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的時空旅舍  >>  目錄 >> 第45章 暴露了

第45章 暴露了

作者:金色茉莉花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金色茉莉花 | 我的時空旅舍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的時空旅舍 第45章 暴露了

7月7日,又是一個艷陽天,這點從清晨的藍天便可以看得出來了。

下午兩點半,外邊的刺眼陽光仿佛要將大地烤焦,程云坐在前臺吹著空調,一刻也不肯離開。時間便在這昏昏欲睡的狀態中一點點溜走。

安居賓館是入住結束當天的下午兩點前退房,于是中午過后退房的人格外的多。殷女俠忙著查房、打掃衛生,該換的要換,要添的也要添,早已熱得一身是汗。于是她干完活便直接下到前臺,一邊用手扇風一邊扯了張衛生紙擦著臉頰的汗水,又接了杯水來喝,才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吹著空調。

“熱死了熱死了,我還以為你們上界沒有這么熱呢!”

“……我們這不是上界。”

“對哦,你們上界也應該挺熱的,不然那天那個人怎么會曬得那么黑!”

“……”

程云很不想和殷女俠這種武力爆表又智商欠費的生物說話,于是便繼續撐著下巴看著電視劇打盹。

但沒多久,殷女俠又主動湊了過來。

程云一抬頭便見到殷女俠那眼巴巴的目光,正盯著自己的電腦屏幕。

“站長你在看啥?”

“……”程云很無奈,“武林外傳。”

“武林?是江湖嗎?”殷女俠眼睛頓時亮了,連忙擠進前臺,“我也要看!”

可沒看一會兒,她又覺得這種絲毫沒有刀光劍影的‘武林’實在是沒趣,除了一招神奇的葵花點穴手外沒有任何能讓她提起興趣的地方,于是她的興致勃勃逐漸變成興致缺缺。

很快,兩人都拄著下巴,半瞇著眼睛,盯著電腦屏幕上的畫面。

盛夏的午休時刻是酷暑中的一股清流,悠閑得近乎無聊。

沒多久,殷女俠失望的打著呵欠上樓休息了,口中還不斷念道:“沒趣,沒趣,還不如上去看新聞聯播……”

大概下午四點,睡了一覺又出了一身汗的殷女俠再次下樓,但這時的她手里卻攥著一張五元錢的票子,票子皺巴巴的,隱約有些被汗水打濕的痕跡。

只見殷女俠在樓梯口徘徊了半天,一臉猶豫忐忑,而她一直將目光停留在前臺的冷藏柜上,好半天才咬牙走下來。

啪的一聲,她將那張票子拍在前臺桌上。

“站長,我要一鐵罐子雪碧!”

半瞇著眼睛打盹的程云直接被這聲巨響給驚了一跳,他當時就呆了,甚至瞌睡都醒了,連忙將電視劇暫停,抬頭看向殷女俠:“你說什么?”

殷女俠目光有些躲閃,躡手將那張皺巴巴的五元票子往他身前推了推,同時努力將其撫平:“我……我要一鐵罐子雪碧。”

“要一鐵罐子雪碧?”

“嗯,可以嗎?”殷女俠有些心虛的盯著他,“要很冰的那種。”

“當然可以啊,不就是買雪碧而已嗎!”程云打了個呵欠,起身走出去拉開冷藏柜的門,找了一下,手握住一罐雪碧。

殷女俠頓時松了口氣,眼巴巴的盯著他的手和他手中那罐雪碧。

然而,她卻發現程云沒了后續的動作。

這又讓她一顆心提上了脖子。

“不對!”程云轉過身來,皺著眉有些奇怪的盯著殷女俠,“你那么緊張干嘛?”

“我……沒……哪有!”殷女俠緊張得話都說不利索了。

“是你第一次在我們這個世界買東西的緣故么,如果是這樣的話,以后多幾次就好了。”程云嘀咕道。

“對對對!就是這樣!”

“一罐雪碧三塊,我還要再找你兩塊。”程云說著將那罐雪碧拿了出來,剛想遞給殷女俠,忽然又愣了愣,總覺得哪里有點不對。

“誒?站長?”殷女俠眼巴巴的盯著程云手中的雪碧,忍不住喊道。

“噢噢!”程云將雪碧遞給了她,同時拍了拍腦袋,剛睡醒實在有點太迷糊了。

“嗤!”

殷女俠拉開了拉環,連忙灌了一小口,感覺無比的幸福和滿足。

程云拉開柜臺的抽屜,拿出兩塊錢,剛伸手遞給殷女俠,忽然愣住了。

殷女俠本來伸手想要接過錢,見他怔了這么一下,又閃電般的將手縮了回去,一臉呆滯的盯著他。

程云看看手中的錢,終于意識到了到底是哪里不對——

“你哪來的錢?”

“啊……啊?”殷女俠微張著嘴。

“我記得你應該是沒有錢的。”程云表情有些凝重了,停頓了下才說,“你該不會去干了什么違法亂紀的事吧?”

“這是我……我找那個小姑娘借的,說好發工錢我就還給她!”饒是這番話她在樓上時便練習過多次,但殷女俠還是忍不住有些緊張,話音都有些顫。

“是嗎?”程云看著她的表情,不禁面帶狐疑。

“是啊是啊。”殷女俠連忙點頭。

“我問問俞點看!”程云一句話讓殷女俠面如死灰,心臟好似都停住不跳了。

程云本著嚴肅認真的態度走回前臺,坐在電腦前啪啪啪的打字,對俞點發了條QQ消息。而俞點小姑娘幾乎是秒回,而且連回了好幾條,打字速度簡直如飛——

“沒有啊!”

“有什么問題嗎?”

“啊對了,殷丹姐昨晚半夜也在我這買了一罐飲料,好像是雪碧。”

“前天晚上也買了好幾罐。”

“我讓她買瓶裝和大瓶裝的更劃得來,她還不肯呢!”

程云怔了怔,這才看向狀若受驚小貓般的殷女俠,表示無語了,招了招手:“你自己進來看吧!”

只見殷女俠腳步僵硬的走進前臺,仿佛即將踏進的是刑場,一邊吞咽著口水一邊探頭看向電腦屏幕,花了好一會兒才找到自己該看哪兒。

瞬間,她滿臉都是‘完了完了’的表情!

程云清了清嗓子,目光平靜的看向這只女俠,說:“說吧,你的錢哪來的!”

殷女俠唯唯諾諾,說不出話來。

“老實交代!”程云表情忽的嚴厲了起來,“是不是趁著月黑風高出去搶劫過往行人去了!”

聞言,殷女俠表情像是吃了蒼蠅一樣,將頭一扭,用‘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的語氣道:“我殷丹才不干那種偷雞摸狗的勾當!”

“那你哪來的錢?”程云微瞇著眼。

“我……”

殷女俠還沒說出話來,程云便忽的聯想起了什么,接著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說:“哦!我想起了!是不是那天?警局?那個黑人身上的?”

“嗯!”殷女俠老實點頭。

“早說嘛,浪費我一番口舌!”程云松了口氣,“那黑人也是罪不可赦了,你拿他的錢總歸比你搶劫行人要好!”

“是啊是啊。”殷女俠也松了口氣,伸手閃電般的從程云手中將那兩塊錢抽出來,剛轉身想回樓上繼續看新聞聯播,卻又聽程云道——

“把那幾千塊錢交出來吧!”

“誒?”殷女俠懵逼了。

“誒什么誒,那是贓款,當然要交公了!難不成你還想私吞?”程云說,“咱們這是社會主義法治國家,不義之財怎么能拿呢!”

“分……分你一半!”

“什么一半!我是那種人嗎?”

“好吧!可是,可是壓根就沒有幾千塊啊!那黑人滿口胡言!”

“是么?”程云皺了皺眉,好像那天確實聽見殷女俠嘀咕了個什么。

“那有多少?”他問道。

“有……”殷女俠猶豫了下,伸出一根手指,“十塊。”

“是么,摸出來看看!”程云微微側過頭斜瞥著她。

“哦。”

殷女俠將手伸進褲兜里摸索著,不斷眨巴著眼睛,半天才摸索出一張票子。

二十的。

當時氣氛很尷尬。

兩人默默的對視著。

她眼神中透露出‘站長我這次摸得不好,能不能再重新摸一次?’的意思,而程云則冷眼以對,很干脆的拒絕了!

沉默半天,殷女俠越發心虛了。

這時程云才終于伸出手:“拿來!”

殷女俠弱弱的將錢放在他手里,一臉心疼與不舍,儼然舊社會交租的佃戶。

“還有多少!”

“三、三十。”殷女俠猶豫著伸出三根手指,“總共還剩三十。”

程云將那二十塊揣進自己兜里,又伸出手,目光打量著殷女俠短褲的荷包。

殷女俠頓時會意,將手伸進另一個兜里摸索了片刻,但這個兜有點緊,她費了不少力才將手拉出來。

結果她一個不小心,除了手中握著的幾十塊錢外還拉出了不少票子,零零散散的落在地上。

程云低頭一看,有五塊的,十塊的,二十的,還有一張五十的。

“……”

“……”

兩人都沉默了下來。

還是殷女俠反應較快,連忙蹲下將地上的錢都撿了起來,一把放在前臺上,說:“給你,站長,都給你。”

程云扯著嘴角,看了眼桌上的錢,又指了指殷女俠的褲兜,說:“我好像看見那里有一張紅色的,露出了一個角。”

殷女俠低頭看了一眼,頓時慌手慌腳的將手塞進褲兜里,搖頭說道:“沒有,沒有,那是我……我的內褲。”

“你有紅色的內褲嗎?”程云一怔。

“有的。”殷女俠認真的點頭。

“你哪來的?”

“買的。”

“你的衣服不是我帶你去買的嗎?”

“就是你買的。”

“我有給你買紅內褲?”程云扯了扯嘴角,“扯淡,盡扯淡!”

“有的。”殷女俠繼續認真的點頭。

“還在給我扯淡!”程云實在是忍不住了,加重了語氣說道,“你拿了贓款可是犯罪!還不給我老實交出來!”

“……”

殷女俠緊緊咬著牙,將那張百元大鈔交了出來,接著她又從另一個荷包摸出一百塊,從屁股荷包里也摸出一百塊,然后鞋子里還藏著兩百塊……

最后,她帶程云回了她的房間,從床單下面還找出一百塊。

總計七百多塊。

程云將這些錢全部收了起來,同時他對殷女俠認真老實的態度還是比較滿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的時空旅舍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