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目錄 >> 第0799章 再次拯救了地球(一)(?′╰╯`?)?

第0799章 再次拯救了地球(一)(?′╰╯`?)?

作者:暗影熊  分類: 科幻 | 時空穿梭 | 暗影熊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799章 再次拯救了地球(一)(?′╰╯`?)?

“汪嗚……”

你看不見我,你看不見我……

某個由于躲得很好,躲在一條死了很久的八爪章魚一般的外星巨大生物的尸體里而幸免于被蛇蓮娜抓起來一頓捆綁羞辱的外星狗八哥犬弗蘭克,當它看到眼前這種可怕的現象,且還由于它曾經常看地球人的電影,比如那種萬能鑰匙、咒怨、鬼影、寂靜嶺、死亡錄像、猛鬼街、閃靈等等地球人的恐怖片,對某些地球人的鬼怪定義早就很有研究的它,當場就就嚇得嗚咽一聲,抱著自己的狗頭重新鉆回了那個八爪魚一樣的巨型外星怪物的尸體里瑟瑟發抖,再也不敢偷偷冒頭出來觀看。品書網手機端https://m.vodtW

弗蘭克是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地球人MIB的總部里的那個貞子,竟然還真的是貞子……

這種事情,真的是太嚇狗了!

所以,它暗暗決定:以后再也不會繼續在地球人的這個黑衣人總部里謀職了,哪怕是當一只看門狗也不行!!

‘呼嗚嗚……’

‘嗚呼呼呼嗚嗚嗚……’

無數個貞子們就那樣從四面八方緩緩地,一步一步地悄然圍攏過來……

她們在沒有開口說話,只是在沉默中,陰惻惻的瞪著她們的流著血淚的通紅雙眼,慘白且發青的滲人呆滯臉龐微微低著,嘴角在冷厲中帶著一絲滿是寒意邪笑……在陣陣陰風和鬼哭聲中,聚攏到了距離中間的蛇蓮娜以及被倒掛著的Z和K兩人越約莫十來步的距離時齊齊站定。

于是,

放眼望去,在突然變得昏暗的MIB總部辦公大廳里,竟然影影倬倬的全是那一個個披頭散發且沉默著的死人臉‘女鬼’貞子的白衫、黑頭發以及那一張張一模一樣的嚇人的臉?!

這時候,面對這種滲人的情況,連對貞子早就知根知底的那兩個被倒吊著的Z老板和K探員,他們在互相對視了一樣后,那渾身的雞皮疙瘩以及汗毛都幾乎同時炸了起來。

雖然,他們也知道這一定是MIB的那個打雜的職員貞子試圖來拯救他們,但是……眼前這種異常寒磣人的場面,那種詭異的氣氛,未免也太嚇人了一點!

特別是他們或多或少都在以前曾被貞子在鏡子里、背后、衛生間或者其它地方無意中驚嚇到的情況之下,看到這樣的這種場面,就感到更加地難以自持!!

然而……

“這是什么情況?虛擬3D成像技術嗎?!”

只可惜,哪怕貞子已經盡自己所能,做出了最大且最嚇人的氛圍和樣子……但是,在某個外星人,特別是在那個卡洛瑟星女王蛇蓮娜的認知里,其實壓根就沒有妖魔鬼怪那種概念!

扮鬼嚇人什么的,最多也就只能嚇嚇有那種‘概念’的地球人而已,而對于蛇蓮娜她這個無惡不作、炸毀過無數星球,滅殺過數以千萬億計生靈的卡洛瑟星的邪惡女王來說,她也就僅僅是有點兒好奇眼前的這個地球樣子的女人為什么要裝著那種奇怪的樣子,以及用無數的幻像來‘圍攻’自己而已。

因為,她完全看不出對方裝模作樣地裝著那種樣子又有什么用?

在她看來,這種手上完全沒有任何武裝,只會怪笑著朝著自己圍攏過來的奇怪女人,就只不過是個極其愚蠢的家伙而已,那完全就沒有任何的意義!

“噢”

“哼!蠢貨!!”

看了好一會,完全不明白對方那種裝著一副慘白的臉、流血的眼睛和露出滿是血絲的牙齒有什么實際意義的蛇蓮娜,終于忍不住一伸手,將自己的一根手指化成了可以無限伸長并高速飚射出去的黑色荊棘‘蔓藤’,讓它直接如同發動攻擊的長蛇一般,朝著剛剛自己看到的那第一名出現的披頭散發的女人的咽喉部位撞了過去。

現在,對方的小把戲她已經看完了,然后覺得沒有什么意思的她,便打算直接消滅對方,進而再去忙著準備恢復K探員的記憶,可沒有多少時間跟眼前這種愚蠢的裝神弄鬼的家伙浪費時間!

噗!!

黑色的,不知道是由什么材質制成,延展性很不科學,且看起來還異常堅韌和鋒利的那根荊棘‘蔓藤’的尖銳首部,便在剎那間惡狠狠地穿透了第一個‘女鬼’貞子的喉嚨部位,瞬間穿透了過去,并惡狠狠地在對方后面,在MIB地下總部辦公大廳的巖石墻壁上深深地扎了進去,輕而易舉地留下了一個猙獰的龜裂大坑!

“唔?奇怪!”

看到自己的攻擊竟然落了空,沒有碰到任何的東西,而似乎是打到了對方一個幻象?這不禁讓卡洛瑟星的女王蛇蓮娜忍不住驚呼出聲,有點不太敢相信自己竟然看錯了對方的真身。

于是,

她再次轉頭朝著四周的那些同樣站著一動不動的,且同樣朝著自己陰惻惻地怪笑著的奇怪女人的身影……隨后,見多識廣的她很快就確定,周邊的那些全是一群不知道對方用什么方法改變了光影效果后制造出來的真實的幻影,而她剛剛攻擊的那個女人,才是真正的本體!!

“不對……”

蛇蓮娜很確定,剛剛自己看到的第一個怪女人,絕對是真的無疑,但是……

“呃哈!”

“我想我明白了……原來是這樣子的,一個異維度的奇怪生命?哼哼!簡直無趣之極,真是在憑白浪費我的寶貴時間!!”

發現了對方的底細,知道了自己剛剛的攻擊為什么會完全無效之后,蛇蓮娜才自嘲一般笑了笑,不再管身后的那個奇怪的穿白衣服且披頭散發的地球女人樣子的異維度生命,也不再去管周邊的那些盯著自己的幻象,而是再次轉頭看向了自己眼前的那兩個重要的俘虜。

那個異維度的生命自己攻擊不到對方,同理,對方也肯定攻擊不到自己!

最多,也就不過是像現在這般,在一旁裝模作樣地干擾自己而已?

所以,見多識廣且意志堅定,為了那個‘薩塔之光’還能追著一艘飛行器在宇宙里尋找幾十年的蛇蓮娜女王,顯然是不會輕易被對方的那種膚淺且毫無意義的行為給干擾到的。

很快就想明白了之后,她便很干脆地轉身看向了自己的那兩個仍舊被倒吊著的俘虜,不準備繼續浪費時間,而是打算趕緊想想辦法找到自己尋找了幾十年都未果的那個已經不知去向的‘薩塔之光’!!

“Z,你知道的,我們可是‘老朋友’了,你知道我的手段……”

“不過,看來你肯定是不知道那個‘薩塔之光’的下落了,對嗎?所以,你覺得我現在應該是直接殺掉你呢,那是要一口吃掉你?!”

毫無疑問,現在最有價值的顯然就是當年的那個當事人K探員了!

而眼前的這個老邁昏庸又無能的地球人Z,除了殺掉,或者用來脅迫旁邊的那個K探員乖乖就范之外,完全就沒有了任何多余的用處。

不過……

鑒于那個K探員自己現在都忘記了那部分重要的記憶……所以蛇蓮娜覺得,脅迫什么的,似乎也沒有什么太大的意義?干脆……她還是直接殺掉或者吃掉對方好了,就當做報復這些可惡的黑衣警探們戲弄了自己這個卡洛瑟星女王數十年的所應付的代價?!

“哼哼哼……”

從來都是想到什么就要去做,連炸星球殺害數十上百億智慧生命都毫不遲疑的她,在一個念頭之下,捆綁住那個地球人Z的那些黑色的荊棘‘蔓藤’便如同一條條可怕的蛇怪一般活了過來,并將一個個吐出蕊部尖銳長針的蛇頭一樣的頭部給對準了正有些忐忑不安的Z的眼睛。

顯然,它們是受到了它們主人的命令,準備對這個MIB總部的首領動手了。

“呸!想都別想!”

“蛇蓮娜,你的這種脅迫的小把戲對我們是沒用的……你自己可能也了解我,我是絕對不會屈服于你的……還有,那個‘薩塔之光’我真的是不知道,哪怕真的知道也肯定不會對你說!!”

看著自己腦袋周邊的那些隨時都可以要了自己的小命的鬼玩意蔓藤,再看看眼前的這個蛇蓮娜以及周邊的那些似乎是沒轍了的‘女鬼’貞子們,最終,身為MIB總部首領的Z,還是很硬氣且倔強地瞪著某個邪惡的外星女人后大聲地怒吼道。

“脅迫?”

“Z……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不過,既然你真的是不知道我想要的那個東西的下落,那我現在還留著你這個糟老頭子做什么?”

想了想,蛇蓮娜還是笑吟吟地決定,自己先吃了對方,可能會更加地解氣一點?

雖然吧,直接一口吞下這么個又老又丑的大胖子有可能會讓自己變幻成的這個地球女人的妙曼身體有些變形,但是她相信那并不是什么大問題,因為現在她已經不需要再去偽裝了,而且,她相信她的‘肚子’很快就可以消化完眼前的這個胖家伙,講對方給轉化成一點點無足輕重的能量的!

“怎樣?想好你的臨終禱言了嗎?”

“作為你的一個‘老朋友’,我勉強可以給你十秒鐘的時間去想想怎么向你們地球人信奉的那個不存在的神靈祈禱,讓祂寬恕你的罪行?”

“你瞧瞧,我一直很大度,不是嗎?”

蛇蓮娜笑吟吟地走到了對方的跟前,讓自己的五根手指化為了五根黑色的蛇一般的荊棘‘蔓藤’,然后不停地在對方的腦袋和身體上攀爬‘撫摸’著,似乎是在丈量對方的身體,以便待會找到合適的下口的位置,然后再去一口吞了眼前的這個有些發福的老胖子?

“混蛋!蛇蓮娜!”

“事情是我做的,和Z老板無關,有什么事情你就先沖我來,要吃可以先吃掉我!!”

雖然知道這次所有人都可能是兇多吉少,但是,K仍舊在死命掙扎著,甚至還想將自己被倒吊的身體給搖晃過去,撞擊那個該死的外星女人,或者在對方的臉上、身上咬下一兩塊肉什么的……

如果,那個邪惡的卡洛瑟星的女王的身體真的是由肉組成的話?

但很可惜……

他身上的那些黑色蔓藤一樣的鬼玩意,僅僅是一個稍稍勒緊的動作,在陣陣骨骼‘咔咔’作響聲中,那種巨大的壓迫力道就讓他眼睛直翻白,然后眼一黑,就再也用不出除了呼吸之外任何一絲一毫額外的力氣,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對方再次轉頭看向了他的那位老長官兼老朋友的Z。

“想好你的禱言了嗎?”

“如果想好了就快點說,因為我現在已經迫不及待地準備要開動午餐了……”

嘲諷一般看了一眼旁邊的某個垂死掙扎的K探員之后,蛇蓮娜便再次轉過了頭來,并魅惑地舔了舔自己那性感圓潤的地球人嘴唇。

緊接著,也不見她到底是做了些什么,那些個牢牢捆綁住MIB的首領Z的黑色蔓藤,竟將黑衣人們的首領Z重新給拉了起來,還越升越高……似乎是準備將某個胖子給吊到最高處,然后直接放下來自由落體的時候再狠狠地一口給吞掉?

“嗯哼?!”

然而很意外的,蛇蓮娜在剛準備張開她的‘血盆大口’之前,那一個披頭散發,頂著一張慘白發青的死人臉的異常維度的女人,竟然再一次走到了自己的面前,還瞪圓著那雙通紅嗜血的眼睛,死死地盯著自己?

“呵!女人……”

“別以為你現在是一個異維度的生命我就奈何不得你了,要是激怒我蛇蓮娜女王的話,請相信我,在我們卡洛瑟星球上,有的是辦法去對付你們這些無知的蠢貨!!”

雖然覺得對方奈何不得自己,而自己也同樣觸碰不到對方,但是,蛇蓮娜還是有些惱怒眼前這個能輕微干涉現實世界的異維度生命,因為對方擋到她的視線了!

雖然她有心收拾這個搗亂的白衣女人,但很可惜,這里是地球,不是她的卡洛瑟星球……她在這里,還真的就沒有什么太好的辦法去對付這種該死的煩人玩意!如果對方一直這樣死死地纏著自己的話,似乎還真的是個不大不小的麻煩?

畢竟,她蛇蓮娜現在可是要做正事,可沒有空去陪這個無知到膽敢冒犯自己女王尊嚴的蠢貨在地球這個落后的星球這里浪費時間!!

“好了,Z!”

“你的時間已經到了!既然你不愿意說你出的那種讓我開胃的臨終禱言,那么,我就不客氣了?”

警告了某個跑到自己的跟前裝模作樣的‘女鬼’一聲后,蛇蓮娜便直接無視了對方,而是抬頭看向了這個大廳的那高高的天花板。

在那里,她的那些黑色的蛇一樣的蔓藤正在漸漸松開束縛,準備將那位當年曾經給自己增添過一點麻煩的Z警探給放下來,然后她再瞬間張開大嘴將對方給一口吞吃掉!!

而至于站在她身前的那個披頭散發的‘女鬼’,那個裝模作樣不知道到底想要做些什么的異維度的家伙,她壓根就沒有將對方給放在心上!畢竟,就像她不能碰到對方那樣,對方也同樣是觸碰不到她的,所以,她完全就不需要在意,只需要把對方看成是一個無足輕重的背景就好了。

“嗯!?”

正當卡洛瑟星的邪惡女王蛇蓮娜準備在某個死犟的K探員的跟前表演一次地球人的正確吃法的時候,忽然,讓她感到驚愕和不解的事情發生了……

那個異維度的生命,那個披頭散發且頂著一張慘白的死人臉就以為能夠嚇唬到她自己的奇怪的‘女人’,竟然忽地舉起了她的那只帶著一絲青黑色青苔的鋒利指甲的手,朝著自己的脖子處狠狠地抓了過來?

雖然吧,蛇蓮娜知道對方肯定是傷害不到自己的,那種徒勞的攻擊最多僅僅是干擾自己而已?但是,也不知道為什么,她仍舊是下意識地后退一步并伸手擋了一下……

下一瞬間,那詭異的鬼爪的爪尖竟閃過了一抹輕易察覺不到的紅光!!

隨后……

“啊!!!”

一聲凄厲的驚呼聲響起!

在鬼爪成功揮下之后,蛇蓮娜竟然猛地呼痛一聲,如同是受到驚嚇一般跳著離開了原地,并在某個叫做Z的黑衣警探重重地作自由落體運動摔落到地面并暈過去的同時,她也暴退了好幾米的距離,才驚愕莫名地停了下來。

原來,

此時她之前下意識地舉起來格擋的那只左手,竟然被對方的爪子從手肘的部位給直接齊根斬落了?!

“我叫貞子……”

“我喜歡你哦……”

一擊立功并成功抓下來了對方的一條手臂后,女鬼貞子便又停下不動了。

她只是邪魅地笑著,讓她那慘白發青且披頭散發的臉,以及自己周圍的最少有數十只那么多的你女鬼異口同聲地說著跟她一模一樣的話,并成功讓現場的氣氛一下子就又變得更加地滲人了起來。

這里的空氣在剎那間變得越發的陰冷了…….

光線也變得更暗……

那一張張貞子的臉,也越發地慘白慘白……

流血的血瞳也異常地駭人……

當然,還有她們那幾乎一同浮現的詭異的笑容?

發現事情出現了變故,某些人毫無疑問,肯定是在害怕的同時也異常地高興的,就比如某個看到自己的長官好運地沒有被對方給吃掉的K探員?

“這……”

“這怎么可能?這絕不可能!!”

對于自己被斬落的左手手臂,蛇蓮娜其實壓根就沒有放在心上!

當然,另一個摔到地上暈了過去的死胖子她也沒有在意……她現在只是瞪圓著自己的雙眼,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站在她的面前的腦袋那個微微低著,下巴隱隱藏在衣襟里,還用慘白的臉、流血的眼睛以及黝黑的嘴唇對著自己陰惻惻地邪笑著的異維度生命。

然后,

第一時間里,她伸手觸摸到了自己左手的手肘斷開部位,觸摸到了上邊的光滑切口,并很確定它并不是任何對方所釋放誤導自己的幻覺之后,臉色就瞬間又變得猙獰了起來。

“你叫貞子,是吧?”

“很好!該死的異維度的家伙,你成功激怒卡洛瑟星的女王!現在,讓我們來好好地談一談吧?!”

雖然不知道對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蛇蓮娜堅信:對方既然能傷害到自己,那自己也肯定可以傷害到對方!因為,這是宇宙里最基礎的法則,就如同物體間的力是相互的那樣,牢不可破!

所以,

在瞬間讓自己的手肘部位蠕動糾纏出一根根舞動的黑色小蛇一樣的荊棘蔓藤,將自己的左手給瞬間修復完成后,她看都不再被對方斬落對方腳邊的那只正在地上扭動著的斷臂,直接一伸右手的食指,將其瞬間化成了一根迅速變長的堅韌黑色蔓藤,然后直接就極速變長,如同子彈一般,猛地朝著對方的那張慘白的臉龐,朝著對方的那張膽敢嘲笑自己的賤嘴直接洞穿了過去!

她的攻擊很強,只是一瞬間,便如同沒有碰到任何物體或者近似實物的凝滯物的情況下,就擊打到了遠處的MIB總部的一間辦公室,將那面防爆玻璃的外墻給擊打成了一灘粉碎的均勻碎片,‘嘩啦啦’地碎了一地……

“這不可能!!”

毫無疑問,讓蛇蓮娜再次感到驚愕的事情又一次發生了……

那個叫做貞子的裝神弄鬼的家伙,對方剛剛一定就是用了某種方法可以干涉到現實,改變了對方本身存在的物理狀態,并憑其傷害到了自己身體的辦法或者干涉維度的東西而擊傷了自己……可現在,在自己第一時間反擊對方的情況下,竟然還讓自己的攻擊給再次落空了,對方到底又是怎么做到的?

對此,她真的是很不理解!!

一個詭異的笑容再次在‘女鬼’貞子的嘴邊浮現。

咔嚓!

這時,對面的那個貞子忽然又做了一個張嘴啃噬的動作,在張開她的那滿是血絲的黑嘴,并在快速的一張一合之間,硬是一下就再次把蛇蓮娜伸出去的那條延伸出去的時候,可以作為武器,也可以說是身體的一部分的黑色荊棘蔓藤,讓那根比宇宙中最好的戰艦護甲還要堅韌的‘蔓藤’給從她的嘴里給一下便咬成了兩段?

“啊!!”

“這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蛇蓮娜在驚愕間再次后退了一下后,便怒吼一聲,顧不上再次被斬斷的那根正在地上瘋狂扭動,如同壁虎的斷尾一般的‘手指’蔓藤,直接再次將自己的十指給化成了十根粗壯的蛇一般的黑色荊棘蔓藤,直接朝著對方的身體各處卷了過去!

然而……

很快她就無奈地發現,無論她怎么做,竟然也都觸碰不到對面的那個異維度的生命體,只能讓自己的‘十指’在那處地方將地板、附近的座椅等等給絞成了一團碎末,僅此而已?

唰!!

這時,那只仍舊站在原地不動,微微低著慘白發青的死人臉,還用通紅且流著血淚的眼睛盯著她蛇蓮娜的叫做貞子的家伙,嘴角再次彎起了一道鬼魅的邪笑,然后雙手就那么一揮,變再次將她蛇蓮娜的‘十根手指’給齊齊斬斷,讓它們再次變成了一堆糾纏著在地上徒勞地扭動的黑色荊棘……

“你……”

“你、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再次由于劇痛而退了兩步的蛇蓮娜,對于眼前完全就不能理解的事情有些歇斯底里起來!

因為,異維度的生命她也不是沒有見過,但是,她這還是第一次看到看到這種能夠深度干涉和攻擊現實世界,但是她自己卻完全觸碰不到對方的詭異的家伙!

所以……

第一次地,她蛇蓮娜對于前邊的那個仍舊是那副似乎永遠不會變換的慘白發青死人臉以及披頭散發站立不動的貞子,感到了那么一絲絲的恐懼感。

當然了,她的恐懼并不是源于對方的那種可笑的樣子或者慘白發青的臉蛋,又或者是周邊的那種陰惻惻的氣氛和發涼的空氣!她其實是,恐懼對方的那種能夠傷害到自己,但是自己卻無論如何都傷害不到對方的詭異攻擊手段!!

雖然對方斬斷自己的那些手指手肘什么的,對她卡洛瑟星的女王蛇蓮娜來說并不是什么值得太在意的事情,以內那并沒有真正能傷害到她,而那些被斬落地上的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她也能隨時重新將它們給回收回自己的身上……但是,這樣一直被對方攻擊,可自己卻無能為力的事情,她確實是應該有點兒感到害怕的,因為那真的太被動了。

更要命的是,這里并不是她的卡洛瑟星球,這里是落后的蠻荒地球世界,壓根就沒有可以讓她可以傷害或者抓捕到對方的那種能夠干涉到異維度的磁場裝置,而她搭乘來地球的那艘卡洛瑟星C級飛船上邊也同樣是也沒有,因為她和它已經在宇宙里追逐那個不存在的‘薩塔之光’已經足足幾十年了,期間完全就沒有來得及回到過卡洛瑟星球!

所以,如果對方一直這樣糾纏自己的話,那就將會是一個巨大的麻煩!!

“可惡的家伙!”

“我就不信…..了…...了……你怎么……??”

這時,蛇蓮娜剛準備發飆,在自己的手腳以及身體上放出了更多更多的蛇一樣的黑色荊棘蔓藤,就如同是地球上古神話中的美杜莎一般,準備全力以赴,持續不斷地攻擊前方的那個女鬼貞子的時候。

忽然……

唰!!

一道青色的利爪光芒中帶著一點點紅光的爪印,再次從她的背后斜著一劃而過,瞬間便讓她嘴里準備叫囂的詞匯和攻擊,立刻就變得蒼白無力起來。

然后,

當她艱難地轉過頭一百八十度,理所當然地又看到了一個一模一樣,同樣是披頭散發,穿著白色張兮兮的罩衣,慘白慘白且泛著青色、流著血淚還邪魅地笑著看向自己的另一個‘貞子’的鬼臉。

很顯然,剛剛是對方攻擊了自己,而且,對方還在朝著自己笑…….

只是,蛇蓮娜有點不明白的是,對方的真身明明就在前邊,還兩次砍斷了自己的手指和手肘,怎么現在,這個明明是幻象一般的家伙,也能夠傷害到自己?

下一秒,

蛇蓮娜的身體終于從腰部斜著齊根而斷,以至于她終于把持不住平衡,歪著向冰冷又凌亂的MIB總部辦公區的地板上滑倒了下去……

“你……”

蛇蓮娜伸出了自己的上半身上的另一只手,顫抖著想要抓到剛剛將她一切兩半的另一個仍舊再朝著自己邪笑的‘女鬼’貞子。

只是,她的行動注定是徒勞的,因為,她什么都沒有抓到……

“呃呵……”

好一會,徒勞地抓摸了許久的蛇蓮娜似乎是被傷害到了某種要害,所以,堅持了許久的她,終于顫抖著,怒睜著她自己的雙眼,還張大著嘴巴,再也一動不動了。

某個剛剛還不可一世的卡洛瑟星來的邪惡女王蛇蓮娜,在外星人女鬼貞子的攻擊之下,似乎真的是被對方的攻擊給一爪兩段并死了過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9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