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五百四十三章 清涼侯府

第五百四十三章 清涼侯府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五百四十三章 清涼侯府

“本侯”二字聽得王二癩渾身一顫,本來還準備跑路的,現在忍不住細看,清涼侯幾乎沒有變化,所以一眼就看出來了,頓時嚇得渾身顫抖,連忙跪地磕頭道:“小的有眼不識泰山,不知是清涼侯回來了,小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沖撞了清涼侯,小的……小的就是在放屁,清涼侯大人不記小過,饒小人一命!”回想最后一次跟清涼侯說話的時候,就在清涼侯府的門口,也是大言不慚地羞辱了清涼侯,在他從前的印象里,這個清涼侯絕不是好東西,睚眥必報的小人,他是深有體會,當年誰若是羞辱他,晚上必偷人家的雞狗,若沒有雞狗,就會夜里去人家門上潑糞,他還參與過兩次,當時他只是光腳不怕光腳的,才敢出言羞辱,但現在的清涼侯已經不是當年光腳的清涼侯了,吐口口水都能淹死他,以他的稟性,肯定把仇記在心里,絕不會放過他,所以上次清涼侯回來的時候,他連面也不敢露,原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遇見清涼侯了,沒想到他的運氣實在太背,不但遇見了,又嘴賤羞辱了他,這下好了,新仇舊恨一起算,估計小命難保,身子抖的如同篩子一般,說話也語無倫次了。

路人聽說是清涼侯回來了,無比稀奇,紛紛圍了過來,左三層右三層,竊竊私語,雖然很多人都不認識清涼侯,但清涼侯的傳說在清涼城里一直都很熱火,茶余飯后經常被人提起,今日能一睹真容,難免心潮澎湃。

姜小白這時笑了笑,道:“你起來吧,把東西還給人家!”

王二癩不敢狡辯,忙雞啄米似地點頭:“好好好!”就站了起來,從袖中掏出玉佩,轉身放在了小攤上。

那攤主沒想到轉眼之間,東西意被偷走了,雖然他不認識清涼侯,但清涼侯之大名還是如雷貫耳,也不敢多說,要不然肯定要把王二癩逮過來揍一頓。

王二癩又轉身戰戰兢兢道:“那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姜小白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本侯好像還欠你的錢?”

王二癩慌忙擺手,急道:“沒有的事,絕對沒有的事,清涼侯一定是記錯了,清涼侯怎么會欠我的錢呢?”

姜小白道:“本侯的記性還沒那么差!你娶老婆了沒有?”

王二癩心道,這個清涼侯果然要動歪心思了,幸虧自己沒有老婆,要不然肯定要被他占為己有!便咽了口口水,苦笑一聲,道:“就我這樣,誰愿意把老婆嫁給我啊?”

姜小白就從儲物鐲里煞出一把金幣,拉過他的手,放在他的手心,嘆道:“歲月不饒人哪!這些錢就算作利息吧,你年紀也不小了,娶個老婆好好過日子,別再干這些偷雞摸狗的勾當!”

王二癩看著金燦燦的金幣,激動得渾身顫抖,褲子都濕了一小片,呼吸也急促起來,如同哮喘病人,這可不是一筆小錢,就是放在清涼城里,也是土豪級別啊!還以為是在做夢,就把金幣揣進懷,狠狠地抽了自己一耳光,發現不是夢,一下伏倒在地,拼命磕頭,道:“多謝清涼侯,多謝清涼侯……”

清涼侯卻沒再說話,領著眾人撥開人群走了,只留下無數艷羨的目光。

眾人看向王二癩的眼神都變了,真的羨慕嫉妒恨,沒想到咸魚也有翻身的日子啊,回去可要好好問問家人,清涼侯當年有沒有欠自家的錢?

邊上的攤主這時拿走那個塊被王二癩偷過的玉佩就走了過來,蹲在王二癩的身邊,問道:“二癩,既然你喜歡這塊玉佩,要不要買啊?”

王二癩這時就站了起來,拍了拍膝蓋上的泥土,把胸脯挺得高高的,道:“你叫我什么?”

那攤主這才反應過來,忙滿臉堆笑道:“我叫你王二爺啊!”

王二癩就揮了下手,道:“老子現在對你這假貨不感興趣,你沒聽到嗎?清涼侯說了,讓我娶個老婆,好好過日子,今日不同往日,做我王二癩的,哦不,做我王二爺的老婆,那就是清涼侯賜婚,不要說在清涼城里,就是在整個中夏帝國,有這種榮幸的女人,也絕不會有第二個,而且我現在也是有錢人了,所以機會你們要好好把握,我問你,你家有姐姐妹妹嗎?”

那攤主忙道:“有有有,我有兩個未出閣的妹妹!”

王二癩上下打量他一番,道:“看你長成這鬼樣,你妹妹肯定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那攤主氣得牙癢癢,就他這種人,以前估計連母豬都上,轉眼間清高起來,真是令人作嘔,要不是他現在是個土豪,跟清涼侯又有這層關系,肯定又把把他們拉過來揍一頓。這時道:“你這話說的,我兩個妹妹長得可水靈了,不怕貨比貨,就怕不識貨!”不愧是擺攤做生意的,專業術語信口拈來。

王二癩道:“那好,先去看看貨吧!”

那攤主忙道:“好嘞!”轉身就把攤位上的貨物卷了起來,帶著王二癩回家看貨了。

眾人第一次見到土雞變鳳凰的全過程,望著王二癩的背后,心頭又涌上一陣羨慕嫉妒恨。

姜小白幾人走到清涼侯府,雖然事隔二十幾年,但清涼侯府幾乎沒有變化,還是他們腦海里的模樣。

姜小白抬頭望向門楣,卻是臉色一變,只見門楣上寫“清涼侯府”的四字匾額已經不是掛在正中位置,而是往邊上挪了一點,邊上又多出一塊匾額,上書“風府”二字,刷上金漆,光彩奪目,比“清涼侯府”四個字還要大,還要氣派。

風言也看見了,頓時怒不可遏,他爹也是一個穩重的人,怎么會做出這種糊涂事來?衣袖猛地一揮,那塊書有“風府”二字的招牌頓時碎裂,從門楣上掉了下來。

門口站著兩個年輕門衛,顯然不認識姜小白和風言,本來見他們圍在門口,還想驅趕,但見風言隔空撕裂匾額,估計是修士,也不敢輕舉妄動,其中一人道:“你們是誰?可知道這里是清涼侯府?膽敢在這里撒野,你們活膩了不成?”

風言怒道:“讓管家出來見我!”

那人怔道:“我們這里沒有管家的,只有當家的!”

風言沒想到他爹已經放肆到這種程度了,竟然自立為王了,咬牙道:“不管是管家的,還是當家的,讓他出來見我!”

那門衛畢竟只是一個門衛,見來人來勢洶洶,也不敢太過嘴硬,轉身便沖進府內,一路狂奔,告狀去了。

風言雖然心中怒極,但畢竟是自己的爹,他也不能真大義滅親,轉頭看著姜小白,一臉為難,道:“少爺,我爹可能真老糊涂了。”

姜小白苦笑一聲,道:“風叔真老了!”

沒過一會,就見一個年輕人帶著一幫家丁沖了出來,手里都拿著家伙,遠遠就叫道:“哪個不長眼的竟敢拆我風府的招牌?修士怎么了?除了中夏國的皇帝,其他不管是什么修士,到了我風府的門口,也要低著頭走路,我倒要見見,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那年輕人看著二十歲上下,長得倒是眉清目秀,不過一臉紈绔,這時罵罵咧咧就沖了出來,轉頭看了下門楣,叫道:“臥槽,拆得這么干凈!”轉頭又看著姜小白等人,一臉怒氣,指著怒道:“是不是你們拆的?”

風言道:“你是誰?”

那年輕人叫道:“怪不得?你連老子都不認識,就敢跑來撒野,當真是不知死活的東西……”

話還沒有說完,風言欺身一步,甩手就是一耳光,打得那年輕人在空中翻了幾圈,發出一聲慘叫,牙齒掉了一半,才摔倒在地。

那年輕人捂著血口,氣得哇哇大叫:“給我宰了這幫畜生!”

那些家丁訓練有素,連忙就操起家伙沖了過來,風言念著這是清涼侯府,不想大開殺戒,伸手一揮,一道真氣如同狂風一般卷襲而出,那些凡人哪里能夠抵抗,被摔得七葷八素,躺了一地,個個灰頭土臉,口鼻流血。

那年輕人氣得咬牙切齒,就指著風言,道:“你等著,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風言怒道:“烏煙瘴氣!”就準備自己進去找他爹算賬。

這時一個婦人就跌跌撞撞跑了出來,遠遠聽到兒子的慘叫聲,心中也是怒極,但看見姜小白幾人,站在門口頓時就僵住了,半晌口中才冒出一句:“清……清涼侯,風……風言!”

這婦人不是別人,正是風言的晚娘,二十幾年沒見,體態比之前豐腴了許多,更顯端莊。

風言冷冷道:“我爹呢?”

那婦人道:“老……老爺他幾年前就過世了!”

風言只覺五雷轟頂,腳下踉蹌一步,雨晴急忙扶住了他。

頓時,風言兩行熱淚奔襲而下,喃喃道:“我爹死了?我爹死了?我還是晚回來一步?”

雨晴也是忍不住熱淚盈眶,道:“風言,人死不能復生,你要節哀啊!”

姜小白心里也不是滋味,眼眶模糊,長嘆一口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0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