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卷土重來

第一百三十二章 卷土重來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一百三十二章 卷土重來

姜小白一直把他送到大門外,常楚楚也要去她外婆家了,姜小白晚上不放心,便讓風言送她過去了。

姜小白回去以后,稍作猶豫,便去了姜離賦的房間,敲響了房門。

里面的人依舊謹慎,就聽卞公公壓著嗓子道:“是誰”

姜小白道:“是我!”

一會功夫,門就吱呀開了。卞公公道:“侯爺還沒睡”

姜小白道:“睡不著!”人就走了進來。

卞公公就點了燈,姜離賦就走了過來,道:“清涼侯深夜造訪,不知發生了什么事”

姜小白輕嘆一口氣,道:“剛剛得到消息,朝廷已經削去了我的爵位,把我貶為平民,讓殿下失望了。”

姜離賦也跟著嘆了一口氣,道:“我早就猜到了。”

姜小白驚道:“殿下知曉此事”

姜離賦道:“我只是猜測。你也應該知道,中夏國自立國以來,都是以劍封侯,但素字劍只有八把,皇宮又收藏一把,所以只能封七個侯,一個蘿卜一個坑,其他人若想封侯,必須有侯爺要被削去爵位,而清涼侯隱居邊陲,手下沒有一兵一卒,自然惹人覬覦,特別是天路大元帥路長海,掛帥這么多年卻沒有封侯,經常被鎮南侯嘲諷,心中自然憋屈,何況在他的治下卻藏著一個侯爺,那就是你,所以他心里特別不平衡,心癢難耐,感覺你是占著茅坑不拉屎,幾次請奏父皇,削了你了爵位,但父皇念及清涼侯先祖立下的不世之功,所以都沒有答應他。

現在我七哥初登皇位,皇位又是篡奪而來,名不正言不順,下面肯定人心不穩,而天路實力最強,而且路長海這個人是個小人,有奶便是娘,七哥削了你的爵位,肯定是用來安撫路長海了。”

姜小白這才恍然大悟,咬牙道:“原來如此!真是欺人太甚!”

姜離賦道:“清涼侯放心,只要清涼侯助我奪得皇位,我必定會百倍千倍地還給你。”

姜小白抱拳道:“多謝殿下!”

姜離賦道:“你的素蘭劍呢”

姜小白道:“已經交上去了。”

姜離賦便從儲物戒里煞出一把劍來,外形與素蘭劍一模一樣,只是劍格處刻著一個“月”字,遞向姜小白道:“這把素月劍是我從皇宮里帶出來的,你先拿著,待它日功成,你再用素月劍換回你的素蘭劍。”

姜小白驚道:“這可使不得,這可是皇宮的鎮宮之寶,屬下不敢消受。”

姜離賦道:“現在你才是我的鎮宮之寶。我不喜歡客套,你先拿著,我相信你一定會拿著這把劍換回你的素蘭劍的。”

姜小白便接過素月劍,道:“多謝殿下信任,小白一定竭盡所能,定不負殿下重托。”

姜離賦道:“我相信我姐姐,我姐姐又如此相信你,所以我相信你不會令我失望的。”

姜小白道:“那就請殿下拭目以待吧。”

左敬天一直在留意清涼侯府這邊的動靜,見到郡主匆匆而來,匆匆而去,什么也沒給他交待,心里就非常不踏實,感覺這清涼侯真是一個燙手山芋,如果將他從無生海回來的消息報上去,以他的身份,肯定是青云直上,畢竟連孟得剛這樣的小癟三從無生海回來以后,都可以成為國家的寵兒,何況人家還是清涼侯呢

況且這清涼侯在他眼里,城府極深,比他還要深,喜怒不形于色,始終讓他捉摸不透,也不知道爬上去以后還會不會難為他

他在床上輾轉了一夜,也沒有睡著,生怕上面有消息傳來,清涼侯加官進爵。

結果天意難測,第二天上面就有消息傳了下來,不過不是清涼侯加官進爵,而是被削去了爵位,貶為平民,池主榮生還指示他,摘去清涼侯府的匾額。

這可把左敬天高興壞了,真的是山窮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哪。清涼侯現在沒有了侯爵這張虎皮,在他眼里,那就是拔了毛的鳳凰,不如一只雞啊。還不如孟得剛這只雞,最起碼孟得剛還有大把機會升官發財,但清涼侯一旦被削去爵位,說明上面對他是相當不滿,留他一條性命已經格外開恩,想要再咸魚翻身真的比登天還難啊!

左敬天心中的喜悅無處宣泄,走出房間,見到院子里有個丫環正在修剪花草,長相倒是標致,就走了過去,一把攬在懷里。丫環嚇了一跳,見是左敬天也不敢反抗,一會就被左敬天剝得干干凈凈,陽光下如同是白玉雕琢出來的,曲線細膩。

那丫環不經人事,哪里遇到過這種事情,何況還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又羞又怕,身子瑟瑟發抖。但左敬天卻不懂得憐香惜玉,讓她趴在花壇邊,就從后面進入,一陣狂風暴雨,痛得丫環眼淚直流,嚶嚶不止。

左敬天提上褲子,哈哈大笑,心里好生舒暢,就領著一幫人去清涼侯府摘匾了,心里還想著,到時把清涼侯府的匾額摘下來,一定要狠狠地摔在大街上,將它摔個稀巴爛,要不然對不起這兩年心里所受的委屈。

結果人也帶了,梯子也扛了,到那里一看,匾卻沒了。原來姜小白早有自知之明,夜里就讓人把匾額摘了下來,擦拭干凈,用紅布包了起來,放在列祖列宗的靈位前,讓列祖列宗見證,終有一日他還會將這塊匾重新掛起來。

左敬天難免感到失望,心里空落落的,望著空蕩蕩的門楣怔怔發呆,好想沖進去把匾額找出來掛上去,然后再讓人摘一遍。

這時,姜小白就走了出來,邊上站著風言和常楚楚。姜小白道:“左城主,親自來搞匾的嗎”

不知為何,就算現在姜小白已經被削去了爵位,但他看見他,心里還有些慕名地犯怵,何況他邊上還站著郡主的女兒,也不敢放肆,硬笑一聲,道:“我只是奉命行事。看來侯爺已經知道消息了”

姜小白道:“那又如何”

左敬天道:“我就是想問一下,既然侯爺已經從無生海回來了,那什么時候去城主府應卯啊”

應卯即是上班的意思。姜小白冷笑一聲,道:“我去的時候會通知你的。”

左敬天沒想到這家伙貶為平民了還這么囂張,感覺碰了一鼻子灰,也跟著冷笑一聲,道:“只要侯爺開心就好!”轉身喝道:“我們走!”

便又扛著梯子走了。

風言啐了一口,道:“狗眼看人低!”

回去的路上,左敬天越想越是憋屈,就讓人把圣旨的內容抄了上千份,在清涼城到處張貼,心里想著,看你的臉還往哪放若不是吃不準郡主的態度,當時就要跟他翻臉,竟然跟領導這樣說話,簡直是不知死活。

由于白天發泄過一次,昨晚又沒有睡好,所以左敬天回到城外行宮,一個人早早就睡了。

半夜時分,忽然聽到有人敲門,猛地從夢中驚醒,若是下人,肯定要事先通報,不敢擅自敲門。若是外人,竟然可以悄無聲息地來到他的房門前,而他現在已經突破金斗,卻沒有聽到一點動靜,實在太可怕了,不由驚出一身冷汗,硬著頭皮問道:“是誰”

門人那人道:“是我!”

這聲音實在是太熟悉了,左敬天連忙跳下床,鞋也來不及穿,就匆忙跑去開了門。

門外站著兩個人,一男一女,均身穿黑衣,月光灑在臉上,冷峻如鐵,男的不是別人,正是左藍。女的左敬天也認識,正是以前西亭亭長的女兒秦玉蓮。

左敬天就激動了,伸手道:“藍兒,真的是你嗎你沒有死嗎”

左藍冷冷道:“父親很希望我死嗎”

左敬天道:“你是我的兒,我怎么會希望你死呢這兩年你去哪里了”

左藍道:“拜父親所賜,去了人間地獄!”

左敬天就有些不高興了,屬下頂撞他也就罷了,連兒子都頂撞他,別以為出去兩年回來就了不起了,說實話,兒子那么多,都快忘了他了,只是初見時有些激動,如同小孩子找到兩年前玩膩的玩具,乍見歡喜,但稍微摸索兩下又膩了,便冷下臉道:“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

左藍淡淡道:“你說跟誰呢難道這里還有別人嗎”

左敬天指著他怒道:“混賬,看來不教訓教訓你就不知道我還是你爹!”就走了過去,抬手就準備扇他。

他已突破金斗,速度極快,卻是沒想到左藍的速度比他還快,伸手就抓住他的手腕,感覺輕描淡寫。他還沒反應過來,左藍另一只手已經掐住他的脖子,向前走了兩步,把他抵在了門前的柱子上,雙腳離地。

左敬天大驚失色,拼命掙扎,但左藍的手如同鐵鉗一般,將他鉗得死死得,動彈不得。左藍是他的兒子,他比誰都清楚,左藍是一個沒有修煉資質的人,而他可是金斗修士,卻連一招都沒有撐過去,況且左藍走的時候明明斷了一條胳膊,可現在回來了卻是一條不差,只是掐住他脖子的那只手長滿了蛇鱗,看著都讓人頭皮發麻。左敬天細思極恐,憋著一口氣,道:“你是人是鬼”

左藍道:“我既不是人也不是鬼,我是魔。”

左敬天感覺氣也透不過,漲紅了臉,道:“藍兒,快放我下來,我是你爹啊!”

左藍道:“你若不是我爹,哪有你活命的機會”手上一松,左敬天就落了下來,險此跌倒在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1.601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