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九百七十七章 關鍵詞

第九百七十七章 關鍵詞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九百七十七章 關鍵詞

如果上輩子只是感情上出了問題,現在憑借他的三寸不爛之舌,倒也可以迅速修補,可問題是,上輩子是因為跟她的母親也有一腿,這事就嚴重了,已經不是單純的情感問題了,而是上升到倫理道德的高度,憑良心講,這事換作自己,也是接受不了的,何況人家只是一個女孩子,肯定更加無法承受,想殺自己倒也是情有可原的。

本來他已經打算好了,這輩子都不會去琉璃仙宮,也不會去見琉璃仙尊,這種人對他來說,不管他的修為提升到什么程度,也是惹不起的,也沒臉去惹,就算姜小白日后會去琉璃仙宮接花紫紫和柳嬌陌,他也不會去,免得見面尷尬,各自安好就好。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他還是和他上輩子的冤家見面了,這么突然,這么倉促,他甚至都沒有做好準備,連發型都沒有整理一下,謊言更沒有整理,沒有完善,就這樣見面了,讓他措手不及。

看琉璃的臉色,布休心下一沉,因為太不友善了,有種不共戴天的感覺。

布休剛準備開口,琉璃卻不給他開口的機會,這時猛地煞出一把傘來,看著很普通,像是江南煙雨中的一把油紙傘,上面繪著一副水墨山水畫,大概就是哮天犬口中的千疊傘了。

這把傘連哮天犬都怕,差點被打死,更別談他們了,幾人臉色一變。

風言準備偷襲的,但考慮到花紫紫和柳嬌陌現在在她的手上,沒敢動手,況且就算他動手,也是來不及了。

琉璃手里的千疊傘忽然之間就變得模糊,傘面上仿佛揭下一層油紙,呈半透明狀,剎那間變得巨大,高幾百丈,寬幾百丈,紙面的水墨青山仿佛就變成了一座真的山,朦朦朧朧,巍峨磅礴,更像是一面巨大的盾牌,迅速朝著布休幾人沖了過來。

姜小白幾人想爬高躲避,但那傘面高達幾百丈,根本來不及,布休手里剛好握著三尖兩刃槍,急忙就送了過去,結果如同插進水面,手上并無半天感覺,還沒反應過來,傘面已經撞在了他的身上。

就聽“轟”地一聲,不但是他,姜小白幾人全部被撞飛了,但那千疊傘依舊沒完沒了,如同千疊浪,一浪跟著一浪,幾人身在空中,又被傘面撞擊無數次,雖然他們有罡氣護體,卻依然承受不住,幾人在空中同時吐血,查理就發出一聲慘叫。

本來以這么大的沖擊力,肯定可以把他們撞擊得飛到幾百里外,但那傘面仿佛還帶著一股強大的吸力,他們就像是粘在蜘蛛網的的蒼蠅,幾乎被粘在原地不停地拍打,像是被人家揪住了衣領不停地扇耳光,那感覺別提有多憋屈了。

朱雀仙雀看得心花怒放,本想拍手稱好,無奈他的左臂已經廢了,與他失去了聯系,想拍拍不了,只能大叫一聲:“好!看你們還囂張不?”

姜小白幾人就感覺五臟六腑都被拍碎了,但他們卻是掙不脫,逃不掉,感覺今天肯定是必死無疑了,特別是布休,面對死亡,心里并沒有感到害怕,而是充滿了愧疚,如果不是他上輩子欠下的風流債,兄弟們也不會死,是他害了他們。

雖然說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但布休卻是上輩子風流,這輩子還債,怎么想都感覺不甘心,沒有人會對自己的上輩子有代入感,對他來說,二郎真君就是另外一個人,相當于是別人玩了女人,卻讓他來償命,可想心里有多憋屈了。

沒想到就在他們準備踏入鬼門關之時,琉璃卻忽然收起了千疊傘,幾人就從空中落了下去,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像是一堆爛泥,不停地嘔血。

朱雀仙尊頓時來了精神,喜道:“琉璃,我就知道你肯定會關照我,好了,現在下面交給我了,我要慢慢虐死他們,看我不剝了他們的皮,抽了他們的筋!”

琉璃轉頭看著他,冷冷道:“你給我退到一邊,與你無關!”

朱雀仙尊急道:“他們是我的手下,怎么會與我無關呢?現在應該是跟你沒關系了。”

琉璃冷冷道:“被手下打成這副德性,還有臉說?”

朱雀仙尊抿了抿嘴,確實挺丟臉的,就不說話了。

琉璃這時轉頭對幻依道:“給我去殺了他們!”

幻依微微一怔,臉上明顯有些猶豫,道:“師父,這個——”

琉璃臉色一冷,道:“怎么,你想違抗師命嗎?”

幻依心道,你既然想殺他們,剛剛為何不將他們一舉擊殺?為何還要多此一舉?

朱雀仙尊不知道她的想法,要不然肯定要附上一句,就是,讓我殺不也一樣嗎?何必多此一舉?沒有被男人滋潤過的女人,就是怪癖,做事總是莫名其妙。

幻依雖然心里不情愿,但是師命難違,這時就從私空間里煞出一把劍來,緩緩向姜小白幾人走去。

查理這時吐出一口鮮血,雙手撐在地上,轉頭看著布休,喘著粗氣道:“這琉璃不是你的女人嗎?怎么說也是我的弟媳婦,怎么這么不客氣?你跟她說,這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啊!”

布休艱難地搖了搖頭,道:“兄弟,對不起,琉璃不是我的女人,她只是我夢中經常出現的一個人,我從沒有見過她,雖然我經常跟你提起,但那真的只是一場夢,夢里的她溫柔賢惠,時常跟我坐在藍花楹的花海之中,默默地數著藍色的花瓣,但我現在才知道,那真的只是一場夢!”

查理聽得一頭霧水,這琉璃怎么變成你夢里的女人了?不是哮天犬告訴你的嗎?剛準備反駁,姜小白因為挨著他,這時就在他身上輕輕掐了一下,查理就知道,姜小白是不讓他說話了,便夾緊了嘴巴。

姜小白和布休之間就夾著一個查理,他已經看著布休背對著琉璃,拼命向他遞眼色,姜小白畢竟跟他朝夕相處幾十年,有的時候一個眼神勝過千言萬語,他知道,他要演戲了,現在只是需要一個搭檔,也就是相聲界的捧哏,要不然他一個人演不起這一場戲,但查理絕不是適合捧哏的人選,他是砸場的,所以姜小白才不敢讓他說話。

由于沒有劇本,只能臨時編詞,幸好姜小白腦袋活泛,這時吐掉口中的血沫,急道:“本來我們在凡界稱王稱霸,逍遙快活,你卻為了一個夢中的女人,執意要帶我們來仙界,害得我們歷經九死一生,萬千磨難,現在好了,見到你夢中的女人,卻落得這般下場,你轉頭看看,那是不是你要找的女人,如果是,我們死也沒有話說了,咱兄弟一場,只要你死得開心就好。”

布休沒有回頭,搖了搖頭,道:“不用看了,我已經看過了,她確實就是我夢里的琉璃,只是人是那個人,心卻不是那顆心,在夢里,她坐在藍花楹的樹下,手里數著花瓣,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問我,二郎真君,你什么時候回來娶我啊?夢里的她,笑容像藍花楹一樣美麗,純真無邪,哪里想到……”又苦笑一聲,道:“我以為這一切都是真的,所以我命也不要,才來到這里,沒想到她竟是一個騙子,連夢里的我都騙,我現在已經生無可戀,我不想看她,她對不起我!只是對不起兄弟們了,讓你們陪我白跑一趟,還丟了性命。”

姜小白嘆道:“你也別難過了,遇到這樣的女人,我們認了,下輩子但愿你能找一個愛你的女人!”

布休苦笑一聲,道:“這輩子白活了,一輩子竟輸給了一場夢,只是夢里的藍花楹真的好美,可惜——”

藍花楹——

這是布休從哮天犬口中聽到的關鍵詞,知道琉璃獨愛藍花楹,琉璃仙宮里種滿了藍花楹,樹花成海,真如藍色的海洋。

布休知道,在他上輩子的眾多女人中,這個琉璃是最恨她的,想要從她的手里死里逃生,就只能打感情牌,但正因為她恨他,而且恨之入骨,所以絕不能直接拉關系,說些纏綿悱惻的話,那樣只會適得其反,因為自己在她的心中,已經是一個油嘴滑舌,只會說甜言蜜語的人,她的心里已經有了防備,如果自己再說些甜言蜜語的話,只會加深她對自己的反感,所以只有迂回側擊,扣住藍花楹這個關鍵詞,再用一場夢做渲染,肯定能在她的腦海里勾勒出當年的美好,觸動她內心最柔軟的地方,畢竟聽哮天犬說,當年他們在藍花楹的花海里,做過許多見不得人的事,人看不到,狗都看到了。

再加上姜小白這樣的黃金搭檔輔攻,如果這樣都不行的話,那他們今天真的死定了。

琉璃仙尊就知道,她就不能給二郎真君開口的機會,所以她才會讓她的弟子去仙冢截殺他,而剛剛,也怕二郎真君說話,所以直接出手,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但看到他痛苦的表情,不知為何,心里一軟,就放棄了直接殺他的打算,不過等他落地,她又后悔了,絕不能給他機會,所以又讓幻依出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7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