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三百二十二章 開心就好

第三百二十二章 開心就好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三百二十二章 開心就好

韓一霸又拉起常楚楚的手,和韓冰的手放在一起,緊緊握在手里,老淚就流下一行,苦笑一聲,道:“現在我才切身地感受到,手握兒女的手比手握天下兵馬的感覺實在好太多了!冰兒,你說的是對的,平平淡淡才是真,楚楚是個好姑娘,你以后要好好待她,萬不可辜負了她,過你們想過的日子,平平淡淡的,給我韓家開枝散葉,我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韓冰和常楚楚就哭成了淚人,卻是沒有一點辦法。

韓一霸又道:“冰兒,一切都是父親咎由自取,心里不要有恨,要恨就恨父親,不要恨任何人,要不然父親九泉之下也不會開心的!”

說完就松開了倆人的手,快速退后一步,拔劍刎向了脖子。

他是紫斗七品,想自殺還是占有絕對優勢的,除了兩位仙子,無人能夠阻擋,而兩位仙子根本就沒有出手的意思。

韓冰大叫一聲:“父親——”

可一切都已經遲了,等他沖過去,韓一霸已經軟軟地倒在了他的懷里,一臉安詳,嘴角帶著笑意。

韓冰搖晃著韓一霸的身體,仰天大吼一聲,但回應他的,只有凄涼的回聲。

姜小白深吸一口氣,緩緩閉上了眼睛,思緒萬千,回想第一次與韓一霸見面時,在血蘭國的無生海邊,記得當時他問韓一霸:“你對我這么感興趣,你是中夏國的人嗎?”

韓一霸當時回答:“中夏帝國地路大元帥,鎮南侯韓一霸便是我!”

后來他說:“既然你也是侯,我也是侯,那咱們應該一樣大嘍!”

韓一霸回說:“沒錯,一模一樣!”

這段對話音猶在耳,仿似昨日,那時他對他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很喜歡他的爽朗,沒想到才過去短短幾年,當初一模一樣的兩個侯,現在卻變得不一樣,一人一鬼,天人永隔。

風言回想往昔,心里也不是滋味,嘆道:“少爺,你說他這是何苦呢?”

姜小白長嘆一口氣,叫了一聲:“常姑娘!”

常楚楚一臉淚水,轉頭看著他。

姜小白抿了抿嘴,道:“對不起!”

常楚楚苦笑一聲,道:“姜大哥,我知道你也是身不由己,你從離開清涼城的那一天,你就不再是你一個人的你,總得要給天下人一個交待!”

姜小白苦笑一聲,也不知該說些什么,便不再言語。

青竹這時降了下來,懸在王青虎的頭頂上,臉若冰霜,冷冷道:“死胖子,剛剛你說什么來著?”

王青虎嚇了一跳,硬笑一聲,道:“仙子,你認錯人了吧?我剛剛什么也沒說啊,其實我是間歇性啞巴,經常說不出話的。”邊說邊往姜小白后面躲了躲。

青竹眼中寒光一露,冷笑一聲,道:“找死!”

姜小白就感覺她要動手,以她御氣境的修為,想殺王青虎,比殺雞還快,不及猶豫,連忙就把散元石又從儲物鐲里煞了出來。

青竹猝不及防,一下就從半空中掉了下來,好在不是很高,卻也摔得極為狼狽,如同坐在墳頭哭喪的寡婦,頭發都散了,與剛剛睥睨天下的氣勢極為不符。

青竹一下就跳了起來,指著姜小白氣急敗壞道:“姜小白,你想干嘛?”

姜小白道:“不知仙子想干嘛?”

青竹咬牙道:“我想殺人!”

姜小白道:“仙子乃是冷顏宮高高在上的仙子,跟一個土匪斤斤計較,不怕跌了身份嗎?”

青竹怔道:“他是土匪嗎?”

王青虎從姜小白背后伸出腦袋,道:“如假包換的土匪!”

青竹看見他就來火,咬牙道:“那我更應該為民除害了!”

王青虎如同烏龜一般,又把頭縮了進去。

花紫紫走了過來,拉住青竹的胳膊,道:“師姐消消火,他真的是一個土匪,沒讀過書,不會說話,你何必跟他一般計較呢?殺了他也沒有意義,說出去只會讓人笑話!”

青竹道:“但我咽不下這口氣!”

風言便自告奮勇站了出來,抱拳道:“仙子,既然你咽不下這口氣,我幫你出出氣可好?”

青竹點了點頭。

風言就點了下頭,轉身附在王青虎耳邊小聲道:“老王啊,你看你管不住你這張臭嘴,闖下大禍了吧?仙子若是心里有氣,以后你隨時隨地都有可能人頭落地,我打你兩巴掌,意思意思,讓仙子消消火,要不然你死定了。”

王青虎深以為然,點了點頭,道:“那好吧,那你輕點!”

“啪——”

一個清脆的巴掌聲響亮幾里地。

王青虎捂著臉就跳了起來,叫道:“狗日的風言,你公報私仇,你說只是意思意思的,哄仙子開心就行,我媽都舍不得打我,他奶奶的你竟然真的打我,我跟你拼了——”說著真的就沖風言沖去,要跟他拼命。

風言就繞著布休跑,邊跑邊道:“老王你怎么這么不識好歹,我也是為了你好,別人我還懶得打呢,打得我手都疼了!”

王青虎氣得嗷嗷大叫。

青竹忍俊不禁,噗哧笑了一聲。

風言忙道:“老王你別追了,你看仙子笑了,他原諒你了,你不用死了,你應該感謝我才是!”

王青虎怒道:“此恨綿綿無絕期,我跟你不共戴天,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姜小白看得頭都大了,轉身喝道:“夠了!”

倆人這才罷手。

姜小白一臉恨鐵不成鋼,指著他們道:“你看看你們,成何體統?”

倆人就抿了下嘴,翻著白眼。

布休也指著他們道:“就是就是,你們倆個太淘氣了,就是長不大的孩子,讓盟主為你們操碎了心,就不能爭氣一點……”

姜小白道:“你也不是好東西!”

三人就一起抿嘴,一起翻著白眼,把青竹逗得咯咯直笑。

姜小白轉身道:“讓仙子見笑了。”

青竹笑得眼淚都出來了,擺擺手道:“不不不,我喜歡看他們笑話,在冷顏宮幾百年也看不到這樣的笑話!”

花紫紫道:“師姐,你就不能矜持一點,丟不丟人哪?”

青竹道:“小師妹,我發現這山下比冷顏宮有意思多了,我都多少年沒有笑過了,我都不想回去了!那個死胖子,本仙子原諒你了。”

王青虎馬上把風言的深仇大恨拋之腦后,喜笑顏開,道:“多謝仙子大恩!”

既然韓一霸已經死了,城中修士本來就沒有斗志,望風而降,再無顧慮。

韓冰把韓一霸的尸體收進儲物戒,始終未發一言,出了京城,常楚楚向姜小白要了兩匹龍麟馬,準備離去,臨行前遞一個儲物戒給姜小白,說是韓一霸的儲物戒,里面有很多皇上需要的東西,他們不能帶走。

姜小白接過儲物戒,道:“你們要去哪里?”

常楚楚道:“天大地大,有個容身之所就行。”

姜小白道:“告訴我,我告訴你父親!”

常楚楚想了想,道:“清涼城!并不是因為你,而是因為那里是我和韓冰待過最快樂的地方。”

姜小白點了點頭,道:“好,我知道了,幫我向你的外婆問個好!”

常楚楚苦笑一聲,道:“如果她還活著,我一定把這句話帶到。”

姜小白道:“那你們路上小心一點!”

常楚楚點了點頭,便和韓冰翻身上馬,韓冰還是未發一言,兩騎龍麟馬絕塵而去,很快消融于黑暗之中。

姜小白望著他們消失的身影,心中悵然若失,長長地嘆息一聲。

青竹道:“姜小白,你是不是喜歡她啊?”

姜小白道:“好多人問過我這個問題,我也經常問我自己這個問題,我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青竹道:“那你肯定是喜歡她的,要不然你怎么會愿意娶她呢?”

姜小白苦笑一聲,道:“你不懂!”

青竹斜眼道:“你嘲笑我冷顏宮的女人不懂感情?”

姜小白道:“難道不是嗎?”

青竹道:“好像也是!真搞不懂你們!”

正說著,就有哨兵來報,血蘭國的兵馬距此只有千里之遙,一個時辰便可抵達。

姜小白點了點頭,轉身道:“布休,你去通知芊如,讓她迅速把西門的兵馬集結起來,調配好降軍,到東門列陣迎敵!王青虎,你去南門。風言,你去北門。越快越好!”

三人應了一聲,跨上龍麟馬,疾速離去。

青竹道:“芊如?怎么像個女人的名字啊?”

姜小白道:“本來就是個女人!”

青竹道:“女人也能帶兵打仗?聞所未聞哪!”

姜小白道:“你不也是女人?”

青竹道:“但我不會帶兵打仗啊!”

姜小白道:“敵軍的主帥也是個女人!”

青竹道:“那就有意思了,我倒要見識見識!”

花紫紫道:“需要我們幫忙嗎?”

姜小白道:“你有什么借口幫我?”

花紫紫就噎住了,想想也是,用什么借口幫他呢?凡間修士間的爭斗,本來他們就是不應過問的,如果他明目張膽地幫助姜小白,馬上風言風語肯定要傳遍天下,到時師父也饒不了了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