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目錄 >> 第0713章 他們會因為我的出場而顫抖不已? (?ˉ?ˉ)σ??

第0713章 他們會因為我的出場而顫抖不已? (?ˉ?ˉ)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713章 他們會因為我的出場而顫抖不已? (?ˉ?ˉ)σ??

威脅!

裸的威脅……

仗著諾克薩斯強大的實力和目前幾乎所向披靡的軍勢,杰里柯斯維因這個諾克薩斯的統領直接對在他眼前的倆夫妻下達了最后的通牒!這就正如他所說的,他們諾克薩斯對于敵人從來都沒有憐憫!

不臣服,那便會被毀滅掉!!

聽到對方那種殺氣凜然的話,不等自己的丈夫格雷戈里繼續說點什么,怒火中燒的暗影巫女阿莫琳便又再次在忿怒之中開口,緊握著雙拳,滿臉厲色地再次反駁了起來:

“果然露出你們諾克薩斯那種狂人的嘴臉了!”

“杰里柯斯維因……你的那些話,恐怕連暗影島上那些正在死亡的邊緣掙扎徘徊,靈智瀕臨消隕的沉淪者們都會恥笑你的!!”

“如果你以為那種威脅對我們‘灰色秩序’有效的話,那你就盡管來試試看好了!”

“不過,別怪我現在沒警告你們:任何威脅到我們‘灰色秩序’和我們的人民在這里生存的人或勢力,就肯定是我們的敵人!對于敵人,我們灰色秩序的法師們也從來不會心慈手軟!”

“如果你們想要和一群法師為敵的話,就盡管露出你們的那種可笑的獠牙吧!”

雖然她們自己的這個‘灰色秩序’大小規模也才僅僅只有諾克薩斯帝國一個小城鎮那般大小,人民也更是僅僅只有當初灰色秩序從諾克薩斯帝國中遷移來的法師和少量幸存下來的知識分子和他們的家屬們……新生的一代更是才剛剛成長起來,其中年齡最大的還就只是自己旁邊的那個寶貝女兒安妮,但是,她阿莫琳可一點都不怕對方的威脅!

無論對方是口頭上的恫嚇,還是任何實際上的軍事行動,她暗影巫女阿莫琳敢保證:

在巫毒之地這里,沒有誰能攻破她們灰色秩序外邊的那道僅僅只有半臂寬的簡易圍墻!

因為,任何敵人在觸碰到它們之前,就早就已經被她們的法術給轟殺成渣了!如果諾克薩斯人和他們的軍隊不相信的話,就盡管來嘗試吧,到時候,她相信,她們灰色秩序的戰略法術,就一定會讓對方記憶深刻的!

從來沒有人敢這樣面對面地威脅一名法師,從來沒有!

所以,暗影巫女阿莫琳已經拿定主意了,等到對方離開,她一定會第一時間加強灰色秩序這里的防備,并排出大量的巫師之眼和偵查守衛監控整個巫毒之地的各處邊界,并特別重點觀測靠近諾克薩斯的北部山區以及對方有可能來襲的南部沿海沼澤地帶。

()哇!

小安妮有些驚訝地看看左邊地兩個陌生人,然后又看看右邊正在氣頭上的阿莫琳媽媽和格雷戈里爸爸,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雖然,她無論是自己父母這邊又或者是那個烏鴉叔叔的那一邊,她都不太聽得懂他們在說些什么……但是,她總覺得似乎都很有道理,且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

仔細想想,她在巫毒之地里的這么多年,看到大人們像現在這樣臉紅脖子粗地吵成一團的樣子,好像還真的是第一次看到呢!

所以……

她忽然覺得,她現在,在雙方沒有真的打起來之前,似乎不應該隨便出手去幫阿莫琳媽媽她們,就任由這些大人們先吵上一會,讓她自己看看熱鬧?

“唉……斯維因,請適可而止吧!”

“雖然,我們灰色秩序的法師們這些年來都沒有跟任何外人起過紛爭,也幾乎從從未真正戰斗過……但是,相信我,這并不代表我們就畏懼或者不擅長戰斗?”

“爭執懟我門毫無意義……”

“我覺得,我們雙方目前最好是能維持現狀,我們保證絕不會再離開我們的這片土地,也不會選擇加入任何一方;與此相對應的,諾克薩斯也請不要再來干涉我們在這里的生活,就像過去的十幾年那般,雙方繼續相安無事,閣下覺得這個提議怎么樣?”

雖然想要勸服一個瘋狂擴張中的帝國的統領有些不太實際,但是,神秘術士格雷戈里仍舊是抱著最后一絲的期待,希望雙方能夠維持在此之前的那種和平狀態中,而不是像現在這種劍拔弩張的樣子來和他們這群重建家園的人為難。

畢竟,在他自己想來,他們的灰色秩序和北邊的諾克薩斯本來就沒有任何的利益沖突,他們的勢力范圍,這個巫毒之地并不是什么繁榮富饒的地方,反而還沼澤林立,毒蟲猛獸出沒,瘴氣更是直接常年蔓延著大片地區域,根本沒有任何占據的價值!

而且,他們這里更是跟諾克薩斯的核心腹地隔著一座天然的宏偉屏障,雙方肯定是誰也不想再去翻越它的,完全是具備和滿足繼續和平相處的各種基本條件的。

“愚蠢!”

“看來,格雷戈里你還是看不明白啊……”

雖然杰里柯斯維因不知道那句‘臥榻之旁豈容它人酣睡’的哲言,但是,他只知道,諾克薩斯帝國的南邊,絕對容不下一個正在蓬勃發展,且還能在巫毒之地這種殘酷的地理環境下只用了短短的十幾年的時間,就已經從無到有,漸漸發展成一個魔法國度雛形的‘叛逆’組織!

所以,哪怕他現在不翻臉,不再威逼對方,可以預見的,在不久的將來,雙方也肯定會走到不得不對立的局面上的!因為,那事關諾克薩斯帝國的安全和穩定!所以,與其等到那時候,他斯維因,他這個諾克薩斯地統領,則更喜歡現在就將威脅扼殺在萌芽之中。

畢竟,無論怎么看,如果他們在對方發展壯大起來之前,在這群法師們將他們的各種防御和這個巫毒之地經營得更加嚴密之前就動手的話,那對他們諾克薩斯來說,也許會更加輕松一點?

眼前的這倆人,這個神秘術士格雷戈里哈斯塔和他的妻子暗影巫女阿莫琳,以及那些灰色秩序的老法師們,一個個都是實力強大的法師,再加上當初諾克薩斯發生政變時,跟隨著這兩人一起叛逃到這里的,全是那些原本帝國內的貴族、知識分子和工程師!

那些人,可以說全是一群精英,是一群不可多得的人才!而這,從短短十幾年的時間對方就能在巫毒之地這里扎根立足,且還能將這個小城建設得如同世外桃源一般,如同一個魔法城市的情況就能看得出一二來。

因而,

無論是他杰里柯斯維因本人,還是崔法利議會,都肯定不會再給這群原本就屬于帝國一份子的法師和知識分子們另外的一個十幾年時間,絕不會放任他們在這里繼續發展壯大下去的。

這就如同他剛剛說的那般,既然對方不主動臣服,那對方將要面臨他們大諾克薩斯的征服!當諾克薩斯軍隊的鐵蹄踏上這片土地的時候,所有的反抗者,就全都得死!!

對于和這些冥頑不靈的家伙們的對話談判,斯維因已經有些感到厭倦了。

他相信,再過不久,他們諾克薩斯帝國的那些血紅旗幟,就必將會插在這座城鎮的最高處,俯瞰著被征服者們跪倒在地上瑟瑟發抖的樣子。

“不明白的恐怕是你!這位斯維因閣下?”

“你們這些戰爭瘋子,就該去好好地學學那個德瑪西亞王國,他們可是從黃金時代到現在,一直都擁有著號稱符文之地上最為強悍精銳、訓練有素的軍隊的,我想,你們諾克薩斯從屢次進攻他們都受挫的情況便可以看得出來?”

“可是,那個強大的德瑪西亞王國卻從來都不像你們諾克薩斯那般熱衷于戰爭!”

仍舊在氣頭上的暗影巫女阿莫琳再一次一點面子都不給地駁斥了斯維因這個諾克薩斯統領的話,甚至,她還很無禮地拿德瑪西亞王國說事,還將諾克薩斯多次入侵德瑪西亞卻被無情擊敗的事情給挑了出來。

身為灰色秩序的實際掌控者,偶爾需要利用傳送魔法外出和外界交換物資的阿莫琳,她自己其實一直很清楚地知道那些關于諾克薩斯的相關情報。

她還知道,諾克薩斯近些年來除了在對大陸北邊的嚴寒之地弗雷爾卓德、對大海東邊的艾歐尼亞發動侵略之外,同時也瘋狂地和德瑪西亞王國在哀傷之門和諾克默奇之間的峽谷以及平原上血戰不休著……

然而很可惜,

在這幾年里,德瑪西亞的龍禽軍團和那支穿著被圣水進行淬火過的德瑪西亞鋼的軍隊,那支號稱大陸上最強悍精銳、訓練有素的軍隊成功地讓諾克薩斯的崔法利軍團一直在原地徘徊不能寸進,甚至,好幾次還險些折戟沉沙遭受慘敗?

這也讓她看明白了,諾克薩斯在瘋狂的對外多面作戰以及欲壑難填之下,他們絕對不會輕易停下對外征伐的腳步,也終究會有朝一日飽嘗好戰給他們帶來的苦果,并最后墮入毀滅的深淵!

也正因為這個,正因為是看到了諾克薩斯好戰和無休止擴張的本性,當年,她們夫妻倆才會率領眾人,越過宏偉屏障來到了這里……也才會在今天那么堅決地去抵制對方關于重新并入諾克薩斯的提議。

“德瑪西亞人不值一提,而這也正是他們唯一值得我提起的東西……”

斯維因其實真的是打心底瞧不起西邊的那群排外,頑固且固步自封、閉關鎖國的德瑪西亞人的!

在他看來,那些德瑪西亞人完全不配擁有那一大片富饒的平原!

那些不思進取的家伙,只不過是在消耗著累積了千年的國力而已!在將來的某一天,他們諾克薩斯的軍隊終將會突破對方的防御,并征服那個位于西部黃金海岸的密銀城,終結那個蠢貨嘉文三世的統治!

當然,同時也包括北邊的弗雷爾卓德和讓他丟掉一條手臂并第一次遭到慘敗的艾歐尼亞!!

“可笑!”

“斯維因閣下!無論你們說什么,哪怕你說得再好聽,又或者再怎么威脅,我們的回答仍舊是拒絕!我們灰色秩序的未來,永遠不會是建立在戰爭和征服之上,也更不會和你們諾克薩斯有任何的關聯!!”

“所以,如果沒其它事情了的話,你們可以回去了。”

既然現在雙方地矛盾已經被挑開,既然現在談判已經破裂,在話不投機半句多的情況下,暗影巫女阿莫琳便冷哼著下達了逐客令,打算開個傳送門將對方兩人給趕回諾克薩斯去!

詭術妖姬看了看斯維因,她只是若有若無地笑著,并沒有開口說話,沒有人知道她到底在想著些什么。

“未來?真是膚淺!”

“你們這些人短短的一瞥,最多只能看到未來的幾秒……而我,早就看透了,經過無數個世紀的廝殺,方才鑄就了帝國……所以,只有戰爭才會帶來財富和和平……”

斯維因停了下來,看著對面兩人那仍舊是無動于衷和冷漠的臉色后,便不置可否地輕嘆了一聲。

現如今,諾克薩斯的那一種不斷擴張的形式,已經變成了帝國的生命……沒有人可以改變他們諾克薩斯人的那種先進的理念,也完全沒有必要去改變!

因為,大諾克薩斯必將崛起,這是誰都沒有能力阻止的事情,誰都沒有!任何膽敢抵擋在帝國戰車前進路上的人或者勢力,又或者是國家,就必將會被毀滅,絕對不會有其它的結果。

“也罷,既然兩位已經做了決定,那么,今天的談判就已經變得毫無意義……”

“咳!你們還是跟十幾年前一樣,蠢貨終究是一群蠢貨,那么長的一段時間讓你們變得更加地頑固了…..郭爾安,我今天真不該來這里的……”

發現對面的兩夫婦,那個神秘術士格雷戈里哈斯塔和他的妻子暗影巫女阿莫琳地態度從始至終都沒有改變,完全沒有被他們說服的半點意思后,斯維因在感嘆之余,也終于直接翻臉了。

無論是往日的情誼,還是今日的多番勸說,他都已經仁至義盡了!

現在,站在對方面前的,將會是諾克薩斯帝國的統領,是崔法利議會三名統治帝國的議員之一!所以,接下來他做的所有事情,都將是為了他們的大諾克薩斯,哪怕是要毀滅這個灰色秩序,將這里踏為平地,殺光那些昔日的故人,也都在所不惜!!

“請放尊重點!杰里柯斯維因!!”

一向好脾氣的神秘術士格雷戈里也有點被對方的態度給激怒了,所以,他一伸手,一根鑲嵌著心靈寶石的權杖,那根洛基的權杖便出現在了他的手里。

這根被他的寶貝女兒安妮從別的世界帶回來的鑲嵌著心靈寶石的權杖,格雷戈里非常地喜歡,以至于,現在已經成為他的專屬武器了!因為,它不僅能夠給他提供強大的魔力支持,在必要的時候,甚至能夠控制某些強大的生物或者是人,非常地了不起!

當然了,如果他想要控制他人或者別的生物,還必須要直接接觸才行……畢竟,他才獲得這根權杖沒有二十天,很多威能都還在摸索之中,那不是段時間內就可以輕易去研究解讀完畢的。

“尊重?”

“呵!你們不值得那個詞……我的認知,足以讓我鄙夷大部分的生物……整個符文之地,也只有諾克薩斯才值得我去尊重,而不是你們這些當初裹挾了大量法師、知識分子離開,偷竊國家的資源,挖空國家的基石,給諾克薩斯造成巨大損失的叛徒!”

“命運不休,如常人般易朽!”

“所以,今天就讓我將你們這里給化為一片廢墟吧……”

現在時間已經到了,在談判破裂,在萬事俱備之下,斯維因直接便露出了自己的獠牙,準備按他說的,直接將這個灰色秩序給毀掉,直接征服或者毀滅這個地方,絕不留情!

“斯維因,你難道瘋了嗎?”

神秘術士的名頭可不是白叫的,所以,格雷戈里往前一步,一揮手便利用手里的權杖那強大的能量,直接給自己和自己的妻子以及女兒都籠罩在了一個半球形的魔法防御罩中,并激活了洛基權杖上的那顆寶石,讓其發出強烈且耀眼的光芒。

很顯然,他被對方的行動給激怒了!而要不是對方是使者,要不是對方沒有先動手的話,恐怕,他的各種魔法秘術便已經朝著對面的兩人轟殺過去了!

暗影巫女阿莫琳也默默地站到了自己丈夫的身邊,然后,她先用一個法術將某個她認為的不太擅長戰斗的寶貝女兒安妮給拉到自己的身后之后,也便召喚出了好幾個暗影球,并讓它們一直環繞著她旋轉飛舞著。

一旦對方真的打算動武的話,她相信,她的暗影能量,就一定會吞噬掉對方的靈魂!

“小心,斯維因……”

“雖然我盡力了,但是,時間實在太短,所以……現在在他們的城里跟他們戰斗可不會是一個好主意!我覺得,他們的那些魔法塔應該還是會有一些作用的,那對我們很不利!”

看到格雷戈里和阿莫琳倆夫婦地動作,幾乎在同時,樂芙蘭瞬間就變幻出了一大群的分身幻像,她們全部都長得跟真人一模一樣,且在陽光下都還有著真實的影子,直接便將斯維因和她自己給簇擁在了最中間。

這是她詭術妖姬的拿手好戲——鏡花水月!

只要她想,她甚至還可以變幻出來更多幻像,無窮無盡……雖然,那些幻像沒有任何的攻擊能力,但是,‘它們’足夠以假亂真并如同真人一般去跟任何人進行對話,且不會被任何人給看破!

至少,到目前為止,她詭術妖姬,她這個蒼白女巫的幻像還從未被別人看破過,對此,她非常地自信!

“大事不好啦!”

“格雷戈里!他們、他們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時候破壞了我們的魔法節點,我現在完全沒法啟動我們灰色秩序的那個防御系統,所有的魔法構裝戰斗機器人也全都無法激活?!”

這時,正準備激活整個城鎮的魔法防御設施以便提前做好準備,防備敵人任何形式的攻擊的阿莫琳卻驚駭地發現:

此時,除了主要的幾個魔法塔應她的召喚直接亮了起來,比如她家的那個城堡以及周邊有法師駐扎的中小型法師塔之外,其它的,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總之,那完全不是她想象中的那般,巨大的魔法防御罩直接籠罩整個灰色秩序的駐地,并有數以千計的魔法構裝生命被充能并走到各個城門街道,準備抵御任何敵人入侵的情況!

“我明白了!格雷戈里,咱們都上當了,剛剛他說那么多,就是在故意拖延時間!!”

這時,腦子轉得比較快的阿莫琳忽然驚呼一聲,目眥欲裂地怒視著對面的那兩個混蛋!

她完全沒有想到,對方在跟自己和自己丈夫進行談判的同時,竟然還不知道什么時候偷偷找到并破壞了灰色秩序城里那原本就沒有偽裝得太好的魔法節點,并一下就幾乎癱瘓了她們這里大部分的防御?她真是萬萬沒有料到,這些諾克薩斯的瘋子,他們的決心竟然那么大,在一邊談判的同時,竟然還一邊做好了突襲的準備?

“不可能的,他們是怎么辦到的?”

臉上滿滿的全是不可思議的表情,暗影巫女阿莫琳如同是吶吶自語,又如同是質問一般瞪著對面的那個斯維因以及那一大群的詭術妖姬樂芙蘭們。

格雷戈里沒有說話,只是在心底下嘆息了一聲后,便不斷地激發著自己體內的魔力,準備全力以赴,去迎接即將到來的戰斗……因為他知道,那將會是他們這十數年來最大的一次挑戰!

勝則存,敗則亡!

他們現在沒有選擇,也沒有了任何的退路,而對方顯然也不會再給他們任何的退路。

“阿莫琳媽媽,其實是她偷偷干的哦!!”

╭(′o′)╭就是辣個壞蛋

小安妮突然指向了那群魔法鏡像分身中的某一個樂芙蘭,很顯然,對方的那種小把戲被安妮一眼就看破了。

畢竟,論起分身鏡像的手段,肯定沒有人比她安妮女王大人的更加厲害!

如果她想的話,她甚至還可以一下子就變出成千上萬個的小安妮出來,而且,‘她們’還全都會說話、會斗嘴吵架、會放法術、且還很厲害,保準誰都認不出真假來,嚇都嚇死他們了!

“你怎么……”

詭術妖姬樂芙蘭很是不解地看向了那個正地躲在神秘術士格雷戈里哈斯塔和他的妻子暗影巫女阿莫琳的身后,正俏生生地伸著一根白嫩的小指頭指著自己的小女孩。

她真的從來都沒有想過,她自己,她蒼白女上千年以來巫賴以成名的無上絕技,竟然會在這個小地方,被一個小女孩給當場輕易看破?

那個小家伙,該不會是蒙的吧?!

“是你?”

“那就對了,詭術妖姬樂芙蘭!我剛剛還奇怪,為什么你會和斯維因一起,原來是這樣!”

這時,阿莫琳也想起來了……

從剛剛雙方開始談判的時候,那個詭術妖姬,似乎就一直只是坐在那個斯維因的身邊微笑著,卻一句話都不說,并一直持續到了末尾才說了幾句含糊其辭的話,原來,對方竟然是在做著不可告人的勾當,在偷偷去破壞她們這個駐地里的魔法節點?

嗖!嗖!嗖!

所以,阿莫琳在氣急之下,便先發制人,足足甩出了十數發暗影箭,直接朝著她的女兒安妮剛剛指認出來的那個‘樂芙蘭’給打了過去!’

噗!!

下一秒,隨著樂芙蘭下意識地放出魔法護盾抵抗和保護自己,被識破了真身之后,她的那些只能迷惑人的鏡像便很快就一個個地消失不見。

神秘術士格雷戈里沒有協同攻擊,因為他還有些疑惑,不明白對方破壞他們灰色秩序的魔法節點又有什么用?畢竟,對方僅僅只有兩人,憑什么覺得可以毀掉這里?

對此,他很是不解!

所以,現在他打算看看,看看對方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斯維因,咱們先離開這里!!”

有些焦急地朝著斯維因說了一句后,樂芙蘭便再次變出了大量的分身,直接將自己和斯維因給簇擁在了中間。

因為,現在越來越多的灰色秩序師們瞬移到了這里,并在四面八方圍住了她們兩人,數量足足有上百人之多!雖然,他們的魔力參差不齊,但是,這樣的數量,也足夠讓她感到膽寒了。

在自己的真身能夠被一個小女孩輕易看破的情況下,她可不敢繼續逗留在這里!要不然,一個不小心,可是真的會死人的……

“斯維因,你到底要做什么?你知道你這么做的后果嗎?!”

抱著最后的一絲僥幸,神秘術士格雷戈里在將手里的洛基權杖變成長矛類型的長柄戰斗法杖后,便上前兩步,走到了他剛剛放出的魔法防護罩的外邊朝著對面的那個如同勝券在握的諾克薩斯統領質問著道。

“只有被征服的國家,才會有忠誠,你們也是一樣……”

“無論如何,帝國的利益高于一切!可你們這些年來發展的實在太快了,所以,既然你們不愿意臣服,那就只有滅亡?”

“再會!!”

說完,不等對方以及對方周邊的法師們有什么動作,早就已經準備好了逃跑手段的杰里柯斯維因和詭術妖姬瞬間便消失不見,連同那群大量的鏡像分身在化成了一團團奧術能量地殘渣并消散在火藥味十足的凝重空氣之中。

“阿莫琳女士!不好了!!”

“北邊城外出現了一個大型的傳送門,大量的諾克薩斯龍獸和其它魔物出現在外邊,他們源源不斷地從那個不穩定的傳送門里沖出來,數量可能最少都有好幾千!!”

這時,沒有等神秘術士格雷戈里哈斯塔和他的妻子暗影巫女阿莫琳作出反應,又一個灰色秩序的法師傳送到了他們的面前,并驚惶地報告著道。

龍獸,也叫亞龍犬,或者叫諾克薩斯的野獸?

這種亞龍犬是一種無翼、尺寸似狼,但是更加兇殘可怕的肉食性動物!一般情況下,它們棲息于諾克薩斯都城的北方鐵尖山一帶,數量非常龐大,是一種非常兇狠的群居獵手!

也正因為如此,諾克薩斯人才非常喜歡馴養并將其用于軍事行動、看家護院、或者單純當作昂貴的危險寵物來十堰!在諾克薩斯,擁有一只或多只亞龍犬是財富與權勢的象征,一般人可養不起它們。

可現在,諾克薩斯帝國竟然將那么多的龍獸通過士兵們無法通行的不穩定臨時傳送門給丟到了這里,看來是鐵了心要將失去了魔法保護的灰色秩序給毀掉了!

“該死的!”

“我先帶人去緊急修復魔法節點,格雷戈里,你帶著法師們和控制那些魔法塔盡量抵御住它們,一定要堅持住!!”

“安妮!”

“如果他們攻進來,有危險的話你就用你的空間寶石逃跑,永遠都不要再回來!!”

說完,阿莫琳就一個閃現,消失在了原地,顯然是帶著人緊急修復這個小城里的那些魔法節點去了。

因為,現在她們的這個灰色秩序駐地完全沒有一絲一毫的防護,那些低矮單薄的簡易城墻顯然是沒有多少用處的,一旦被敵人的那些瘋狂的龍獸沖進來的話,她們這個駐地里的大部分普通人就全都得死!

珍奧那時候,恐怕不用諾克薩斯的正規軍團來襲,她們‘灰色秩序’也可以直接宣布滅亡了!她們這些法師,如果沒有了人民的話,那就什么都不是。

“安妮,聽話,好好地在這里呆著,用你的所有力量去保護自己!”

“記住!如果有陌生人和那些怪物靠近你的話,就用你的那種火焰去燒掉他們,不要手軟,也不要害怕!”

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安妮以及對方正抱著的毛絨玩具小熊后,下一秒,心下焦急的格雷戈里也瞬間原地消失,不見了蹤影。

很顯然,不用猜就知道,他肯定是去帶著人抵御北邊城墻外的諾克薩斯精銳部隊去了。

“喔噢!”

“提伯斯,沒想到,咱們一回來就又要打仗了呢……”

幸虧她在地球的母親節的這時候回來了,要不然,說不定等她下次回來時,她的家恐怕都不見了呢!

果然,阿莫琳媽媽以前說的就沒錯,那個諾克薩斯就是一群壞蛋,她今天,就一定要讓他們好看!

不過……

到底要怎么讓他們好看她安妮女王大人還沒有想好,畢竟,那個諾克薩斯就在北邊,他們肯定跑不掉的,不是嗎?

(wˇ)嘿嘿……

現在,她安妮女王大人打算去北邊的墻那里看看,看看那些個壞蛋們,到底是個什么樣的打算?

反正啊,今天她是不打算讓那些家伙們敗得太快的……

因為,她才剛剛吃飽呢,她要好好地玩一玩,讓他們那些諾克薩斯的壞蛋們,知道什么才叫做殘忍!而且,她還要那些人以后聽到她安妮女王大人的名字就顫抖不已!!

(提伯斯熊大爺現在不想說話,它打算為某些歌自尋死路的家伙們默哀幾秒鐘......)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3693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