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藍白社  >>  目錄 >> 第兩百五十四章 通關

第兩百五十四章 通關

作者:魔性滄月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魔性滄月 | 藍白社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藍白社 第兩百五十四章 通關

墨窮被貞子拽進冰冷的井水中,直感覺腐臭至極。

若是一般人,落到周圍全是潮濕斑駁井壁的地方,然后被鬼拉進井水中,恐怕會嚇死。

被冰冷腐臭的井水淹沒,會給予人一種極大的驚惶。

對幽閉環境的恐懼,對鬼的恐懼,對窒息的恐懼疊加起來,恐怕沒有人能好好憋氣,絕對會瘋狂地往上撲騰,驚慌地想要上浮。

可是又有鬼抓腳,讓人浮不上去,如此又加入了對死亡的恐懼,是個人都會崩潰。

越撲騰越掙扎,就越無法遏制內心的恐懼。

陳默通過水下攝像頭專心地盯著井水里的情況,只要墨窮歇斯底里的掙扎,面露驚恐,他立刻就會讓貞子松手,并把他推上去。

這是他準備的終極驚嚇,乃是為了以后有人通關而設計的。

他的恐怖項目,不可能永遠沒人通關,現在還能幾分鐘就把人嚇跑,保持高熱度。但時間長了,大家會厭倦,會覺得這根本不可能通關。

甚至還會奇怪,為什么誰都堅持不了超過十分鐘?

所以陳默是準備,以后有人反復刷了很多次后,讓這種老顧客能渡過第一重恐懼:見到鬼不會被嚇跑。

也就是不釋放厲鬼氣息,或只釋放一成左右,然后讓人能體驗后面的劇情。

沒有厲鬼氣息加持,膽大的人就不會被嚇到了,從而能通關,樹立典型。

后面的劇情,當然就是幽閉的通風管道了,哪知被拖走的茍爺不禁沒被嚇到,反而還有點小失望?

明明他已經讓貞子的厲鬼氣息開放到七成。

若是以前,他讓人通關,才不會用厲鬼氣息,但他知道這倆人連六成氣息都不怕,所以便想試試七成有沒有效果。

結果很失望,七成都淡定自若!

“我靠,這人死心眼吧?異常堅定的無神論者,滿腦子和諧社會核心價值觀?”

“一絲害怕是真鬼的情緒都沒有嗎?”

陳默沒能嚇到茍爺,便把目標定在墨窮身上。

井底恐懼,八成厲鬼氣息,換做是他自己,可能直接就被嚇死。

若不是知道他們連七成都淡定自若,他根本不敢開放這么高。

“快掙扎啊,掙扎我就讓貞子松手……”陳默盯著墨窮。

哪知墨窮浸在水中,一點也不慌,墨鏡一甩直接睜著眼睛,在井底跟貞子大眼瞪小眼。

甚至于,還主動潛下去蹲在井底,又把貞子的頭發給擼開了。

貞子趴在井底,手死死抓著墨窮的腳踝,昂著頭用異常驚悚的眼神瞪著墨窮。

墨窮神色冷漠,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口鼻,然后往外吐了口氣,冒出幾個泡兒來,之后沖貞子擺了擺手。

表面上這是讓貞子不要跟他比憋氣。

實際上在提醒暗中的老板‘別忘了你的員工要呼吸’。

哪知陳默暗中解讀道:“指了指口鼻,擺個五?是說他能憋五分鐘嗎?”

“有病吧!現在是考慮憋氣時長的時候嗎?他怎么一點都不怕的?這特么吃了龍膽吧這是?”

“還在鬼面前炫耀自己能憋氣五分鐘,我真是醉了……對了,貞子也不能一直在水里……”

他反應過來,鬼想憋多久就憋多久,貞子本來也不呼吸的。

但他的‘員工’,一個女子,若一直在水里憋著,豈不露餡了?

“黑暗、幽閉、腐臭、厲鬼、窒息,多重因素下,再加上八成氣息,竟然都嚇不住他,還要跟我的鬼比憋氣。”陳默哀嘆,心說這人有毒吧?

想來想去,他忍住了,沒開放厲鬼氣息到九成。

這人這么猛,讓他通關又如何,沒必要卡著。但是連掙扎都不掙扎,一點儀式感都沒有就讓貞子主動松手,墨窮淡定從容地離開,這通關方法傳出去,實在太尷尬了。

掙扎一下,他可以說是玩家劇烈掙扎,才從貞子手中逃脫,讓貞子暫時放過了玩家。

總不能玩家說自己能憋五分鐘,然后貞子知難而退,主動松手了吧?

“你給我點反饋啊!”陳默糾結。

不過這人這么裝逼,或許有別的方法讓他退縮。

陳默暗中讓貞子擺出一個六的手勢,一方面給予回應,以證明貞子是個人。另一方面是告訴墨窮:我,貞子,六分鐘!

只能憋五分鐘的墨窮,到后面喘不上氣自然就慌了。只要稍有掙扎或服軟的舉動,他就能順勢讓貞子放過他。

墨窮看到貞子瞪著恐怖的眼神,另一只手沖他比了個六,不禁愣神。

“什么意思?說我666?”墨窮猜測道。

“喊666的話,你倒是松手啊!”

墨窮見貞子不撒手,伸出食指沖下比了比,其實是在指著自己腳踝,讓貞子撒手。

哪知陳默眉頭一皺,氣道:“什么?十一分鐘?哈,剛才還五分鐘呢,這就漲了一倍多?”

在陳默的認知中,手指比個1,然后向下,那就是11的意思。恐怖屋外面等候期間,還準備了很多桌游給別人玩,陳默自然熟悉零到二十的單手手勢。

他完全沒想到,墨窮讓貞子松手,會這么淡定。在陳默想來,墨窮若是知難而退,那就劇烈掙扎一下,往外拔腿,推搡貞子,或做點別的舉措,也就自然松手了。

可以說兩人根本就不在一個頻道上。

“告訴他,十二分鐘!”陳默讓貞子比了個2沖著下。不就是吹牛嘛,反正過兩三分鐘墨窮肯定就受不了了。

墨窮見貞子比了個剪刀手,不明所以,他不知道這是十二的意思,還以為貞子很皮的跟他‘耶’!

“哈哈。”

“可以,幕后的家伙還挺有意思的,如果真的只是做生意,那頂多就是個限制者。”墨窮心中暗道。

他微微一笑,揮手拍打了一下貞子的剪刀手。

陳默見了,還以為墨窮是在笑話貞子吹牛,打了一下貞子的手勢,是表達不信。

頓時陳默有些尷尬:“吹過了呀,十二分鐘不是專業訓練,常人是絕不可能達到的,果然剛才上頭了,竟然吹牛吹到十二分鐘去了……不過你也一樣啊,憑什么笑話我?你吹自己十一分鐘,有什么區別?”

想到這,陳默又打量著墨窮的身材,一看就是經常運動的,甚至可能是職業的,或許心肺功能真的很強大。

反觀貞子的形象,說能憋五分鐘,其實都算是吹牛了,要知道常人兩三分鐘就不行了。

“不好,不能跟他剛下去,別說他不相信,沒人會相信一個女員工能在水里憋很長的時間。”

陳默嘆了口氣,心說你贏了。

一人一鬼已經在井底溺了很久,大約兩分鐘左右。

墨窮依舊神色如常,毫無溺水之人的慌亂,讓陳默感慨之余,也不敢繼續讓貞子溺著跟他僵持了。

貞子一點表情都不給,甚至心肺都沒有任何起伏的,若再憋下去,恐怕別人就會懷疑不對勁了。

于是他讓貞子浮出水面,沿著井壁爬上去嚇唬別人。

出了井就是黑暗通道,然后就從出口離開鬼屋了。

讓貞子裝作趕他們離開,也就結束吧。

四個大學生已經嚇懵了,貞子把墨窮抓進水里,那一剎那他們所有人都心臟一緊,有一種瀕臨死亡的心悸感。

好在,隨著墨窮沉溺,那種感覺淡化了許多,但依舊讓他們手腳發軟,用不出力來。

“墨窮被抓下去了!”

茍爺淡定地爬到井壁上說道:“沒事,他水性很好,上面應該是出口了,我們爬上去。”

眾人爬得很慢,一方面是八成厲鬼氣息的逸散的一點,就讓他們在井里無比壓抑了,另一方面則是提心吊膽,時常要低下頭看著水面的動靜。

爬了兩分鐘,也才臨近井口。

茍爺扒在井口邊緣說道:“真是出口啊。”

他已經看到遠處恐怖屋客廳的光了。

微胖女生顫巍巍地說道:“你朋友還沒出來啊!兩分鐘了啊!他不會淹死了吧?”

“沒事沒事,他能憋這個數!”說著,茍爺雙手比了兩個零,然后合在一起。

四個大學生和通過監控觀察的陳默,都看到了。

陳默暗道:“原來是八分鐘啊,厲害厲害,一般人是萬萬憋不了八分鐘的,這果然是猛人啊。”

他自然相信墨窮的朋友茍爺的答案,果然十一分鐘是吹牛,但五分鐘也并非墨窮真實記錄。

但不管怎樣,貞子都不能跟墨窮剛下去了。

“嘩啦!”只見貞子猛地躥出水面,怨恨地眼神仰望井口眾人,散發著無比恐怖的氣息沿著斑駁地井壁往上爬。

每一步,手指深嵌入井壁,都仿佛敲打在眾人心口。

“啊啊啊!”大學生們驚聲尖叫,更是手一松就要摔下去了。

茍爺眼疾手快,把腿一架,把手一抓,硬是將三人都卡在了井口內。

但還有個微胖女生,從井口跌落。

“墨窮!”茍爺大喝。

與此同時,井水里猛地伸出一只手來,拽住了貞子的腿,用力一扯,硬是把貞子拉回水里!

然后那個驚叫的女生落入水中,卻發現自己踩到了軟軟的東西。

“啊!什么啊!”女生瘋狂撲騰。

結果那軟軟的東西伸出手來一送,竟作為踏板,讓她能抓到井壁上的凹陷。

微胖女生認出那只手是墨窮的,頓時松了口氣。

“快上來啊!”井口的人已經安全翻過去,正從井口探出腦袋來往下看。

微胖女生奮力往上爬著,就聽到上面再次發出驚呼。

嘩啦的水聲在她身后響起,她低頭一看,一團黑發浮出水面,還有蒼白的手臂,貞子又要爬出來了。

微胖女生正好尖叫,突然又看到水里伸出墨窮的手,然后拽著剛浮出來的貞子頭發,將其押回水里!

“臥槽!”大學生們看了,一臉懵逼,原本的恐懼一下子又被沖散了。

到底誰是鬼啊?

墨窮和貞子在水里溺了兩分多鐘,也不知道在干什么,隨后貞子爬上來,又被墨窮拉回去。

現在剛浮出來,又被按進水里,仿佛貞子才是那個要從水里逃生的人,而墨窮則是水鬼。

如此反復,貞子幾次爬上井壁,幾次又被拖拽進水,活生生一副掙扎求生圖。

大學生們見了,不禁心疼貞子,喊道:“別亂來啊!她可能嗆水了,會出人命的啊!老板!老板!”

他們擺脫了對貞子的恐懼,又開始擔心貞子員工的安全。

好在,很快貞子和墨窮一起爬出來了,掛在井壁上,看起來兩人都沒事。

貞子的眼神極度恐怖,卻一動不動,眼睜睜地看著墨窮爬上去,從井口離開。

當墨窮來到井口時,她顯然又得了指令,猛然狂暴地往上爬,似乎在追逐眾人。

沒有厲鬼氣息,只是做做樣子。

墨窮一笑道:“還想玩?”

說著,一翻身就又往井里跳。

眾人急忙拉住他說道:“算了算了算了……”

“結束結束了,我們出去了啊!”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藍白社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4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