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八百二十七章 合斗

第八百二十七章 合斗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八百二十七章 合斗

柳嬌陌一臉欣喜,就沖了過來,蹲在姜小白的身邊,喜道:“你突破合斗了?”

姜小白就在眉間現出一顆朦朧的白星,笑道:“應該突破了!不過還不如你!”

柳嬌陌忙道:“不不不,你已經很了不起了,兩年前還是三色斗修為,現在都已經是合斗了,若是換作我,怎么也要一兩千年的光陰,有羿前輩在,你很快就可以超過我了!”

羿仆幽幽地說了一句:“丫頭,跟你說過多少遍了,羿是我家主人,我是羿仆,別老是叫錯。”

柳嬌陌訕訕一笑,道:“但我總覺得加個仆字,有點不尊重前輩!”

羿仆道:“我本來就是仆人,有什么不尊重的?”

柳嬌陌便道:“好吧,前輩!”

布休就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嘆道:“天天突破,都突破麻木了,沒有一點興奮的感覺,什么時候修煉能變得有挑戰性就好嘍!”

羿仆便道:“那你走吧,從此都不要來了,修煉就變得有挑戰性了,說不定還會走火入魔呢!”

布休就白了他一眼,道:“沒情趣,又拆我的臺,就不能讓我裝一下嘛!”

柳嬌陌笑道:“你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風言道:“不不不,確切地說,他是犯賤!”

布休就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腳。

羿仆這時道:“你們還有紫晶嗎?”

布休看了下手心,兩塊紫晶變得只剩下雞蛋那么大了,便捏著道:“喏,就這么多了!”

羿仆便道:“那看樣子你們又要出山了?”

布休道:“那是當然,我們已經商量好了,突破合斗就走,畢竟我們跟你不一樣,我們可不指望在這地方養老送終,我們要去更遠大的天地,所以我們要強大,想揍誰就揍誰,讓誰喊爹誰就得喊爹,不喊就送他見爹,我就要那種感覺,我討厭被別人追殺,我要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之上,然后指著天下蒼生大吼一聲,都給我臣服吧!最好也包括你!”說完哈哈大笑,仿佛真已經站在了這個世界的巔峰之上。

羿仆嘆道:“真羨慕你們!”

布休彎腰拍拍他的肩膀,道:“別悲傷,老伙計,等到那一日,我一定帶你一起去體驗這種睥睨天下的感覺!”

羿仆道:“你想要的這種感覺,我早已經體會過了,不想再去體會了。”

布休怔道:“那你羨慕我們干嘛?”

羿仆長嘆一口氣,道:“我羨慕你們,是因為你們還可以有夢想,有期待,有熱血,而這些,我已經統統沒有了!”

布休道:“你也可以有啊!你也可以努力,可以奮斗啊,反正你是老不死的,有的是時間!”

羿仆笑了笑,道:“我是過來人,我比你看得清楚,等你真正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你一定會后悔的。”

布休聽得一頭霧水,道:“你這話我怎么聽不明白呢?得到怎么會后悔呢?得不到我才會不甘,就像女人一樣,得到了才會滿足!”

羿仆抬頭看了看天,許久,才道:“盤古是個可憐的神!”

布休聽得愈發糊涂,道:“你說什么跟什么呀?怎么又跟盤古扯上關系了?”

羿仆道:“終有一天,你會明白的,你們都會明白的,過去的才是最美好的,最可怕的是,過不去,永遠過不去!”

布休怔道:“永遠過不去不就永生了?”

羿仆道:“沒錯,就是永生,那才是最可怕的!”

布休就摸了下他的腦門,遲疑道:“沒發燒呀!沒發燒怎么會說糊涂話呢?這萬千世界,億兆生靈,誰想死?誰不想永生?如果不能永生,那注定只會成為別人的回憶。老子不想成為別人的回憶,老子只想回憶別人!”

羿仆就站了起來,拍了拍屁股,向木屋走去,邊走邊道:“多說無益,終有一天,你們會明白的!”

布休望著他的背影,撇了下嘴,不以為然道:“故弄玄虛!”

柳嬌陌和范思離為了慶祝他們突破合斗,就去做了一桌豐盛的飯菜。前幾日,范思離和柳嬌陌閑著無聊,還特地讓青青把她們送出去,逛街的時候特地買了幾壇好酒,這時也拿了出來。

對于姜小白幾人而言,待在墓禁區里,也只有修煉才能讓他們的生活變得充實,現在沒了修煉資源,幾人酒足飯飽后,就變得無所事事,便在湖邊坐成一排,望著湖水怔怔發呆。

羿仆又坐在不遠處釣起了魚。

布休這時嘆道:“以前我覺得老伙計天天釣魚是玩物喪志,現在我才覺得,他挺可憐的,除了釣魚又能干嘛呢?我在這里蹲了一會,都有些手癢,想去搞一根魚竿來。”

查理道:“我急得想放火!”

布休道:“盟主,要不我們現在就走吧,蹲在這里干嘛?”

姜小白白了他一眼,道:“你真是沒有一點人情味,既然知道前輩這么寂寞,你不陪陪他再走?”

布休就遠遠指著羿仆道:“你看,他根本不理我,我本來想跟他下盤棋的,但他說我現在水平太臭,都不愿跟我下,我又怎么陪他?陪他一起釣魚?他還不讓我說話!”

姜小白就站了起來,道:“我跟前輩下兩盤棋!”

布休就跳了起來,拍了下手,道:“對啊,你水平好,倒可以陪他下兩盤,陪他解解悶,看老家伙一天到晚孤零零的,我心里也難受!”邊說邊走向羿仆,在他身邊蹲了下來,道:“老伙計,下棋不?”

羿仆已經聽到他們說話,這時頭也不回,道:“你們水平太臭,不想下!”

布休道:“老伙計,你說我水平差,我可以勉強承認,但你說我盟主水平差,我告訴你,那你就大錯特錯了,當年在往生之門里,我家盟主跟秋名大王殺了三天三夜,在秋名大王先行不讓子的情況下,硬是殺出了四劫循環局,循環局無解吧?但最后還是讓我家盟主殺成了勝局,這么光輝的歷史,我不說出來你都不知道我家盟主有多可怕!”

羿仆就來了興致,轉頭看著姜小白,道:“你的棋藝真有二郎真君說得這般高超?”

姜小白笑道:“高超不敢當,就是想陪前輩解解悶!”

羿仆點了點頭,道:“好,那你就陪我來試一局!”

姜小白點頭道:“好,那我們進屋吧!”

羿仆道:“不用進屋,就在這里!”就沒好說,萬一你是臭棋簍,走幾手我就懶得再跟你下了。

看得出來,他也是好棋之下,這時就從私空間里煞出一張棋桌,放在草地之上,然后又煞出一副棋盤,兩只棋盒,放在棋桌之上,姜小白就在他對面坐了下來。

姜小白作了“請”的手勢,道:“前輩先行!”

羿仆卻擺了下手,道:“規矩不能亂,猜個先!”說完就從棋盒里抓了一把白子握在手里,放在棋盤上。

布休站在一旁,豎起拇指道:“還是老伙計上路子,懂規矩,不像那個秋名大王,簡直就是棋道垃圾!”

羿仆白了他一眼,道:“觀棋不語真君子!”

布休道:“我本來就不是君子!”

姜小白就從棋盒里撿了一顆黑子放在棋盤上,表示羿仆手里的棋子如果是奇數,那他則執黑子,反之執白。

羿仆張開手,手心四顆棋子。便哈哈一笑,道:“還是我先行!”

姜小白笑道:“這是天意!”

羿仆沒有說話,把手里的四顆白子就放進棋盒之中,又取了一顆黑子,落在了左下角的星位上。姜小白稍作猶豫,便撿了一顆白子,落在了那顆黑子旁的三三的位置上。

羿仆倒是一陣意外,笑道:“上來就跟我搶地盤啊?”

姜小白笑道:“師父教我,當對方以星占角,我必以三三奪取角地,這是師父教我的套路!”

羿仆心里就有些失望,看來這家伙水平沒有,心里只有師父教他的套路,而且他這個師父的水平好像也不咋地,第一步就教他走這樣的臭棋,便搖了搖頭道:“你師父好像……算了,走棋吧……”說完長嘆一口氣,又落了一子,就有些心不在焉,沒了興致。

姜小白也不在意,又認認真真地落了一子。

待走了十幾手,羿仆就慢慢覺得不對勁,對方落子看似平淡無奇,卻是環環相扣,步步緊逼,不似他想象中的庸碌之輩,連忙收起輕視之心,沉著應對。

再走十幾手,羿仆終于知道,布休所言不虛,這家伙還真是個高手,落子從容不迫,攻守有度,頓時就來了精神。他也記不清有多少年了,他的心已經變成了枯井之水,沉寂無波,但現在,他明顯感覺他的心里就起了波瀾,竟有一絲激動,這是遇見高手的激動,好久沒有體會到棋逢對手的暢快之感了。雖然棋盤中殺得難解難分,緊張萬分,但他的臉上,卻露出了笑容。

柳嬌陌和范思離見這邊在下棋,這時也跑了過來,蹲在邊上觀看,她們比布休有品,知道觀棋不語真君子,所以一言不發,不像布休,喋喋不休,不過他水平有限,說不出有深度的話,翻來覆去總是一句話:“這一步棋走得妙啊!”

“這一步棋走得妙啊!”

“這一步棋走得妙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