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拜師

第一百二十八章 拜師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一百二十八章 拜師

風語和花紫紫的房間在一個院子里面,本來倆人正坐在院子里聊天,但風言畢竟跟風語久別重逢,心里還有好多話要說,但他一個人有些敬畏花仙子,所以就拉著姜小白,找了過來。姜小白倒也是想念風語,所以二話沒說就跟他過來了,花紫紫見到二人,便知趣地退到房間里。

風語自是歡喜無比,坐在二人中間問東問西,傾訴離別之苦,三人你一言我一語,時間不覺過得很快,一晃天就亮了。

風語雖有千般不舍,但她還是跟著花紫紫走了,由于花紫紫修為被壓制,倆人只能騎著龍麟馬下山。

姜小白領著眾人騎著龍麟馬,一直把她們送出散元血霧的覆蓋區,直到二人沖天而去,消失于天際,才嘆道:“看來我也該走了。”

玉夫人也跟著一聲長嘆,道:“我知道你的心一直都不在這里。”

姜小白道:“這里雖好,無憂無慮,天大地大也沒有我大,又能吃著姐姐親手燒的菜,說實話我也不想走,但我豈能甘心做一輩子的匪”

玉夫人道:“男人就當有青云之志,有問鼎天下的雄心,我的弟弟更應如此,姐姐雖然舍不得你,但也希望看到你展翅翱翔于天際,你去吧,記得經常回來看看姐姐就行了。”

姜小白道:“姐姐放心,我一定會經常回來看你的。”

陳靜儒這時驅馬上前,吞吞吐吐道:“盟主,不知道一年多前答應我的事你忘記了沒有”

姜小白怔道:“收你為徒”

陳靜儒羞赧得如同女孩子,臉都紅了,局促道:“盟主也不必勉強,如果覺得我資質實在太差就當我沒說過。”

姜小白道:“你資質不差,可能是以前做少寨主時養尊處優慣了,疏于練劍,要不然當時我也不會答應你了。”

陳靜儒遲疑道:“那盟主是答應了嗎”

姜小白道:“雖然以我的資歷還沒有資格收徒弟,但我說過,陳寨主于我有救命之恩,既然陳寨主一再堅持,我也不能無動于衷,但陳寨主你可要想清楚了,你現在是一寨之主,你我平起平坐,兄弟相稱,一旦拜我為師,首先你的寨主可能就做不成了,以后輩份也比我矮了一截,從此尊卑有序,你再想回到從前都不可能了。”

陳靜儒喜道:“盟主放心,能拜盟主為師,是我的榮幸,我豈會后悔”

姜小白道:“既然如此,那你就拜師吧!”

陳靜儒怔道:“就在這里總得讓我把千寨的兄弟們請過來作個見證,擺兩桌拜師酒吧”

姜小白道:“我不喜歡把簡單的事情搞得繁瑣,你有心拜我為師,我有心收你為徒,這就夠了,虛禮那是留給俗人看的。”

陳靜儒點頭道:“好!”就跳下龍麟馬,跪倒在地,抱拳道:“師父在上,請受徒兒陳靜儒三拜!”說完伏倒在地,連叩三首。

姜小白道:“起來吧!”

陳靜儒就站了起來,臉上燦爛無比,不過他也知道,膝蓋一伸一屈間,身份已經是截然不同,他也是知曉禮數之人,雖然歡喜無比,仍不失恭敬,抱拳道:“師父現在就要走了,徒兒也要跟你一起去嗎”

姜小白道:“不急,我自己的事還沒處理好,等我穩定了,我會通知你的。”

陳靜儒道:“是!”轉而吞吐道:“那師父什么時候教我劍法啊”

姜小白道:“我看過你的劍法,無論是身形還是步法,還有走劍的姿態,我覺得你根本不適合練劍法!”

陳靜儒遲疑道:“師父這是什么意思啊”就沒敢說,我拜師就為學劍的啊!

姜小白道:“我覺得你更適合練刀法,要不我教你一套刀法吧!以你的資質來說,練刀肯定比練劍更有前途。”

陳靜儒驚疑不定,道:“師父,這刀法能行嗎可我從來沒使過刀啊”

姜小白道:“正因為你沒有使過刀,我才讓你學刀法,心中不受羈絆,不像劍法,雖然你的劍法很爛,但你畢竟練習了上百年,早已深入骨髓,永遠烙在了你的潛意識里,總會不經意地流露出來。”

陳靜儒仍舊有些拿捏不定,道:“這能行嗎”

風言道:“陳兄,你放心,我家少爺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不會虧待你的,以前讓我學棍,我也是不愿意的,比學刀還要難看,但你看我現在,感覺什么兵器也沒有我用棍爽,劍除了好看,我看并沒有什么鳥用,現在讓我學我也不想學了。”

陳靜儒想了想,咬了咬牙,道:“既然師父覺得我適合練刀,那我就練刀吧!”

姜小白道:“既然如此,我明天再走,今天先教你一天,以后你就留下慢慢練習吧!”

陳靜儒便抱拳道:“多謝師父!”

回到鎮仙宮,姜小白又把伍子談留下的那箱兵器找了出來,在里面翻了半天,就翻了幾把刀出來,來回比對一番,就找了一把合適的,遞給了陳靜儒。

倆人來到鎮仙宮前的廣場上,著人找來一根木樁,姜小白便指著木樁道:“我教你這套刀法叫燃木刀法,待你刀法練成之后,你對著木樁瞬間快劈九九八十一刀,但刀片只能貼住木樁表面,而木樁卻不能受到絲毫傷害,就在這瞬間功夫,刀片與木樁之間摩擦產生的熱量能將木樁點燃,所以叫燃木刀法。”

陳靜儒驚嘆道:“真的能點燃嗎這也太神奇了,這得要多精確啊”

姜小白道:“無論是使劍還是使刀,每一式劈下去都必須精確到毫厘之間,要不然必定會漏洞百出。”

陳靜儒忽然就有些期待,握著刀躍躍欲試。

姜小白便把燃木刀法的口訣跟他細細講解一遍,然后就坐到一旁,讓他一個人慢慢揣摩練習。

陳靜儒首次用刀,確實有些別扭,遇到不懂的地方就過來請教,待到兩個時辰以后,陳靜儒就漸漸有了手感,越使越是順手,到后來感覺比使劍還要順手,每一招一式都合乎自己的心意,暢快淋漓。

原來以為自己的劍法爛,是因為以前養尊處優,疏于練習,現在才發現,師父說得沒錯,他確實不適合練劍,他的心路跟劍路根本就走不到一起去。

陳靜儒如獲至寶,越練越是歡喜,激動難耐,一刻都不愿歇息,如癡如醉,天都黑了都不以為意。

玉夫人這時過來叫他們吃晚飯,陳靜儒卻手中不停,叫道:“你們先吃吧,我再練一會。”

姜小白道:“一口吃不成胖子,欲速則不達,不管是練劍還是練刀,最忌急燥,先過來吃飯吧,以后有的是時間。”

陳靜儒這才停下手來,臉上就有些遺憾,道:“那好吧,我吃過飯再練吧!”

玉夫人笑道:“你別走火入魔了。”

陳靜儒笑道:“走火入魔也值。以前我練劍,都是為了練劍而練劍,其實心里是抵觸的,根本就不想練,枯燥無比,原以為是自己太懶,現在我才知道,我并不懶,我只是沒有遇到心儀的劍法,不,是刀法。”

玉夫人道:“但愿你不是虎頭蛇尾。”

陳靜儒道:“玉夫人放心,我一定會將燃木刀法練成的!”

吃飯時候,陳靜儒坐在姜小白的身邊,不停地詢問關于刀法上的疑惑,因為他知道,一旦師父走了,一切都得靠自己揣摩了。姜小白第一次收徒弟,倒也有耐心,給他細細講解,一頓飯竟吃了一個多時辰。

吃完飯,陳靜儒又練了大半夜,直到精疲力竭才回房休息。

第二天,姜小白和風言就走了,回到清涼城已經是十天后的事情了。

左敬天最近是喜憂參半,喜的是清涼侯死在了無生海,讓他沒有了后顧之憂。憂的是孟得剛回來了。

由于中夏國已經上千年沒有在狩獵大會上贏過彩頭了,這次一舉奪魁,令朝廷振奮,大肆封賞,光引道珠就一人賞了五千顆,存放在國庫里,隨時可以領取,其它金銀珠寶更是不計其數。

左敬天一年的俸祿也不過才十顆引道珠,這五千顆引道珠要夠他領五百年的,所以那真的是羨慕嫉妒恨哪。何況是他把他送去無生海,倆人之間已經結下深仇大恨,現在孟得剛載著榮譽歸來,是國之功臣,在朝廷眼里,比他重要多了,飛黃騰達指日可待。

雖然孟得剛回來很低調,就像走了一趟親戚,好像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不驕不躁,但越像這樣,左敬天越是擔憂,日后若有可能,孟得剛爬到他的頭上,肯定要報復他的。

而且這個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他想將孟得剛斬草除根,但朝廷似乎已經看穿了他的心思,特地下旨,但凡從無生海回來的修士,各城務必盡心保護,若有閃失,拿城主問罪。畢竟朝廷又不是傻子,知道每一個從無生海回來的修士都跟城主之間結下深仇大恨,若不保護,沒有一個能活到第二年的。

本來他是喜憂參半,結果一個消息傳來,一半的歡喜頓時跑得干凈,只剩下憂愁了,因為清涼侯回來了。不過清涼侯沒有來他這里報到,而是直接去清涼侯府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