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十章 敲詐(4)

第十章 敲詐(4)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十章 敲詐(4)

秦上天感覺這小侯爺真的是瘋了,而且還是窮瘋的,窮瘋的人那是什么事都干得出來,連進京的方案都想得天衣無縫,看來不咬他一口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俗話說,光腳不怕穿鞋的,他現在享受著榮華富貴,每日紙醉金迷,可不愿冒著風險跟這窮鬼賭,賭贏了也就一千兩黃金,幾年就賺回來了,賭輸了可是九族之命啊,怎么想都不劃算,況且這錢就算給這個敗家玩意,他也未必有命花。思索再三,便咬咬牙道:“好,既然小侯爺開口了,一千兩就一千兩!只是小侯爺,既然是做買賣,那應該一手交錢一手交人吧?”

姜小白道:“秦少爺放心,只要你把錢給了,人我會交給你的,但不是現在,本侯雖然身居高位,但勢單力薄,現在把人給了你,到時你翻臉不認人,說不定還會說本侯勒索你,到時本侯有嘴也說不清了!你放心,本侯一諾千金,只認錢不認人,出了亭府我會把人的藏身之地告訴你的。”

秦上天想想也覺得有點道理,便點頭道:“希望小侯爺一諾千金。”朝著門外又叫一聲:“來人!”

剛剛那些家丁雖然被他屏退,但生怕他出了意外,也不敢走遠,悄悄地把客廳包圍住了,聽到秦上天的呼叫,就有一名家丁跑了進去。

秦上天讓家丁領了賬房過來,讓賬房拿了銀票去錢莊兌了一千兩黃金,裝在一個布袋里,沉甸甸的。

秦上天提著布袋,沒感覺金子沉甸甸的,只感覺心里沉甸甸的,覺得這金子就像是長大的女兒,你就是再舍不得,也終究是別人家的。把布袋放到桌上,道:“小侯爺,這是一千兩黃金,你清點一下。”

姜小白提起錢袋,轉手就交給了身后的風言,轉頭又看向秦上天,道:“不用點了,就憑秦少爺這三個字,也不止值一千兩黃金啊!”

風言提著錢袋,望向少爺的眼神充滿了狂熱,這可是一千兩黃金啊!換作是他,一輩子做牛做馬也賺不到啊。可是看看少爺,就花了一頓飯功夫,一分本錢沒有,就憑著一根舌頭,輕輕松松就賺到了。

哎!人比人氣死人啊!

既然黃金到手,姜小白也沒打算再留下吃飯,跟秦上天告辭一聲,轉身便走了。風言跟在身后,也不敢把黃金明目張膽地提在手里,便揣進了懷里,可惜黃金太沉,腰帶兜不住,便用兩手隔著衣服捧著,如同是孕婦腆著肚子,甚是滑稽。

不過秦上天一直跟在倆人身后,出了亭府,秦上天便道:“小侯爺,現在那五個人的下落應該告訴我了吧?”

姜小白道:“不急!先把金子換成銀票,要不然這錢還不是我的。”

秦上天咬了咬牙,又跟著倆人去了錢莊,待黃金變成銀票揣進了姜小白的懷里,秦上天又道:“小侯爺,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

姜小白道:“秦少爺,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現在已經完全沒有后顧之憂了,那五個不成器的東西我已經幫你解決了,從此以后,世上再也沒有人可以威脅你了,你可以高枕無憂睡大覺了!當然,你也不必謝我,畢竟我收了你的錢。”

那五個人若真是死了,倒是秦上天巴不得的事,可萬一姜小白糊弄他,這五個人還捏在他的手里,那可是個無窮無盡的麻煩。便道:“那小侯爺能否把那五人的葬身之地告訴我?”

姜小白深吸一口氣,抬頭看了看天,道:“莽莽青山,具體葬在哪里本侯也記不清了。如果你不相信本侯,可以自己去找找看,說不定能找到一些殘肢斷臂。”

秦上天氣得嘴唇都有些顫抖,咬牙道:“小侯爺,你在耍我?”

姜小白臉色一冷,道:“怎么?你在質問本侯?”

吃一塹長一智,秦上天雖然心里憋屈,也不敢再明目張膽地沖撞侯爺,只能打落牙齒往肚里咽,抱拳道:“不敢!”轉身就帶著一臉怒氣,大步走了。

風言道:“少爺,這一千兩黃金雖然好賺,但看樣子也不好消受啊,看他的樣子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姜小白點點頭,道:“我知道。”

風言道:“少爺,要不我們跑路吧!有了一千兩黃金,到哪里我們都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何必呆在這小小的清涼城中坐以待斃?”

姜小白道:“坐以待斃?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風言驚道:“少爺你不會打算殺了秦上天吧?”

姜小白道:“我不殺他,他就會殺我,這本來就是你死我活的事情。”

風言道:“既然少爺決定殺他,剛剛在亭府為什么不趁機殺了他?”

姜小白道:“沒有借口!”

風言道:“可你殺了守衛。”

姜小白道:“守衛以下犯上,本侯殺他,沒有人會有異議。但秦上天以下犯上,沒有人看見,就算有人看見,也不能殺,因為他爹是亭長。兔子逼急了還咬人,我把他兒子殺了,說不定要跟我拼命。就算不跟我拼命,這事捅大了對我也沒有好處。你也知道,我這個侯爺也只剩下一個虛名,占著爵位幾千年也沒為國家出過一份力,屬于典型的占著茅坑不拉屎,不知有多少人覬覦我這個位置。君威難測,如果皇帝也這樣想,那就麻煩了,剛好送了個借口給他,說我草菅人命,魚肉鄉里,可以名正言順地削了我的爵位,那樣就得不償失了。”

風言道:“少爺,你也是在賭?”

姜小白道:“人生本就是賭局。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

風言若有所思,半晌才道:“少爺說得沒錯,我們以前膽小怕事,處處委曲求全,就連嫖/娼錢給少了一點,都不敢讓窯姐多換兩個姿勢,可是呢?我們越活越沒一個人樣了,越怕越沒人瞧得起,今天我算是見識了,少爺有種!”邊說邊豎起了拇指。

姜小白道:“以后再讓我聽到你嘴里冒出嫖/娼兩個字,我打斷你的腿。”

風言嘿嘿一笑,道:“我知道我知道,保證以后只嫖不說。”

姜小白拿他也是沒有辦法,搖了搖頭沒再答理他。

秦上天被白白詐騙了一千兩黃金,憋了一肚子怒火無處發泄,若不是男人也是水做的,自己都要燒著了。進了亭府,剛好里面過來一個家丁,便招呼了過來,道:“把屁股撅起來。”

那家丁有些莫名其妙,道:“少爺,撅屁股干嗎?難道我屁股沒有擦干凈?”

秦上天怒道:“讓你撅你就撅,哪來那么多廢話?你也想造反不成?”

家丁不敢再說些什么,戰戰兢兢地把屁股撅了起來,秦上天抬起右腳,用盡全力踹在了他的屁股上,這個倒霉鬼雖然有些防備,還是經受不起,一下就趴在地上,狗啃泥一般,臉上的皮都擦破了。

秦上天感覺火氣竟敢一點都沒有消減,還想再補上幾腳,秦玉蓮卻從里面出來了,半邊臉腫得跟饅頭似的,道:“哥,你回來了!”

秦上天望了一眼饅頭,更覺羞辱,冷哼一聲,道:“進去說話。”

進了房間,秦玉蓮把門關上,轉身問道:“哥,我聽賬房說,你取了一千兩黃金,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秦上天氣得狠狠地砸了下桌子,便把姜小白勒索他的事情和盤托出,秦玉蓮聽了也是咬牙切齒,道:“這個小畜生實在可惡,拿著雞毛當令箭,竟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既然他找死,咱們就成全他。哥,趁著這一千兩黃金他還沒有花出去,咱們把他做了,讓他有命拿錢沒命花,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連本小姐也敢打,我讓他今晚的晚飯都吃不了。”

秦上天道:“他若真那么好殺,我今天都不會讓他走出亭府。你今天沒聽他左一聲‘本侯’右一聲‘本侯’,生怕我們忘了他是個小侯爺。不過我們也確實差不多把他的身份給淡忘了,要不然也不會那么大意,讓他抓住了把柄。你別忘了,他確實是個侯爺。”

秦玉蓮道:“他不過是一個過氣的侯爺,犯不著怕他,上面肯定早就把他給遺忘了,要不然也不會讓一個侯爺活得像一條狗。”

秦上天道:“他可以像狗一樣活著,但絕不會像狗一樣死去。這么大一個國家,也不過才七個侯,他若是死了,沒有人敢隱瞞不報,如果死得不明不白,上面肯定要一究到底,我們不過是個小人物,是賭不起的。”

秦玉蓮道:“難道就這樣放過他?哥,你忍得下這口氣嗎?”

秦上天臉上怒氣浮現,道:“豎子欺我太甚,不把他碎尸萬斷,我誓不為人。”

秦玉蓮道:“你準備怎么辦?”

秦上天咬牙道:“我要讓他悄悄地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生不見人,死不見尸。只要沒人知道他死了,就沒人會想起他,若干年以后,誰還記得他這個小侯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