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九百七十三章 撕票

第九百七十三章 撕票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九百七十三章 撕票

雖然他也知道,這幾人的修為要比他們想象的要高,但他們現在畢竟也是高手如云,二十九閣的長老都在這里,還有井宿星宮的骨干成員,這要是一哄而上,不信滅不了這幾個人。

姜小白冷冷道:“規矩?現在的規矩是我定!”轉頭道:“靜儒,先卸一條胳膊下來!”

祝長老臉色一變,還沒來得及出言阻止,陳靜儒刀鋒一轉,陽光就在刀面上折射出一道寒光,就聽祝英再發出一聲慘叫,右胳膊就跟他的身體斷了聯系,向地上墜落,肩膀處血噴如注。

雖然胳膊已經掉了地上,祝英再依舊哀嚎不止,痛不欲生,不但肉痛,心也痛,好好的一條胳膊,說沒就沒了,不管換作誰,都是沉重的打擊。

聽著兒子的慘叫聲,祝長老也是心如刀絞,眼睛睜得滾圓,都能噴出火來,但他還是沒敢輕舉妄動,他也看出來了,這幾個家伙不是在嚇唬他。

姜小白這時又看著祝長老,道:“再問你一句,我師兄放不放?”

祝長老本來還打算,把他的師兄煞出來,先斬了一個再說,這樣姜小白也絕對不敢輕舉妄動,不過現在看著姜小白冰冷的眼睛,他心里也不確定了,畢竟這家伙跟他的師兄才認識一個月都沒有,未必有感情,如果再惹惱了他,這家伙可能真要把他兒子的五條腿都卸下來,而且這幾個家伙行事果斷,完全不給他討價還價的機會。

看著兒子痛苦的表情,祝長老也不敢再逞強,剛剛就是因為逞強了一下,兒子就少了一條胳膊,如果再逞強一下,后果他不敢想象。

雖然他的心里充滿了怒火,但也不敢發作,臉上抽搐一下,就轉頭看著老秦,道:“把人給他們!”

祝英在畢竟不是老秦的兒子,所以老秦一點都不心疼,這時猶豫了一下,道:“長老,把人給他們,他們就有恃無恐了。”

祝長老心里罵道,你沒看到他們現在已經有恃無恐了嗎?完全是天不怕地不怕啊!嘴上道:“如果把人給他們,他們還不放人的話,大家都別想好過。”

老秦只是建議一下,也不敢堅持,這時意念一動,就把姜小白那幾個師兄煞了出來,由于他們被封住了修為,四人都坐在了地上,面朝姜小白幾人,看到姜小白幾人都活著,幾人臉上明顯有喜色,但當看到奚堯頭戴鳳冠,身穿霞帔,臉色又黯淡下來,心里一片迷茫,完全搞不懂眼前是怎么回事?

姜小白這時伸手一抓,就產生一股強大的吸力,把四個師兄都吸了過來,祝長老等人沒人敢阻止,在此過程中,姜小白又幫他們解開了修為。

四位師兄的身體就恢復了自由,看了看奚堯,又看了看姜小白,再看看凄慘無比的祝英再,華立便道:“小師弟,這怎么回事?”

姜小白這時道:“四位師兄受委屈了?”

華立苦笑道:“我們不委屈,只是師妹受委屈了,還有你們,沒必要趟這渾水啊,說實話,師父死了,我們活在這世上,也沒有趣味!”

姜小白道:“總要給師父報仇!”

華立心道,這談何容易?苦笑一聲,又看著奚堯道:“小師妹,你沒事吧?師兄無能,沒能護你周全!”

奚堯搖了搖頭,道:“只要師兄沒事就好!”

祝長老這時道:“小兄弟,人我已經放了,希望你們也能兌現諾言,把我兒子放了!”

姜小白冷笑一聲,道:“兌現諾言?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沒有答應放你兒子吧?”

祝長老咬了咬牙,還是沒有辦法,強壓住怒火,道:“那你想怎樣?”

姜小白的幾個師兄雖然不知道這件事的前因后果,但他們心里都明白,今天他們想要活著離開,只有拿祝英再作人質了,不要說姜小白,就算是他們,也不可能傻傻地把人交出來。

現場的其他人心里也均是這樣想,很多人已經開始交頭接耳,如果姜小白帶著人質逃跑,他們要不要阻截?如果不阻截,讓他們從他們的眼皮子底下溜走,等井宿星君回來,他們的日子估計也不好過。但這還是次要的,因為他們知道,朱雀仙尊也要得到姜小白幾人,如果放了他們,井宿星君雖然生氣,但法不責眾,可能也不會太過難為他們,但朱雀仙尊就不一樣了,他們在朱雀仙尊的眼里,賤如螻蟻,可能會把他們全部處死,奚長老就是前車之鑒。

眾人私下一商量,覺得還是不能放姜小白走,如果他帶著人質逃跑,他們就一哄而上,只能讓祝英再白白陪葬了,反正也不是自己的兒子,陪葬也不心疼。

祝英再雖然痛得死去活上,臉上已經沒有一絲血色,感覺自己跟死人相比,也就是多了一口氣,還有強烈的求生欲,這時見姜小白還不放他,心里就急了,如果把他當作人質帶走,估計下場一定會很凄涼,雖然他現在已經夠凄涼的了。

這時哭喪著臉,用近乎哀求的口吻說道:“姜小白,只要你放了我,我保證我們都不會為難你,我可以發誓,沒人可以為難你們!”

姜小白道:“你方向考慮錯了,現在不是你們會不會為難我們,而是應該問問我們會不會為難你們?這件事還沒結束,我師父的死,你是罪魁禍首!”

祝英再急道:“冤有頭,債有主,奚長老不是我殺的啊,他是朱雀仙尊殺的,跟我沒有一點關系啊!”

姜小白道:“你下去以后,跟我師父解釋吧!”

祝英再臉色一變,聽這口氣,好像要殺了他啊?難道不用他做人質了嗎?他這么有價值,他們也可以視而不見嗎?如果殺了他,他們還想活著離開嗎?

此時的他,真的好想給他們分析一下利害關系,免得他們一失足成千恨,但是,陳靜儒已經不給他分析的機會了,姜小白話音剛落,刀光一閃,祝英再的頭就被砍了下來。

現場鴉雀無聲,只聽到頭顱落地的聲音,像是皮球一樣,“砰”地一聲。

這個舉動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他們都已經打算好姜小白幾人會帶著人質逃跑,沒想到他們手握這么好的籌碼卻棄之不用,這是什么意思呢?本來他們心里還在想,只要姜小白帶著人質逃跑,他們就一哄而上,奪了他們的兵器,然后去朱雀仙宮邀功,但現在姜小白他們把人質殺了,更方便他們動手了,而且理由都給他們找好了,給英再大賢侄報仇,合情合理,但他們卻茫然了,難道他們還是低估了他們的實力?

姜小白的幾個師兄也是一臉懵逼,他們也看不懂,本來四人心里已經打算好了,雖然敵強己弱,但有人質在手,對方肯定有所忌憚,這樣他們就可以先逃離此處,再從長計議,現在倒好,竟然把人質給殺了,河還沒過,就自己把橋給拆了,真想問上一句,這橋是不是拆得有點早了一些?但看著姜小白幾人依舊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也不知道是不是裝的?所以四人雖然有一肚子的疑惑,但都沒有問,個個都煞出兵器,看來今天只有拼死一戰了,雖然勝的機會幾乎沒有,但他們也沒有打算跪地求饒,現在人家的兒子都被殺了,求饒估計只會死得更慘。

祝長老看著兒子的人頭轟然落地,腦袋“嗡”地炸了一下,一片空白,雖然他也想過姜小白會殺了他的兒子,但沒想到,會來的這么快,快到他完全反應不過來。

等他反應過來,心都痛裂了,睜大了眼睛,因為痛苦,臉都變了形狀,這時再也控制不住,怒吼一聲:“我要你們死——”

雖然痛苦難耐,但他還是尚存一絲理智,對這幾個家伙的實力還是有些忌諱的,不過好在剛剛那些長老的議論他也聽到不少,知道這些高手正蠢蠢欲動,就等他振臂一呼,然后一擁而上,轉眼間就可以給他兒子報仇。這時便大吼一聲:“都給我上——”

結果想象是美好的,現實卻是殘酷的,除了他和老秦,還有督山閣的上百名弟子,這時沖了過來,而其他長老和井宿星宮的高手,卻是動也沒動,因為他們心里沒底,總要讓祝長老先去探探路,他們再作打算。

祝長老在心里大罵一句,這些畜生真不仗義!

督山閣的人知道姜小白幾人手里有神器,也不敢沖得太近,腳步一動,體內的劍氣就煞了出來,畢竟督山閣出手的弟子也有上百人,劍氣就從四面八方襲了過來,劍勢滔天,就算中間飛著一只蒼蠅,在這密集的劍氣中,也要被大卸八塊。

不過令眾人意外的是,姜小白幾人卻是動也沒動,連他們的神器都沒有拿出來,看得他們一頭霧水,難不成他們有把握用肉身硬扛嗎?怎么說祝長老也是飛仙五品的修為,想要用罡氣硬扛他的劍氣,怎么也得上仙境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194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