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靈蛇陣

第一百三十八章 靈蛇陣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一百三十八章 靈蛇陣

老管家這時攔在姜小白身前,凜然道:“我不許你們污辱我家少爺,有本事就沖著我來。”

書生道:“老人家,我對你真的沒有興趣!”

老管家道:“反正我絕不允許你們污辱我家少爺,除非我死。”

左藍冷哼一聲,道:“老東西,你別敬酒不吃吃菲,想多活兩天就給我滾一邊去。”

老管家怒目而視,喘著粗氣道:“死我也不會讓開的。”

左藍剛準備動怒,沒想到姜小白卻淡淡說道:“風叔,你讓開!”

老管家轉身急道:“可是,我怎么能眼睜睜地看著你被人凌辱呢那比殺了我還要難受啊!”

姜小白冷冷道:“風叔,我不想說第三遍,你先退到一邊去,我自有分寸。”

老管家看著他不容拒絕的臉色,話到嘴邊又吞了下去,默默地退到一旁。

左藍笑道:“看來蓄爺是想通了,是不是覺得屁股癢癢了。”

姜小白咬牙道:“左藍,你欺我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

左藍就樂了,過來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恤刀放在他眼前剪得喀嚓喀嚓響,笑道:“不可忍又能怎么樣呢待會我要讓你體驗一下什么叫疼痛難忍!”嘿嘿一笑,就彎下腰來找姜小白的屁股。

姜小白怒吼一聲,把左藍嚇了一跳,轉頭卻見他手中多出一把醬,閃爍著淡藍色的光芒。

姜小白手握制天神劍,用盡全力向上一挑,就聽“砰”地一聲,黑網炸為粉末。

其實姜小白剛被抓住的時候,就準備用制天神劍破網,可心里卻又不敢確定,畢竟素月劍也是神劍,鋒利無比,卻奈何不得這張黑網,萬一制天神劍出體,也是如此,誓必噬主傷己,必死無疑。況且當時還沒有見到老管家,所以才一忍再忍,原本打算等夜深人靜的時候,左藍他們睡了,再破網出逃,但是左藍欺人太甚,如果再無動于衷的話,真的要貞潔不保了,雖然他也沒有把握,但他已經沒有退路,左右是個死,不如賭上一把。

結果,制天神劍果然沒有令他失望,真的是無堅不催。

左藍卻是傻眼了,一時竟不知所措,姜小白趁熱打鐵,持酵向左藍劈了下來。

左藍修煉的是魔法,跟正道修煉不同,需要慢慢地汲取靈氣,他是直接換血,而靈蛇血靈氣充沛,只需將這些靈氣慢慢凝結,便可轉為己用,省去了大量修煉的時間,況且他的體質可以和蛇血融為一體,靈氣比其他人凝結得更快,更多,按照魔道的等級劃分,他已經踏入紫血境,眉間會顯現出一滴紫色的血液,修為越高,顏色越深,相當于正道中的紫斗修為。所以姜小白的修為遠不如他。

雖然左藍猝不及防,但眉間一滴紫血一閃,雖然顏色不是太深,但速度卻是極快,生生地從劍鋒下避了過去。

但他卻不知道,姜小白的身旁還站著另一個硬主,那個不起眼的風言。

他的身形雖快,卻快不過定海神針,左藍只覺胸前一痛,一根小棍穿胸而過。

風言同時冷冷說道:“我說過,我出來之時,定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左藍還想反抗,可他手中的兵器只有那把恤刀,剪得喀喀作響,卻沒有半點作用。

原本看守他們的那名修士這時才反應過來,連忙拔劍出鞘,砍向風言,風言連忙縮回神針,左藍的胸前就出現了一個窟窿,鮮血狂噴而出。

制天神劍嗅到了血腥味,蠢蠢欲動,姜小白意念一動,神劍得到了允肯,精神一振,拼命"yun

xi",那鮮血就變成了血柱從窟窿里拔了出來,瞬間功夫,左藍就變成一根干枯的“木頭”,臉上的表情就凝固了,帶著震驚和不甘,就倒了下去。

與此同時,風言轉身又把神針對準攻擊他的那名修士彈了出去,那修士嗚呼一聲,劍還舉在半空中,胸前也被捅了一個窟窿,人就倒了下去。

石室中其他修士見此變故,慌亂拿起兵器就圍了過來。

風言大叫一聲,道:“少爺,我們走!”同時手中神針不停,離的近的兩個修士就被他撂倒了。

書生沒想到他們還真有逃出去的本事,現在見到左使也死了,他們若是留下,必定是死路一條。慌道:“兄弟,不能丟下我們,帶我們一起走啊!”

說心里話,姜小白并不想救這個惡心的家伙,但是沒有這三個人,他跟風言就算能走出這間石室,也走不出包圍小島的那片沼澤。便身形一閃,長劍一揮,就聽“咝”的一聲,書生手腳的鐐鏈就被斬斷。

刀疤臉和猥瑣男連忙也站了起來,背朝姜小白,姜小白手中神劍不停,眨眼功夫,那倆人便也自由了。

石室雖然很大,但那些修士的速度很快,幾十個修士轉眼就到了眼前,不過這些人都是在這里做苦力的,修為雖然不高,但成天面對的都是凡人,毫無壓力,很多人連兵器都沒有,沖在最前面的幾個人被風言捅死以后,其他人就膽寒了,這時又看見姜小白的劍正在吸著幽冥左使的血,均面面相覷,止步不前。

有個修士想偷偷地溜出去報信,以為離得遠,心存僥幸,結果剛去到洞口,風言的定海針就煞出一丈有余,將在釘在了洞口邊的墻壁上,如同是拍死在墻上的蒼蠅。

其他人嚇得就更不敢動了,反正他們群龍無首,也沒人出頭。

姜小白走到老管家身邊,道:“風叔,我們走。”

說來話長,其實這么多事情就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老管家還沒緩過神來,經姜小白提醒,才慌忙點頭道:“好好!”

姜小白就領著他順著山洞向上爬去,書生三人好不容易在地上撿到三把劍,就跟了上去,風言斷后。

洞外有兩個守衛,聽到洞里有動靜,都伸長脖子往里看,可外面是白天,洞內昏暗,就看見洞里好像有人影上來,還沒看清是誰,一道藍色的光芒就從洞內伸了出來。倆人嚇了一跳,脖子還沒來得及縮回來,頭就被砍了下來,血噴如柱,但也沒有濺到姜小白的身上,瞬間被制天神劍吸得干凈。

一行人出了大殿,就拼命向沼澤跑去,老管家年邁,又是凡人,走路都吃力,更別談跑了,風言就把他背了起來。

靈蛇島不大,雖然廣場上也有不少人,但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這伙人已經沖出廣場。那個書生從懷里掏出一個哨子,邊跑邊吹,等他們到達沼澤邊的時候,蛇橋已經浮了起來。

秦玉蓮聽到哨聲,感到奇怪,就從房間內走了出來,頓時就傻眼了,看背影,這伙人怎么那么眼熟好像是姜小白他們等她反應過來,一下就急了,大叫道:“左藍——左藍——”

結果木頭是不會說話的。

這時,石室里面的人也跑了上來,見到秦玉蓮,其中一人急忙道:“右使不好啦,左使被他們殺了。”

秦玉蓮大吃一驚,踉蹌一步,差點跌倒,雖然他是幽冥右使,但她也知道,完全是沾了左藍的光,如果左藍死了,估計她這個右使也就做到頭了,以后想要在九屠魔域呼風喚雨,無異于癡人說夢。清涼侯若是跑了,憑她一己之力,日后再想報仇,可就沒那么容易了。

趁著自己現在還是幽冥右使,絕不能讓清涼侯逃出九屠魔域,連忙聲嘶力竭地叫道:“快給我截們,不要讓他們跑了,他們殺了幽冥左使,若讓他們逃了,你們一個也活不了。”

島上也有幾百個修士,在秦玉蓮的帶領下,一窩蜂就追了上去。

姜小白一伙人踏上蛇橋,一路狂奔。姜小白和風言長這么大也沒見過這么粗的蛇,隨便哪一條,都夠他們吃上幾個月的,有的正翹頭張開蛇口,吐著鐵釵一樣的信子,把二人看得頭皮發麻,但也只能硬著頭皮往前跑,心里暗暗發誓,若是活著出去,一輩子也不來這里了。

等到秦玉蓮反應過來,他們已經上了岸,昨天留下的龍麟馬還在岸邊,幾人連忙就躍上馬背,撒開馬蹄,絕塵而去。

秦玉蓮帶人追到岸上,雖然他們有幾百人,但龍麟馬只有十來匹了,但她也不甘心眼睜睜地讓他們跑了,連忙叫道:“給我上馬追!”

邊上就過來一個人,名叫葉兩片,是靈蛇島的負責人,紫血境修為,這時說道:“右使,對方既然能殺了左使,修為一定不低,我們現在只有十幾匹龍麟馬,追上去也未必有勝算。”

秦玉蓮急道:“那也不能讓他們跑了。”

葉兩片道:“只有動用靈蛇陣了。”

秦玉蓮急道:“那還等什么趕快用啊!”

葉兩片道:“靈蛇是九屠宮的根本,一旦動用,宮主一定會問責,到時”

秦玉蓮急道:“你放心,一切由我承擔,跟你沒有任何關系。”

葉兩片點頭道:“既然如此,那就交給我了。”就從懷里掏出一個哨子,不過比書生的哨子要大上許多,足有拳頭那么大。吹出來的曲調也是鏘鏗有力,帶著濃濃的殺伐之意,滾滾而去。

姜小白龍麟馬雖然跑得快,卻是快不過聲音,況且身處沼澤之地,小路左拐右拐的,極不順暢,嚴重影響了龍麟馬的速度。

忽然,兩邊原本平靜的沼澤竟有了動靜,一條條巨蛇帶著泥水沖天而出,豎在沼澤里如同一根根粗壯的圓柱,兩個人都抱不過來,高有幾十米,放眼望去,足有幾百上千根,密密麻麻的,張著血盆大口,帶著聲聲嘶吼。

姜小白看得頭皮又麻了一遍。

刀疤臉驚道:“葉兩片那狗日的竟然動用靈蛇陣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139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