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八百四十章 龍淵澤

第八百四十章 龍淵澤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八百四十章 龍淵澤

剛剛抱著玉犬金雕的那名修士,一時驚慌,就松開了手,玉犬金雕本來就沒有修為,所以也沒有受壓制這一說,這時就撲扇而上,向墓禁區深處飛去。

北野通天急道:“你給我回來,要不然我宰了你。”

玉犬金雕心里也沒底,所以也不敢翻臉,但也不甘心回去,便嘴上敷衍道:“你們快跟上來了,姜小白就在前面,馬上就能看到他了,快點快點!”說的同時,翅膀卻是沒有停歇,甚至用盡全力,向前飛去。

北野通天道:“你趕快回來,我們不找姜小白了。”

玉犬金雕道:“那怎么行?我是一條負責任的狗!快點上來啊,馬上就到!”

由于墓禁區里植被茂密,雖然是冬季,也有不少樹木長得郁郁蔥蔥,所以說話的功夫,玉犬金雕已經消失不見,被樹木遮住了身影。

北野通天捏緊拳頭,咬牙道:“這條死狗!”

水玉凈卻一把拉住他的衣袖,急道:“北野兄,都什么時候了,狗跑了就跑了,我們趕快出去,要不然我們都跑不了了,這里太危險了,死在這里,我真的死不瞑目!”

北野通天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雖然心有不甘,但還是咬了咬牙,道:“我們走!”

雖然他們沖進墓禁區只是眨眼功夫,但他們的速度實在太快了,一下子沖下去上百里地,現在靠兩條腿跑出去,還要翻山越嶺,一路還要提心吊膽,防備靈獸偷襲,那滋味可就別提了。

眾人跑得氣喘吁吁,大汗淋漓。雖然只有上百里地,但對他們來說,比百萬里還要長,遙遙沒有盡頭。

好不容易跑出墓禁區,眾人身上的衣服已經濕得精透,仿佛不是從墓禁區里跑出來的,而是從水里鉆出來的。

眾人轉身望著墓禁區,大口大口地呼吸,仍舊心有余悸,水玉凈便道:“嚇死我了,差點死在里面,這條死狗竟然敢坑我們!”

北野通天也喘著粗氣,道:“這條狗沒有騙我們,我估計姜小白真的在里面,狗也沒有想到我們會貿然沖進去。”

水玉凈怔道:“姜小白他敢進去?他的修為拿我們差遠了,我們都不敢進去,他敢進去?”

北野通天道:“里面之所以危險,主要是兇猛異獸太多,你忘了?姜小白身邊有只麒麟,那可是萬獸之王,誰敢襲擊他們?所以他們待在里面才會安全。”

水玉凈想想也覺得有道理,便點了下頭,道:“但就算姜小白在里面,我們現在連進都不敢進去,也奈何不了他們啊?而且現在狗也跑了,墓禁區這么大,就算我們進去也找不到他們啊!”

北野通天也是一籌莫展,眉頭緊蹙,半天沒有言語。

北野松這時道:“就算我們不能進去,但姜小白肯定會出來的!”

水玉凈道:“你知道他什么時候出來?”

北野松道:“我們可以派點人在這里看著。”

水玉凈道:“萬一他遁地出去呢?”

北野松便不作聲了。

北野通天長嘆一口氣,道:“先回去吧!”

這句話雖然說得輕描淡寫,但對北野通天來說,卻是飽含屈辱,想到來的時候,帶著王者氣息,如同猛虎下山,氣勢洶洶,沒想到剛到山腳下,就掉進了茅坑里。

結果令他更覺屈辱的是,土行宮的長老這時道:“既然你們要回去,那麻煩你們把我們的跑腿費算一下!”

水玉凈雖然財大氣粗,但是也有點舍不得,關鍵是這錢花得不值,這時便道:“大家都朋友了,能不能客氣點,不就是跑趟腿嘛,啥事也沒干,也好意思收錢哪,下次你們土行宮有事盡管招呼。”

那名長老面露不悅,道:“水閣主,你可是五大名閣的閣主啊,說這話不覺得寒磣嗎?是你們請我們來的,我們不是自己跑來的,而且我們也很辛苦的,風里來雨里去,一出來就是個把月,老婆孩子見不得,就收這點跑腿費,你覺得過分嗎?”

水玉凈道:“過分!”

那名長老咬了咬牙,道:“也就是說,這次你們是不打算付紫晶了?”

水玉凈道:“便宜點可以考慮!”

那名長老道:“我們不是街上賣菜的,你們小氣,我土行宮還丟不起這個人,你們要么給,要么不給,沒有還價的余地,要不然我們回去也不好交差。”

水玉凈還想跟他扯皮,但北野通天現在心里很脆弱,本來就已經很丟臉了,連個姜小白都抓不到,不想人家在他背后再指指點點,這時便道:“水兄,算了,我五大名閣丟不起這個臉,把紫晶付了吧,你們先幫我墊一下,過段時間我給你們。”

水玉凈哼唧一聲,道:“這錢花得真憋屈,早知道把鯤靈這個王八蛋也帶來了,也能分擔一點。”

這四大閣主身上都帶了紫晶,這時一人數出十五塊紫晶,遞給了那兩名長老。

那兩名長老見到紫晶,頓時轉怒為喜,感覺這錢真好賺,就跟天上掉下來似的,心里對那姜小白不禁充滿了感謝,但愿他不要被這伙壞人抓到,這樣才能細水長流。

那兩名長老收了紫晶,一人便道:“如果下次還有合作,要先付款!”

五大閣主的臉都氣得綠了。

一轉眼,又是半年過去了。

這半年里,北野松過得是一點都不快樂,沒抓到姜小白也就算了,連虞夢子對他都冷淡了,每次去傾城居,對他都是不冷不熱,大概是在他身上套不到破尊,對他漸漸失去了耐心。他也曾想到父親那里試探過,看看能不能提前傳授他破尊,也好讓他拿去哄哄虞美子,但他父親自從布休罵過他之后,對北野桐的死因耿耿于懷,好像相信了布休說的話,雖然他沒有說出來,但北野松總這樣覺得,對他總是沒有好臉色,害得不敢再輕易見他,畢竟自己心里有鬼。

其實北野通天也只是心情煩躁,沒抓到姜小白不說,火行宮的上百名地仙境高手還在一旁虎視眈眈,令他寢食難安。雖然他確實懷疑北野桐的死因,但他是聰明人,這種事不能深究,萬一追究得明明白白,可能兩個兒子都沒了。

但北野松心虛,待在北野劍閣總覺渾身不自在,若換作以前,還可以修煉打發時間,但現在北野劍閣的紫晶被姜小白這個混蛋偷光了,他已經大半年沒有分發紫晶了,現在北野劍閣開采出來的紫晶,還要用來還債,而且北野通天說,再庫存一點,家有余糧心不慌,免得遇到一點小事,都要出去借錢。

這一天,北野松實在閑得無聊,就想找個人下下棋,忽地心頭一動,就想到了左藍這個臭棋簍子。他之所以心動,并不是找到了可以下棋的人,而是左藍這個家伙好像跟姜小白很熟,對姜小白了如指掌,上次利用朱瓊花找姜小白,也是他出的主意,或許他還有辦法能找到姜小白。

心念至此,北野松一刻也待不住,趕忙換了套衣服,趕往龍淵澤了,就算左藍沒有辦法,就當是去散散心了,家里待得實在壓抑。

龍淵澤,顧名思義,萬里沼澤,像極了九屠魔域,只不過這里視野清晰,不像九屠魔域成天霧氣沉沉。

在沼澤中央,有一個小島,或者說是一座小山,高十余丈,方圓七八里,島上宮殿成群,正是龍淵澤的總部所在。

圣龍王聽說北野松來訪,畢竟是劍神的兒子,總要給點面子,所以帶著三大升龍使親自迎了出來。遠遠就抱拳笑道:“什么風把北野公子給吹來了,真是稀客啊!未曾遠迎,還請北野公子見諒!”

北野松還禮道:“圣龍王客氣了!我就是路過這里,想著許久不見左護法,所以過來看看他。”

圣龍王道:“原來北野公子是來找左護法的?”

北野松點頭道:“正是!”

圣龍王便轉頭問道:“左護法在干嘛呢?”

一名手下答道:“左護法好像在睡覺。”

圣龍王道:“大白天的睡什么覺啊?”

手下道:“阿嬌在陪他睡覺!”

圣龍王點頭道:“這倒合情合理,左護法真是體力旺盛啊!你去通知他一聲,就說北野公子找他。”

那手下應了一聲。

圣龍王又道:“北野公子,要不先進殿喝杯茶吧,邊喝邊等!”

北野松卻不想喝蛇泡出來的茶,惡心,便道:“圣龍王不必客氣,我就在這里等等,說幾句話我就要走了,我身上還有事,你們有事,你們先忙,不必管我。”

圣龍王道:“那怎么行,北野公子難得來一趟,難道我龍淵澤連杯清茶都沒有嗎?那也太不像話了。”

北野松也覺得說不過去,便道:“那好吧,有勞了!”

左藍確實在忙著泡蛇,自從上次夜里泡蛇,蛇喝多了酒,現出原形,半夜醒來把他嚇得大小便失禁,后來好長一段時間他都不敢再泡。不過秦玉蓮死后,他一個人待在龍淵澤,實在枯燥無聊,看著那些蛇精扭著滾圓的屁股,實在饑渴難耐,色膽便又壯了,但他也被搞怕了,心有余悸,生怕半夜醒來,又發現抱著一條面目猙獰的蟒蛇,所以才把活動時間改成了白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