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漢血丹心  >>  目錄 >> 第九百三十三章 帝心未可說

第九百三十三章 帝心未可說

作者:流年書柬  分類: 歷史軍事 | 熱血 | 穿越 | 無敵 | 權謀 | 流年書柬 | 漢血丹心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漢血丹心 第九百三十三章 帝心未可說

平靜的時光里,未央宮殘雪還未曾化盡,含元殿中陽光照進來,并不覺得冷。司隸校尉終軍抬起頭來,看到了皇帝在自己身上停留片刻的那一瞥目光。

司隸校尉職責重大,品級卻并不高。他當初因功封侯,少年成名。然而這么多年來,為了恪守本職,卻一直并沒有再做出什么太驚人的業績來。

不過,終軍并不曾后悔什么。因為和功名榮耀比起來,他內心深處更清楚,自己所處的這個位置是多么重要。

位于未央宮朱雀門西側的大漢司隸校尉府,在長安所有府衙中,毫不起眼兒,只是一處普通建筑。但就是這里,伴隨著大漢王朝的繁榮發展,已經成為赫赫威嚴所在。所有上下官吏郡縣臣僚,提到司隸校尉府時,無不謹言慎行,心中惴惴,唯恐有什么過錯,成為被整治的目標。

這些年來,在繁華盛世之下,長安朝堂和天下郡縣之所以能夠保持吏治清明,廉而公平,使天下百姓安居樂業恪守本分,與司隸校尉府所做出的努力是分不開的。而這其中的主導者終軍,更是為之付出了巨大的心血。

人生不過百年,轉眼即逝匆匆。當初意氣風發的少年,不知不覺間,已經成長為真正的棟梁之才。那雙銳利無比的目光,歷經世事的曲折,也逐漸變得圓潤內涵。他不會再輕易的澎湃熱血,更加珍惜自己的身體,因為他知道,既以此身許國,便不得輕易的辜負。

不過今天,察覺到皇帝目光中隱藏的期盼之意時,他沒有絲毫的猶豫,振衣而起,慨然離開自己的座位,來到了九龍金階之下。躬身而拜,氣吐諾然。

“臣終軍在此,愿為陛下驅馳,雖肝腦涂地,亦在所不惜!”

含元殿上下所有的目光都會聚過來。沒有人不認識這個少年成名的重要人物。他當年的壯舉豪言,早已經成為天下無數有志少年激勵自己的座右銘。當一個人活成了傳奇,那么他將要肩負的使命,必定萬眾矚目。

東方朔和司馬相如互相對視一眼,暗自點頭。如果說今日含元殿上皇帝陛下面臨的是一場被圍攻,那么想要破局,就必須有一把鋒利無比的劍。而放眼他們的陣營,這個任務,除了終軍,不做第二人想。

皇帝劉琚的臉上掠過一絲欣慰。終軍果然沒有辜負他的期望,挺身而出了。一直以來他都有一種奇怪的信任感,只要是元召舉薦或者是引用的人,他們在關鍵的時候,絕對都是可堪大用。而事實證明,他的這種信任感,從來沒有失望過。

而一干宗室老臣們卻都橫眉冷目的看過來。不管是東方朔,司馬相如,還是眼前的終軍,這些人都是皇帝的衷心擁護者。而他們做事更是恪守嚴格,從來不徇私,在從前的時候,和他們這些皇族中人為了利益的糾葛,沒少發生過摩擦。而今天為了維護皇帝權威,站出來作對的果然還是這些人。

十幾個宗室老臣站在一起,冷冷的看著。他們雖然尚不清楚皇帝到底想要干什么,但心中都已經打定了主意,無論如何,今

天都必須要把燕王和廣陵王保護下來。這是他們的底線,更是為了維護將來利益而做出的提前預防。

然而,他們卻沒有預料到,心底深處壓抑著無限悲傷的皇帝,他早已經做出了今生唯一一次最為執著的選擇。

“終卿,朕想派出朝廷特使,代表朕西出玉門關,去往西方大陸,全權處理那邊的一應事宜……卿可擔此重任?”

含元殿上一片安靜,皇帝的話都聽得清清楚楚。許多人的心中不由得暗自吃驚。毫無疑問,皇帝對于這件事已經做出了自己的評斷。他既然要派最鐵面無私的司隸校尉終軍去處理這件事,后果可想而知。

“臣,愿領旨!”

終軍沒有絲毫的猶豫,慷慨應命。為了大漢帝國的千秋大業,雖明知道關山萬里此去艱難,他也百折不回心如磐石。這既是他的歷史使命,更是他不可推卸的責任。

不過,他話音剛落,還沒有等到皇帝進一步的授權,就馬上被人冷笑著打斷了。

“終軍!有何德何能?敢如此狂妄自大。如此關乎重大之事,是有能力去處理的嗎?哼!不要說是一個區區的司隸校尉。就是東方朔、司馬相如甚至元召……他們也不敢說有能力去處理的圓滿!元召就在西征軍中,他為什么不敢對二王怎么樣?這背后的關系,難道們還不明白嗎?恐怕就連他,也不敢對先帝之子逼迫太甚,如果一旦因此而發生什么不可言說之事,那么后果怎么樣,誰也擔不起這個責任!”

帶著威脅意味的話,格外刺耳。很明顯,目標雖然是對準終軍,但其中的指桑罵槐之意,卻誰都聽得出來。

聽到宗室老臣們提及到了元召,許多人不由得心中一震。也正是讓他們感到疑惑不解的地方。按理說,以元召的巨大威望,由他在軍中坐鎮,燕王和廣陵王無論如何也不應該有這么大的膽子,作出形同叛逆之事。聯想到前些日子聽到的隱約傳聞,雖然大部分都是推測,并沒有實際的根據。但每個人心底的沉重,已經不言而喻。

終軍的心里也并不平靜。不過在這樣的場合下,他暫時壓下了各種情緒。聽到來自宗室老臣們的挑釁,他劍眉輕揚,輕蔑的看著對方的氣勢洶洶,淡淡回應道。

“論才論德,終某不敢比擬先賢。但唯有一顆忠君愛國之心,耿耿不曲,日月可鑒!在我眼底,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大漢律例,堂堂煌煌,在此之下,絕無例外!”

“豎子!好大的口氣啊……若敢承接此命西去,一旦先帝之子因而損傷。和的家族身后事如何,難道不怕嗎?”

“哈哈哈……們在擔心終某的性命嗎?那現在我可以告訴們,希望們這些老朽之輩好好聽著。”

面對著赤裸裸的威脅,終軍不再隱藏自己的鋒芒。他臉上浮現出睥睨之色,昂首挺胸大聲說道。

“很久以前,我曾經聽說過一句話。相信們在座的諸位也都聽過……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我自從當年

聽聞,便一直牢記于心,不敢或忘。生在天地間,所為者何?不過是秉承本心,行大道,為大義,如此而已。”

含元殿上回響著他的慷慨之音。許多人低下頭,心中飽含愧意。皇帝也不禁為之動容。他回頭望了一眼侍立的白衣侍衛。對方會意,伸手遞過天子佩劍,劉琚放在案上,用手指輕輕撫摸劍柄上的龍首圖案,心意更是無比堅決。

“我終軍以少年白身直入朝堂,執掌司隸校尉府,至今已經數年。蒙受君王深恩,共享帝國榮耀。既領受君命之日,就已經忘卻此身生死,又何須顧慮身后之事呢?!”

“好!朕果然沒有看錯。”

皇帝劉琚雙手撫劍站起身來,大聲贊嘆著。同時擺了擺手,制止了那些吹胡子瞪眼睛的老家伙繼續糾纏。他直接走到金階下,面對面盯著終軍的眼睛,目光中充滿了信任。

“終卿,朕親授此劍,假天子節鉞,即日起出長安,去往西方大陸……無論何人,論罪與罰,當以大漢律例為依據,卿以此劍,可便宜行事!”

代表著無上權力的天子龍首劍,不過三尺,卻重若千鈞。終軍拜倒在地,雙手舉過頭頂接下。

“臣一定不負使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輔助西征大計按原計劃順利完成……望陛下保重身體,靜候佳音。陛下萬歲!大漢萬歲!”

君臣相對,感慨良多。皇帝劉琚微微嘆了口氣,伸手遞過一封密封的信件。低聲說道。

“有些情況……都在這上面了。二王的事只是其一。朕希望去之后,不惜任何代價,也要查知他的生死……。”

終軍心神大震。就算是他定力非常,捧劍的手也不禁有些顫抖起來。他當然知道皇帝口中的“他”是誰。難道事情真的已經嚴重到如此地步了嗎?!

“皇帝陛下,難道真的要一意孤行,置燕王和廣陵王于死地嗎?”

宗室老臣們終于忍耐不住,他們厲聲喝問,不再顧及君臣之間的分寸。

“沒有人要置他們于死地。朕說過,大漢律例是衡量一切的準繩……是有罪還是沒有罪,一切自有準則。”

皇帝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他掃視了一眼,隨后又繼續說道。

“朕還有一件事要宣布。皇后在中宮,一直以來非常喜歡長公主之子。朕準其所請,皇太后也已經同意,從即日起,長公主之子元豐,入皇后膝下,由其悉心教導,德育麟才……。”

天子出口,一言九鼎。滿殿聞之者,皆大驚!

沒有人是傻子,這樣的決定究竟意味著什么,已經再明顯不過了。

“豈有此理!陛下這是要把高祖皇帝傳下的江山私相授受嗎?臣等雖死,勢難從命!”

宗室老臣和一大部分利益相關者,無不驚怒。含元殿爭執氣氛,進入白熱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漢血丹心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