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鈞天圖  >>  目錄 >> 第六十三章 天下會(再下)

第六十三章 天下會(再下)

作者:納樓蘭  分類: 武俠仙俠 | 言情 | 古典仙俠 | 天圖七卷 | 將夜 | 江湖 | 納樓蘭 | 鈞天圖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鈞天圖 第六十三章 天下會(再下)

洛長風沒有著急登樓。站在原地,向四方十二風樓無數目光的主人抱了抱拳。

眾人回禮。

這便是打了招呼。

沈厲伸手作邀。

洛長風抬腳入樓。

枯字風樓里走出數人,沈厲胞弟沈玉書以及沈家些許供奉長老。

還有一位,洛長風不識。

那是個女子,姿容清麗身形高挑。穿著青色軟甲,背后腰間刀劍交錯,甚為奇特。

沈家家主沈厲笑著介紹說道:“披甲門梁冰宗主。”

洛長風略感詫異。

帝王盟上官家族麾下三百草頭神,行字門第一世家江湖兵主麾下百兵行者,披甲門攻無不克梁武卒,以及提并山江滿樓搗鼓出來的鐵浮屠,是近十年里天下公認的兵戰四甲。比起當年大燕帝國聲名赫赫的白袍雪龍騎以及不敗王師細柳軍據說還要厲害數分。

洛長風沒想到,竟能在此遇著傳聞里披甲門歷史上最年輕的宗主。

摒除天西抵抗異族大軍的那些前輩不談,眼下帝王都真正是虎踞龍盤。可謂大半個天下的至強者,盡皆匯聚于此。

明日三月初三到底是怎樣光景?帝無淚得到五部殘缺天圖之后,修為實力是否又百尺竿頭,達到了何種境界?天西群豪面對勢如破竹的異族大軍能撐多少時日?

種種疑問。

只能走著瞧著……

但求萬事有度,一切莫遲。

洛長風收斂心神,自報名號:“洛長風。”

肌膚如雪身姿傲人的披甲門宗主梁冰美眸流轉:“久仰大名,如雷貫耳。”

洛長風說道:“彼此。”

沈家家主沈厲指著枯字風樓底部大堂說道:“此樓共十二樓,下五樓住的是披甲門道友。洛城主及書院諸位,就暫且寄居上七樓。今晚戌時,盟主在第四重卡十五月色月臺處宴請諸雄,為各位接風洗塵。”

“還望洛城主和梁宗主莫忘記了時辰。”

洛長風與梁冰各自點頭。

沈厲朝沈玉書使了個眼色,便帶著數位供奉長老離開枯字風樓。

背后腰間刀劍錯的梁冰也隨后離去,自小囚于宗門從未下山,而今身臨天下第一城豈能錯過中州風情,獨自逛街去了。

洛長風帶著書院眾人在上七樓分別選了房間。

原本菩提書院初建,六字門道師和院中學子本就數量有限,而今又分出數百人天西歷練,故而此行書院道師和執事教習不多。

不過六十余人而已,遠非洛長風所說的抽調七成。

歸根結底還是思考良多,將絕多數境界較低的書院執事留了下來,算是為僅剩的弟子護航,也是為書院留些個菩提種子。

應天和易紅娘帶著其余道師執事歇息,李星云和離落未曾離去。

三人聚在洛長風房間,離落推開正北方向樓窗,眺望著下關十里花圃熱鬧繁華景象,聞花香撲鼻說道:“越來越有趣了。”

李星云落座,提起水壺倒了三杯茶水:“我有些擔心。”

離落靠著窗接道:“這會兒該擔心的應該是帝無淚吧?”

洛長風抿了口茶水點了點頭。

如今群雄匯聚帝王都。

明面上有天東新圣連城訣,坐而觀山百萬劍的牧云劍城,有生平未有敗績的王小二和醉劍等守峰閣老,有刀尊秋北雪,有不知深淺的江湖兵主,有刀劍錯的披甲門梁冰,有小圣人王亭集,有天北六姓劉陳宋李王孫與十閥那些年歲久遠的老怪物,有斷家家主和枯冢守門人,有天南聯盟,有八百里絕云嶺妖帝麟兒和妖族眾強……暗地里,有布衣樓的羅網,有伺機而動的月三人和莫相期,有勢要復仇的重陽,還有不知不覺滲入的化外異魔……十三王城外,有欲接回自家明王的東楚十八萬鐵騎,有天北七萬十閥闖軍,也有妖兵過萬。

甚至,還有潛藏海底的未知蛟龍魚蝦。帝王盟就算固若金湯,也經不住這股力量一經爆發所帶來的毀滅。

而帝無淚又豈會欠缺思慮?

饒是有百花島主,綠紫黑三袍教主,數位大流沙和十三刑將王族,再加上那曾追殺自己來歷不明的兵魔,僅憑這些力量絕對無法力挽天傾于既倒。

那么問題所在,便是帝無淚真正的屏障為何?難道短短數月的時間,五部天圖讓他實力大增?

如果是,后者現在境界幾何?

化劫上境,還是巔峰?

所圖為何?真的是商討對抗化外異魔的對策,還是想趁機大統順我者昌逆我者亡?若最后斗得兩敗俱傷,又誰作漁翁誰得利?

洛長風揉了揉腦門,局勢太亂:“在局勢尚未明朗之前,我們靜觀其變。今夜洗塵宴,恰好可以借機探一探各

方虛實立場。”

李星云說道:“也不知蘇小凡當初夜送錦囊,除了菩提書院外,還給了哪些人。”

百年身的離落屈指一彈,空杯平穩著落桌面:“就算知道也沒用。這會兒情況特殊,除了天東那些自詡奇才礙眼的三代家伙,我是誰都不信。”

“這話說的雖然難聽,倒還算真實。”

門外出現兩道身影。

紅衣紅發,頭上別著紅桃花,面容妖異的木郎邪君。

身前木輪車里坐著弱公子葉惜朝。

不請自來。

不請自入。

木郎邪君推著葉惜朝跨過門檻,車上弱公子葉惜朝朝著房內三人執了執禮:“別來無恙。”

許多年前,菩提書院與天東八百宗三代奇才論道,書院三人便見過這二位。后來洛長風大鬧天東圣祭大典,算是第二次見面。

不過總體說來,摒去君澤玉不談,對素來彬彬有禮的弱公子葉惜朝,書院三人觀感都極為不錯。而行事乖張脾性怪異的木郎邪君就另當別論了。

洛長風,李星云和離落回禮。

洛長風問道:“是君澤玉的意思?”

葉惜朝回道:“是明王的意思,也是大師兄的意思。”

這兩句對話極為有趣。

對洛長風而言,天東八百宗是菩提書院覆滅的罪魁禍首,理說即使不刀劍相向,也不該站在同一立場。然而形勢所迫,又不得不暫使權宜。

所以他問是不是君澤玉的意思。

天東三代弟子打過交道而又能相信的,只有昔年同澤君澤玉。至少那個算盡人心的家伙言而有信。

而葉惜朝的回答,用‘也’字捎帶了連城訣,用意同樣明顯。天東八百宗和九金蘭只尊山中圣主大師兄。在攘外先安內這件事上,明王君澤玉和大師兄所見略同。故而,只愿相信君澤玉的菩提書院和獨尊大師兄為首的天東戰陣相同。

如果君澤玉和連城訣稍有分歧,天東臨陣倒戈也不算違背此刻的同盟。畢竟葉惜朝說了,也是大師兄的意思。

菩提書院與虎謀皮和當年的燕南飛有些相似,不過好在雙方同盟中的‘萬一’并不存在。無論今夜洗塵宴還是明日天下會,皆大可相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鈞天圖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0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