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六百三十六章 大狼出洞

第六百三十六章 大狼出洞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六百三十六章 大狼出洞

俞大狼被這樣無微不至地照顧,自然好幾天才醒轉過來,剛醒來就覺得身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仿佛傷口上被撒了辣椒水,那種滋味就不是人能承受的,真的很蛋疼,咦,沒錯,真的蛋疼,全身上下無處不痛,比被皮鞭抽得過程還要疼,疼得哀嚎不已,又昏了過去。

就這樣昏了醒,醒了昏,皮膚都已經潰爛流膿,連蛋都萎縮了,變成了花生米,病情半個月都沒有好轉,甚至變本加厲,大夫也覺得奇怪,在俞揚水的怒罵之下,也不敢怠慢,親自過來照料,寸步不離,病情總算才有好轉,又過了幾天,終于才正正經經地醒了過來,這次雖然疼痛,卻沒有昏厥,便跟大夫哭訴,身上火辣辣地疼。

大夫卻說,這很正常。

俞大狼雖然醒了,卻感覺還不如昏迷不醒,昏迷了至少感覺不到疼痛。現在身上到處是傷口,無論是趴著,還是躺著,都會感到刺心般疼痛,無處躲,無處藏。他感覺他不是活在人間,還是已經下了地獄,天天下油鍋的感覺也不過如此吧。

這一切都是拜姜小白所賜,自然對姜小白恨得咬牙切齒,天天都在怒罵,一定要將他碎尸萬段。

又過幾天,身上的疼痛總算被時間慢慢帶走了,雖然還殘留一些疼痛,但已經到了能夠承受的范圍,不用每天鬼哭狼嚎,把嗓子都叫啞了。

身體舒適了,腦子里就開始想女人了,可令他意外的是,雖然腦子里裝滿了脫光的女人,下半身卻沒有半點反應,把手伸進褲襠一摸,兩顆花生米,驚得一下就坐了起來,喃喃道:“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驚慌之下,連忙叫來幾個漂亮的女人,命令她們把衣服脫了,這幾個女人沒想到他精力這么旺盛,大病初愈就已經迫不及待,難道是屬驢的?但她們也不敢拒絕,上次一個丫頭因為拒絕他,當著她們的面,就被他大卸八塊,然后丟出去喂狗了。

幾個女人雖然順從了他,爬上了床,但他折騰半天,用盡各種辦法,吹拉彈唱,結果現實很殘酷,如同霜打后的茄子,再也抬不起頭。

俞大狼當時就崩潰了,忽然變成瘋子一樣,把幾個女人踹下了床,喊著讓她們滾,有兩個女人因為忙著穿衣服,走得遲了,被他一劍砍成幾段,床上床下濺得到處都是血肉,其余幾個女人嚇得魂飛魄散,衣服也不敢穿,尖叫著跑了出去。

床鋪已經完全被鮮血染透了,紅艷如同婚床,鮮血順著床沿流了下去,串成紅色的珠簾。俞大狼坐在血泊之中,對身旁的尸塊視若無睹,雙目空洞無神,喃喃說道:“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他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一定是自己大病初愈,體虛所致,不足為慮,所以此后一段時間,天天忙著進補,人參鹿茸當飯吃,水果也只吃香蕉和黃瓜,雖然他受的是鞭傷,但他是個有情懷的人,好了鞭傷并沒有忘了鞭,反而十分鐘愛,各種動物的鞭,燉成湯一天喝八遍,鞭策他堅持下去。

結果堅持了一個多月,補得他跟女人一樣,一天流血一大碗,只不過他是從鼻孔流出來的。

但花生米依舊是花生米。

俞大狼就感覺自己快要瘋了,連天空的顏色都變成了灰色,生命里再無鮮艷的色彩。以前他覺得他的命很苦,每天只能靠玩女人度日,現在卻天天對天祈禱,希望能過上這種命苦的日子。

但天不答應。

俞大狼還不敢把這種事告訴他的父親,一旦他父親知道他不再是個男人,無法傳后,那宗主之位肯定也是不會傳給他了。而他又沒有朋友,以前對男人不感興趣,所以連個酒肉朋友都沒有,現在想找個傾訴的人都找不到,只能自己消化一肚子的苦水。

俞大狼越想越恨,當然是恨姜小白,因為他是罪魁禍首,如果沒有他,他現在依舊過著神仙都羨慕的苦命日子。一天不殺了姜小白,一天就寢食難安,他一定要給自己的下半生報仇,哦不,是下半身。

正因為他沒有朋友,所以他想到了陸逍遙,這個家伙雖然算不上朋友,但畢竟跟他同仇敵愾,也算是一丘之貉了。

姜小白盜了且毀了涵湖晶礦的事,已經在正南山傳得沸沸揚揚,陸逍遙自然也早已得到消息,猶記得那時剛得到消息時,倒吸一口涼氣,從頭頂涼到腳底,姜小白這家伙實在太恐怖了,連第一宗的晶礦都能盜了,還是在第一宗已經得知消息,防衛森嚴的情況下,這世上還有什么事是他干不成的嗎?

回想那日在無敵劍門,姜小白曾對俞大狼說,等我再出現的時候,我讓你連下跪的機會都沒有。雖然這句話是對俞大狼說的,但他在姜小白的眼里,肯定是一丘之貉,也好不到哪里去,姜小白只要有機會,肯定也是不會放過他的。當時他只是覺得,姜小白不過是在打腫臉充胖子罷了,現在卻不覺得,以他那妖孽般的修煉速度,現在又得到充足的白晶,再出現時,不知是什么修為了。

想想都覺得害怕。

他連忙就去找柳毓,倆人很自然地跑到床上緊急戳傷,哦不,是磋商,柳毓被戳傷過后,才心滿意足,安慰他道:“你不用擔心,第一宗已經把這件事報上正南山,山主也是勃然震怒,已經通知各宗,加緊盤查,只要姜小白在正南山,肯定沒有他的容身之地。”

陸逍遙道:“萬一他們已經不在正南山了呢?”

柳毓道:“他們那么多人,能去哪里?況且山主肯定已經跟其

他的山主知會了,姜小白他們只要在神墓園,估計就沒有他們的容身之地,最多一個月,肯定可以把姜小白揪出來。”

陸逍遙信以為真,自然正南山介入了,那事情就好辦多了,也省得自己到處去找尋姜小白了,所以很安心地回去了。

可結果三個月過去了,姜小白仿佛從世上蒸發了一般,沒有一點消息。

陸逍遙心頭就感到隱隱不妙,仿佛這是暴風雨前的片刻寧靜。

這天傍晚,剛吃過晚飯回到房間,外面有人稟報,說是俞大狼求見。

陸逍遙倒是意外,俞大狼被鞭刑的事他早就知道,從柳毓的口中還得知,他在床上躺了一個多月。怎么說也是在一個丘上待過的貉,陸逍遙也想去看看他的,但考慮到姜小白盜礦的消息是他和柳毓透露給他的,若不是他們慫恿,俞大狼肯定也會受此無妄之災,說不定會遷怒于他,所以沒敢去。

沒想到俞大狼還是沒有忘記他,竟然親自跑來,也不知是不是興師問罪,心里就有些忐忑,但人家已經上門了,他也不敢不見,平了平心緒,還是咬牙出去了。

俞大狼正一個人坐在客廳里,本來槍門安排了人陪他,卻被他全部轟出去了。

陸逍遙再見俞大狼,感覺眼前變了一個人,不再意氣風發,憔悴無比,人也瘦了圈,從俞大狼瘦成俞大狗。

但陸逍遙知道這事是他的恥辱,所以也不敢提,進門就堆起笑容,抱拳道:“俞公子今天怎么有空,光臨寒舍啊?”

俞大狼白了他一眼,道:“我天天有空!我問你,有沒有姜小白的消息?”

陸逍遙道:“我也在找姜小白,但他跟死了一樣,沒有一點消息。”

俞大狼道:“我上次聽你說過,姜小白上次盜礦的時候,曾在礦洞里留下血跡,你不是有狗頭雕嗎?可以讓狗頭雕去找呀!”

陸逍遙一臉懊惱,道:“那塊帶血的石頭被我當時就氣得捏成粉末了,現在到哪里去找?當時姜小白不過青斗一品,誰會放在心上?”

俞大狼道:“但你那狗頭雕不是已經聞過了嗎?它會不記得?”

陸逍遙道:“已經過去一年多的時間了,它怎么可能記得?”

俞大狼道:“你問過它嗎?”

陸逍遙怔道:“那倒沒有!”

俞大狼怒道:“沒問過你就這么肯定?走,去問問看。”

玉犬金雕是當年陸逍遙去墓禁區尋找仙靈珠時發現的,當時剛剛出生,眼睛都沒有睜開,當時陸逍遙以為得到了寶貝,愛不釋手,親自照料,陪它說話,陪它睡覺,將它撫養長大。

不過等到玉犬金雕長大了,陸逍遙才發現,這家伙竟是個話癆,一天到晚嘴就停不下來,不但跟人嘮,跟狗也嘮,走到哪嘮到哪,睡覺的時候,獨自都能嘮上半夜,實在聒噪,最令他不能忍受的時候,這家伙狗改不了吃屎,經常偷吃,被他抓住好幾回,陸逍遙訓斥它的時候,它還狡辯,說自己只是吃點點心開開胃。

陸逍遙著實被惡心到了,對它愈發厭惡,而且平時也極少需要它,便把它送到后山,讓新入門的弟子照料了。

很多時候,陸逍遙都已經忘記自己還有這么一只奇葩寵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0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