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巫師不朽  >>  目錄 >> 第六百一十二章 請求

第六百一十二章 請求

作者:兩只陳潔南  分類: 奇幻 | 史詩奇幻 | 兩只陳潔南 | 巫師不朽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巫師不朽 第六百一十二章 請求

浪費。

這是阿帝爾對眼前這些魔物的評價,不止針對希姆,更針對在場的每一個人,或者說魔物。

靈魂之石的本質,就是其內蘊含的實質化靈魂之力,吞噬靈魂之力,其所主要的,也就是為了吸收這些蘊含在靈魂之石內的靈魂之力,以增強自身力量。

但是眼前這些魔物對靈魂之石的運用,卻是浪費無比的。

直接吞噬靈魂之石,當然能吸收其內蘊含的靈魂之力,但是這么一來,一枚靈魂之石吞下,其中蘊含的大半力量恐怕都要慢慢逸散,能夠通過身軀被吸收的靈魂之力根本不會有多少,堪稱極大的浪費。

更關鍵的是,這些靈魂之石本身其實并不純粹,其內蘊含著生者生前的種種情緒,沒有經過凈化過程直接吞下,會在體內逐漸積累下點點雜質,直接影響到未來的潛力,甚至影響自身情緒,慢慢使自身性格大變,變得癲狂與偏執。

“吸收了這么多次靈魂之石,希姆他現在,恐怕也被那些蘊含在靈魂之石里面的雜質影響了吧···”

望著遠處的希姆,阿帝爾心中輕輕說道,隨后轉過身,望向身前的女人。

“要么?”在阿帝爾身前,女人大半的身軀被遮掩在一襲黑衣之下,整個人的面部也戴著面具,只是身上衣袖的凹起,還是讓人看出女人身材的豐滿。

她見阿帝爾望來,也沒有多說,一雙眼眸望著阿帝爾,輕輕的開口說道。

“一枚白色。”

站在原地,阿帝爾慢慢思索了一會,最后緩緩點了點頭,從身前拿了一枚白色的靈魂之石。

跟隨著格魯爾這么長一段時間,他并不是什么東西都沒有拿到,反而為了拉攏他這位白銀騎士,格魯爾賞賜下了不少東西。

其中賞下的一些金幣,已經在白天里用去了大半,倒是其他的好東西還有不少。

隨意從身上拿出一些東西用以交換,阿帝爾拿起那枚白色的靈魂之石,正想抽身離開。

“友情提醒一下···”柔和的聲音再次響起。

身前,看著阿帝爾抽身欲走,女人再次開口,用柔和的聲音開口說道:“如果接下來打算繼續在塔姆魯王國中行動的話,就盡量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和位置。”

“剛剛對你出手的那個人,在塔姆魯王國中享有很高的權勢和地位,一旦暴露位置,你的下場恐怕不太妙。”

她看著阿帝爾,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給他提醒道。

“謝謝提醒。”有些詫異的看了女人一眼,阿帝爾點點頭,隨后單手撐著木桌起身,向著門外走去。

在門外,此前將阿帝爾迎入這里的美麗女人還在那里站著,身上穿著那一身黑色的制服,整個人看上去帶著強烈的嫵媚感。

她看見阿帝爾從里面走出,也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淡淡開口:“每個月的第一天,我們都會在這里定時舉辦聚會,你如果有興趣的話,到時候可以繼續過來。”

阿帝爾點點頭,沒有回話,就這么從她身前走過,一言不發,顯得格外沉默。

在即將離開這家酒館時,他的身子卻是頓了頓,猶豫了一下,才回過神,望著女人說道:“你們在這里舉辦聚會,不怕被教會發現么?”

“發現又能如何?”女人抬起頭,放下手中的掃帚,反問道:“這里的每一個人,明面上都是王國的權貴···”

說完這句話,她繼續拿起掃帚,走到另一個房間打掃去了。

“都是王國的權貴···”

站在原地,望著女人的背影,仔細琢磨著這句話,阿帝爾若有所思,隨后一步邁出,走出了那家酒館。

此前的酒館,似乎布置著某種獨特的法術,阿帝爾一步邁出后,卻發現自己身旁已經看不見那家酒館的模樣了,反倒是來了塔姆城的另一個地方,被硬生生傳送到了這里。

很顯然,這是一種隨機傳送的機制,而且十分高明,以至于阿帝爾此前都沒有多少察覺。

這固然是考慮到了客人的隱私,使得客人不容易被追蹤,也不容易暴露身份,但也給阿帝爾帶來了一點麻煩。

至少,阿帝爾此前所想的,追上那幾頭吸血鬼,將希姆在內的那幾頭吸血鬼全部干掉的心思,此時是不能輕易實現了。

“算了,不過是多一點麻煩的事情。”

靜靜抬起頭,默默給希姆判了一個緩刑,阿帝爾將身上黑衣收起,向著自己的住處快速走去。

一個晚上的時間很快過去。

在第二天的天命,一個外來者來到阿帝爾的住處拜訪。

寬敞的大廳內,一個面色恭敬,身上穿著黑色長衣,留著一頭黑白相間長發的中年男子正靜靜的坐在那里,臉上表情很是平靜,似是在等待著什么人來。

過了一會,大廳外傳來一陣一陣的輕微腳步聲,隨后一個身影從門外走來。

阿帝爾今天穿著一身白袍,一頭長發顯得有些濕,看上去剛剛洗了個澡,此刻身上還冒著些熱氣,整個皮膚顯得白皙紅潤。

他沒有帶任何東西,只是身旁跟著溫蒂,在看見那個中年男子后,開口問了一句:“你就是柯隆么,荊棘商會的會長?”

“是的。”聽見阿帝爾的話,柯隆連忙起身,臉上露出的笑容恭敬而謙卑。

實際上,能被放到這里來,自然也已經是確認過身份了,阿帝爾也只是順口再問一次。

再次確認過身份,望著眼前的長發有些泛白的中年男人,阿帝爾點點頭,揮了揮手,身旁的溫蒂自覺走上,將手上提著的一個小袋子放在桌上。

“這是巴庫魯家族還欠你的三百金幣,你可以清算一下。”阿帝爾的聲音準時響起。

“大人您的金幣,我可不敢收下。”看著眼前木桌上擺著的金幣,柯隆卻沒有露出絲毫想要接受的意思,臉上露出的微笑越發謙卑與恭敬了起來:“昨天那次,是我的屬下不明白大人您的身份,所以才敢去巴庫魯家族糾纏,我在這里代替他向大人您道歉。”

“昨天收的那五百金幣,我已經轉交給了您的管家。”

經歷了一天的時間,經過了一番打探之后,他自然也明白了眼前的少年騎士到底是誰了,是以此刻才會有這種反應,不僅剩下的錢不打算收,原本收下的錢更是原封不動的退了回來。

阿帝爾有些啞然,望著眼前這個頭發泛白的中年男人,一時也有些驚訝。

八百金幣,這可不是什么小數目。就算眼前的人明白他的身份,但這么大一筆錢說不要就不要,也算是很有魄力了。

不過對此,他也沒什么特別反應,只是望了一眼身前的中年男人,沉思了一會后,順口說道:“這么大一筆錢說不要就不要,你有什么事求我?”

他只是順口一問,卻不想聽見他的話后,眼前的柯隆卻是連忙著開口道:“不收大人的金幣,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大人只要不計較昨天的事,我就很滿足了。”

“不過,說起困難的事,最近還真有一件···”

轉眼間,他的臉上露出了悲苦之色,嘴角帶著濃濃的苦澀:“大概半個多月前,我的孩子在來塔姆的路上,被東邊的一伙強盜綁架了。”

“這貨劫匪轉眼派人過來,向我勒索金幣,可是等我將金幣送過去后,卻又沒有絲毫回音,所以···”

“所以你想讓我去幫你要人?”聽著對方述說,阿帝爾臉色沒有變化,只是接口道。

“不敢讓大人您親自出手。”這一刻,柯隆直接跪了下來,臉上的悲苦與苦澀掛滿:“大人您和我們不一樣,以您的身份,不需要您親自出手,只需要您隨便派一個當地的治安官去,就可以將我的女人要回來。”

“那群強盜只敢勒索我們這樣的商會,對于大人您這樣的騎士,絕對不敢有絲毫冒犯。”

他一句一句的說著,說到最后,眼角幾乎掛上了點點眼淚,令阿帝爾一旁的溫蒂都有些不忍心,不由看向了阿帝爾。

阿帝爾倒是沒什么感覺。

眼前的柯隆被人勒索,此刻的模樣看上去倒是可憐了,但他此前派人去巴庫魯家族勒索的時候,又有想過別人?

當天進入巴庫魯家族后,從屬下口中,阿帝爾早就明白了一些事。

希姆所欠的金幣,根本沒有八百金幣那么多,不過是區區兩百金幣罷了,但在面對茜麗穆時,卻又口口聲聲喊出了八百金幣。

這種作風,與外面那些強盜恐怕也沒什么區別。

暗自搖了搖頭,看著眼前的柯隆,感受到身旁溫蒂的眼神,阿帝爾也懶得給她科普人心險惡的道理,直接順著她的期望點了點頭。

左右不過是喊一聲話的事情罷了。

在原地待了一會,看出阿帝爾的談性不高,眼前的柯隆很快借口離開,走出了阿帝爾的住處。

他離開后過了一會,這棟莊園的管家才腳步匆匆的走了過來。

“大人,那位先生歸還的錢袋里多了兩千金幣。”他小聲向阿帝爾稟報道。

“倒是下了血本。”阿帝爾輕輕搖頭,有些意外對方的魄力,但也沒多在意,只是揮了揮手,讓眼前的管家去統治一聲當地的治安官,隨后才轉身走向后院。

“快恢復到蒼穹騎士的巔峰了,那些靈魂之石倒是好東西。”

感受著渾身上下充沛的力量,阿帝爾點了點頭。

在昨天夜里,那枚白色靈魂之石已經被阿帝爾消耗掉了。

與那些使用粗糙的魔化種不同,作為一名巫師,阿帝爾對靈魂的造詣要高深許多,對靈魂之力的運用也更加高超,吸收獲得的力量自然更加龐大。

不過,盡管效率更高,但靈魂之石這種東西,阿帝爾短時間內卻也不能吸收太多。

他到底不是那些不在意自身是否被污染的魔化種,每吸收一枚靈魂之石,都要用一段時間來慢慢沉淀,以消耗掉那些靈魂之石中蘊含的大量負面情緒等雜質,以保證自身的情緒不受外力影響。

“白色的那種,大概吸收一枚要一個月,黑色的那種,雖然蘊含的力量不如白色,因為死前負面情緒與靈魂雜質太多的緣故,估計時間還要更長。”

大致想了想消化一枚靈魂之石所需要的時間,阿帝爾做出了這樣的判斷。

從轉生到現在,他的力量恢復很快。

曾經晉升過那個層次,哪怕重頭再來,其速度也是極其恐怖的。

沒有了本體分化出的力量支持,就算僅僅只憑借自身,阿帝爾也有信心,在半年之內突破蒼穹,晉升光輝,也即是這個世界的黃金騎士。

有了這些靈魂之石的輔助,他的速度還會更加,估計很快就能嚇某些人一跳了。

“格魯爾進入王宮,留了整整三天,也差不多該出來了。”

站在原地,阿帝爾轉過身,望向遠處的某個方向:“等他出來之后,便是塔姆的騎士學院看一看吧。”

塔姆騎士學院的資源,這也是格魯爾招攬阿帝爾時,所承諾的條件。

以阿帝爾如今的實力,自然不需要再進入這座學院去學習,就算去了也是當教官之類。

他所在意的,是這所學院里蘊含的某些珍貴資料,其中包括王室的部分珍藏,都蘊含在那里,其中或許會有阿帝爾需要的某些東西。

“另外,那所騎士學院雖然名字叫騎士,但其中似乎也有一些法師的傳承···”

想著腦海中關于那所騎士學院的資料,阿帝爾臉上露出笑容:“要不要冒充這個世界的法師試試?”

這個世界有法師,這是阿帝爾一開始便知道的。

不過,與巫師世界的巫師相比,這個世界的法師相對更加脆弱,不僅身軀強度不如巫師,而且其晉升方式也有些不同。

低階時還好,到了高階的時候,基本都要靠各種各樣的手段,有些流派甚至要依靠神祗,與巫師相比,僅僅在局限性上便大了許多。

不過盡管如此,因為法術的稀缺性與強大詭異,在這個世界,法師仍然是一個稀少高貴的職業,對阿帝爾這個前巫師來說正合適偽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巫師不朽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