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逍遙夢路  >>  目錄 >>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渡河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渡河

作者:文抄公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文抄公 | 逍遙夢路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逍遙夢路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渡河

太墟本源的最后一重防御,道祖之怨念長河,匯聚了諸多道祖隕落與無法突破的不甘。

唯有第二境巨頭的隕落,才能讓他們平息片刻?

這個消息一出口,頓時現場情形就變得微妙了起來。

“竟然還有此種限制,何其惡毒?我們萬萬不可如此……”風花道祖咬牙道。

縱然如此,六大道祖還是分開距離,各自抱團,更隱約將兩尊身影孤立了出來。

那赫然是鈞天與胡天道祖!

見此,鈞天道祖臉上不由現出一絲苦笑:“諸位……我與胡天并未有此想法,這條怨力長河雖然可怖,但我與胡天合力,還是能令其靜止一時半刻的,只是施法之時,若那頭虛獸之皇突然襲擊……”

“此時請兩位老祖放心,包在我們身上!”

兇蠻之主立即表態,又瞥了眼周圍不斷靠近的虛獸王:“夜長夢多,還請兩位老祖速速動手!”

“哼!我等之前保留實力,不就是為了這最后一刻!”胡天老祖冷哼一聲,大步上前。

鈞天老祖微微一笑,大袖招展,舞動一片白光。

而在胡天道祖身上,則是純粹的一片黑光,黑白二色匯聚,如太極兩儀,不斷旋轉,最終歸為一片混沌,又自混沌之中,生出一縷純粹的光芒!

“這是……太墟之力?真正的太墟之力?!”方元見此,瞳孔略微一縮。

知道這兩尊道祖合力催發出來的,絕非普通第二境巨頭提取的次級太墟之力可比,簡直與真正的太墟之力一般無二了。

或許只差一絲,但能做到這點,當真可怖可畏,難怪二人聯手,有擊殺虛獸皇者的把握!

方元望著這一縷光芒來到怨力長河之上,大放光明。

那一只只道祖不甘的手掌,竟然發出慘叫,冒出白煙融化,有的急速縮回河中,不敢露頭。

甚至,整條黑色長河都是波瀾不驚,一平如鏡,那種令所有道祖巨頭不安的氣息,赫然消失不見!

太墟之光所至,甚至就連原本蠢蠢欲動的虛獸王,都是忙不迭地退開大段距離,不敢越雷池半步!

一縷白光,似貫穿太墟宇宙,鎮壓一切!

“速速過河!”

鈞天老祖聲音清越,這才將有些受驚的青稷等道祖喚醒過來。

眾人見到波瀾不生的長河,終于定下心神,飛快越過。

以這兩位老祖展現出來的壓倒性實力,當初如果真的要死拼,哪怕這大兇之地有著怨河之地利、虛獸王之人和、還有虛獸皇者居中統領,恐怕也能笑到最后,之所以不能,還是因為互相忌憚的關系么?真是可悲……

方元心里默默一動,似把握住了什么。

但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嘩啦啦!

在諸多道祖掠過黑河的瞬間,下方的水面忽然炸開。

萬千怨力河水,帶著能腐蝕道祖的可怕兇威,天女散花般灑落下來。

嗤嗤!

這些河水落在諸多道祖防御上,立即升騰起裊裊白煙,令六大道祖都是面色發青。

“吼吼!”

最關鍵的,還是混雜在怨力長河中的一個龐大黑影,此時終于露出廬山真面目!

它馬頭鹿角,蛇身魚尾,仿佛東方傳說中的神龍,背上卻又長著一對西方的龍翼,渾身宛若鉆石鑄就,堅固無比,竟然能短暫停留在充滿怨氣的黑河之底!

即使道祖們有著應對偷襲的準備,但怎么能料到,這頭虛獸皇者竟然潛伏在河底,挾裹怨力河水攻擊?

縱然方元,之前也以為它不過有著隱藏氣息與身形的神通,卻沒有想到,以怨力長河為遮掩,什么獸皇氣息都蕩然無存。

此時,伴隨著虛獸皇者一聲咆哮,音波滾滾當中,所有的道祖都是動作一滯。

那是來自靈魂深處的天然威懾,類似普通人面對龍威一般!

“嗯?”

方元畢竟是夢師出身,對于這一類心神攻擊最為抗拒,率先驚醒過來,卻發現周身似乎處于一種奇異的狀態,時間與空間變得混亂不堪,一時難以動作。

這一條虛獸皇者的吼聲,竟然兼具心神與現實的攻擊,雙重到來,難以破解!

不過縱然如此,這吼聲也不過能凝滯道祖們剎那時間罷了。

但虛獸皇要的也就是這剎那。

呼嘯當中,它已經帶著雷霆萬鈞之勢,轟然落下!

“不好!”

方元看得清清楚楚,此時他們位于黑河之上,虛獸皇者更是拋棄了胡天與鈞天兩大老祖,要將他們剩下的六大道祖一網打盡,盡數壓入怨力長河之中。

一旦身陷絕地,再被虛獸皇攻擊,恐怕縱然兩大老祖也救不了他們!

這是先剪除羽翼么?足以見得兩大老祖在虛獸皇的心里,是何等強大與可怕,竟然覺得這種絕殺之境也無法滅殺對方……

不過方元終究是比其它道祖先清醒了半個剎那。

有時候,這半個剎那的時間,就足以決定一切!

他身形仿佛游魚一般,飛速移動,顯化萬千幻影,堪堪在龍爪到來之際,來到了黑河邊緣。

但沒有用!

龍爪剎那膨脹,鋪天蓋地一般,當頭罩下!

“孽畜!”

“爾敢!”

方元已經是無計可施,但他相信那些道祖為了活命,必然會瘋狂自救,施展出所有的手段!

果然,怒吼聲中,五大道祖搏命一擊,不知道誰動用了壓箱底的殺手锏,連虛獸皇者的必殺攻擊都是略微一滯!

“就是現在!”

方元懷中純白色的光芒一閃,雙眼中似爆發火焰,竟然令身體堪堪橫移丈許,避開了利爪的邊緣,來到黑河對岸。

這一丈距離,就是生與死的區別!

轟隆!

在他背后,龍爪轟然落下,黑河咆哮,諸多道祖冤魂再現。

水霧迷蒙中,不知道傳來多少慘叫。

方元站定,望著早已來到對岸的鈞天與胡天道祖,心里閃過一絲寒意。

這兩尊老祖,剛才竟然坐視六大道祖遭受攻擊,并未施以援手,而是趁此渡河,毫發無傷地來到了祭壇之上!

關鍵時刻,此兩尊道祖,還是展現出了骨子里的冷漠!

通往至高的道路,果然還是需要諸多白骨鋪就!

就在這時,黑河忽然停止了咆哮。

方元默然,知道這是怨力長河獲得了道祖的血祭,因此暫時平息了憤怒,也不知道是哪一尊巨頭率先隕落了。

嘩啦!

黑水飛濺,從中飛出兩道流光,后面還有一道龍影。

嘩啦!

一道黑光略微慢些,被重新拉入河底。

而另外一道碧綠色的光芒落在方元身邊,赫然是風花道祖!

不過此時,這尊女性道祖發髻散亂、身上狼狽不堪,氣息更是極不穩定,顯然受了重創!

“呵呵……想不到到了最后,還是鈞天你占據優勢!”

胡天老祖皮笑肉不笑地道。

“你不也還沒有全軍覆沒么?”鈞天老祖凝望著祭壇某處。

在那里,一條黑蛇忽然從黑河中游出,化為黑刺道祖的形象。

祂衣袍碎裂,現出半透明的面孔,中性的面容,非男非女的身軀,面無表情,但狀況顯然要比風花道祖好上太多了。

“這一條黑河,一下就吞噬了三尊巨頭?”

方元心里卻是十分震撼,想到青稷,又有些黯然。

“好了,到了此處,我們已經可以探討一下等會太墟本源的分配問題了!”

鈞天老祖望著殘余的幾人,溫和說道。

“自然是請兩位老祖享用,若有殘余,我等再行分配!”

風花道祖雖然受傷甚重,此時卻還能侃侃而談,絲毫沒有被之前的狀況影響了心境。

實際上,能從剛剛的劇變中存活下來的道祖,都是六大巨頭中的佼佼者!

在這方面,就連鈞天與胡天道祖,都有些略微看走了眼!

“嗯,便如此吧!”

兩大老祖對視一眼,都是點了點頭:“不過尚且還需要消滅那頭虛獸皇者!”

那頭虛獸之皇,不僅狡猾無比,本身實力更是驚人,單打獨斗的話,就連鈞天與胡天老祖也自認不是對手,必須兩人聯手,施展太墟之光,方有可能拿下。

這也是他們明明到了祭壇,突破的希望近在咫尺,卻沒有立即動手的原因。

煉化太墟本源之時,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變化,若是虛獸皇者趁著此時攻擊,兩人無法聯手,下場恐怕不會比隕落的青稷等道祖好到哪里去!

“黑刺,你的道果奇異,能在怨力長河之中穿行,你去黑河之中誘敵,我跟鈞天保你在我二人之后煉化這本源如何?”

胡天道祖眼珠一轉,就盯到了黑刺道祖身上。

面對此種誘惑,黑刺道祖卻是沉默。

縱然祂是胡天道祖請來的外援,但下黑河引誘虛獸皇者,已經不是危險不危險的問題,而就是在玩命!

既然身為道祖,對自己的小命還是無比愛惜的。

“我知道此法有些危險,但若有人幫你又如何?”

鈞天老祖微微一笑,目光就盯在了方元與風花道祖的身上。

“老祖容稟,只怕搭上我們三個,依舊不能拖延那虛獸皇者一時半刻啊……”風花道祖面露為難之色。

場中形勢很是明顯,若他們三個再去誘敵,重傷的她最有可能隕落!“杰眾文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逍遙夢路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