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九百零五章 陰通天

第九百零五章 陰通天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九百零五章 陰通天

姜小白哈哈一笑,道:“我道是誰,原來六大宮主啊!怎么落到今天這步田地了?堂堂的宮主之尊,竟然淪落成巡邏小卒,真是可憐可嘆!”

眾人經他提醒,終于也認出了六大宮主,布休叫道:“臥槽,冤家路窄啊!六大宮主,你們瘦啦,怎么回事啊?這里伙食不好嗎?看把你們瘦的,就剩皮包骨頭了,你們的媽媽若是看到,肯定心疼得不得了!”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火中栗這時冷笑一聲,道:“確實冤家路窄!姜小白,我們有今天,全是拜你所賜,今天,我要讓你們血債血償!”

由于姜小白幾人接近這里時,飛得很慢,六大宮主由此斷定,他們的修為并沒有多大長進,所以心中并不懼怕,但冉通見對方人數占先,生怕他們跑了,這時煞出一個黑色的鈴鐺,拼命搖動。

但姜小白幾人既然來了,也不怕他們叫人。

花紫紫這時走了出來,看著火中栗,冷冷道:“火中栗,該血債血償的人的是你,你們滅我冷顏宮,逼死我師父和我爹,今天這賬要好好算算了。”

火中栗道:“你跟你師父一個德性!”

布休就指著他,道:“火中栗,你說你們這是何苦呢?都已經成了這鬼樣子了,就不能收斂收斂,好好過完下半生,其實我們都已經忘了你們了,你們偏要像小丑一樣跳出來,看來是你們作孽太多,上天都容不下你們。”轉頭又看著花紫紫,道:“花仙子,既然是你的仇,你就一個人報吧,我們就不摻和了!”

花紫紫點了點頭,道:“就讓我親手報了此仇,要不然冷顏宮的姐妹死不瞑目。”

姜小白幾人倒是識趣,就往后退了幾丈,就讓花紫紫一個人站在前面。

火中栗見花紫紫胸有成竹的模樣,完全沒有把他們放在眼里,心里也有些沒底了,便道:“你什么修為?”

花紫紫就煞出一把劍來,緩緩抽劍出鞘,道:“你問我的劍吧!”

冉通就湊到火中栗的耳邊,小聲道:“火兄,我感覺有點不對勁,要不我們等援兵到了再說。”

火中栗也有此意,可惜援兵未到,他也不能讓人家等等再說,便想著拖延一陣,道:“花紫紫,我有話問你。”

花紫紫倒是一怔,道:“說!”

火中栗舔了下嘴唇,道:“你今年多大了?”

冉通氣得真想抽他,有這樣拖延時間的嗎?扯皮都不會扯,鬼都聽得出來。

果然,花紫紫冷哼一聲,理都沒有理他,挺劍就刺了過來。

這六人原以為,雖然這個花紫紫拜了那個什么虞美人為師,也不過才過去五六年的時間,縱然她天賦再高,也不可能突破問仙境,青斗五品不得了了,而他們畢竟有六個人,六個打一個,還是六個男人打一個女人,就算打不過她,拖個一時半刻總是可以的,到時援兵一到,這幾人一個也別想跑。

結果花紫紫劍鋒一動,他們就知道自己多慮了,這哪里是劍?分明就是一道光!不要說六個打一個,就是六百個打一個,結果也是一樣的,面對這么快的劍,他們就像是六根木樁,連拔劍的機會都沒有。他們唯一來得及做的,就是睜大了眼睛,眼睛里帶著無盡驚恐。

劍影閃過,六顆人頭就一起飛上了天,死得無聲無息。

花紫紫看著六具尸首從空中落了下去,心中并無報仇的快感,而是想起了冷顏宮死去的那些人,以及他的師父和他爹,淚水就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姜小白幾人便圍了過來,看她落淚,姜小白心里也不是滋味,便道:“紫紫,別難過了,現在你報了仇,應該開心才對!”

花紫紫擦了一把淚水,點了點頭。

“放肆——”

遠處就傳來一聲哄亮的怒吼。

幾人抬頭一看,就見陰陽宮方向飛來幾百個人,轉眼就到了眼前。

領頭那人他們見過,就是他們來的那天,把六大宮主煉尸的那個人,想必就是陰陽宮的宮主,這時怒道:“你們是什么人?”頓了下又道:“怎么這么眼熟?”

姜小白道:“你就是陰通天?”

此人正是陰陽宮的宮主陰通天,平生最忌諱別人對他直呼其名。本來這名字是他的父母起的,也沒什么問題,不料后來他卻聽說,長空大陸有個人跟他同名,那個人便是北野通天。由于兩人差不多大,幾乎同時崛起,聲名遠播,本來八竿子打不著的兩個人,就走進了一個很小的圈子,對他們這種有身份的人來說,同名就尷尬了,比撞衫還尷尬。

倆人也曾私下商量過,要求對方改名,且愿意給點改名補償費,但兩人都沒有同意改,因為他們實在想不出比這更霸氣的名字。

后來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不過他們發現,隨著他們的地位越來越高,名字的作用卻越來越小,最近兩千年來,甚至都沒有人叫過他們的名字,一次都沒有,很多時候,他們自己都會忘記自己叫什么名字,想半天才能想起來,同名的尷尬也就慢慢淡化了。

現在姜小白直呼其名,仿佛又揭開了他心里的疤痕,只感覺有根刺刺進了耳朵,本來心里就有火,這時怒道:“混蛋,看來你們是來找死的。”

姜小白記得他的修為,合斗四品,當時在他們的心里,如同神一般的存在,但現在卻根本沒有放在眼里。老大才合斗四品,下面的小嘍啰就不用提了。便道:“你能好好說話嗎?”

陰通天怒不可遏,幾個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關鍵還是在他的家門口,簡直是赤.裸裸的挑釁。這時招了下手,大聲道:“給我宰了他們!”

姜小白來這里,并不是為了打架的,這時大叫一聲,道:“等一下!”

陰通天道:“怎么?現在知道求饒了?”

姜小白道:“求饒?我只是想告訴你們,我們都是尊斗,希望你們量力而行,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

陰通天驚道:“尊……尊斗?”

姜小白點了點頭,道:“沒錯!”

布休就指著他,道:“所以你們不要狗眼看人低,還愣著干嘛?還不回去燒茶?”

陰通天想起剛剛花紫紫一劍殺了他六個手下,再看看他們囂張跋扈的模樣,估計此話不假,況且小心駛得萬年船,萬一小看了他們,他的這些手上沖上去,都不夠一個尊斗殺的。便點了點頭,道:“那我考慮一下!”

布休道:“這還要考慮?你以為我們是來開會的?”

陰通天道:“如果你們真是尊斗,說好聽沒用,我們打不過你們,只有變個花樣!”

布休怔道:“變什么花樣?”

陰通天臉色一變,伸手一抓,手里就多出一顆圓球,球體通紅。

姜小白幾人記得這顆圓球,可以吸血,當時就是這顆圓球把六大星宮和九屠宮的人吸成了干尸!

姜小白暗道不妙,道:“你想干嘛?”

陰通天大叫一聲:“布陣!”

話音剛落,那圓球就散發出刺眼的紅光,如同血水一樣,瞬間染紅了天地,連天上的烏云都變成了紅色。而陰通天帶來的手下急速散開,每個人的手上就拿出一面招魂幡,想把他們包圍住。

風言見此情形,本來想偷襲陰通天,哦不,以他現在的修為,根本不算偷襲,可以直接捅死,不過他們不是來殺人的,這個陰通天留著還有用處,稍微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出手,而是捅向了邊上的小嘍啰。

布休也是生氣,這些家伙真是不知好歹,跟小孩子一樣,非要教訓一下才肯聽話。這時就把三尖兩刃煞了出來,身形一動,就沖刺向了陰通天,以他現在的修為,刺他比刺魚還要容易。果然,陰通天跟那六大宮主一樣,根本來不及反應,像木頭一樣站在原地,手里還拿著那顆紅球,像傻子一樣看著他,就差嘴角流口水了。

布休冷笑一聲,長槍一遞,槍頭就從他的肩胛骨穿了過去。也就在這一瞬間,布休才感覺到不對勁,因為手上沒有力道,明明槍頭穿過他的肩胛骨,卻感覺刺了個空。

陰通天依舊像傻子一樣看著他。

布休臉色一變,也不再客氣,槍身一抖,龍吟震耳,轉眼間連刺了幾十槍,感覺已經把他捅成了馬蜂窩,結果,陰通天還是像傻子一樣看著他,表情都沒有變。

而風言的狀況跟他一樣,神針捅了出去,明明分毫不差,捅中了那些小嘍啰,但手上卻沒有半天感覺,那些小嘍啰依舊扛個招魂幡跑得飛快。

姜小白臉色一變,大叫一聲:“回來!”

布休暗道不好,頭皮一麻,撤槍就想回頭,忽然感覺一道劍氣疾速向他砍了過來,連忙橫槍阻擋,就聽轟地一聲,震得他虎口發麻,但他望向劍氣出現的地方,卻是沒有一個人,如同鬧鬼一般,頓覺毛骨悚然。連忙跑了回來,急忙問道:“盟主,這些人怎么戳不死?”

姜小白道:“可能這紅霧可以折射光線,你刺得只是虛影,真正的人看不到!”

布休道:“不管了,先沖出去再說,沖出去再找這些混蛋算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