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七百二十四章 仇人見面

第七百二十四章 仇人見面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七百二十四章 仇人見面

左藍仗著自己是來路不明的水貨,這里又沒人見過真貨,所以胡編亂造,使勁往自己臉上貼金,想方設法抬高自己的身價。龍淵澤的人問他從哪里來?他也不說是來自清涼城,而說自己來自天界龍宮,他的身份乃是龍王三太子,至于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那是因為他是下來歷凡劫的。

眾人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但他身上畢竟有龍脈,此事作不得假,便認為他說的都是真的,都對他生了興趣,追問天界龍宮的樣子,左藍也沒見過天界龍宮長什么樣,但清涼城有幾個說書的好像見過,講書的時候說得頭頭是道,他也聽過幾次,便把說書人嘴里的天界龍宮照搬了過來,順便再添點油加點醋,一幅宏偉磅礴的天宮畫卷就呈現在這些人的眼前,把這些人聽得心神向往,對左藍愈發敬畏。

圣龍王甚至私下里問他,既然你爹是真正的龍王,我也叫圣龍王,會不會沖了他的名諱,要不要改個名字?

左藍便道,兩個世界的事,不必計較。如果你想做龍王,等我哪天回去了,讓我爹正式冊封你為圣龍王,讓你做得名正言順。

圣龍王喜得眉開眼笑,嘴上道:不敢不敢!

如果左敬天泉下有知,肯定會感到欣慰,沒想到自己死了這么多年,死得時候那么卑微,不過一個小小城主,卻在多年以后,被兒子再翻炒一下,竟變得如此高大。

本來以左藍的來頭,龍淵澤這樣的小廟根本裝不下他這樣的大佛,但左藍降尊紆貴,主動討要了兩個官職,把自己和秦玉蓮變成了龍淵澤的左右護法,圣龍王當時還不同意,覺得委屈了他,怎么能讓龍王的三太子做他們這些小人物的護法呢?左藍便長嘆一聲,道,我是下來歷凡劫的,不是下來享受的,歷劫就要有歷劫的樣子,要不然我永遠回不了龍宮。

圣龍王才沒有堅持,讓他們做了龍淵澤的左右護法。名為左右護法,其實在龍淵澤的地位,與圣龍王平起平坐。

從那以后,左藍便成了龍淵澤的紅人,本來他就是富家公子,又做了那么多年的幽冥左使,現在有了平臺讓他施展,馬上就有了龍王三太子的氣質,特別是他囂張跋扈的樣子,確實帶著龍的威嚴,令人折服。

其實這些都是心理作用。

左藍嘴上說不是來享受的,但龍淵澤有許多漂亮的蛇精,那才是真正的水蛇腰,扭動起來看得左藍眼都直了,利用手中權勢,威逼利誘,偷偷玩了幾十個,倒把秦玉蓮給冷落了,秦玉蓮有苦說不出。直到前段時間,一個蛇精喝多了酒,左藍半夜醒來,發現自己正抱著一條比水桶還粗的蛇,面目猙獰,嚇得左藍魂飛魄散,屎尿撒了一床,從那以后,心里就有了陰影,才老老實實地陪著秦玉蓮睡。

自從澤赤盜走了龍門陣,龍淵澤一直都在打聽他的下落,從沒有放棄,直到前幾日,在長空大陸的北部,有幾個探子在一家酒樓里喝酒,無意間聽到幾人聊天說起,秋名湖里有一個怪異老頭,修為深不可測,可能是蛟成的精,天天待在湖里。

說話那幾人其實就是秋名大王的手下。

那幾個探子就來了興致,仔細詢問一番,感覺就是他們要找的赤老使,連忙通知了圣龍王。

圣龍王倒真沒把左藍當作外人,商議這事的時候也把左藍帶上了,左藍第一次聽過龍門陣這玩意,驚喜不已,畢竟躍過龍門便可以化身成龍,成為真正的真龍天子,連忙順著桿子往上爬,說這龍門陣正是他回家的路,躍過龍門他便到家了。

圣龍王和三大升龍使沒想到躍過龍門就是他的家,他們的夢想就是躍過龍門,那以后很有可能有機會到他家作客,可不能疏遠了他,所以他提出也要跟著去追索龍門陣,幾人無不應允。

左藍剛從澤黑的私空間里鉆出來,就滿腹牢騷,咕噥道:“憋死了我,這么久才把我放出來,這里是哪啊……”忽地就看到了姜小白,驚得一下就跳了起來,指著姜小白睜大了眼睛,仿佛見鬼一般,道:“姜小白,臥槽,是姜小白……”

澤黑便道:“左使認識他?”

左藍待到心情稍微平復,才道:“何止是認識,他就是化成灰我也認識!”又四周看了看,道:“他怎么一個人?他的同伙呢?他的同伙被你們抓起來了嗎?”

澤黑怔道:“我們見到他時,他就一個人,沒見到他有同伙啊!”

左藍道:“你們不是來抓赤龍使的嗎?怎么變成抓姜小白了?你們是準備給我送驚喜的嗎?”

澤黑道:“我們來的時候他就在這里了!”

左藍怔道:“那赤龍使呢?”

澤黑道:“我們來的時候還遠遠見到老赤坐在地上,但等我們過來他人就不見了。”

左藍道:“赤龍使在你們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澤黑道:“他應該沒有這么高的道行,我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左藍就指著姜小白,對澤黑道:“你們先把他看緊了,他會遁地的,然后你們把經過跟我說一下呢!”

澤黑點了下頭,便把他們過來后的經過大略過了一遍。

左藍剛聽完就叫了起來:“他在說謊!他根本不是本地人,他跟我來自同一個地方!”又附在澤黑耳邊小聲道:“他在我們那里是通緝犯,他下來就是來搶龍門陣的,而我下來,就是為了阻止他搶龍門陣的!”

澤黑臉色一變,道:“還有這回事?”

左藍點頭道:“要不然他來這里干嘛?”

澤黑道:“護法的意思是?”

左藍道:“我的意思很簡單,你們都上了姜小白的當,赤龍使根本就沒有離開這里,如果他真有這么高的道行,能在你們的眼皮子底下溜走,那還不得甩開膀子跟你們干啊?何必要逃呢?”

黑白雙使均覺有道理,點了點頭,澤黑道:“那護法認為老赤去了哪里?”

左藍道:“這還用問嗎?你們看到赤老使的時候,赤龍使坐在地上,以赤龍使的身份,怎么可能坐在地上?赤龍使不是中毒了嗎?這個姜小白尾隨至此,還鬼鬼祟祟的,肯定看赤龍使中毒已深,沒有反抗之力,就趁機把他給殺了,你們剛剛看到的,其實赤龍使已經死了,為什么他會消失的這么快,答案很簡單,肯定被姜小白收進儲物鐲了,包括龍門陣,姜小白肯定也得手了!幸虧我們來得及時,要不然姜小白已經跑路了。”

說完又看著姜小白道:“姜小白,我說的對吧?沒想到我也會這么聰明吧?”

姜小白冷笑一聲,道:“你可以去演戲了!”

左藍伸手道:“你不用跟我狡辯,看到你狡辯我頭疼,有本事你把儲物鐲拿出來,如果里面沒有赤老使,我把頭端給你!”

姜小白道:“我沒有儲物鐲!”

左藍就指著他道:“你個畜生,連老鄉都騙!”

澤黑已經煞出神識在姜小白身上檢查了一遍,轉頭對左藍道:“他身上真的沒有儲物鐲!”

左藍就猛地拍了下大腿,道:“糟了,我晚出來一步,我不是跟你們說了嗎?這姜小白有遁地的能力,他肯定已經把儲物鐲轉移到地下了!”

對于他來講,不管有沒有這回事,反正現在就要扣住龍門陣,使勁往姜小白身上潑臟水,這樣這兩個老家伙才會幫他降住姜小白。

果然,澤黑臉色一變,道:“真有此事?”

左藍急道:“當然是真的,他以前手上戴著儲物鐲,我親眼所見,哪有修士不戴儲物鐲的?關鍵他不窮,連我都認識,可想他是一個多么牛.逼的人物,能沒有儲物鐲?用屁股想也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嘛!現在他儲物鐲不見了,這愈發肯定了我的想法,這里面肯定有鬼,赤龍使和龍門陣肯定已經被他轉移到地下了。”

澤白也覺得左藍分析得非常有道理,就看著姜小白,冷冷道:“可有這回事?”

左藍猜得還真沒錯,姜小白剛見到龍淵澤的人出現,就知道不妙,趁他們不備,已經把儲物鐲悄悄轉移到地下了,這時冷笑一聲,道:“我說沒有這回事,你又不信,又何必問我?”

澤白冷哼一聲,道:“小家伙,嘴還挺硬的嘛?”

左藍就道:“老白,你還跟他廢什么話?這家伙最會唧唧歪歪了,我看見都頭疼,你唧歪不過他的,他能把你繞得你姓什么都忘掉,別跟他廢話,先把他抓住,用一百種酷刑來伺候,我就不信他不招!對了對了,你要小心他,他手上會莫名其妙煞出一把劍來,一不小心就會著了他的道,他會把你吸干的,這家伙可邪乎了!”

澤白嘴角露出不屑,笑道:“是嗎?那我倒想見識一下!”說時身形一動,他出手了,伸手就抓向了姜小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9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