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一廂情愿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一廂情愿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一廂情愿

眾人便知道他是真的無計可施了,以前就算面對七萬紫斗,也是風輕云淡,沒有這般消極過,心里不免一陣惆悵。

姜小白就像一座雕像,默默地站著,看著,好久好久……

眾人也不說話,就站在他的身后,陪他一起看著,夜,忽然變得靜謐,聽不到一絲嘈雜,只剩下月色似水一般流淌著,帶著無盡蒼涼。

姜小白驀地轉身,望著姜離賦,道:“皇上,對不起了,我無法助你完成大業了!”

姜離賦嘆道:“清涼侯,我知道你已經盡力了,這不怪你,或許這是天意,天意如此!”

姜小白搖頭道:“這不是天意,這是我的過失,如果我稍微小心一點點,也不至如此!”又看了看眾人,道:“所以我才非常內疚,你們如此信任我,把身家性命交給我,卻因為我的過失,害你們今晚全部都要喪命于此,我心中好是不安!”

劉智生道:“總郡主萬不要這樣說,如果沒有總郡主,可能我們早就已經死了,多活這么多天,也是撿來的,雖然我們以前經常會勸總郡主逃跑,但我們并不怕死,能跟著總郡主轟轟烈烈地活上一場,此生無憾!”

樊樹天道:“沒錯,如果沒有總郡主,我現在還在智高城里做城主,受盡何雨生欺凌壓迫,現在回想起來,那是生不如死。我寧愿死得像個人,也不愿活得像條狗。”

布休道:“就是,大不了下去跟他們拼了,掉頭不過碗大的疤,有什么好怕的?我們這么多人一起死了,黃泉路上一樣熱鬧,說不定比這邊過得還要好,如果能投胎,下輩子我們還做兄弟,十八年后我們又是一條好漢!”

其他人紛紛附和,齊聲道:“沒錯,十八年后我們又是一條好漢!“

姜小白動容道:“能有你們,上天待我不薄!”

玉夫人就走到他面前,拉住他的手道:“我們也是,今生能夠遇到你,上天待我們不薄!現在我大仇已報,心中沒有一點遺憾,我們姐弟能夠死在一起,我真的很開心,也許死了,我還能和我這骯臟的一生說聲再見,我不能做一個清清白白的人,但我一定能做一個清清白白的鬼,那時,我也可以堂堂正正地站在你的面前,心中沒有一絲愧疚和自卑。”

姜小白道:“姐姐,你在我心中,一點都不骯臟,像雪蓮一樣圣潔!”

玉夫人怔怔地看著他,淚水奪眶而出,道:“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但姐姐聽了,心里歡喜!”

姜小白道:“我沒有安慰你,我說的話全部都是發自肺腑!”

玉夫人就一下撲進他的懷里,緊緊抱住他,哭道:“為什么不是讓我先遇見你?為什么要等我身上有了瑕疵,你才會出現?”

姜小白就雙手托住她的臉龐,幫她拭去淚水,道:“姐姐,我真的不在乎你的過去,你心里也不要有疙瘩了!”

玉夫人道:“不要叫我姐姐,叫我的名字!”

姜小白怔道:“小淺?”

玉夫人就笑了,歡喜得像個孩子,緊咬嘴唇,點了點頭,道:“嗯!”

姜小白笑道:“小淺和小白,倒是淺白易懂啊!”

玉夫人點了點頭,道:“小白,你知道嗎?其實趙小淺在我的心里,早已經死了幾百年了,因為她跟我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她是純潔的,我是骯臟的,他只是我一個美好的回憶,我想跟她撇清界線,免得連我的回憶也玷污了。是你,讓我想起了我還是趙小淺。是你,讓我覺得我還可以做回趙小淺。今天,哪怕去死,死的也是趙小淺,而不是玉夫人。”

姜小白點頭道:“對,你永遠都是趙小淺!”

玉夫人就轉頭望著眾人,道:“從今天開始,我叫趙小淺,你們誰也不準在我面前提起玉夫人三個字,哪怕今天死了,做鬼也不可以,要不然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雨晴就走了過來,拉住她的胳膊,道:“趙姐姐,我好羨慕你啊!”

玉夫人笑道:“羨慕我干嘛?你不是有風言嗎?”

雨晴撇嘴道:“他?一個榆林疙瘩!”

風言急道:“誰說我是榆木疙瘩了?我是太熟了不好意思!”

常楚楚在一旁看得渾身顫抖,緊緊咬住嘴唇,都已經滲出血來,心中五味雜陳,竟說不出是什么滋味。她終于明白了,姜小白之所以不接受她,原來早已心有所屬,這幾年她不過是一廂情愿罷了。

她想痛痛快快地哭上一場,卻發現眼中已經荒涼如漠,擠不出一滴淚水。整個人也如同風化了一般,木木地沒有知覺,唯一能感覺到的,就是心里的痛,似針扎,似刀絞,令她呼吸都變得困難,這里她一刻也不想待下去了。

過了差不多兩個時辰,火油就被修士們一桶一桶地扛上了山頂,堆在一起,如同小山一般。

姜小白遠遠見了,一臉凝重,苦笑一聲,道:“我曾經用這火油燒死五十郡人馬,沒想到天理循環,報應不爽,這么快報應就來了,果真是天意啊。”

布休道:“管他是不是天意,先殺他狗\/娘養的,大不了死路一條,反正從無生海出來以后,我就當我這條命是撿來的,就是不知道老孟提前下去,有沒有把關系打點好,老孟不會說話,不夠圓滑,我有點擔心哪,應該讓風言先下去。”

風言道:“你放心,就算下去,我跟你也不一路,我上的是天堂,你下的是地獄,道不同,不相為謀!”

布休嗤鼻道:“你以為天堂是菜市場啊?人也能去鬼也能去啊?”

姜小白道:“雖然這次我們兇多吉少,能夠殺出去的機會微乎其微,但我希望你們,哪怕有一絲希望,也不要放棄,活著才是最好的。”

布休道:“一起活著才是最好的!既然不能一起活著,咱們就一起去死,我活著不喜歡孤單,死了更不喜歡孤單,我不喜歡做孤魂野鬼!”

姜小白道:“你怎么那么固執?”

布休道:“盟主,你現在才知道我固執啊?晚啦!”

劉智生咬咬牙,道:“布大人說得沒錯,要死咱們就一起死,沒什么好怕的!”

姜小白點了點頭,道:“好!”就從儲物鐲里煞出十幾壇好酒,這些酒是上次回鎮仙山,各寨寨主送的。自己就搬起一壇,扒掉酒封,朗朗說道:“這輩子是我姜小白負了大家,但事已至此,悔已無用,雖然我姜小白一敗涂地,但這輩子能有幸認識各位兄弟,以及我姐姐,小白此生無憾!喝了這壇酒,大家就隨我一起上路吧,如果有來生,來生咱們再做兄弟!”說完仰脖就喝了起來,酒水就從嘴角溢了出來,濕了胸前的衣衫。

其他人二話不說,就一人提了一壇酒,連玉夫人和雨晴也不例外,揭開酒封,均仰脖喝了起來。

酒入肝腸,血性頓起,眾人喝了一陣,不管有沒有喝完,就將酒壇摔在了地上,噼叭作響。

姜小白紅了眼睛,吼道:“隨我殺下山去!”

眾人齊聲道:“殺!”

雖然人數不多,卻也殺聲震天。

姜小白領著眾人,剛準備下山,玉夫人左右看看,這時卻道:“咦?常姑娘呢?”

常于歡走到臺階處張望一番,又往人群里望了望,遲疑道:“楚楚哪去了?”

姜小白怔道:“你不知道?”

常于歡道:“剛剛我坐在石階上放哨,楚楚過來跟說,讓我休息一下,她來幫我看一下,我就上來了,不過半個時辰的功夫,人哪里去了呢?”

姜小白急道:“走,下山去找!”

就帶著一群人急急忙忙下山了。

常楚楚當時替換了常于歡,常于歡剛上山頂,她就下山了。

由于敵人忌諱姜小白的樹葉,不敢靠得太近,都遠遠守著。見到峰頂上下來一個姑娘,只身一人,且走了過來,都覺得奇怪,等姑娘走近,有人認識是常姑娘,連韓冰都要給她三分顏面,便不敢太過粗魯,一個將軍便道:“姑娘有何貴干?”

常楚楚淡淡道:“我要見韓冰!”

那將軍倒是識趣,略一沉吟,便道:“姑娘稍等!”就轉身去通報了。

片刻功夫,那將軍就回來了,道:“姑娘請隨我來。”

常楚楚就隨那名將軍從人群里走了過去,一直走了里把路,人就逐漸稀少,終于在一個懸崖邊見到了韓冰。

韓冰負手而立,待常楚楚走近,頭也沒有回,道:“常姑娘是來找我的嗎?”

那名將軍就退了下去。

常楚楚道:“沒想到我們再次見面,會以這種方式,真是出人意料啊!”

韓冰冷笑一聲,道:“天意難測!”

常楚楚道:“你為什么要這么做?真的是為了我嗎?”

韓冰道:“剛開始是為了你,現在卻不是了,現在是為了我自己,因為你不值!”

常楚楚道:“那你為何還要見我?”

韓冰道:“不知道!可能是好奇,想知道你來找我究竟是為了什么?”

常楚楚道:“你應該猜得到!”

韓冰道:“為了清涼侯?”

常楚楚道:“能放過他嗎?”

韓冰冷笑一聲,道:“是他讓你來的?”

常楚楚道:“他干不出這樣的事!”

韓冰道:“是你在乎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