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心服口服

第一百九十六章 心服口服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一百九十六章 心服口服

雨雄被扶坐在地上,倚著墻壁,過了半晌,忽地深吸了一口氣,就活了過來。睜眼一看,見屋里全是人,卻沒一個自己人,嚇了一跳,可惜他剛剛醒轉,手腳無力,好不容易才站了起來,一臉蒼白,倚著墻壁,盯住姜小白道:“清涼侯?”

姜小白點頭道:“沒錯,是我,沒想到我們會用這種方式見面吧?”

雨雄苦笑一聲,道:“還真沒想到!”就不再理會他,也顧不得眾人,就踉蹌著腳步向床邊走去,現在他最關心的,是他的女兒,而不是自己的性命,所以心中并無畏懼。

此時雨晴也倚坐在床頭,雨雄走到床邊坐了下來,拉住雨晴的手,輕聲叫道:“晴兒,晴兒!”他并沒指望他們也將他女兒一并救活了,只是臨死之間能好好地看她一眼,叫一聲她的名字,也就知足了。女兒雖然死得很安詳,但仍是心如刀絞,一行濁淚就流了下來。

沒想到雨晴卻忽地深吸一口氣,竟也活了過來,讓他又驚又喜,連忙擦了一把眼淚,急道:“晴兒,晴兒……”

雨睛睜開雙眼,乍醒還有些迷糊,怔道:“爹——”轉頭見屋里全是人,離他最近的竟是她一直想抓的人,以為是在做夢,道:“是你?”

風言道:“沒錯,還真的是我!”

雨晴驚道:“你們怎么會在這里?”

風言笑道:“這句話應該由我來說,你們怎么會在這里?雖然你們鳩占鵲巢,但我們大人有大量,看你死了可惜,還是忍不住來救你了!等你還我一條命,等得黃花菜都涼了,所以我只能辛苦一點,來救你一命了。”

雨晴頓時就全明白了,又羞又急,道:“我才不要你救,我這條命你拿去好了,我不稀罕!”

風言道:“你放心,取你小命,如同探囊取物,不著急!”

雨睛急道:“你……”卻再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雨雄初見雨晴醒來,確是又驚又喜,待緩過神來,又是死灰一片,轉身盯住姜小白道:“清涼侯,你興師動眾救活我們父女倆,就是為了羞辱我們嗎?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勸你還是不要白費心機了,我們寧死也不受辱!”

姜小白淡淡道:“我有羞辱你們嗎?”

雨雄怔道:“那你想干嘛?”

姜小白道:“不想干嘛,只是想放了你們。”

雨雄冷笑一聲,道:“清涼侯,我覺得這一點都不好笑。”

姜小白道:“如果你信,就帶著你女兒走吧,外面已經給你備好了龍麟馬。如果你不信,就自己了斷吧!”說完便不再理會他,轉身就走。

雨雄就有些恍惚,好像是在夢里,沒有一點真實的感覺,不過看姜小白的態度,好像真沒有打算羞辱他,連他的手腳都沒有綁,難不成真打算放了他們?略一遲疑,便叫道:“等一下!”

姜小白轉過身,道:“還有什么事?”

雨雄道:“你想要什么條件?”

姜小白道:“條件?我想要的條件你滿足不了。”

雨雄道:“那你為何會無緣無故地放了我們?”

姜小白道:“因為你是七國第一金斗,是國之棟梁,曾為國家立下汗馬功勞,是國家的驕傲。也許我們政見不同,但我們都深受這個國家,深愛這片土地,僅此而已,并不是因為我看你有多順眼!”

雨雄道:“你就不怕我再帶兵殺回來?”

姜小白笑著搖了搖頭,道:“那得路長海用你才行!”不等他回話,說完就走了,其他人也跟著走了出去。

父女倆望著一行人遠去的背影,呆若木雞,好久雨晴才喃喃說道:“爹,他們真的要放了我們嗎?”

雨雄點點頭,道:“也許是真的。”

雨晴道:“這個清涼侯的肚量有這么大?”

雨雄道:“如果是真的,此人胸襟之廣闊,我生平未見。”

雨晴怔道:“這么好的人為什么要背叛皇上呢?”

雨雄嘆道:“朝中之事你哪里懂?”

雨晴道:“是不是因為鎮天侯搶了清涼侯的爵位,所以清涼侯一怒之下才會反他啊?”

雨雄道:“這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簡單的。”

雨晴道:“但我總感覺這個清涼侯比鎮南侯好!”

雨雄嘆道:“現在說這些又有什么意義?”

雨晴道:“那我們什么時候回去啊?”

雨雄雙手捂住臉,低頭嘆道:“沒臉回去啊!一輩子也沒丟過這樣的人!我死了也就罷了,偏偏這個清涼侯又把我救活了,手下幾十萬人馬死得光光的,就我們倆人回去,這臉往哪里放啊?”

雨晴道:“我感覺就算我們厚著臉皮回去,鎮天侯也不會給我們好臉色,說不定還會殺了我們。”

雨雄道:“殺我倒是不會,但沒有好臉色倒是肯定的。不過這些都是次要的,忍忍就過去了,只是忽然間我覺得,這個清涼侯比鎮天侯更讓我心服,我覺得這個清涼侯雖然年紀輕輕,卻是成大事之人,不像鎮天侯,心胸狹窄,目光短淺,終不能長遠!”

雨晴道:“我也是這樣想的,我覺得這個清涼侯人挺好的,挺正直的,最起碼沒有那么虛偽,讓人感覺很真誠,要不我們就不走了吧?反正我們也是死過一次的人,也算是還是鎮天侯的情義,就算以后地路敗了,我們就當今天沒有醒來。”

雨雄就有些猶豫,道:“這樣會不會太突兀了?”

雨晴訕訕道:“我感覺我們倆人現在回去才覺得突兀呢!”

雨雄深吸一口氣,道:“就不知清涼侯有沒有膽量收留我。”

雨晴道:“不收留我們也不走了,回去實在太丟臉了。”

姜小白領著眾人出去以后,就開始著手安排善后事宜了,望著山上山下堆積如山的尸體,心里也是難受,按照王青虎的說法,這些人是可以救活的,但他卻不能這樣做,他們不過六郡人馬,一旦把幾十萬敵人都救活了,無異于自掘墳墓。

想救卻不能救,這種感覺才是最難受的。

本來就已經折騰了大半夜,稍微操勞一番,天就亮了,一會太陽就升了起來。令姜小白奇怪的是,雨雄父女好像一直沒出來,也沒人向他稟報,便讓風言進去看了。

風言進屋一看,雨雄父女倆還坐在床邊聊天。倆人死里逃生,臨死前有那么多話想說卻沒來得及說,現在有了機會,肯定要一吐為快。

風言怔道:“咦?你們怎么還沒走啊?不會打算吃完午飯再走吧?”

雨雄就覺得尷尬,老臉一紅,沒有說話。

風言就跳了起來,道:“你們不會打算賴在這里不走了吧?”

雨晴被說破了心事,若不是手腳不能動,肯定也要跳起來。急道:“你說話怎么那么難聽?誰賴著不走了?這里又不是你家,我們想走便走,想留便留,關你什么事?”

風言有些忌諱她那個金斗七品的老爹,也不敢離得太近,遠遠道:“喂喂喂,大小姐,你要搞清楚了,你們是俘虜哎,有點覺悟好不好?起碼要尊重我一點,這里是我的地盤,別以為讓你住了兩天,就當成了自己家了。”

雨晴道:“誰是俘虜?我告訴你,我們寧死也不當俘虜,你們要殺便殺,不殺我們就是客人。”

風言就豎起拇指,道:“你不是客人,你是姑奶奶,當俘虜都能當得這么囂張,你稱天下第二,沒人敢稱天下第一!你是女人,我不為難你,你就跟我說,你們什么時候走?如果你們打算吃完午飯走,我現在就給你們做午飯。如果你們打算吃完晚飯走,我現在就給你做晚飯。但你們不能在這里過夜,我可不想我房間邊上一天到晚住著一個七國第一金斗,那我們睡覺都不安生。”

雨雄站了起來,向前走了兩步。風言嚇了一跳,趕忙向后跳了兩步,同時指著他道:“我警告你啊,雖然你是七國第一金斗,但我也不怕你,你別想偷襲我,要不然我會偷襲你女兒的。”

雨雄抱拳道:“小兄弟誤會了,能帶我去見清涼侯嗎?”

風言怔道:“見我家少爺干嘛?想跟他決斗嗎?我告訴你啊,雖然你是七國第一金斗,但你也不是他的對手,看看我你心里就應該有數了。”

雨雄道:“我已經沒有資格跟清涼侯決斗了,我只是想投降。”

風言擺手道:“你們已經輸了,不用再投降了。”

雨雄道:“我想追隨清涼侯!”

風言就怔住了,半天才緩過神來,道:“真的假的?是真心的嗎?”

雨雄道:“若是三心二意,天打雷劈!”

風言深吸一口氣,道:“這樣啊,我就怕我們這水塘太淺,容不下你這條大魚啊!不過這事我也做不了主,你等著,我去問下少爺。”

雨雄便點頭道:“勞煩小兄弟了。”

風言便不再言語,跑了出去,找了半天,終于找到了姜小白,把這事跟他說了,姜小白聽了也是驚訝,怔道:“他想追隨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0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