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四百五十六章 萬元歸一

第四百五十六章 萬元歸一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四百五十六章 萬元歸一

心念到此,就在心里把那一式口訣默念一遍。

布休本來就是在以弱抗強,由不得一心二用,稍有分心,一個明顯的破綻就露了出來。

丹尼爾心下大喜,長劍一抖,就順著破綻刺了進來。

姜小白臉色一變,想不通布休的動作為什么會忽然遲滯?只恨自己大意了,沒想到布休會敗得這么快,現在想救援也來不及了。

“吼——”

就聽一聲咆哮,丹尼爾只覺眼前一花,原來的一根三槍兩刃槍瞬間竟變成了兩根,如同化作兩條蒼龍,一條襲向他的劍,一條翻過他的頭頂,襲向他的后背。

丹尼爾大吃一驚,以為是眼花了,但在這里電光火石之間,也沒有心思辨別真偽,不敢再攻,連忙撤劍,見前后夾攻,也不知哪桿槍是真,哪桿槍是幻,就準備側向突圍,結果身形微動,忽覺肋下一痛,轉頭一看,心里頓時嗚呼一片,對方瞬間竟幻化出三桿槍,這一桿他竟絲毫沒有察覺。

只在剎那之間,側向那桿槍已經穿過他的身體,三桿槍又合而為一,握在了布休的手里,嗡嗡作響。

丹尼爾臉帶驚恐,雙目圓睜,就倒了下去。

布休哈哈大笑,道:“萬元歸一,誠不欺我……”還沒笑完,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姜小白大吃一驚,身形一閃,就沖到他身邊,扶住他道:“怎么回事?”

布休連忙擺手道:“沒事沒事,這玩意雖好,但極耗體力啊,身體如同被掏空了一般!”

姜小白道:“可能是你第一次用,協調不好!以后多用用就好了!”

布休忙道:“不可不可,哪里能多用?縱欲過度,會精盡人亡的!”

姜小白就扶著他走了回去,布休的腳步明顯有些踉蹌,到了石座,就在盤膝坐下,閉目調息。

看臺上沉默一片,這一次布休贏得光明正大,也沒人嚷嚷著不公平了,那些買甲組贏的人忍不住暗暗攥緊了拳頭,心里暗夸自己聰明,這中間果然有貓膩。

希伯來忍不住贊道:“好兵器!”

大衛轉頭道:“兵器雖好!但看不出他自身的潛力啊!”

希伯來道:“陛下莫急,好事慢慢看!”

蘇菲亞坐在邊上,臉上平靜如水,始終沒有一絲波瀾。

裁判這時走到場地中央,大聲道:“第二局,甲組勝!”

看臺上一片噓聲。

為了防止作弊,他們也不怕斗士裝死,因為待斗獸大會結束的時候,死掉的這些斗士要被現場分尸,然后拉回去炸成肉丸子。

查理這時又鬼鬼祟祟地走到布休身邊,見他閉著眼睛,便附在他耳邊小聲說道:“兄弟,能不能把你的兵器借我使使?使完我就還你!”

布休正在凝神調息,沒有聽到他的話,所以沒有理他。

姜小白白了他一眼,道:“打鐵還需自身硬,你以為借了兵器就能護得了你?”

查理道:“那總歸要好一點啊!有總比沒有強啊!”

姜小白道:“他的兵器你也用不了!”

查理急道:“為什么啊?我長得又不比他們難看,修為又比他們高,為什么他們的兵器他們能用,而我卻不能用啊?”

姜小白道:“因為你沒有緣分!”

查理嘟噥一句:“你們東方人總是神神道道的!”

裁判這時把地上的尸體拉到一邊,但沒有拉走,還在觀眾的視野之內,如果他們看不到,又說中間有貓膩,偷梁換柱了。

裁判回到場地中央,又道:“現在請甲乙雙方再派一名斗士出來,準備第三局!”

陳靜儒就手持魚歡刀站了起來,剛跳下石座,查理卻拉住了他。

陳靜儒道:“你要上嗎?”

查理忙搖頭道:“不不不,我就想問一下,你的兵器我能不能用?”

陳靜儒道:“能用!”

查理喜出望外,道:“那太好了,那你贏了以后,把兵器借我一用!”

陳靜儒點頭道:“沒問題!”

查理豎起拇指道:“兄弟太闊氣了!”

陳靜儒沒有說話,緩緩就走到場地中央,看著乙方剩下的三人,冷冷道:“誰上?”

這三人又面面相覷,完全沒有了剛開始的朝氣磅礴,對方上來的人卻是一個比一個淡定,剛開始還以為人家是裝出來的,現在沒人這樣認為,人家是實實在在地淡定,而他們也是實實在在地恐慌。

伊桑轉頭看著兩個伙伴,道:“你們兩個誰上?”

兩人均不作聲。

伊桑道:“我告訴你們,對方三個人,這個人能力應該是最低的,你們看那個穿白衣服的,最為沉著,一看就是他們的老大,還有那個本地人,是紅斗二品修為,是他們五人當中修為最高的,卻不肯上場,肯定是用來壓軸的,如果你們不上,我就上了,別說我沒給你們機會!”

這兩個人卻不知道那個本地人查理不肯上場,是因為沒有膽子,覺得伊桑分析得非常有道理,反正要上,躲也躲不過,不如挑個軟柿子捏。兩人就同時站了起來,道:“我上!”

伊桑便道:“梅德,你上吧,你也用刀,他也用刀,比較有優勢!”

梅德點了點頭,便提刀走了過去,離著陳靜儒一丈遠,便拔刀出鞘,形似雁翎,但比雁翎刀稍長,且厚重。

倆人互相看著,均不說話。

裁判這時大叫一聲:“開始!”

梅德雖然是紅斗六品修為,面對一個紅斗一品,卻是絲毫不敢托大,裁判話音剛落,身形一閃,刀已經劈了出去,搶占先機。

雖然他是紅斗六品,速度極快,但陳靜儒精通大挪移身法,梅德只覺眼前一花,對方已經沒了身影,如果憑空消失了一般,不免又驚又駭,轉頭一看,人家已經到了一丈開外。梅德雖然看著頭皮發麻,但也沒得選擇,轉身又撲了上去,結果又撲了了空。

梅德修為高,速度快,如同鷹翔長空,而陳靜儒雖然修為不如他,但大挪移身法可以蓄積能量,瞬間爆發,如同蛙跳一般。蛙與鷹相比,長距離來看,速度肯定是不如鷹的,但在一個小環境里面,鷹卻不如蛙靈活,左跳右跳,跳得梅德眼都花了。

對于梅德來講,空有一身翱翔的本事,卻被關在了鳥籠里,所以有些氣急敗壞,若不是上面有結界阻攔,真想浮上半空,看他一個人慢慢跳。

而對于陳靜儒來講,這種封閉的環境對他最為有利,無論敵人怎么跑,都在他的攻擊范圍內,若是沒有結界,敵人振翅一飛,他也只有望天興嘆的份了,真的就變成井底之蛙了。

陳靜儒避閃幾次,心里也有了底,開始反守為攻,他的身形快,刀更快,如同疾風暴雨就襲向了梅德。

梅德就感覺全身上下都被刀影也籠罩住了,雖然他也使刀,但他的刀好像是母的,被壓得死死的。如果對方正面跟他拼刀,他倒也不懼,畢竟實實在在的修為擺在那里,但對方明顯是個不上路的人,左竄右跳,眼前還留下刀的痕跡,人就卻閃到另一個方位,再來一刀,讓他目不暇接,就有些手忙腳亂。

看臺上的人也忍不住驚嘆:好快的刀!嘆完心里就有些傷心,這一局乙方若是再輸了,現場幾萬人,就已經輸掉一大半了。

梅德再支撐一柱香的功夫,漸感力不從心,心中雖然焦急,卻是沒有一點辦法,對方不但像一只青蛙,更像是一只泥鰍,圓滑無比,讓他無從下手。忽覺后背一涼,敵人在他的眼皮底下竟然已經閃到他的身后,捅了他一刀。

現場頓時死一般寂靜。

斗獸場上又多了一具死不瞑目的尸體。

短暫的沉寂之后,看臺上立馬就嘈雜起來,一大半的人已經徹底輸了,沒有一絲懸念,有人嘆氣,有人跺腳,有人抱怨,抱怨起初胡亂猜測的路人;有人怒罵,罵斗獸場的老板不上路,挖坑給他們跳,氣得他們把坐椅都拆了,下面寧愿站著看,也不要斗獸場的老板省心。也有賭上全部家當的,此時不禁失聲痛哭。

當然,也有不少人有遠見,賭甲方贏,當然喜不自禁,大力鼓掌,大聲喝彩,有些女人還拋下飛吻。還有一些買甲組五局全贏的,此時更緊緊攥住了拳頭,只恨不能沖下去給他們加油打氣。

整個看臺真的是看盡人間百味。

蘇菲亞一直面無表情,此時嘴角卻勾起一抹笑意。

大衛就指著陳靜儒,轉頭對希伯來道:“國師,我看這個小東方贏得實實在在,有爆發力啊!

希伯來道:“那個一直沒有出手的,穿白衣服的那個,好像才是他們的老大,說不定還能帶來不一樣的驚喜。”

大衛頓時來了興致,點頭道:“我看他確實不一樣,一直很鎮定,好像胸有成竹,但愿有更強的爆發力!”

陳靜儒這時收刀歸鞘,不驕不躁,一臉平靜回到石座旁,盤膝坐下,像是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

查理嘆道:“我算是發現了,我今天就是來看你們表演的,原來我以為,我們是一起來送死的,現在我才知道,就我一個人是來送死的,你們是來看我送死的。”

陳靜儒就把魚歡刀遞到他面前,道:“你要的兵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