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九百六十二章 誠實的狗

第九百六十二章 誠實的狗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九百六十二章 誠實的狗

布休也沒想到他的狗竟如此生猛,看得瞠目結舌,不過心里大呼過癮,這種咬死比殺死要過癮多了,心里甚至在想,如果自己也變成一條狗,上去咬上一陣,那該有多好啊!

幾乎就在轉眼功夫,那十幾個高手就全部被咬死了,他們這輩子都不曾想過,他們最后竟會被一條狗咬死。

不過井宿星君斷了一條胳膊,還沒有死,但他也見到十幾名同伴的慘狀,斗志全無,他瑪的太兇殘了,此地不宜久留,連地上的劍都來不及撿,忍住手上的疼痛,就準備向天上沖去,心里還在想,這次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本來是來搶兵器的,結果兵器沒搶到,還把自己的神兵給搭上了,還生怕人家不會用,連胳膊都留給人家了。

但此情此景,就算他心里再不甘心,也必須拿出壯士斷腕的氣概,先把小命保下來再說,再回到仙界搬人,還不信干不過一條狗?

他的想象雖然非常美好,都已經想到了逃生以后要干的事情了,就像是大街上見到漂亮女孩,剛看了一眼,就把以后小孩的名字都取好了,有這種想法,結局往往很悲催,井宿星君也不例外,感覺剛剛起飛,還沒達到人生的巔峰,忽然腳下一疼,低頭一看,那條死狗竟把他的腳給咬住了,不是咬住他的鞋,而是咬住他的腳腕,而且不重不輕,犬牙剛好刺進他的肉里,任他使勁全力,也無法掙脫。

他像是一只風箏,孤獨地飛在空中,而狗脖子就是風箏線。

都說寒風刺骨,但井宿星群現在卻覺得是狗牙刺骨,而且這不是形容詞,是真正的刺骨,不過他現在已經無心顧及腳上的疼痛,也沒有心思考慮這條狗有沒有狂犬病,他只有害怕,看來今天要喪生狗嘴了,嚇得魂飛魄散,一臉驚駭。

布休卻來了精神,大叫一聲:“阿哮,干得好,干得好!”這時縱身一躍,就騎在了哮天犬的后背之上,抬頭看著井宿星君,笑道:“井宿風箏,你不是很有能耐嗎?怎么不飛了?你布大爺就在這里,下來殺我呀!剛才讓你磕頭你不磕,現在是不是很后悔啊?”

井宿星君又急又怒又怕,更多的是不甘,死在這幾個雜碎和一條狗的手里,真的太不甘心了。雖然他有壯士斷手腕的氣概,但那是因為當時手腕已經斷了,才假裝自己有這樣的氣概,現在腳腕又被咬住了,卻再也沒有壯士斷腕的氣概,而且這條狗咬人的速度實在太快了,估計他就算主動斷掉腳腕,這條狗肯定又會咬住他的膝蓋,斷掉膝蓋,再咬住他的腰,如此斷下去,估計最后也就只剩下一個頭了。

一個頭想飛回井宿星宮,估計有難度。

他想求饒,但又放不下身段,畢竟這是間接跟狗求饒,堂堂一宮之主,竟然跟一條狗求饒,這要是傳出去,自己也不要做人了,但現在不求饒,好像只有死路一條,留得青山在,才能有柴燒,何況這條狗沒有急著殺他,好像就是給他留了求饒的時間,便低頭看著布休道:“小兄弟,我來追殺你們,其實根本

不是我的意思,是朱雀仙尊的意思,我只是一個跑腿的,我也不可能短時間召集幾十萬人,所以你們也不必為難我,如果放我回去,我就說你們死了,從此以后也沒人為難你們,但如果我死在這里,朱雀仙尊肯定還要派人過來,甚至會調動凌霄寶殿的高手,到時你們也有麻煩不是?”

布休道:“狗日的,求饒都沒一點誠意,還帶著威脅,你覺得你布大爺是被嚇大的嗎?”

井宿星君嚇了一跳,急道:“我沒有恐嚇你啊,我說的是實話!”

布休道:“你這個奸詐小人,以為你布大爺會相信你的話嗎?在符兵大會上,老子就想殺了你,只是那時我沒有狗,咬不死你,其實你應該死得有骨氣一點,我根本就沒打算放過你,準備上路吧,伙計!”

井宿星君氣得忍不住罵人:“尼麻痹……”

布休就從狗背上跳了下來,同時道:“阿哮,咬死他。”

哮天犬應了一下,一下把井宿星君扯了下來,攔腰咬成兩截,就聽井宿星君發出一聲慘叫。

慘不忍睹!

幾人都不忍細看!

姜小白幾人就走了過來,布休就拍了拍查理的肩膀,道:“查理,你看看你這麒麟做的,還不如一條狗,憋不憋屈?”

查理嚇了一跳,扯了下他的衣袖,附耳小聲道:“以后不要提這件事,動物之間都有領地意識的,一山難容二虎,讓你的狗知道了不好!”

布休道:“你害怕了?”

查理小聲道:“不是害怕,就是有一點點害怕,你的狗太殘暴了,我有點小驚慌!”

布休道:“以后還得瑟不?”

查理苦著臉道:“我什么時候得瑟過啊?都是你一直在欺負我!”

哮天犬這時走了過來,道:“主人,現在你作何打算?”

布休道:“還能作何打算?只能留在這里安心修煉,等我們的修為提上來以后,然后殺回仙界,不過,我們的仇好像已經報了,殺回仙界干嘛?”

姜小白接了一句:“到時去琉璃仙宮!”

布休忙點頭道:“對對對,到時要去找琉璃仙子要人,阿哮啊,這個琉璃仙子是不是我的女人?”

本來他就帶著調侃的意思隨口一問,沒想到哮天犬卻點頭道:“沒錯,是你的女人!”

布休驚道:“真的?那太好了,那我現在就可以去找她溝通溝通,既可以重溫舊情,也可以讓她放人,一舉兩得啊!”

哮天犬道:“她會殺了你!”

布休又是一驚,道:“有那么夸張嗎?我做人有那么失敗嗎?怎么我的女人都恨我?”

哮天犬道:“別的女人的恨中還能帶點愛,這個女人是真的恨你,恨不得把我們碎尸萬段,也就是她把我打得吐血,幸虧我跑得快,要不然都死在她的手里了,這里離琉璃仙宮又近,她經常來,所以我才不敢待在這里的。”

布休道:“你

不是說你可以縱橫仙界的嗎?怎么連她都打不過?”

哮天犬道:“她手上有個法定千疊傘,我扛不住,幸虧她只是仙尊,要不然我都沒有機會逃跑,她是真的想殺了我,如果讓她知道你回來了,估計明天就來了。”

布休頭皮一麻,道:“那可不能讓她知道,我們低調一點,等我修為上來以后,我再去滅了她!”

哮天犬道:“你還不能滅她,她媽是神,你滅了她,她媽不會放過你的。”

布休驚道:“臥槽,仙人還有后臺啊!”

哮天犬道:“不過她媽也是你的女人!也正因為如此,琉璃仙子知道這個消息后,才會對你恨之入骨!”

布休張口結舌:“……”

姜小白幾人也覺得不可思議,都把目光射在了他的身上。

風言道:“好亂!”

布休雖然臉皮厚,也覺得老臉一熱,看著哮天犬急道:“你別瞎說,別以為我記不得,就往我身上潑臟水!”

哮天犬道:“我是實話實說,免得主人以后遇見她們心里沒數!”

布休道:“阿哮啊,你跟我說實話,我以前的口味有那么重嗎?”

哮天犬道:“不是重,是主人喜歡嘗試不同階段的女人,什么少女,少婦,中老年婦女,白發老嫗啊,都嘗試過,主人以前常說,不同階段的女人有不同的味道,有的女人像黃瓜,越嫩越好,而有的女人卻像地瓜,越老越有味道,主人常說,總是玩年輕漂亮的女人,也沒有意義,因為漂亮的女人都一樣。”

布休老臉更掛不住了,沒想到自己上輩子連白發老嫗都不放過,簡直是禽獸啊,恨不得扒條地縫鉆進去。要不是打不過這條狗,現在就把它宰了,什么話都往外抖,這時捂臉道:“這些話你就不能背地里跟我說嗎?”

哮天犬道:“主人,這瞞不住的,您的光輝事跡已經傳遍整個神界,天下誰人不識君?以后都會知道的。”

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沒想到這種事也能傳遍整個神界,那自己以后還有臉過去嗎?布休雖然臉皮厚,但也不是不要臉,這以后去了神界,還有臉見人嗎?

哮天犬又道:“主人,神界還有一個順口溜,主人要不要聽?”

布休怔道:“什么順口溜?”

哮天犬道:“二郎,二郎,夜夜做新郎,豆蔻不放過,花甲也敢嘗,不挑地,不挑床,還騙老人吃香腸……”

還沒說完,姜小白幾人已經忍俊不禁,特別是查理,哈哈大笑。

布休的臉就綠成一片,咬牙道:“這是哪個狗日的編的順口溜?我要宰了他!”

哮天犬道:“不知道誰編的,反正人人都會說!”

布休一想到人人都會說,只覺毛骨悚然,但也沒有脾氣,轉頭看著姜小白,道:“盟主,我不想去神界了,我想回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