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八百三十五章 女人的怨毒

第八百三十五章 女人的怨毒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八百三十五章 女人的怨毒

姜小白也是手足無措,在地下他們根本就不是這兩個人的對手,況且連對方的面都見不到,他們就是像甕中之鱉,讓人家任意玩耍,而且像這樣玩下去,最多盞茶功夫,他們都要被玩死。

由于四周的土石正在高速旋轉,上面下面倒變得薄弱,但他現在卻不敢往下跑,有這兩個家伙待在地下,他們鉆得越深,只會死得越快,這時便大聲叫道:“往上走!”

幾人聽了他的話,使了吃奶的力氣,才穩住身形,接著身形一動,就向頭頂上方沖去,與其同時,姜小白神識煞出,想在頭頂上方辟開一個通道,結果發現,上面果然很薄弱,很輕易就辟開一條通道,幾人疾速而上。

幾人就在心里暗暗祈禱,但愿地面上沒有人,讓他們趁著夜色逃跑。

他們還不知道,天早已經亮了,連太陽都已經露出地平線。

北野通天本來也就抱著一絲僥幸,土行宮的長老能在地下截住姜小白,并沒有抱多大希望,這時卻聽到不遠外的地下傳來異響,連地面都跟著顫動,不由精神一振。

北野松也是一臉欣喜,道:“爹,看來土行宮的人真的截住姜小白了!”

北野通天點了下頭,道:“走,去看看!”

由于琵琶洞被盜,此事非同小可,此時靈劍山也已經得到消息,又飛來幾千高手,一行人浩浩蕩蕩。

由于姜小白只遁出去幾十里地,有一大半的路程還是垂直向下,所以也沒跑出去多遠,也就十幾里地,在琵琶峰邊上的一個山谷里,眾人轉眼就到,就懸在了山谷之上,焦急等候。

忽然,就聽“砰”地一聲,姜小白幾人破土而出,由于他們正在掙脫土行宮那兩大長老的束縛,所以憋足了勁,在慣性的驅使下,扶搖直上,一口氣沖上去七八里地。

幾人原以為外面是黑夜,沒想到刺眼的天光照得他們眼睛都睜不開,好不容易等眼睛適應過來,定睛一看,頓時心就沉了下去,像是掉進了萬丈深淵,因為他們看到,在他們的面前,只隔了半里地,空中站了幾千人,為首幾人還是五大閣主,見到他們,臉上都露出了笑容,而且還是甜美的笑容。

姜小白幾人面面相覷,心涼如冰,有種剛出殼的小雞掉進黃鼠狼窩的感覺。不要說對方有幾千人了,隨便拎一個閣主出來,瞬間就可以將他們團滅,而地下還有兩個瘟神在等著他們,他們現在真的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心里不由嗚呼一聲,今天真的要死在這里了。不死都天理難容。

本來他們還是化著妝的,不過他們技術有限,只會貼兩撇小胡子,剛剛在地下高速的轉動中,胡子早就飛掉了,現在就露出了真面目。

所以北野通天一眼就認出了他們,這時笑道:“姜小白,不跑了?”

其實北野通天笑得很慈祥,但在姜小白幾人的眼里,卻如同惡魔的笑。

沒有實力,話都不想說,姜小白沒有理他。

朱瓊花對這個姜不白卻不感興趣,這時上前一步,看著布休,冷笑一聲,道:“布休,還記得我嗎?”

由于對方人多,布休這時才看到了她,又看到了她身后的玉犬金雕,便苦笑一聲,道:“我明白了,是你帶他們來找我們的。”

朱瓊花笑道:“沒錯!你猜得一點都沒錯!”

布休道:“為什么?”

朱瓊花臉露不屑,道:“你還好意思問為什么?你知道我這兩年是怎么過來的嗎?我日日夜夜,無時無刻不在想著殺你,你活在世上我寢食難安!我要讓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場是何等的凄涼!”

五大閣主聽得一頭霧水,不是說她跟姜小白有一腿,還生了豬崽嗎?怎么轉眼就變成她跟這個布休也有一腿了?畜生就是畜生,感情怎么這么亂?不過他們現在心情愉悅,平時生活又枯燥乏味,難得聽聽八卦,倒也有點意思,反正他們也跑不掉。

布休搖了搖頭,笑道:“瓊花,俗話說,人之將死,其心也善,說好聽沒用,我也感覺我要死在今天,但我們幾人,每天都行走在生死的邊緣,早就看開了,死了就死了,無足輕重。我只想告訴你,我沒有背叛你,因為我們之間,也談不上背叛,我并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不論你美與丑,好與壞,在我眼里,這都不重要,何況你在我眼里,你一點都不丑,在浪浪山的那段日子,也是我一輩子最快樂的時光,那時無憂無慮,不像現在,天天在刀尖上舔血。當日我之所以不辭而別,并不是我不想回浪浪山,而是我有很多事要做,你也知道我很忙,就像現在一樣,我怕我一輩子會陷在浪浪山,我真的喜歡浪浪山的那種恬靜和安穩,煮茶聽雨,與世無爭,我怕我會不能自拔,那我這一輩子就會變得碌碌無為,這不是我想見到的,也不是你想見到的。雖然我很疼,但我只能忍痛割愛,決絕地離去。如果因此傷害了你,那我也只能說聲對不起。如果我的死能換來你一世快樂,那么從明天開始,你就會變成快樂的人。雖然你出賣了我,但我一點都不恨你,因為我說過,只要你開心就好!”

其實布休哪里有這么偉大?雖然嘴上說不恨,心里卻是恨得咬牙切齒,一輩子最痛恨被人出賣的感覺,真想沖上去撕爛她,只可惜對方人多勢眾。他之所以要把自己說得這么高尚,并不是為了裝逼,而是他知道朱瓊花手上有面混元境,如果憑借自己的美貌和三寸不爛之舌能再次打動她的心,說不定他們還能絕地逢生,所以才臉也不要,也不在乎世俗的目光,說得聲情并茂。

雖然說完自己都有些瞧不起自己,但,管它呢,天地這么大,還放不下自己這張老厚臉?

他自覺說得天花亂墜,原以為朱瓊花此時已經淚流滿面,不能自已,結果朱瓊花卻是一臉漠然,甚至還帶著一絲嘲諷,冷笑道:“你說完了嗎?你知道嗎?你現在說的話,在我耳朵里,就像放屁!”

布休氣得真想破口大罵,但有一線機會他也不愿放棄,這時長嘆一口氣,道:“聽到你說這話,我就放心了,我也走得踏實了,但愿從此以后,我在你的心里,會變成一個討厭的人,永不值得牽掛!”

朱瓊花冷哼一聲,轉頭看著北野通天,道:“北野閣主,殺了他們吧,我不想聽他廢話了!”

北野通天心道,不是你一直在廢話嗎?

不過他也沒有動手,而是看著柳嬌陌,道:“嬌陌,你過來吧!”

柳嬌陌怔道:“為什么?”

北野通天道:“你可以不用死。”

北野松聽著有些著急,知道他爹又念她奶奶的舊情了,但他也不敢干涉他爹的感情,拉長了臉,卻也不敢插嘴。

柳嬌陌道:“除非你把他們都放了,我就過去。”

北野通天搖了搖頭,道:“這不可能,除了你之外,他們都得死。”

柳嬌陌道:“那我就跟他們一起死。”

姜小白急道:“柳宮主,你沒必要跟我們一起死,你不欠我們的,你過去吧!”

柳嬌陌就怔怔看著他,道:“沒有相欠,又怎會遇見?你說過,我們是朋友,是朋友就應該同生共死,你不要勸了,我不怕!”

姜小白急道:“真的沒有必要,你這是愚蠢!”

柳嬌陌笑道:“我知道,我在你眼里,永遠是個愚蠢的人,但我不介意,我喜歡這種感覺!”

姜小白急得抓耳撓心,卻是沒有一點辦法,畢竟自己還打不過她,又不能強行把她扔出去。

布休見朱瓊花沒有了利用價值,思路一變,這時就從儲物鐲里煞出一把劍來,搭在了柳嬌陌的脖子上。

柳嬌陌臉色一變,道:“你想干嘛?”

布休沒有理他,而是看著北野通天,道:“北野閣主,你看到了,我現在手上有人質,如果你不想你的老相好在九泉之下恨你的話,你最好放了我們,要不然你的老相好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柳嬌陌微微一怔,心道,這有用嗎?如果有用的話,她倒不在乎做人質!

北野通天冷笑一聲,卻沒有說話。

姜小白這時就喝道:“把劍放下!”

布休嘿嘿一笑,道:“試……試一下嘛,萬一有用呢!”

姜小白道:“你認為會有用嗎?”

布休看了看北野通天,見他臉上根本沒有表情,便收劍道:“好像沒用,這家伙鐵石心腸,沒有一點人情味,怪不得咱奶奶當年要拋棄他。”

自從姜小白在北野松的手上跑過幾次以后,北野松也慢慢相信了左藍的話,遇見這個姜小白,一定不能廢話,一廢話肯定會有變故,屢試不爽,但此情此景,他又有些飄飄然了,把左藍的至理名言拋之腦后,因為今天,就算姜小白有天大的本事,也是插翅難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