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二百零一章 冉大公子

第二百零一章 冉大公子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二百零一章 冉大公子

司見南既然能被選拔出來擔此重任,也是有些口才的,此時卻無言以對,急出一頭汗。

布休知道了姜小白的態度,就跳了起來,指著司馬南道:“好啊,你這個死賤男,我還真以為你是想念盟主才來的,沒想到我們在這里拼死拼活,你不來幫忙也就罷了,卻來給狗皇帝來做說客,要不是看在無生海的情義,你死定了。”

司見南急道:“布休,雖然我是做說客,但我也是為了盟主好,我也是一片好意,我也想盟主平平安安風風光光的,我心里光明磊落,沒有一點陰暗,如果皇上是讓我來刺殺盟主,我就是死也不會答應的,只是盟主不這樣想,我能有什么辦法?”

布休道:“好,既然你是為了盟主好,那就給你一次機會,你就留下來吧,跟我一起隨著盟主打天下吧!”

司見南面露難色,道:“布休,你以為我不想跟著盟主?但是我跟你不一樣,你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我是有老婆小孩的。不要說我,自從雨雄接走了家眷,跟隨盟主以后,現在只要是跟盟主有瓜葛的人,全部受了朝廷的嚴密監視,想要再把家眷接過來,難于上青天,要不然我還真不想回去,也想陪著盟主轟轟烈烈地做一番大事。”

布休道:“你嘲笑我沒老婆?”

司見南急道:“我什么時候嘲笑你了?我只是就事論事。”

布休道:“你在狡辯!其實你根本就不想來,你在拿我的老婆做擋箭牌。”

司見南道:“你在說什么啊?亂七八糟的。”

姜小白道:“算了,布休,人各有志,他說得沒錯,他確實跟你不一樣,你是確實沒老婆,別一臉委屈,好像真有老婆被人家欺負一樣。”

布休道:“盟主,你也嘲笑我沒老婆?”

姜小白道:“我就嘲笑你,你還能變個老婆不成?”

布休道:“你嘲笑我我不生氣,因為你也沒有老婆。”

姜小白瞪了他一眼,就沒有再理他,又看著司見南道:“見南,你來一趟也不容易,如果你是奔無生海的情義來的,晚上就留下來,喝碗水酒,敘敘舊情。如果你只是來做說客的,我也不挽留,我從不想跟我無生海的兄弟刀戈相見,一切好聚好散。”

司見南急道:“盟主這話說的,我做說客真的只是為盟主好,但盟主不答應,我也不會勉強,就當我從來都沒有說過。我心里確實是想念盟主,看到你們幾個無生海的兄弟能天天聚在一起,我是羨慕得不得了,只可惜身不由己啊!”說完長嘆一聲。

姜小白道:“既然如此,今晚我們不醉不歸,不問政事,只敘舊情。”

司見南點頭道:“好,我確實是我的夙愿,以前在無生海沒有酒,我早盼著今生能跟盟主暢飲一回,也算了卻了我人生一大遺憾。”

姜小白道:“酒桌上我們是兄弟,但下了酒桌,有可能我們就是敵人了,日后若在戰場相見,你也不必顧及舊情,各為其主,我也不會怪你的。”

司見南道:“盟主快意恩仇,見南佩服。在見南心中,盟主永遠是盟主,我只配做盟主的小弟,還不配做盟主的敵人。”

布休就豎起拇指,道:“兄弟這番話說得很誠懇,一點水分都沒有,放眼天下,能配作盟主敵人的,也只有我布休一人了。”

司見南道:“你從無生海出來,是不是把臉忘在那里了,不要了嗎?”

布休急道:“你才不要臉。”

晚上喝酒的時候,司見南果然沒有再提爵位的事,一心喝酒,只敘舊情,往昔種種,仿佛昨日,念叼起來每個人都是感慨萬千。

回去以后,姜離存親自召見了司見南。但司見南心里還是顧及往日情義的,生怕姜小白以后沒有退路,并沒有把話說絕,沒有把皇帝搶他老婆的那個比喻說出來,只說姜小白感念鎮南侯知遇之恩,不忍背叛,怕被天下人恥笑,所以暫時不愿封侯。

姜離存聽后沉默良久,才道:“看來這個清涼侯心氣很傲啊!”

孟秦中道:“他肯定只是一時抹不開面子,以后肯定會接受的,他造反也不過是為了爵位,可能打了幾場勝仗就有些心高氣傲,等以后挫挫他的鋒芒,他就知道知難而退了。”

姜離存道:“朕給他封侯,是賞賜,他不同意難不成還要朕求著他不成?朕也只是欣賞他,他若能明白事理,為我所用,則留之。若不能為我所用,則除之。朕就不信他能翻起多大的浪花。”

孟秦中點頭道:“皇上說得沒錯,一切等到淘金大會以后再說,他若能及時醒悟,就給他三分顏面,若執迷不悟,淘金大會結束之時,就是他葬身之日。這段時間我再想想辦法,畢竟也是個人才,若能回心轉意,對國家來說也是福祉。”

姜離存點了點頭,道:“那你去想吧!”

紫海峰,冷顏宮。

今天是宮主梨幻的生日。對于修士而言,一年時間彈指而過,極少有人會留意自己的的生日,但梨幻畢竟是宮主,她不留意,弟子們也會給她記著,每到她的生日,都會張羅一桌壽宴,給她慶祝。

除了她的弟子會記住她的生日,還有一個人也是年年不忘,一到她的生日準時來賀,一年不落。這個人便是長明宮宮主冉通的兒子冉蘇蘇。

冉蘇蘇之所以每年跑得這么勤快,并不是因為看上了梨幻,梨幻雖美又豐滿,卻是不敢有非分之想的,因為這是他老爹的菜,雖然他老爹也吃不著,但可以流口水啊,他可不敢把菜端走,斷了他老爹的念想,要不然三條腿肯定全部要被打斷。他是因為看上了花紫紫。

花紫紫也只會在下山的時候才會戴著面紗,一百多年前,冉蘇蘇陪著老爹來冷顏宮做客,無意中得窺花紫紫的真容,回去以后欲罷不能,再也無法忘懷,以前他還覺得天下間美女如云,遍地都是,但自從見過花紫紫以后,他覺得,其他女人都是烏云,看著都心情陰霾。

他巴不得每天都能見到花紫紫,以解相思之苦,可這冷顏宮卻是男人禁足之地,只能每年打著給梨幻祝壽的幌子,過來瞧上一眼,一年一次,如同牛郎織女,甚至比牛郎織女還要凄涼,牛郎織女雖然每年見面只有一次,但可以啪啪很多次,而花紫紫這個織女當得很不稱職,一點都不待見他,就算他來了,也不愿見他,如果糾纏深了,估計啪啪的就不是下半身,而是臉上了。

其實他已經非常幸運了,想給梨幻祝壽的男人數不勝數,想來見見花紫紫的男人也是數不勝數,但除了他,沒有一個男人可以上得紫海山,梨幻從不介意在他生日當天殺人。

他自己也想不通,梨幻為何對他另眼相看,如果說是看他老爹的面子吧,他老爹自己都來不了,每次看他來,都是羨慕得不得了,看他的眼神都帶著色迷迷的,恨不得給他代勞。有時他也會想,不會是自己太英俊,梨幻看上他了吧?每每想到這里,自己都會嚇了一跳,雖然梨幻熟得像水蜜\/桃,令人饞涎,但他真的不敢下嘴,除了顧及他老爹,更多的還是顧及花紫紫,如果跟她的師父有一腿,那他們之間的緣分也算是走到盡頭了,這可不是他愿意看到的,如果得不到花紫紫,他感覺他活著都沒有意義了。

不過,他可能真的想多了,雖然他長得確實英俊。

他感覺每次來這里,都跟犯人一般,除了說一些場面話,其它廢話一句也不敢多講,而且講了也沒人答理他,連那些宮女都是冷冷冰冰的,他也不敢用他似火的心情去融化他們,只能正襟危坐,一臉正派,不過想到吃飯的時候就可以見到花紫紫,他的心情還是愉悅的。

冷顏宮的飲食平時都很清淡,但今天畢竟是梨幻的生日,眾弟子非常用心,琳瑯滿目擺了一桌。

等到開席時,花紫紫終于來了,不過令冉蘇蘇失望的是,花紫紫又戴著面紗。他鼓足勇氣跟花紫紫打了個招呼,花紫紫卻連應都沒應一聲,好像他是透明的,根本就看不見。

席上坐著十個人,除了梨幻和八大弟子,就他一個男人,顯得格格不入。其實眾弟子心里也是想不明白,師父為何每年都讓這個男人過來吃飯?對這些平時很難見到男人的女人來講,感覺一點都不自在。

特別是花紫紫,見到冉蘇蘇的眼神幾乎每時每刻都放在她身上,如同貓看見魚一般,饞涎欲滴,令她生厭,若不是這是師父的意思,早就趕他走了。

梨幻這時說道:“紫紫,吃飯的時候戴著面紗干嘛?摘下來吧!”

冉蘇蘇急忙附和道:“就是,這樣吃飯也能方便一點。”如果見不到花紫紫的真容,回去又要遺憾一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