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五百五十章 陳年往事(1)

第五百五十章 陳年往事(1)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五百五十章 陳年往事(1)

九兒一個人站在九屠宮的廣場上,身著一身紅衣,鮮艷如血。她已經在這里站了半天了,現在太陽西斜,把她的影子在石板上拉得斜長,徒增凄涼之感。

她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很復雜,有些激動,有些興奮,也有些憤怒,還有些惆悵,剪不斷理還亂,但她也知道,不論是愛是恨,都該有個了斷,無論這個結果是否完美。

終于,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在視線里出現了。雖然他明顯已經易了容,但他那飄逸的身影,還是一眼就能認得出來,她感覺她快要窒息了。

花滿天帶著姜小白等人就在廣場上落了下來,相距幾丈遠。

九屠宮的大殿里就飛出幾百人,在九兒身后落了下來,相距兩丈遠,嚴陣以待。

九兒笑了笑,道:“你終于來了!”

花滿天道:“也許我早就該來了。”

對白很平淡,甚至還透著溫馨,姜小白等人就覺得,這兩人根本不像是仇人,倒像是一對久別重逢的戀人,也對,他們以前確實是戀人。

九兒就把目光放在了梨幻身上,上下打量一遍,道:“她就是花紫紫的母親?”

花滿天道:“沒錯!”

九兒就咯咯笑了起來,不過笑聲里還是帶著無法掩飾的苦澀,道:“我輸得不冤,你一直都那么有眼光!”

花滿天道:“九兒,事情都已經過去那么久了,或許我們都應該放下了。”

九兒臉色一變,道:“放下?我九兒不是花瓶,不是你想放下就能放下的。以前我們相愛的時候,我就曾警告過你,我九兒不可負,既然你負我,就要付出代價!”

花滿天道:“我已經付出代價了,你滅我花氏滿門,你還想怎樣?”

九兒緩緩搖了搖頭,笑道:“誰讓你負了我?既然你不能刻骨銘心地愛我,那我就要讓你刻骨銘心地恨我,但我發現,雖然我滅了你滿門,但你并沒有刻骨銘心地恨我,這么多年也不來找我,看來你還是忘了我,只要我九兒心里有一個人,那那個人的心里就必須也有我,不管是愛我還是恨我,我最不能忍受的是,就是我惦記著別人,別人卻不惦記著我,我看你這些年過得逍遙快活,應該已經把我忘了,所以今天我要讓你再度想起,這世上還活著一個你辜負過的人!”

花滿天道:“這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恩怨,就讓我們兩個人來解決,與其他人無關!”

九兒笑道:“你覺得這可能嗎?如果有人睡了你的夫人,你只會跟你夫人算賬,而不管奸夫嗎?”

梨幻氣得直想罵她,但念到女兒在她手里,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花滿天道:“我可以見見我的女兒嗎?”

九兒道:“當然可以,你提出來的要求,我從來沒有拒絕過!”說著就招了下手。

沒想到剛招完手,左藍和秦玉蓮從天而降,倒是令他一陣意外,但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露出一臉厭惡。

左藍也覺得尷尬,畢竟夜里剛被她扇過一耳光,此時的他,起碼應該在嘔氣,而不是死乞白賴地出現在她的面前,一副已經原諒了她的樣子,但也沒辦法,誰讓他現在沒了靠山了呢?雖然九兒很不待見他,但他還是厚著臉皮站在了九兒的身后,假裝他們是一伙的。

這時就有兩個女人帶著花紫紫從后面的大殿里飛了出來,在九兒身邊落下。

梨幻忍不住上前一步,急道:“紫紫……”

花紫紫被封住了修為,有口不能言,急得眼淚汪汪,卻是說不出話來。令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姜小白竟然也來了,夜里還以為,可能這輩子都不到他了,見到他的一剎那,真的好開心,感覺就是死在這里,也沒有什么遺憾的了,不過轉過念頭,心里又籠罩一層厚厚的擔憂,因為這里是龍潭虎穴,九兒的修為她已經見識過了,憑她青斗二品,在她手上卻是毫無還手之力,何況這里還高手如云,可他明知道這里是龍潭虎穴,還是義無反顧地來了,心里感動得一塌糊涂。

花滿天也是心疼,道:“我能跟我女兒說兩句話嗎?”

九兒道:“當然可以,你提出來的要求,我從來沒有拒絕過。”伸手彈了一指,一道真氣從指間疾速射出,擊在花紫紫胸前的璇璣穴上。

花紫紫只覺胸前一陣舒暢,可惜手腳還是不能動彈,急道:“師父,爹,你們都走吧,不要管我了!還有,還有,姜小白,你也走吧,多謝你的好意了。”

九兒冷笑一聲,道:“師父?”又看著梨幻和花滿天,道:“看來你們也是偷偷摸摸的,敢愛卻不敢當,連自己的女兒都不敢相認,我瞧不起。”

花紫紫聽得一頭霧水,道:“你說什么?”

梨幻道:“紫紫,她說的沒錯,這些年我一直都在隱瞞你,其實我不是你的師父,我是你的娘啊,我好恨之前沒有告訴你,非要等到今天!”

花紫紫自是無比震驚,半天都回不過神來,搖頭道:“師父,你一定是騙我的,我娘早就死了。”

梨幻的眼淚就流了下來,道:“我倒也希望你娘死了,但她卻沒有死,還好端端地站在你的面前!紫紫,對不起,讓你像孤兒一樣長大,沒體會過一天母親的溫暖,娘對不起你。”

花紫紫搖頭道:“你騙我,你騙我……”又看著花滿天,道:“爹,師父是騙我的,是不是?”

九兒道:“不妨把你們認識的過程告訴她,我也來聽聽!”

花滿天長嘆一口氣,看著花紫紫,道:“這件事我早就應該告訴你了,今天雖然不是好機會,但我怕今天不說,以后也沒機會了。你師父確實是你的娘,我跟你娘認識也有好幾百年了!”看了看身邊的梨幻,稍作停頓,又道:“那一年,陽光正好,我路過冷顏宮,見到那紫色的海洋,頓時心生向往,就落了下去……”

他跟梨幻相識的過程倒也是簡單,稍作描繪,姜小白等人便也聽出了大概。

自從他去過冷顏宮,就愛上了那片紫衫林,沒事就飆一曲長笛,引得梨幻心生愛慕。一來二去,倆人便也熟了,但也只是臉熟,卻是極少說話,他坐在樹上吹笛,她就站在樹下聆聽,曲終各自散去,從無交集。

一晃過了三百年,那一天他又路過冷顏宮,跟往常一樣,又落了下去,坐在枝丫間吹起了長笛,梨幻聽到了笛聲,也跟往常一樣,站在樹下靜靜聆聽。但天有不測風云,曲未終,天空就涌來厚重的烏云,電閃雷鳴。

梨幻籌集了三百年的勇氣,在那一刻終于說了出來:“公子,眼看就要下雨了,要不去我冷顏宮避一避雨?”

其實對于御氣境的修士而言,下雨也淋不濕衣服,但花滿天看了看天,還是點了下頭,道:“那就勞煩姑娘了!”

在以后的很多年里,花滿天都會想到那一天,那時他和九兒情深意濃,心里根本裝不下別的女人,心里不免納悶,當時為什么會答應她?

其實他忘了,男人的肉體和心理在很多時候,都是分開運行的,互不干涉,有時心里很討厭一個女人,但一點都不妨礙肉體爬上這個女人的床,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嫖娼,心里惡心,肉體快活。他時常來這里,當真是為了那片紫色嗎?那片紫色當真百看不厭嗎?或許百看不厭的,還是那個漂亮的人兒。

那一天,梨幻偷偷把花滿天帶進自己的房間;那一天,雨根本沒有停下的跡象,瓢潑一樣下個不停。倆人坐在窗前,看著雨景,喝著小酒,一直聊到深夜。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終究干不出好事,在那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倆人都濕身了,哦不,是失身了。

當時花滿天畢竟深愛的人是九兒,事后也特別后悔,但他也不是提上褲子就不認賬的人,心里雖然糾纏,但也做不到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還在冷顏宮偷偷住了幾天。

兩個月后,梨幻告訴他,她懷孕了。

花滿天才感到害怕,害怕辜負了九兒,便跟梨幻商量,想做掉這個孩子。記得當時,梨幻哭鬧得像個潑婦,死活不同意。花滿天便告訴她,他心里愛的是另一個女人,也就是九屠宮的宮主九兒。

梨幻聽了這話,反而安靜了下來,讓他先回去,自己考慮一下。花滿天以為她同意了,雖然心里很疼,但還是走了。

沒想到梨幻閉關一年,卻把孩子生了下來,讓呂元把孩子抱走又抱回來,說是路上撿的,花紫紫搖身一變,就成了她的徒弟。

花滿天得知這個消息,本來是很憤怒的,感覺梨幻欺騙了他,不過當他趕赴冷顏宮看到肉嘟嘟的女兒時,頓時父愛泛濫,女兒抱在手里親都親不夠,心中的憤怒頓時消散無蹤,甚至還有些感謝梨幻,幸虧沒有做了他可愛的女兒,當即給女兒取名紫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