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九百二十七章 死不瞑目

第九百二十七章 死不瞑目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九百二十七章 死不瞑目

乙監點了點頭,道:“難怪,你們這種情況,這里多了去了,只是運氣好,竟然把這么寶貴的東西帶進來了!”

姜小白諂笑道:“是監工大人運氣好!”

乙監哈哈一笑,道:“對對對,是我運氣好!”

由于好久沒有嘗到小羅仙丹的滋味了,心癢難耐,說時,便把小羅仙丹握在手心,深深地吸一下,平時,這小羅仙丹雖然堅硬,里面卻包含仙草的仙靈之氣,只要稍微用點心,丹藥之中的仙靈之氣便會被吸出來,從手心進入體內,但現在,他卻感覺,吸的是一塊石頭。

乙監臉色一變,便把小羅仙丹放在眼前看了看,喃喃道:“假的?”

姜小白故作驚訝,道:“怎么可能?監工大人不會想耍賴吧?”

邊說邊把頭湊了過來,假裝看看真偽,由于乙監此時正把藥丸放在眼前,所以姜小白頭就湊到了他的面前。

乙監也覺得奇怪,這些人沒理由騙自己啊?騙自己那就是死一條,這些人不會不知輕重的。就準備放下手里的丹藥,再看看另一顆。

姜小白在頭湊過去的過程中,右手也跟了過去,借助頭的掩護,就把手放到了乙監的胸前,不過是懸在他的胸前,并沒有觸碰到他的隱,手握成空心狀,對準他的心臟,這時意念一動,制天神劍就煞出體外,無聲無息地刺進了乙監的胸膛。

乙監根本就沒想他竟然敢偷襲他,根本毫無防備,更沒有想到世間竟有如此詭異的劍,出體無聲無息,輕而易舉就刺破了他的仙體,就跟切豆腐一樣輕松。

乙監吃痛,喉嚨里咕噥一聲,眼睛睜得滾圓,直到此時,他才知道自己上了他們的當,原來這小羅仙丹只是個幌子,只是他想不明白的是,這些人為什么要殺他?畢竟自己是監工,雖然可以死得無聲無息,但絕不能憑空消失,少了一個監工,上面肯定要追查,那這些人肯定也是死一條啊!

但這些已經不是他考慮的事情了。

他想反抗,但體內的真元卻隨著血液一同就被制天神劍吸得干干凈凈,估計想捏死一只螞蟻都吃力。

轉眼功夫,乙監就變成一根木頭倒了下去,姜小白生怕砸出動靜,扶住他的尸體,把他緩緩放下。

幾人長吁一口氣,手心全是汗。

布休嘆道:“太好了,第一步終于成功了,現在要開始慢慢算賬了!”

姜小白道:“別廢話,讓胖三進來!”

布休也知時間緊急,連忙沖到門邊,打開了門,把胖三一把拉了進來,同時指著小鱉道:“你在外面看著!”

小鱉往里一看,里面倒著一根人形木雕,像極了乙監,嚇得魂飛魄散,但他現在已經上了他們的賊船,也不敢有異議,連忙點頭。

胖三走了進去,姜小白便道:“誰來做監工?”

布休摩拳擦掌道:“讓我來,狗日的,我要做監工!”

姜小白便對胖三道:“把布休變成這個監工,記得,聲音也要變過來!”

胖三點頭道:“這沒問題,這事關我自己的生死和前途,我肯定盡心盡力!”

姜小白點了點頭,道:“那就好!”說時就把乙監的隱扒了下來,由于手上腳上都有鐵鐐,不太好脫,研究半晌,才發現衣管褲管上都有鈕扣,專門為他們設計好的,便于穿脫。把隱扒下后,就把尸體收進了私空間。

布休便在桌子里拉了椅子過來,坐了進去,腰板挺直,胖三就蹲了下來,又把吃飯的家伙煞了出來,開始忙活。

姜小白便對陳靜儒道:“靜儒,你出去看著,任何人不得接近!”

陳靜儒點了下頭,就開了門走了出去,跟小鱉并肩站著。小鱉帶著緊張,小聲問道:“里面發生什么事了?”

陳靜儒淡淡地說了兩個字:“大事!”

小鱉就不敢多問了。

二東吃過晚飯,就悠哉悠哉地走了過來,剛剛他聞到了小羅仙丹的味道,令他怦然心動,看乙監和那伙小癟三神神秘秘的樣子,說不定是那伙小癟三準備用小羅仙丹行賄,要不然乙監不可能瞬間就改變態度,連糞都不讓他們挑了。如果真有小羅仙丹,以他跟乙監的關系,乙監啃骨頭,說不定他也能弄點湯喝喝。

二東這時順著巷道大搖大擺地走了過來,見到小鱉和陳靜儒站在門口,倒是意外,問小鱉道:“你們站在這里干嘛?”

小鱉看到二東走來,心里就已經慌得一塌糊涂,額頭手心全是汗,因為他估計,乙監已經死在了里面,如果被這個二東發現,他也算是同謀,肯定也是死一條。但他已經上了賊船,只能硬著頭皮道:“監工讓我們在門口看著,不讓任何人進去!”

二東道:“為什么?”

小鱉咽了口口水道:“那我也不知道。”

二東就叫了一聲:“老大——”

里面卻是無人應答。

二東又叫道:“老大,我進去了!”

里面依舊無人應答。

二東便道:“那我進去看看!”

小鱉嚇得半死,急忙道:“監工大人不讓進去!”

二東道:“他也沒有不讓我進去啊!你沒聽老大已經同意了嗎?”說完就推開小鱉,準備進屋。

陳靜儒身形一閃,卻攔在了他的面前,冷冷道:“麻煩你回去,監工不讓任何人進去!”

二東心里也不確定,又叫了一聲:“老大,我進去了!”

結果里面還是沒人回答。

二東心里就覺得可疑,指著陳靜儒道:“你給我滾開!”

陳靜儒冷冷道:“該滾的人應該是你,你給我自覺點,別讓我為難!”

小鱉嚇了一跳,想這家伙現在也太囂張了吧?竟然敢讓二東滾,以后不想混了?

由于這邊有動靜,很多吃完飯的奴隸已經開始回房了,這時都站在巷道里,拿目光往這邊瞟。

二東也覺臉上無光,就指著陳靜儒怒道:“混賬東西,別以為你們身上有幾顆小羅仙丹,尾巴就翹到天上去了,不給老子識相點,老子明天弄死你。”

陳靜儒道:“你先滾蛋,明天怎么說,老子奉陪!”

二東一把推開了他,怒道:“滾開!”

說時就向門口走去,準備推門。

陳靜儒情急之下,就準備煞出破罡刀,先劈了這家伙,雖然聽小鱉說,奴隸私藏兵器,在這里是死罪,如果被那些正規弟子看到了,可不好善后,但現在他也沒得選擇了,萬一讓他進門,見到里面的那一幕,他們同樣是死。

畢竟此事事關生死,所以陳靜儒猶豫了一下。

就在他猶豫的空隙,就聽“吱呀”一聲,門竟然自己打開了。

二東抬頭一看,就見乙監站在了門口,手里拿著鞭子,里面還站著姜小白幾人。

二東嘿嘿一笑,道:“老大,我就是過來問問你,飯吃了沒?”

乙監本想拿鞭子抽他,無奈站在門口,鞭子施展不開,只能伸出右手,用力地向他扇去,二東措手不及,就聽“啪”地一聲,重重地挨了一耳光。由于乙監用足了力道,二東的牙齒都被打落兩顆。

二東卻不敢反抗,捂著臉,一臉委屈,道:“老大,你打我干嘛啊?我是關心你啊!”

乙監卻不說話,往前走了兩步,逼得二東也只能跟著退了兩步。這時乙監出了大門,沒有了門框的限制,皮鞭終于有了用武之地,手腕一抖,就抽向了二東,二東不敢反抗,就聽“叭”地一聲,臉上就被抽了一鞭,皮開肉綻。

二東連忙護住了臉,急道:“老大你消消氣,我就是來看看,我什么都不知道,那我走還不行嗎?”

乙監依舊不說話,掄起皮鞭,劈頭蓋臉就抽了下來,抽得二東哇哇直叫,苦苦求饒,但乙監依舊不依不饒。

巷道里的奴隸都覺得奇怪,想這二東可是乙監的心腹啊,平時仗著有乙監撐腰,在奴隸當中橫行霸道,好像也沒見到他如何得罪乙監的,怎么會打成這個狗樣呢?

二東被打得皮開肉綻,鮮血淋漓,見求饒沒有用,估計不跑,真要被乙監這個王八蛋給打死了,心念至此,起身就跑,沖向巷道深處。

這乙監自然是布休假扮的,打得還沒過癮,就準備追上去抽,今天非要抽死這個狗日的。

姜小白卻一把拉住他的手腕,湊近他小聲道:“不要沖動,免得露出馬腳,報仇不急在一時。”

聽了這話,布休才冷靜下來,畢竟他的聲音還沒有變過來,所以才一直不敢說話,邊打邊罵那才是最痛快的。

布休便又回了屋,除了小鱉和陳靜儒,其他人又也跟了進去,關上了門。

小鱉真的快憋壞了,一肚子疑惑,抓耳撓心,不停在心里問自己,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明明見到乙監已經變成了木頭,怎么又活了呢?而且只是吃頓飯的功夫,乙監怎么跟這伙人處得跟朋友一樣?自己的兄弟反而不認了,還打得屁滾尿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