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二百四十一章 事情敗露

第二百四十一章 事情敗露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二百四十一章 事情敗露

但說時遲,那時快,等她喊出聲來,儲物鐲已經到了姜小白的面前,姜小白雖然在儲物鐲上沒有看出異常,但對火中栗的人品卻極度懷疑,畢竟是御氣境的高手,他也不敢大意,沒有用手去接,好在火中栗為了麻痹他,速度不是很快,姜小白輕而易舉就避開了,就從地上拈起十幾片樹葉,排成一列,去阻截儲物鐲,就聽“砰砰”幾聲,前面幾片樹葉炸成粉末,把姜小白嚇了一跳,暗自慶幸。

儲物鐲連破十幾道樹葉,勢頭終究緩和下來,就被一片樹葉托住,送到了姜小白的面前。姜小白從樹葉上拿起兩只儲物鐲,放在眼前看了看,道:“火宮主果然是大丈夫啊,光明磊落,連送禮都不忘放鞭炮!”

火中栗沒想到自己腆著老臉親自出手,竟沒有暗算到他,在他冷嘲熱諷之下,臉色愈發難看,冷哼一聲,就將頭扭向別處,不再理他。

畢竟是一宮之主,姜小白也不敢得寸進尺,真要把他惹毛了,把暗算變成明算,萬一冷顏宮的宮主不罩他,他可沒有好果子吃。便把儲物鐲戴到手腕上,用意識查探,大吃一驚,這儲物鐲果然不是儲物戒所能比擬的,空間有十幾間房那么大,就像一個大倉庫,里面層層疊疊,放滿了裝著引道珠的箱子。

看得姜小白心癢難耐,并不是因為引道珠,而是這個儲物鐲,他那個儲物戒實在太擁擠了,相比之下,想想都寒磣。但他也清楚自己的實力,不敢據為己有,便將儲物鐲又褪了下來,走到梨幻面前,放在桌子上。

以姜小白剛才的表現,奪得本次淘金大會的金主應該是板上釘釘的事,所以梨幻也沒有對其它五宮謙讓,拿起儲物鐲,忍不住看了眼火中栗,剛好卻與火中栗目光相接,火中栗如同做賊一樣,忙把目光又轉移別處。梨幻嗤了下鼻,又看著姜小白道:“你想要多少?”

姜小白怔道:“引道珠嗎?”

梨幻道:“這里除了引道珠還有別的東西嗎?”

姜小白道:“我不缺引道珠!”

梨幻道:“那你缺什么?”

姜小白嘿嘿一笑,道:“如果能把這個儲物鐲給我,就已經很好了。”

火中栗雖然把目光移走了,但耳朵還留在了這邊,聽了這話,哪里愿意讓他遂愿?又把頭轉了過來,道:“我只是輸了引道珠,到時記得把儲物鐲還我。”

姜小白氣得七竅生煙,轉頭道:“你怎么那么小氣?”

火中栗冷笑一聲,道:“一碼歸一碼!”

花紫紫就站了起來,道:“不稀罕!”就從手腕上褪下了儲物鐲,遞到他面前,道:“我的送給你。”

姜小白怔道:“這……這……這怎么好意思?”

花紫紫就拉住他的手,把儲物鐲放在他手心,笑道:“你跟我還客氣什么?”

姜小白道:“我現在是不是特別像乞丐?”

花紫紫道:“你忘了,你說過,我們是朋友!”

姜小白就笑了,道:“好,就沖你這句話,這禮物我收下了,以后有機會,我送一根儲物大腰帶!”

花紫紫點頭道:“好,我等著。”

冷顏宮的弟子看得暗暗心驚,花仙子不會是喜歡上這個姜小白了吧?還如此明目張膽,宮主也不聞不問?換作他們,私下里跟男人說句話都是不敢的,更別談給男人送禮物了。

冉蘇蘇看得妒火中燒,他認識花紫紫這么久,也沒送過他禮物,并不是他稀罕儲物戒,而是稀罕這份情意,哪怕花紫紫送根毛給他,他也要染成五顏六色的掛在床頭,留著夜夜回味。可花紫紫卻連一根毛也沒送給他,也沒讓他摸過手,更沒讓他抱過了,這還是自己的老婆嗎?原來還以為她是因為在冷顏宮待久了,冷漠慣了,現在看來,原來是心有所屬啊!

如果他看中的是御氣境的高手也就罷了,偏偏卻看中一個小小金斗,也就會花里花哨地摘幾片樹葉,長得不但沒有他英俊,更沒有他富有,窮得像乞丐,又是要引道珠又是要儲物鐲的,感覺像是窮親戚上門似的,難不成是因為自己不夠主動,花紫紫就是為了故意刺激他?要不然實在沒有道理,畢竟花紫紫又不是傻子瞎子。

冉通忽然道:“是不是感覺不怕貨比貨,就怕不識貨?”

冉蘇蘇驚道:“老爹你說得太有道理了。”

冉通道:“是不是特別想殺了他?”

冉蘇蘇咬牙道:“何止想殺了他?把要把他摸過紫紫的手給剁下來。還要把他接觸過紫紫那層皮給剝下來。”

冉通道:“現在冷顏宮一定把此人當作寶貝,你以后想見他一面都難,想殺他,根本就沒有機會嘍!”

冉蘇蘇斜眼看著他,道:“老爹,我怎么感覺你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不會是你泡不到梨宮主,心里扭曲了吧?”

冉通怒道:“放肆!”

冉蘇蘇撇了下嘴,沒有說話。

冉通又緩和了口氣,道:“蘇蘇,爹是過來人,爹告訴你,女人脫光了都一樣,這個世界上的女人實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49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