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七百四十五章 剪不斷,理還亂

第七百四十五章 剪不斷,理還亂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七百四十五章 剪不斷,理還亂

但他沒想到,姜小白竟然深藏不露,劍法造詣完全不在他之下,而且隱隱占了上風,始終以攻為主,攻中帶守,滴水不漏,毫無破綻可言。

北野松雖然意外,但他也畢竟有些家底,起初有些自大,大意之下,讓姜小白攻得有些手忙腳亂,待穩住心神,便也開始反攻。

倆人均是以攻為主,一時之間,誰也占不得便宜,相持不下。

眾人卻看得嘆為觀止,雖然這倆人修為被壓制住了,但這樣使出來的劍法才更為純粹,他們也能看得更為細致,只覺他們每一劍刺出,都拿捏到恰到好處,分毫不差,仿佛已經排練過千遍萬遍,才會配合得如此天衣無縫。

沒錯,在這些人的眼里,這倆人真的不像在以命搏殺,就像是在舞劍,相互配合,你刺我一劍,我還你一劍,仿佛就是已經商量好的,一切按劇本來。

虞夢子就睜大了眼睛。

白漠王輕嘆一聲,道:“沒想到小白兄弟的劍法如此出神入化,我等不如啊!”

布休便道:“這個北野小雜碎倒也不是繡花枕頭,也是有點真本事的,能在盟主手上走這么多招的人,少之又少。”

北野松和姜小白你來我往,一會功夫,已經走了上百個回合,姜小白依舊沉著,有條不紊,大有陪他殺到天荒地老的勢頭,但北野松就有些沉不住氣了,他可是劍神的兒子,長空大陸的驕子,竟然跟一個無名小子苦戰不下,還是當著他心愛的女人的面,心里就有些浮躁,但還不致亂了心神,這時便使出一招“蜻蜓三點水”,起初劍式平平,被姜小白一劍拔開,故意露出破綻,待姜小白瞅準破綻,持劍攻過來的時候,倉促防守,但已經有了慌亂之感,感覺防守不及,又露出第二個破綻,待姜小白發現后,他又狼狽回防,就有了疲于應對的感覺,接著又露出第三個破綻,比前兩個破綻更明顯。

北野松的臉上就露出驚慌之色。

這就是蜻蜓三點水,由第一個破綻引出第二個破綻,再由第二個破綻引出第三個破綻,其實前兩個破綻只是鋪墊,讓敵人覺得第三個破綻是自己逼出來,看著無比真實。

果然,姜小白不知是計,趁他門戶大開,挺劍就刺了過來,北野松大喜,由于他是故意露出破綻,所以早有準備,他的劍在外挑的同時,早已蓄勢回援,哪怕姜小白這一劍不刺過來,他也會回援,這一招是經過千錘百煉的,所以已成定勢。

待姜小白的劍快要刺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握劍已經從上面翻轉過來,斬向姜小白的劍,倉促之間,姜小白根本是來不及撤劍的。

果然,跟他設想的一樣,他的劍就斬在了姜小白劍上,只要把姜小白的劍挑開,姜小白就會門戶大開,全身都是破綻,隨便他怎么刺怎么捅,他也無法反抗,當然,這么殘忍的事他只能想想,現在對方人多勢眾,只要贏了就行,不能傷了和氣。

兩劍相接,不出所料,姜小白的果然就被他挑開了,不過令他驚訝的是,他的劍竟直接被他挑飛了,沒錯,確實是挑飛了!忽然間,他竟有些不知所措,想姜小白怎么說也是劍道高手,也不是手無縛雞之力,這劍怎么會這么容易就被挑飛了呢?

不過,轉瞬之間他就明白了,姜小白是故意扔掉他手里的劍,因為他已經空手向他的手腕抓了過來。北野松臉色一變,由于他挑姜小白劍已經用了吃奶了力氣,沒想到對方卻撒手了,幾乎挑了個空,這樣力道就有些過了,劍一時就收不回來了,連重心都偏沒了。

姜小白已經使出了小擒拿手,北野松只覺手腕一痛,已經被姜小白抓在了手里,他還沒來得及用力掙扎,姜小白手上卻開始發力,由于抓住他的要穴,痛得他大叫一聲,長劍脫手,姜小白另一只趁勢拍出,一掌打在他的胸口,令他倒退幾步,而他的劍還在下落的過程中,被姜小白從空中接住,挺劍就刺向了他。

這一切說來話來,其實只在轉瞬之間,北野松倒退幾步,還沒站穩腳跟,就見姜小白劍已經刺了過來,由于重心不穩,根本來不及躲閃,心里直道,死了死了!

虞夢子忍不住大叫一聲:“不要啊——”

她倒并不是心疼北野松,而是現在他只剩北野松一個同伙了,難免兔死狐悲,忍不住叫了一聲。

姜小白心頭一動,自從玉夫人死后,她的聲音便成了她生命中唯一不能抗拒的聲音。猛地撤劍,不過劍還是劃破了北野松胸前的衣襟,傷及皮肉,胸前就多了一抹紅色。

北野松一時杵在原地,面如死灰。

白漠王就大叫一聲:“好!”

姜小白就拿著北野松的劍指著北野松,冷冷道:“現在可服氣?”

北野松喘著粗氣道:“要殺便殺,我無話可說!”

布休沒有姜小白那么斯文,跟仇人說話還慢條斯理,聽得都急得不行,就跳了出來,指著北野松罵道:“你這個賤人,你說你賤不賤?事到臨頭還不知死活,還要自取其辱,你看看現在丑不丑?我都替你感到丟人,你北野賤閣以賤聞名,果然夠賤!我知道你現在還不甘心,要不要再戰一場?大爺以槍戰你,讓你死得心服口服?要不要戰?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臉皮夠厚,機會就在你眼前!”

北野松氣得渾身顫抖,但他根本罵不過布休,何況他也沒有資格跟他對罵,只得咬牙道:“士可殺不可辱,要殺便殺,何須多言?”

布休道:“喲嗬,骨頭還挺硬的嘛!既然不怕死,自殺好了,我們又不會攔著你,你以為有女人保護,嘴上就可以硬兩句,真想讓我瞧得起,你自殺吧!只要你自殺,我答應你,保證給你挖坑,坑里還不拉屎,把你好好掩埋,再給你豎塊碑,上面寫著,北野小賤種之墓!”

布休也知道,此人若是不殺,必定后患無窮,但盟主既然撤劍,肯定就不會再殺他,也不會允許他們殺,所以就想逼得他自殺,這樣大家開心。

北野哪里受過這樣的羞辱,氣得真想一了百了,但如果是姜小白殺他,他咬咬牙也能挺過去,真若讓他自己殺自己,他還真鼓不起勇氣,手腳仿佛都不聽使喚。拳頭捏得格格作響,卻是沒有言語。

虞夢子這時就走了過來,一臉柔弱,在她的臉上,看不到一絲絲曾經囂張過的痕跡。走到北野松的身邊,抬頭望著姜小白,楚楚可憐,柔聲道:“姜小白——”

這種溫柔的口氣,才像是朝思暮想的聲音,姜小白心頭一動,忍不住看向了她。

虞夢子擠出笑容,道:“你殺了我們,也沒有好處,反正你們也沒有吃虧,殺我們也沒有意義,只要你放了我們,不管什么條件你盡管提,我們無不應允!”就不好意思說,就算你想得到我,我也能答應你一次。

姜小白就知道,眼前的溫柔已經不是當年的溫柔,大失所望,搖了搖頭,苦笑一聲,道:“看來你從來都沒有了解我!”

虞夢子急道:“不,我了解你!只要是人,都是利字當頭。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只要有利可圖,可樂而不為?”

姜小白哈哈一笑,道:“花仙子,你不要再說了,還是讓我保留一點美好的幻想,你已經變了,再說下去,我都懷疑我曾經瞎過!”

虞夢子道:“難道我以前不是這樣嗎?”

姜小白嘆道:“或許是,但我沒有看出來!也罷,這樣我心里反而舒服一點,有的時候,失去也是一種美好!”

虞夢子就有些看不透他的意圖,口口聲聲說喜歡她,既不圖她的利,也不圖她的色,那這個男人圖什么啊?便小聲試探道:“你什么意思啊?”

姜小白就無力地揮了揮手,道:“你們走吧!只愿此生不見!”

虞夢子怔道:“就這樣放我們走了?沒有條件?”

姜小白閉著眼睛搖了搖頭,道:“沒有!我要的條件你給不了,而且你能給,我現在也不想要了!好自珍重!”

虞夢子便道:“那謝謝了,有空去我傾城居坐坐!”

姜小白道:“已經不感興趣了!”

虞夢子笑了笑,道:“那我們告辭了!”

姜小白道:“希望不要讓我在憫天仙海里再看到你們!”

虞夢子道:“你放心,我們現在就離開這里,以后再也不會再為難你!”

姜小白點了點頭。

虞夢子道:“那我們可以騎龍麟馬離開嗎?畢竟谷口離這里太遠了!”

姜小白點頭道:“可以!”

虞夢子生怕姜小白反悔,就扯了下北野松的衣袖,道:“走吧!”

北野松就像一個木頭人,轉身就跟著他走向不遠處的龍麟馬。

布休這時就拍了拍查理的屁股,向他遞了個眼神。

查理這個二百五頓時會意,這時大叫一聲:“等一下!”人就大步走了過來,一臉兇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