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六百四十九章 變故

第六百四十九章 變故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六百四十九章 變故

而查理手里的祭天神杖也是舞得虎虎生風,幾人強行抵擋,轉眼就被砸成肉泥,這時九環離杖,上下翻飛,與布休的幾十桿槍遙向響應,一個似龍吟,一個似虎嘯,所向披靡。

本來他們就是來報滅門之仇,所以下手狠辣,一點都不猶豫,耳旁就傳來陣陣慘叫。

而王青虎就跟著打醬油,東搗一劍,西戳一劍,倒也被他戳死兩人,喜得不得了。

有布休和查理掩護,姜小白終于能抽出身來獨斗莫承阿,莫承阿現在沒有了手下幫襯,根本抵擋不住,手上就有些慌亂,就準備逃跑。如果手上剛沖上來的時候,他就想著逃跑,姜小白幾人分不開身,他倒也能得逞,但他當時看著上千援兵排山倒海般趕了過來,而對方只有幾個人,一個吐口口水都能把他們淹死,哪里想到這么多人竟跟韭菜一樣,就是送來給人收割的。

或許他已經忘了,他的高手已經提前死絕了。也或許,他還是低估了姜小白。俞大狼不是說,他們都是綠斗修為嗎?怎么可能有這么強大的戰斗力?

俞大狼誤我!

莫承阿急得大叫:“姜小白,你我無怨無仇,你為何要跟我眾籌幫作對,不如我們各退一步,化干戈為玉帛,今天這件事就算了。”

姜小白手中長交停,冷笑一聲,道:“算了?你滅我無敵劍門滿門,今天你眾籌幫一條狗也別想活,我要你眾籌幫寸草不生,今日你兒的滿月酒便是你送終酒!”

一條狗都不能活?那他的老婆兒子呢?肯定要比狗強多了吧?聽他的口氣,肯定也要斬草除根了,看他那堅定的眼神,今天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想到他那天下最可愛的兒子,莫承阿本來還想著逃跑,現在心態卻變了,因為他放不下,這時怒吼一聲,儲物鐲里就飛出上千把醬,如同狂風驟雨就向姜小白襲來。

上次在兵器排位戰上,姜小白幾人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陣勢,不免有些倉促,現在再見,姜小白一點都不覺得驚奇,也沒有慌亂。此時正值陽春季節,草木水份充盈,那些參天大樹雖然已經變成了粉屑,依舊潮濕無比。姜小白意念一動,一層堡一樣的水就從地上被揭了起來,如同陡然升高的海平面,一下沒過姜小白頭頂,把那上千把劍包裹住了。

俗話說,兵無常勢,水無常形,水既有形又無形,有形時如布似練,將劍緊緊纏住,無形時卻如虛似空,莫承阿雖有上千把劍,卻也無處著力,忙得焦頭爛額。

“破!”

姜小白怒吼一聲,趁著水幕將劍網撕開,人就從縫隙間疾速而過,如同白駒過隙,挺酵刺向了莫承阿。

莫承阿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臉色一變,劍招卻跟不上變化,只覺喉嚨一涼,素蘭劍已經穿喉而過。

莫承阿眼睛睜得滾圓,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想到了給兒子取的名字——莫后悔!

但他還是忍不左悔,本來日子過得好好的,老婆孝熱坑頭,甜蜜無比,非要去招惹這幫瘟神,落個滿門被滅的下場。

好在后悔是短暫的,因為死人不知道后悔。

俞大狼跟莫承阿不愧是一丘之貉,連想法都差不多,如果起初趁亂逃跑,肯定也是能夠跑掉的,但見到援兵抵達戰場,想法頓時就變了,反而迸看戲的態度,夾在人群里拼命吆喝,大叫:“給我殺!”

起初陳靜儒一下被幾百人圍攻,確實有些力不從心,顧此失彼,幾次差點小命難保,但風言馳援以后,情況立馬逆轉,風言煞出定海神針,一陣突突突,厚重的人群如同裝在桶里的青蛙,層層疊疊,閉著眼睛叉下去,都能叉中幾個,偶有漏網之魚攻破防線,陳靜儒立馬補刀,倆人互相倚仗,防得滴水不漏,天空就綻放出一朵朵煙花一樣的血。

眾籌幫的弟子被殺到靈魂顫抖,雖然他們有幾百人,對方只有兩個人,但現在在他們眼里,這兩個根本不是人,是魔鬼。

俞大狼這才知道后悔,準備尋機逃跑,卻在這時,下面的莫承阿已經被姜小白一劍封喉,那些眾籌幫的弟子本來就已經被嚇破了膽,萌生退意,現在見幫主都死了,斗志頓無,在天上一哄而散。

俞大狼本想渾水摸魚,夾在人群里一起逃跑,反正還有兩三百人,混亂之中,姜小白他們肯定不會發覺,但他卻忘了,現場上千人,就他穿得最風.騷,簡直就是個紅人,格外奪目耀眼,陳靜儒就算想放水都說不過去。

陳靜儒瞅準俞大狼逃跑的方向,疾速就追了上去,俞大狼轉頭一看,嚇得魂飛魄散,才想起自己穿得太招搖,但是想脫衣服已經來不及了,嚇得嗷嗷大叫。

由于他是向斜上方逃竄,陳靜儒此時已經追到他的腳下,他們之間的修為畢竟有懸殊,就算他跑得再快,在陳靜儒的眼里,跟靜止不動沒什么區別,如同是崗空中的氣球,系在繩索之上。

陳靜儒一刀揮出,俞大狼避無可避,縮腿都來不及了,就發出一聲凄慘的叫聲,兩條腿就從膝蓋處被削斷了,像是兩只裹著血布的藕,就從空中落了下去。

俞大狼自己也失去了重心,一頭栽了下來,雖然他在陳靜儒的眼中,如同砧板上的魚肉,但畢竟也是問仙境的修為,所以特別經摔,在沒有腿的情況下也沒有摔死,只是在地上滾了幾圈,本來就是披頭散發,現在更是狼狽不堪。望著剩下的半條腿,臉色蒼白如紙,肉也痛心也痛,目眥欲裂,渾身顫抖,嗓子里只剩下沉悶的嚎叫,像是被獸夾夾住的野獸。

本來他就已經變成不完整的男人,現在又上了一個檔次,變成不完整的人,仿佛遇見姜小白后,他的人生都變得不再完整,支離破碎。但越是不完整的人,越有頗多遺憾,越想用余生去彌補,對于他來說,還沒有被男人玩過,就這樣死了,豈不可惜?

所以疼痛之下,他還是用修為封住了傷口,使其不再噴血,見到陳靜儒在他面前落了下來,拿刀指著他,也顧不得疼痛,連皿饒道:“求求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你要什么我都給你,白晶也行,女人也行,什么都可以!”痛得臉上全是汗水,卻也不敢擦拭。

陳靜儒冷冷道:“我師父說過,再見你的時候,保證讓你連下跪的機會都沒有,現在可心服?”

俞大狼這才明白對方為什么要砍斷他的腿,原來就是為了不給他下跪的機會!不過對方也確實有先見之明,及時砍斷他的腿,要不然他有腿早就跪下了。急道:“服,服,我是心服口服!”

風言這時也落了下來,上下打量一番,笑道:“我說大狼,你就知道今天是個好日子,穿得這么喜慶?”

俞大狼帶著哭腔道:“求求你們不要折磨我了,我知道錯了,我對不起你們,求求你們放了我,你們想要什么我都會給你們,我第一宗有的是白晶,要多少有多少,只要你們放我回去!”

風言笑了笑,道:“估計難嘍,我家少爺曾在范思哲的墳前發過誓,要把你的人頭帶回去做他的墳頭,誓都發了,想通融都難嘍!”

俞大狼看向遠處的姜小白,果然見他拿劍割下了莫承阿的人頭,看來風言說的不假,真的要把他們的人頭帶回去做墳頭,嚇得肝膽俱裂,眼淚都流了下來,趴在地上拼命求饒,再沒有俞大公子雍容不迫的氣度。

這時,眾籌幫的弟子已經跑完了,布休見姜小白砍下莫承阿的頭顱,他就過去擼下莫承阿手上的儲物鐲,比王青虎這個土匪還土匪。邊道:“盟主,這一仗打得真爽,不投機不壬,完全憑我們的實力滅了眾籌幫,我感覺我們越來越牛.逼了。”

姜小白把莫承阿的頭顱收進儲物鐲,道:“高手都已經被老王毒死了,要不然哪里那么容易?”

布休道:“就算不毒死,對我來說,也就是多戳幾槍而已!”

王青虎撇了下嘴,道:“看把你能的。”

布休道:“現在眾籌幫已滅,俞大狼也抓住了,無敵劍門的仇基本也算報完了,只差一個陸逍遙了,不過陸逍遙最好對付,我一個人就能把他抓過來!”

姜小白舉目四望,躺了一地的尸體,嘆道:“殺了這么多人,但愿無敵劍門死去的冤魂在九泉之下能夠瞑目。”

布休道:“應該會的,再不瞑目我們也沒有辦法了。”

正說著,不遠的山洞里就走出一群女人,大概都是莫承阿的妻妾婢女,其中就有圓圓,懷里還迸孩子。

見到姜小白幾人,手里都拿著滴血的兵器,跑也不敢跑,都跪了下來,身子瑟瑟發抖,齊聲求饒,人多聲音大,一下就把俞大狼的求饒聲給淹沒了,俞大狼就感覺被搶了風頭。

[三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