方,我未必還有出手的余地,而且,說真的……”

丹娘往前走著。

“現在的我,未必壓得住那幾個人。”

李閻點了點表示了解。

“等回過勁來,我應付得了……”

香山出現的這幾個行走,的確相當的不簡單。恐怕,是這次閻浮事件最頂尖的一批人手。

昭心最先落敗,但只是輸在毛躁,那團激蕩沸騰的云氣能打出一場小型地震,破壞力直達九曜巔峰,無論是李閻還是武山,都做不到這一點。

光頭昭武水平有限,可心思縝密,做事果敢,如果今天他和昭心易地而處,對上武山,就算輸,武山也不會贏得那么輕松。

裴云虎,能力詭異,能封印高階道具,還能偽裝成別人,心思陰沉,實力摸不出深淺,讓李閻比較頭痛。

武山……

李閻進入閻浮以來,遇上過最強勁的對手。

五桿大旗煊烈霸道,經驗老辣,手狠心黑。

而且,李閻的心里總有隱隱的不安,可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局勢基本趨于明朗。李閻也想不到能發生什么更糟糕的事。

兩人的腳步都是一停。

路燈下,緩緩走過來一人。

叼著煙卷,一張二十多歲的臉上透著故事跟酒的味道。

查小刀。

“聊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姑獲鳥開始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