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三十四章 比試

第三十四章 比試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三十四章 比試

姜小白和風語如今都是修士,走起山路也是如履平地,不到一柱香功夫就到了山頂,眼前豁然開朗,到處都是亭臺樓閣,流水潺潺。跨過一座石階拱橋,就是一片青石廣場,再往前就是一座宏偉的殿宇。

而信殿殿主羅啟乘此時就在這座殿宇之中會客,客人便是冷顏宮的人。那個守衛已經先一步到達這里,羅啟乘心里也是疑惑,這個小侯爺不好好待在清涼城里吃喝玩樂,跑到這里湊什么熱鬧?

其實剛才面試風語的人就是他,本來冷顏宮招收弟子,他是沒有權利干涉的,只是因為他有一個重孫女去年剛好辟空顯印,便想把她送去冷顏宮,也好將來有個倚仗,為了給重孫女掃清障礙,便瞞著冷顏宮私自篩選一番,踢走五個資質好的,只留下三個資質最差的作為陪襯。

雖然心里有疑惑,但侯爺駕到,也不好不見,便跟冷顏宮的人知會一聲,走出大殿,剛好遇見姜小白迎面走來,微微一怔,便止步道:“來人可是清涼侯?”

姜小白停下腳步,雙手束后,道:“正是!”

羅啟乘垂首拱手道:“信殿殿主羅啟乘見過小侯爺。”

姜小白道:“免禮!”

羅啟乘見他也不過是應付一下場面,畢竟人家是正兒八經的侯爺,至于其它,一個爛泥扶不上墻的侯爺,真不想跟他有什么瓜葛,只想早早把他打發掉,連請他進殿的意思都沒有,況且他邊上還站著風語,風語他是剛見過的,資質不錯,生怕被冷顏宮的人看到,所以就更不想讓他們進殿了。邊道:“不知侯爺大駕光臨,有何指教?”

姜小白道:“冷顏宮的人在哪?”

羅啟乘嚇了一跳,道:“冷顏宮可是高高在上的仙宮,里面的人也是高高在上的仙姑,可不是我們這些人想見就能見的。”就沒好說不是你想見就能見的。

姜小白道:“這是羅殿主的意思嗎?”

羅啟乘道:“這是冷顏宮的意思。”

姜小白知道今天他是不會帶自己去見冷顏宮的人了,便氣沉丹田,哈哈一笑,道:“難道現在冷顏宮的事情都要靠別的男人來作主嗎?”

聲音轟隆如雷,在廣場上久久回蕩。

羅啟乘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就聽大殿內傳來一聲嬌喝:“放肆——”

隨同聲音一同出來的還有一行女子,共有十來人,前面兩人一個身著白衣,頭戴斗笠,四面垂下白紗,遮住了她的容顏,走起路來衣颯飄搖,裊娜如風,看身姿,便已絕世。這名女子正是花海山莊里的那個會彈琴的女鬼,名叫花紫紫。另一個女子身著紅衣,姿色倒也絕佳,只是濃妝艷抹,如同凡塵蒙面,便沒有了清新脫俗的味道。此女名叫雨裳,乃是花紫紫的丫環,剛剛嬌喝的人也正是她。

一行人走到姜小白的面前就停了下來,花紫紫和雨裳站在前面,其余女子在她們身后站成一排,個個面無表情,神色冷峻。

雨裳眉毛一挑,盯住姜小白道:“剛才侮辱冷顏宮的人是你”

姜小白不急不徐道:“侮辱不敢,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

雨裳喝道:“大膽!”

姜小白道:“姑娘,你別總是大呼小叫的,嚇我一跳,如果你想仗勢欺人,以多欺少,我無話可說。如果你還講點道理,麻煩你心平氣和地說話。”

雨裳見他波瀾不驚的樣子,心里也有些沒底,便道:“你是什么人?”

姜小白剛欲開口,沒想羅啟乘是搶答高手,搶著答道:“他可是我們中夏帝國的清涼候!”

雨裳倒是有些意外,道:“原來是位候爺,真是看不出來啊!”末了又道:“你是什么修為?”

姜小白道:“白斗一品。”同時一顆孤零零的白星在眉間顯現出來,特別寒磣。

雨裳嗤地一聲,倒是樂了,冷笑一聲,道:“看你目中無人的樣子,我以為多大來頭,原來不過是白斗一品的小候爺,你也太抬舉自己了吧?就你這樣,還需要我們仗勢欺人,以多欺少?”說時拔劍出鞘,指向他道:“信不信本姑娘一個人收拾你都綽綽有余?”

姜小白道:“你什么修為?亮一下看看!”心里盤算著對方畢竟是冷顏宮的人,如果修為太高,可不能打腫臉充胖子,以卵擊石,得說幾句好話哄哄她。

雨裳冷笑一聲,眉間顯印,竟是白斗四品。道:“現在知道害怕了嗎?”

姜小白沒想到冷顏宮也會放修為這么低的人出來得瑟,心里略一盤算,上次常楚楚是白斗三品,雖然是僥幸得勝,但那時他不過是剛剛入道,手法生疏,現在磨合了一段時間,倒也可以博一博,畢竟作為一個男人,不到萬不得已,誰愿意對一個女人低頭?便道:“你不是我的對手。”

雨裳道:“你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看來本姑娘不教訓教訓你,你是不會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

姜小白道:“教訓我可以,但我有個條件。”

雨裳道:“講!”

姜小白道:“我跟你講清楚了,冷顏宮也是有頭有臉有地位的,我跟你只是友好地切磋,無論勝負,都不能介懷,如果我打贏了你,你們人多勢眾,你可不能惱羞成怒,拉著一幫姐妹再來教訓我,那到時我就算有三頭六臂也不可能是你們的對手!”

雨裳只覺聽完這句話牙都有些癢癢,咬牙道:“你放心,如果你能贏了我,我不但會不計前嫌,恕你剛才冒犯冷顏宮之罪,還會跪下來向你磕三個響頭,叫你一聲大爺!”

姜小白哈哈一笑,道:“好,既然如此,本候就答應你,只是叫我大爺就免了,大娘還沒有找到,聽著有些寒磣!”

雨裳氣得真想上去撓他,道:“看你現在跳得歡快,待會會讓你死得很慘!”

姜小白道:“能有多慘?殺頭不過碗大的疤,難道你還喜歡鞭尸不成?”

雨裳竟然無言以對,雖然氣得不行,但也沒有忘了身份,轉頭請示花紫紫道:“仙子,我忍不住想教訓他!”

花紫紫道:“你是自己手癢了吧!”

這倒是實話,雨裳自從入道以來,就一直呆在冷顏宮,鮮有外出,平時也只是同門切磋,從未與人實戰過,今天好不容易遇到一個不知死活的軟柿子,忍不住想捏一下。當然,這只是其中一部分。嘴上道:“哪是我手癢?仙子你看他那張狂不可一世的樣子,連冷顏宮都不放在眼里,你不想教訓他嗎?”

花紫紫倒也想教訓他,不過不是因為他張狂不可一世,而是因為他在花海山莊臨行前留下的那句話,但是念及他是父親欣賞的人物,畢竟她的父親一生難得欣賞一個人,便道:“教訓他可以,但不要傷他性命!”

聲音雖然不大,卻是被姜小白聽到了,心中淌過一絲暖流,想這個蒙面女人雖然長得丑,不過心地卻是善良,真是可惜了。他以前在地球上長得丑,丑到他總想蒙著面出門,現在見到別人蒙著面,第一反應就是因為長得丑。

雨裳點點頭道:“我會留他一口氣的!”上前兩步,用劍指著姜小白道:“讓你三招,免得說我以大欺小!”

姜小白道:“那我不是占你的便宜了?”

雨裳道:“無妨!”

姜小白道:“你真大度,占你的便宜都無妨!”

雨裳微一遲疑,才會意過來,頓時惱羞成怒,一刻都不能容忍,管它是不是以大欺小,怒道:“找死!”持劍就刺了過來,速度極快,轉瞬即至。

在場所有人都認為他躲不開這一劍,這場戰斗也不過是一招定輸贏。哪里知道姜小白之所以激怒她,就是為了尋求主動,以他的速度,主動出擊,反而占不到便宜。雨裳在盛怒之下,無心經營劍法,只求一劍血恥,這正合了他的心意。她劍未動,他形已動,待她劍至,他已經向右避閃開去。

不過雨裳畢竟是白斗四品的修為,反應極快,劍路一變,就橫削追擊。不過姜小白這次卻沒有躲閃,反而轉身迎向劍鋒,雨裳正考慮要不要一劍把他削成兩截,沒想到姜小白卻彎腰向后仰去,劍鋒就順著他的肚皮臉面呼嘯而過,驚險之極,姜小白都能感受到劍面上的涼涼寒意。

雨裳畢竟沒有實戰過,跟同門切磋哪會遭遇此等奸詐?心中一凜,暗道不妙。

果然,就在這一瞬間,姜小白在身體后仰的同時,手中長劍已然遞出,刺向了雨裳。

雨裳只覺腰間一疼,仿佛斷了一般,心中大駭,慌忙退后兩步,低頭察看,估計此時腰上肯定多出一個血窟窿,血流不止,今天肯定要死在這里了,看的同時心都在顫抖。

不過令她意外的事,腰間除了疼痛難忍,竟沒有一絲血跡,再看姜小白,恍然明白,原來姜小白的劍還沒有出鞘。

姜小白微微一笑,道:“你輸了?”

雨裳只覺他不是在微笑,而是在恥笑,感覺被羞辱得更深了,氣急敗壞地叫道:“誰說我輸了?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嗎?剛剛我不過是一時大意,讓你卑鄙得手,這次我絕不會再放過你!”生怕姜小白開口刺激他,不容他說話,又持劍刺了過來。不過這次學乘了,不再一味強攻,攻防兼備。

姜小白慌忙躲閃,同時騰出嘴來叫道:“喂,你們冷顏宮的人都不管了嗎有你們這樣耍賴皮的嗎”

雨裳臉上一紅,急道:“誰跟你耍賴皮,這次保證打得你心服口服!”手上長劍又快了幾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