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威武不能娶  >>  目錄 >>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不似個年輕人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不似個年輕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不似個年輕人

在夏易看來,蔣慕淵在百姓之中的好名聲,全是實打實的。

以蔣慕淵的出身,完全不需要那般辛勞,可偏偏,他腳踏實地又心懷百姓。

夏易不止一次想過,嫁給這般出眾的小公爺,顧姑娘一定能過得很好,而夏易也希望她能過得好。

坐在杌子上胡亂想了一通,藥煎好了,夏易倒出來給黃印送去。

黃印正閉目養神,時不時咳嗽幾聲,聽見動靜,他睜開眼睛看向夏易,道:“辛苦你了,不止看診,還要煎藥。”

夏易把藥碗放在床頭,笑道:“這有什么,我直到去年夏天,都還是烏太醫身邊的藥童呢,藥童做的不就是寫方子、抓藥、煎藥的活兒嘛。”

在京為官多年,黃印也認得夏易的父親夏太醫,因而對著夏易,頗有幾分對著晚輩侄兒的感覺。

黃印定睛看了夏易一會兒,笑著搖了搖頭:“你和小公爺歲數差不多吧?年輕就是好。”

夏易聞言一怔,剛琢磨要開口,黃印已經說下去了。

“我昨夜與小公爺吃酒,也是我醉糊涂了,與他說了些原不該說的話,”黃印道,“可如今想來,我不像是與一個年輕人說道了,明明都未及弱冠,你看著通透,小公爺則是穩重,反而是我這個年過四十的,沒點兒踏實樣子了。”

夏易失笑。

黃印自顧自說,夏易就做個聽客,直等到湯藥沒有那么燙、能入口了,黃印才端起藥碗一飲而盡。

等黃印漱了口,夏易才收拾了空碗離開,讓黃印好好休息著。

黃印重新閉上眼睛養神,許是湯藥暖了脾胃,他犯了困,迷迷糊糊睡著了。

睡夢之中,他仿佛又成了當年那個背著書簍進京趕考的年輕書生,一入京城就遭了賊,身上只剩下十來個銅板,站在繁華的東街上舉目無親又不知所措……

等黃印再醒來時,天色已經暗了。

他沉浸在夢境之中,思緒許久才漸漸回攏。

想到當初那一窮二白、餓了兩天肚子、被同是趕考的曹峰撿回去的自己,黃印想,與他自己的十七八歲相比,昨夜與他說話的蔣慕淵,那些想法、那些心境,當真不似個年輕人。

因著黃印病倒了,豫南府的收尾工作比預計的多花了幾日,直到一切妥當,蔣慕淵才又往荊州府去。

快馬加鞭趕到府衙,里頭也是熱火朝天的。

春種秋收,哪怕今年的收成不能指望,但能救多少是多少,工部這些時日就沒松過氣。

徐硯對水利有些心得,對農耕就純屬摸瞎,他也就不胡亂指揮,認真聽懂行的官員講解,到田間地頭跟百姓請教,一段時日下來,多少有了些概念了。

他此刻的重心倒不是在農耕上,而且配合是春種的時間,調動人手把堤壩重新修建起來。

而重修最缺的,是銀子。

六年前的重修,徐硯就經手做了稽核、估銷,他很清楚把堤壩修起來要花多少銀子,國庫空虛,這在工部官員之間也不是什么秘密,徐硯反反復復重新修改著計劃,最終還是咬咬牙,不敢在用料上省銀子。

把寫好的冊子交給蔣慕淵時,徐硯背過身抹了抹額頭,暗暗想,得虧有查抄出來的那些銀子,若不然,這堤壩都不知道要怎么修了。

蔣慕淵從頭到尾認認真真看了,偶有幾處不懂,便開口問徐硯。

徐硯解答一遍,蔣慕淵就理解了,這叫徐硯頗為佩服。

他知道,小公爺在趕赴兩湖之時,就已經做了不少功課了,水情如何看、災后如何做,心里都有一本譜,即便是碰到與堤壩修建相關的,小公爺大體也都知道。

想當初,徐硯剛到工部任職,頭一次接觸這些時,也是費了一番心思的。

蔣慕淵看過了,把冊子放下,勾著唇笑了笑:“才剛剛運回京里的銀子,還沒在庫里擺上多久,又要再搬回來……”

話只說了半截,徐硯聽懂了,這是在擔心圣上要不高興呢。

不過,作為臣子,事關圣上,徐硯不好說什么,只能眼觀鼻鼻觀心的,當作沒聽明白這一句。

蔣慕淵也是隨口說一句,把冊子交還給徐硯,他笑著道:“如今兩湖上下,官場人手不足,等新官上任,大抵還要些日子,重修之事,勞煩徐侍郎盯緊一些,而新官到任之后,你依舊做主修建,不用把這些事情交出去,他們未必懂水利。”

徐硯也擔心外行指導內行,可他畢竟不是兩湖的父母官,新官到任之后,彼此之間恐怕會有拉扯。

現今有了蔣慕淵這句話,徐硯做事就放心許多,他自是頷首應下。

京城之中,又落了一場春雨。

吳余氏定下的返程日子已在眼前,哪怕她萬分舍不得,都要回鄉去了。

“我這次得了信就來的,也沒給準備什么,”吳余氏握著吳氏的手,道,“回頭讓人給你捎些孩子的東西來,你嫂嫂要坐月子帶孩子,沒人給你送催生包,你別怪我們。”

吳氏搖頭道:“我怎么會怪你們,不在一城住著,隔了那么遠,您還來看我,我高興都來不及的。我生產上的事兒,您不用替我擔心,等我回頭給您送好消息去。”

吳余氏還有話想說,繞在嘴邊半晌,終是咽下去了。

對娘家來說,大小都平安就是好消息,可對婆家而言,終究還是盼著哥兒的。

雖然顧家上下都疼姑娘,可那也是有哥兒在前頭了,若打頭的是個姑娘,肯定會有些失望的。

當然,吳余氏曉得顧家人都極好,哪怕先是個姐兒,他們也不會為難吳氏、苛待孩子,但四房畢竟就顧云齊這獨苗,吳余氏都盼著能開枝散葉,更別說四房自己了。

摟著女兒,吳余氏拍了拍她的背,到底沒有說出給吳氏壓力的話來,只是擠出笑容,道:“那就等著你的好消息了。”

吳氏送走了吳余氏,失落了兩日,不過有顧云錦陪著說話,她很快就習慣過來了。

雨過天晴的下午,吳氏讓顧云錦把手擱在她肚子上時,顧云錦頭一次感受到了小家伙的存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威武不能娶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