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九百七十章 琉璃仙尊

第九百七十章 琉璃仙尊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九百七十章 琉璃仙尊

剛剛就是因為突破了上仙境,幾人如釋重負,歇息了一陣,結果卻在這時,就聽到外面有動靜,便走了出來,沒想到卻看到了陶章煜,那個平時沉默寡言的便宜師姐。

陶章煜也看到了他們,一陣意外,看他們的模樣,在這里好像混得還不錯,驚道:“你們還沒死?”

這段時間,她和奚堯在私下里也會經常聊到這幾人,倆人都認為,他們八成是死在這里了,畢竟這里是絕望星域,來到這里的人,極少有人生還,何況后來她們又聽說,井宿星君帶了七十萬人馬過來剿殺他們,那可是七十萬,剿殺六個人,還不跟碾死一只螞蟻那么容易?

姜小白就走了過來,笑道:“師姐這么希望我們死啊?”

陶章煜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以為你們……”

姜小白走到陶章煜的面前,就停了下來,道:“你怎么會來這里?是師父讓你來看望我們的嗎?”

陶章煜鼻子一酸,眼淚就落了下來,哽咽道:“師父……師父他已經死了……”

布休等人這時也走了過來,聽到這么,所有人均是臉色一變。

姜小白腳底踉蹌一下,喃喃道:“師父死了?”

陶章煜含淚點了點頭。

姜小白急道:“師父怎么死的?是誰殺了他?是井宿星君嗎?”

陶章煜搖了搖頭,道:“不是井宿星君,是朱雀仙尊殺了師父!”

姜小白道:“朱雀仙尊為什么要殺師父?”

陶章煜抽泣道:“因為朱雀仙尊也聽說了符兵大戰的事,他也覬覦你們手里的兵器,沒想到師父卻把你們放走了,朱雀仙尊一怒之下,就殺了師父!”

這句話如同驚雷一般,姜小白幾人只覺腦子“嗡”地一聲,被炸得一片空白,好半天才緩過來神來。他們雖然跟奚長老相處時間不長,也就是名義上的師徒關系,但憑良心講,奚長老對他們真心不錯,最后還頂著壓力讓他們逃走,還送他們一大批藥材,他們原以為,以奚長老的資歷,肯定能頂住這股壓力,沒想到他還是沒頂住,竟然被朱雀仙尊殺了。

如果沒有他們,奚長老肯定不會死,用他自己的話說,藥閣就是養老天堂,肯定可以安享晚年,但卻為了他們,才落得身死道殞的下場,間接來說,是他們殺了奚長老。

幾人只覺心如刀絞,把拳頭捏得格格作響,布休這時怒道:“狗日的朱雀仙尊,竟敢殺我們的師父,我們現在就去殺了他,為師父報仇!”

陶章煜急道:“你們不是朱雀仙尊的對手,去了也是死路一條!”

布休咬牙道:“俗話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此仇不共戴天,不摘了朱雀仙尊的腦袋到師父墳前祭奠,我誓不為人!”

風言也道:“沒錯,我們對不住他老人家!”

他和陳靜儒不敢稱呼奚長老為師父,當時只是權宜之計,要不然就亂了身份。

姜小白就看著陶章煜道:“朱雀仙尊是什么修為

陶章煜道:“那我就不知道了,聽師父說過,好像是上仙六品吧,現在也有可能是上仙七品!”

姜小白點了點頭,道:“師姐,給我們兩個月時間,到時我們一定會踏平朱雀仙宮,給師父報仇!”

陶章煜心道,不要說兩個月,就是給你們兩萬年,你們也沒有機會踏平朱雀仙宮啊!但她嘴上沒說,緊咬嘴唇沒有說話。

姜小白又道:“那其他師兄還好嗎?奚堯還好嗎?如果過得不好,只能把他們先接過來,忍一段時間再說。”

陶章煜搖頭道:“不好,奚堯要結婚了。”

幾人均是一怔。

查理叫道:“師父尸骨未寒,奚堯還有心思結婚,她是怎么想的?”

姜小白卻覺得不對勁,道:“怎么回事?”

陶章煜咽了口口水,便把督山閣栽贓他們,又逼迫奚堯結婚的事,詳細地說了一遍。

姜小白幾人本來就已經心如刀絞,憋了一肚子的怒火,聽了這話,更是火上澆油,氣得胸腔都快要炸開,恨得咬牙切齒。

布休怒道:“祝英再這個混蛋,上次的賬還沒跟他算,現在竟還敢落井下石,這次剛好新賬舊賬一起算,我要將他千刀萬剮!”

姜小白緩緩閉上眼睛,努力使自己的心情平復,手指卻捏得格格作響。

風言道:“少爺,我們還要等兩個月嗎?”

姜小白猛地睜開眼睛,目露寒光,冷冷道:“當然不能等,師父因為我們而已,尸骨未寒,如果我們還不能保護好他唯一的女兒,任人凌辱,我們還有何顏面活在這個世上,縱然粉身碎骨,我也絕不會讓奚堯嫁給那個混蛋!”

風言道:“沒錯,這口氣我也咽不下,欺人太甚!”

布休道:“那還說什么?趕快走吧,萬一遲了一步,讓奚堯被那個畜生糟蹋了,那后悔都來不及了。”

姜小白點了點頭,轉頭看著王青虎,道:“老王,你跟三胖還有思離留下,專心煉丹,我們去去就回!”

王青虎卻不答應,道:“我要跟你們一起去,雖然幫不上忙,但我也可以煉丹,萬一你們死了,把我一個人留在這里,一輩子陪著一條狗,我也是生不如死!”

查理這時道:“你不是還有老婆嗎?可以沒事生小孩玩嘛!”

范思離臉上一紅,啐道:“你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姜小白嘆道:“那好吧,那就一起去吧!”

沒想到陶章煜這時卻道:“你們有這份心,說明師父沒有看錯你們,可是,恕師姐直言,你們去了也是死路一條,不如不要去了,讓我一個人回去吧!”

姜小白道:“師姐多慮了,我們現在雖然不能踏平朱雀仙宮,但踏平督山閣還是綽綽有余的。”

陶章煜遲疑道:“你們現在什么修為?”

姜小白二話沒說,就把修為在眉間顯現了出來,一顆紅色的太陽,邊上有一顆孤零零的小星。下仙境

是白色的太陽,飛仙境是橙色太陽,而紅色的太陽已經是上仙境了。

陶章煜驚得眼珠差點掉下來,說話都有些顫抖,道:“你們已經是上仙境了?怎么做到的?”

姜小白道:“這個不重要!”

陶章煜的臉色就舒緩開來,她看到了希望,點了點頭,道:“看來師妹有救了!”

琉璃仙宮。

當日,幻依和幻靜回到琉璃仙宮,把她們遇見二郎真君的事稟報了琉璃仙尊。不料琉璃聽說有個女人當真為了二郎真君服下化石圣露,也是頗感震驚,甚至有些不相信,連續問了幾遍幻依,有沒有把化石圣露的可怕之處告訴那個女人,幻依每次都堅定地告訴她,她說了。

從那以后,琉璃明顯就變得恍惚,時常一個人站在宮殿的平臺之上,憑欄遠眺,望著井宿星的方向,有時一站就是一天,一句話也沒有,至于心里在想什么,沒有人知道。

這一天,琉璃忽然心血來潮,就把幻依叫了過來,說了一句:“跟我去趟井宿星!”

紀依應了一聲,沒有帶其他人,就兩人去了井宿星,直奔仙冢。

倆人也沒有通知老李頭,直奔黑頂山。

花紫紫依舊孤獨地站在那里,眺望遠方,臉上還掛著那已經化成石珠的淚水。

幻依這時就指著花紫紫的石像,道:“師父,就是這個女人!”

琉璃就走了過去,來回打量一遍花紫紫,原以為她這么癡情,肯定是一個丑到嫁不掉的女人,結果令她驚訝的是,這個女人竟然長得這么美,超凡脫俗,甚至讓她有些嫉妒,雖然她自己也很美。

琉璃這時喃喃道:“她為什么要這么做?”

幻依這時道:“不知道,可能她是真的愛那個二郎真君吧?”

琉璃心里想著,難道我以前的付出,不算愛嗎?不過相比之下,她的愛確實太卑微了,哪怕跟二郎真君感情最熾熱的時候,若是讓她服下化石圣露,她也是不可能答應的,這事她想都不會想,想一下都覺頭皮發麻。

其實在遇見二郎真君之前,她對二郎真君的事跡也有耳聞,豆寇不放過,花甲也敢嘗,本來她對二郎真君也是充滿鄙視的,但不知為何,在她遇見二郎真君以后,她就莫名其妙地陷了進去,只怪他那張嘴實在太厲害了,雖然油嘴滑舌,卻是油而不膩,憑借三寸不爛之舌,正的能說成反的,死的能說成活的,本來齷齪不堪的形象,從他自己的嘴里洗了一遍,頓時高大威猛,無可挑剔,所以她淪陷了。

不過淪陷的那段光陰,對她來說,卻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雖然外面有流言蜚語,但她也毫不介意,她覺得,以她的魅力,肯定可以把他牢牢地鎖在身旁。

直到后來聽說,二郎真君跟她的母親也有一腿,這個消息像是一記重拳,完全擊碎了她所有美好的幻想,為此,她還特地去問她母親,但她母親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含糊不清,她就知道,這事是真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8100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