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凌霄之上  >>  目錄 >> 番外14 神秘的鴻鈞

番外14 神秘的鴻鈞

作者:觀棋  分類: 古典仙俠 | 王雄 | 東方王 | 熱血 | 謀略 | 仙之戰爭 | 種田 | 轉世 | 愛情 | 觀棋 | 凌霄之上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凌霄之上 番外14 神秘的鴻鈞

寅先知肉身被毀,靈魂受神火大片毀滅牽連,也損耗巨大,但,此刻卻越發的憤怒。即便腦后的神火百不存一,依舊操縱受傷的大天尊肉身踏步前來。

“毀我肉身?居然讓你如此便宜就死了?”寅先知陰寒、憤怒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本想報仇,可是南劍居然煙消云散了?

寅先知猙獰的看向剩下的人,不說那依舊抱頭疼痛的傾致,此刻,盤古、鴻鈞、劍九十九、劍一百,盡皆如臨大敵。

就連被鎖縛的鐘岳,此刻咽了咽口水,也不敢在憤怒的寅先知面前多嘴。

東藤、南劍,這短短時間,可全都死了啊。

“寅先知?你居然沒有逃?”盤古冷冷的看向寅先知。

“逃?我怎么會逃?一群食物罷了,還嚇不到我!害得我損失了肉身,雖然南劍死了,但,根本平息不了我的怒火,你們都該死,我要吃了你們所有人,所有人!”寅先知寒聲道。

這股刺骨的殺氣,即便被鎖縛的鐘岳也一激靈,不敢動彈。

“又是吃?古食族?哼!”盤眼中一瞪,踏步就要沖天。

可寅先知卻是陡然眼睛一瞪。

“嗡!”

其腦后的那百不存一神火陡然形成一股巨大的推演之力,直沖眾人而來。

“啊!”

鐘岳一聲慘叫,鐘岳先前不敢開口,就是怕寅先知遷怒,此刻,推演之力直沖自己腦袋而來,讓鐘岳頓時腦中轟鳴,靈魂巨顫。

鐘岳終于確定了,寅先知要連自己一起吃了!效忠?他寅先知根本看不上自己的效忠。

鐘岳想要求饒,可是,根本動彈不得,又被推演之力壓制,口不能言,痛苦不堪。

鴻鈞苦苦抵擋。也在推演之力下動憚不得了。

本以為,盤古也將動憚不得,任憑自己吞吃的。

可寅先知卻臉色一變的看到,盤古居然沒事,甚至擋在劍九十九、劍一百面前,護住了二人。

“盤?你怎么……?”寅先知驚訝道。

“寅先知,這一次,你的推演之力,可弱了不少?”盤古沉聲道。

說話間,盤古踏前一步。

“你沒事?你怎么會沒事?”寅先知不可思議道。

就算因為自己靈魂受創,推演之力變弱了,但,也不該是盤古所能抵擋的啊,盤古先前動憚不得,任憑宰割,此刻,居然不受影響了?為什么?

“拜你所賜,我又學會了一個神通,推演!”盤古沉聲道。

“什么?學會了推演?”寅先知一臉不信。

卻看到盤古腦后,陡然冒出一縷金色火苗,繼而又冒出一縷藍色火苗。

“神火?怎么可能,你才大羅金仙十六重,你怎么可能參透神火?你不該擁有神火的!”寅先知驚叫道。

在古食族,就算十九重的強者,也不可能輕易獲得神火,甚至,這一金一藍,兩種神火?

“推演?推算宇宙陰陽至理!我的確沒有你擅長,但,我已經從你的推演之力中參透了陰陽之意,以這兩股陰陽之意,凝聚了這兩縷火苗,我且叫它們‘陰陽爻’,算是我推演入門的憑證吧!若是先前,我這陰陽爻還擋不住你的推演之力,可,大天尊、南劍用生命毀了你的神火,讓你現在施展起來破綻百出,也讓我的陰陽爻可以尋得你推演之力的破綻之處!讓我不受絲毫影響!寅先知,你的推演之力,對我沒用了!”盤一聲冷哼。

“不可能,僅僅這一會功夫,你從我的推演之力中,就參透了推演的原理?你怎么可能做得到!”寅先知驚叫道。

收起南劍臨終前給自己的那股劍意,盤古也不再廢話,踏步沖天而上。

“昂!”

盤古再度化為漆黑真龍,猙獰的沖撞而去。

寅先知臉色陰沉,這才確定了,推演之力已經對盤古無效了。

“哼,懂我的推演之力,又如何?今日,我吃了你,一定提煉你那雙眼睛!”寅先知猙獰道。

寅先知也極為了得,剛剛附體大天尊肉身,居然瞬間熟練使用大天尊的天賦本領一般,瞬間,無數蛇藤呼嘯而出,猶如萬千毒蛇沖向黑龍。

“轟!”

兩大強者在虛空轟然碰撞而起。

寅先知這具身體,就算重傷,那也是大羅金仙十七重的底子,更何況,還有寅先知這十九重的靈魂,頓時展露出滔天戰斗之力。

“轟隆隆!”

盤古以十六重修為,得宇宙大道青睞,與寅先知戰之一團。

在劍神星外,大戰無比激烈,碎裂虛空,比之先前盤古大戰鐘岳還要兇猛,陣陣虛空動蕩,處處黑洞爆開。

兇猛的戰斗,讓下方鴻鈞、劍九十九、劍一百都注視之中。

“盤古能贏嗎?”劍一百擔心道。

“盤古一定能贏,他能打敗鐘岳,就能打敗大天尊,都是十七重,盤古一定能贏!”劍九十九眼神堅定道。

“可是……!”一旁鴻鈞皺眉道。

“可是什么?鴻鈞?”劍一百擔心道。

“那寅先知,雖然占據了大天尊十七重的肉身,可他的靈魂是十九重啊,他的靈魂,在不斷抽調力量,增強自己!”鴻鈞臉色難看道。

“什么?”二人驚愕的看向天空。

卻看到,星空之中,一股股的黑氣好似憑空而來,在盤古、寅先知大戰之際,不斷的涌入寅先知體內,在增強寅先知一般。

“盤古?十六重,能戰十七重的我,你是不錯了,可是,很快,你就會后悔了!”寅先知猙獰道。

“你在變強?”盤古瞪眼道。

“我在北宇宙,存了一股力量,我剛才已經用秘法引動了,讓那股力量不斷穿梭時空前來,入我體內,我這肉軀是大天尊的,十七重,但,很快,我就能十八重了,我將他肉身修為推上一重,并不難!”寅先知猙獰道。

盤古眼中金藍之光綻放,面露猙獰:“巧了,我盤古,也是越戰越強,越強的對手,越能讓我突破自己,遇強則強!”

“哼!大話,誰不會說?”寅先知不信的一聲冷哼。

二人大戰,星空塌陷無數,就這樣,戰斗了三天三夜。

在無盡力量從北宇宙被寅先知利用秘法穿梭而來之際,涌入大天尊肉身,終于將其肉身修為推高了一重。

“轟!”

“大羅金仙十八重!”寅先知滿意的一聲朗喝。

“轟隆隆!”

寅先知體表爆發出一股超越先前數倍的力量氣息,以一股壓倒性的優勢重擊黑龍。

“昂!”

黑龍在這股巨大的壓力下,一聲仰天咆哮。

“轟!”

黑龍也渾身一震,一股龐大的氣息爆發而出。并且再度變回了人形。

“盤古,你……!”寅先知驚怒道。

“我說了,我盤古,遇強則強,壓力越大,我突破的越快,大羅金仙十七重!”盤古寒聲道。

“你,你難道是命運選中的人?這個宇宙紀元,命運選中的領袖?”寅先知陡然眼睛一瞪,好似猜到了什么。

“命運?那是什么?”盤古皺眉道。

“哼,命運選中的人?決不能留,你必須死,你必須死!”寅先知一聲咆哮,周身蛇藤再度爆發,猶如一條條滔天巨蛇向著盤古涌來。

“來不及了,寅先知,多謝你這幾天施展的秘法,我又學會了!”盤冷笑道。

“轟!”

撞開無數巨蛇,盤倒退而回,伸出右手。

“果然是命運選中的人,受宇宙大道青睞,可以越級戰斗,十七重,能擋我十八重之力!”寅先知猙獰道。

盤古冷聲道:“因為你的秘法,你就算再繼續突破到十九重,都來不及了!”

“我的秘法?你又學了什么秘法?”寅先知不解道。

“你不是從北宇宙,引一股力量穿梭時空,抵達這里嗎?這種產生空間跳躍點的秘法,對我來說,太需要了,我也有東西,要從遙遠處的混沌磁海召喚過來!”盤古沉聲道。

“混沌磁海?召喚什么?你的力量?”寅先知瞪眼道。

“不,是我的兵器,那一柄,還沒徹底鍛造好的盤古斧!”盤古冷聲道。

冷聲中,盤古右掌之地,陡然虛空一顫。

好似一道流光穿梭時空,瞬間從遠處激射而來,轟的一聲,落在盤古的掌心,帶動四周虛空猛地一陣搖顫。

卻是一柄極為古樸粗糙的斧子,被盤古握在手中,盤古斧。

盤古斧古樸無奇,但,落在盤古手中的一霎那,寅先知就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威脅,這股威脅讓寅先知瞬間產生一股逃亡的念頭。

“不,不可能,一柄斧子,你也想戰勝我?做夢!”寅先知壓住心中的驚懼再度試探的操縱蛇藤向著盤古沖擊而來。

“吒!”盤古卻是一聲大喝。

“嗡!”

就看到,盤古斧忽然間綻放出耀眼的白光,白光刺亮整片星域,一股神兵煞氣直沖而出,讓劍神星上的眾人一陣臉色發白。

哪怕鐘岳,此刻也是驟然頭皮發麻,靈魂深處生出一股絕望的顫栗。

“怎么可能,有兵器能有如此之威?”鐘岳驚叫道。

盤古斧斬破虛空,所到之處,大片空間崩碎而開,比之剛才南劍的一劍還要兇猛無數一般,無數涌來的蛇藤,瞬間炸碎而開,斧刃更是瞬間到了寅先知面前。

“不,不,我十九重靈魂,十八重肉身,你怎么可能贏我?你怎么可能!”寅先知驚吼的抵擋。

“轟!”

一聲巨響,從劍神星望去,整個星空,都被撕裂出了一條滔天裂痕,巨大的空間波浪,讓劍神星再度一陣搖搖顫顫,差點崩潰。

白光很快黯淡了下去,那黑洞也緩緩恢復了起來。

慢慢露出背對劍神星的盤古。

手握盤古斧,全身肌肉皮膚有些撕裂,看著那原先寅先知所站的位置。

只是此刻,寅先知已經飛灰湮滅了,連一點靈魂碎末都沒了。只剩下一縷孱弱的神火苗,但,那一縷神火苗太微弱了,一閃,消失不見了。

“呼!”

長呼口氣,盤眼中閃過一股猙獰,狠狠的看了眼寅先知所在,扭頭,踏步回了劍神星。瞬間落在了劍神殿廢墟之地。

“盤古主宰,你贏了!”劍九十九頓時激動的叫著。

“幸不辱命!”盤古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只有鴻鈞,微微皺眉的看著剛剛那神火苗消失的地方:“寅先知,還會再回來的!”

“嗯?你說什么?”盤古陡然扭頭看向鴻鈞。

鴻鈞看了看四周眾人,沉默了一會:“盤古,可否單獨相說?”

一旁劍九十九、劍一百皺眉看向鴻鈞,包括被鎖縛的鐘岳也疑惑的看向鴻鈞。

盤古盯著鴻鈞看了看,這鴻鈞好不奇怪,明明是大天尊的后裔,可先前的種種表現,好像比大天尊還神秘一般。

盯著鴻鈞看了一會,盤古點了點頭,探手一個結界,籠罩二人。

“好了,我已經用結界隔絕內外,有什么,就說吧!”盤古有些不耐煩道。

鴻鈞看了看盤古,微微苦笑道:“盤古,若是巔峰的寅先知,你憑借這盤古斧,可能對付他?”

盤古眉頭一挑,巔峰的寅先知?其推演之力,就讓自己受不了了。就算有盤古斧,恐怕也……!

“寅先知也是長生不死之身,神火不滅,他不死!他因為重創,孱弱的只剩下那一縷神火苗,但,就因為那一縷神火苗,讓他還有恢復的機會,下一次再見到他,就是巔峰的寅先知了!”鴻鈞鄭重道。

盤古臉色一沉:“巔峰又如何?他這次重創,沒有二十萬年,能恢復嗎?二十萬年后,我也能達到十九重!”

“只能達到十九重嗎?”鴻鈞擔心道。

盤古臉色陰沉,這鴻鈞說話怎么這么難聽?

“我的修行,需要強者刺激,與越強的人戰斗,我成長的越快,就像剛才。可宇宙之中,比我強,已經沒有多少了,所以,不可能再如剛才一般接連突破了,我現在十七重,突破到十八重,需要一萬年,到十九重,需要十萬年左右吧!”盤古皺眉道。

“不夠,不夠,遠遠不夠!”鴻鈞苦笑道。

“什么不夠?等寅先知再來,我已經不弱他了!”盤古沉聲道。

“盤古可知,在古食族,寅先知并不是戰斗型古食族,他只是‘先知’,不擅長戰斗!”鴻鈞苦笑道。

“你說什么?”盤古一臉不信的看向鴻鈞。

那么強大的寅先知,你說他不擅長戰斗?

“寅先知的戰斗力,在古食族根本排不上號的!”鴻鈞苦笑道。

“不可能,那寅先知不是古食族最強的嗎?”盤古瞪眼道。

鴻鈞搖了搖頭。

“寅先知在古食族,排在前十?”盤古沉聲問道。

“再往后!”鴻鈞搖了搖頭。

“排在前百!”盤古瞪眼道。

“再往后!”鴻鈞搖了搖頭。

“戰斗力,排在一百以后?你在逗我嗎?難道排在五百名?”盤古冷笑道。

“再往后!”鴻鈞說道。

“一千名?鴻鈞,你在與我說笑嗎?寅先知的戰斗力排千名?他古食族有千名十九重嗎?”盤古瞪眼不信道。

“再十倍之后!”鴻鈞苦笑道。

“戰斗力排一萬名以后?你是說,古食族中,比寅先知還要強大的,有超過一萬名?”盤古瞪眼道。

鴻鈞苦笑的點了點頭。

“一派胡言!”盤古瞪眼,不肯接受鴻鈞這恐怖的數據。

這數據,就算盤古聽了都是渾身一顫的啊。

“古食族若是這般強大,豈不是早就能滅全宇宙了?”盤古瞪眼不信道。

“事實上,古食族已經吃過一遍全宇宙生靈了,全部吃光,那是上一個宇宙紀元,全部吃光了,一個不留。我們現在的宇宙蒼生,是宇宙中,又新誕生的種族!是新的宇宙紀元!”鴻鈞苦笑道。

盤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凌霄之上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