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七百六十六章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第七百六十六章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七百六十六章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姜小白居高臨下,冷冷道:“北野松,你還有什么話說?”

北野松就知道,這次已經是第三次落在姜小白的手里了,事不過三,就算他是姜小白的爹,這次姜小白也不可能再放他平安離開了,便把脖子一仰,道:“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布休就上前兩步,愁眉苦臉,指著他道:“北野松,你能不能換點新鮮的詞匯,總是這一句‘要殺要剮,悉聽尊便’,讓不知情的人聽見了,還以為是鐵骨錚錚的英雄,你煩不煩哪?你不煩,我們都煩了,搞得我們好像在排戲一樣,左一遍右一遍,陪著你演戲,有意思嗎?北野松,實話告訴你吧,我文化低,沒讀過多少書,之前辱罵你那些華麗的詞語,都是我沉淀多年的老底,為了你,我都毫無保留地拿出來用了,現在想辱罵你,卻也找不出新鮮的詞語了,你不是為難我嗎?你起碼留點時間讓我回家翻翻書啊,再找一點新鮮的詞語來罵你,你倒好,這么快又跑來讓我罵了,你不是為難我嗎?我都急死了,罵你什么好呢?給點提示好不好?”

風言便道:“有什么好罵的?不要臉的人狗都不如,就像罵一條狗,有意思嗎?”

布休道:“但你不罵狗,狗會日了你!”

風言道:“狗改不了吃屎,你罵他就有用了嗎?前兩次你不是罵過了嗎?可你看看,狼心狗肺的東西,轉頭又咬了我們一口!”

布休嘆道:“小白臉嘛!要不是曾經的花仙子,我早就把他殺了,罵都懶得罵他,浪費我華麗的詞語。”

北野松氣得一口鮮血又涌了上來,不過卻被他強行咽了下去,他怕吐出來,又要被嘲諷得體無完膚,此時羞憤難耐,真想拔劍自刎,但握住劍柄的手捏得格格作響,卻始終鼓不起勇氣,怕死是一部分,還有他根本就瞧不起眼前的這幾個人,小人得志,被他們逼得自刎,真的好不甘心。

虞夢子卻是臉露柔弱,楚楚可憐,看著姜小白,怯怯說道:“姜小白,你真打算殺了我們嗎?不過這次我也沒指望你會放過我們,如果你真的殺了我們,我想請幫我一個忙!”

姜小白道:“什么忙?”

虞夢子道:“看在我們相識一場的份上,請你把我的尸體帶回老家,安葬在我的故鄉,我想家了!”

姜小白看著他柔弱的眼神,忽覺心頭被猛地撞擊了一下。

布休就急了,轉頭看著姜小白,道:“盟主,你別上她的當,她已經不是以前的花仙子了,她在騙你,她在蠱惑你,如果她真的念舊情的話,也不會對我們不留情面,趕盡殺絕了!她只是想讓你放了他們,我敢打賭,一旦讓她離開憫天仙海,肯定還會視我們為眼中釘,肉中刺,肯定還會追殺我們的!”

虞夢子急道:“沒有,我不是那樣的人,你們還不了解我嗎?我是有苦衷的!”

此言一出,不但是姜小白,就是布休風言等人也是心頭一震,畢竟他們之前對花紫紫實在太了解了,純潔善良,根本不是這樣的人,現在變成這副模樣,是不是心

里真的有苦衷?布休便道:“你有什么苦衷,你可以說出來,我們不是不念舊情的人!”

虞夢子畢竟不了解花紫紫的過往,現在完全是病急亂投醫,生怕說多了露出馬腳,臉上愈發可憐,甚至還抽泣了一下,道:“我不能說!”

這抽泣的模樣,看得姜小白心都碎了。

布休就拿槍指著北野松,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家伙你不敢說,如果是,我現在就殺了他。”

北野松心下一沉。

虞夢子忙道:“不是不是,你們別逼我了,我真的有苦衷,我想告訴你們真相,但現在不是時候,我現在真的好亂,求你們了,別逼我了!”

布休就轉頭姜小白,道:“盟主,怎么辦?”

姜小白就有些不知所措,看著虞夢子道:“那你現在作何打算?”

虞夢子苦笑一聲,道:“我現在身不由己,連生死都作不得主,又能作何打算?如果你們鐵了心要殺我,看在我們相識一場的份上,就請你把我的尸體帶回老家。如果不殺我,我還有許多事情沒辦,辦完以后我就會來找你們,給你們一個交待!”

姜小白道:“我根本就沒打算殺你,也不可能殺你,我知道,你在傾城居這幾年一定受了不少委屈,才使你性格變得如此怪異,當年你父母臨終前,把你囑托給我,讓我好好照顧你,但我沒能做到,所以我對你,心里只有愧疚,不管你如何對我,我也不會責怪你,何去何從,你自己選擇吧!如果你真的想家的話,我也會努力幫你做到。”

虞夢子畢竟也是聰明的女人,幾天前她見姜小白不圖她的色,也不圖她的利,所以這次才會換個花樣,跟他談感情,沒想到這一招還真管用,效果立竿見影,連氣氛也頓時變得融洽,一聽說姜小白根本就沒有打算殺她,頓時心花怒放,但臉上卻沒有表露,依舊楚楚可憐,嘆息道:“你也不用愧疚,我根本就沒有責怪過你,我們走到今天這一步,都是身不由己,你有你的苦衷,我也有我的苦衷,只希望你能理解我。”

姜小白道:“我理解你,不管你做什么事,我都會理解你!”

布休等人也吃不透眼前的花仙子了,也不再慫恿姜小白殺了她,畢竟花仙子就是因為救他們,才去了傾城居,如果她真有苦衷,而他們不念舊情殺了她,那他們真的要自責一輩子了。

虞夢子道:“那我現在可以走了嗎?雖然我不想回去,但我必須要回去!”

姜小白笑了笑,道:“你想走便走,想留便留!”

虞夢子便指了下身邊的北野松,道:“那我可以帶他走嗎?”

姜小白道:“你想帶他走,便帶他走,不想帶他走,便留下來,我幫你照顧他!”

北野松嚇了一跳,忙道:“我不要你照顧!”

虞夢子心下一喜,真想掉頭就走,離開這個鬼地方,但她現在畢竟在談感情,就這樣扭頭就走,就顯得感情不夠真摯,便怔怔地看著姜小白,道:“你為什么要對我這么好?”

姜小白道:“我欠你的!”

虞夢子又道:“那你們會去哪里?有空我去看你們!”

姜小白緩緩搖了搖頭,道:“我們居無定所,漂泊不定,這次放你們離開,特別你這個朋友,一旦離開,肯定封鎖憫天仙海,我們可能連憫天仙海都出不去。”

虞夢子道:“那你為什么還要這么做?”

姜小白道:“因為我不想你受一點點的委屈。”

虞夢子沉默半晌,便道:“你放心,我不會再讓他為難你們,憫天仙海你們想出就出!”

姜小白苦笑一聲,道:“但愿吧!”

虞夢子道:“如果你出去的話,可以來傾城居找我!”

姜小白道:“不知為何,我感覺我現在去傾城居有點不合適,不過如果我找到回家的路,我一定會去傾城居通知你一聲,你愿意跟我們走,我便帶上你,如果你不愿意,我也會祝福你。”

虞夢子道:“那我們一言為定!”

姜小白點頭道:“一言為定!”

虞夢子便小聲試探道:“那我們走了?”

姜小白點了點頭。

虞夢子道:“那你們也要好好照顧自己!這個世界比你們想象中的要險惡!”

姜小白點頭道:“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

虞夢子點了點頭。轉頭又看著北野松,道:“那我們走吧!”

北野松現在沒有一點脾氣,像個癟三一樣,點了點頭。

倆人掉轉馬頭,阻擋他們的劍陣就轟然坍塌,落了一地。倆人便小心翼翼地走了過去,北野松心下忐忑,生怕姜小白后悔,再叫住他,所以不敢走得太快,如履薄冰。

好在等他們走下去好遠,后面始終沒有動靜,才放下心來。

望著倆人遠去的背影,布休便道:“這花仙子讓我們越來越搞不懂了,她究竟在搞什么鬼?如果她徹底變了,讓我們死心,我們反而踏實,這樣時好時壞的,讓我們有點不知所措啊!”

風言道:“或許她真的有苦衷!”

布休便搖了搖頭,道:“我感覺不太像!她追殺我們的時候,那種冷漠才是真實的,現在這種溫柔讓我感覺一點都不真實,我感覺她只是迫于形勢,才跟我們套近乎的。”

白漠王道:“我感覺也是如此,這個女人不簡單!”

布休便嘖舌道:“可惜我們又重感情,寧可放過不愿殺錯,真拿她沒轍!”這時見姜小白落了下來,便道:“盟主,你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我感覺這個花仙子已經變心了,要不然她不會帶走北野松。其實就算你舍不得殺花仙子,你也應該殺了北野松,那個人才是心腹大患!”

風言便道:“少爺是愛屋及烏!”

布休便搖了搖頭,道:“盟主的胸襟實在太大了,換作是我,誰要敢跟我搶女人,我第一個就弄死他,長得再好看也沒用!”

姜小白便嘆道:“我只是不愿見到她傷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