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1034節 奧德克拉斯

第1034節 奧德克拉斯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1034節 奧德克拉斯

男子的頭發宛若紅綢,似有火焰在其上躍動。

他的衣袍是黑色的,但邊緣處有亮紅色的暗紋,這些紋路毫無規律,看上去像是暗土之下涌動的巖漿。

其身上每一處,無一不表明著“火之意志”,包括他身上散發的氣息,也在證明他的身份——奧德克拉斯!

奧德克拉斯的人形,別看發色和衣袍都帶著熾烈的張揚火焰,然而他的面容,卻是冰冷沉靜,毫無火性。

面色蒼白,表情冷漠。

他的眼瞳和法夫納一樣,也是異瞳,一只如火焰般艷紅,一只則是代表著寒霜的冰藍。

奧德克拉斯的氣場明明該是暴虐的火焰,但安格爾總能在不經意間,從他身上捕捉到寒冰的氣息。

難道,他和絲奈法一樣,不僅僅是火焰屬性,還隱藏了一個相悖的冰霜屬性?

還有一點比較怪的是,奧德克拉斯一只火焰龍,不住在巖漿火山旁,卻住在萬年不化的冰谷,這又是為何?

是因為他身上存在隱藏的冰霜熟悉,還是說……為了它?

安格爾眼神看向壁畫上的那潔白如玉的冰霜龍。

奧德克拉斯此時也在望著壁畫,他坐在壁畫下方的冰晶椅子上,默默的看著壁畫中的碧娜瓊絲,眼底有難以抹去的思念。

如今的奧德克拉斯,一點也不像只強大的深淵龍,反而像一個在教堂里注視著神像的虔誠教眾。

安格爾動了起來,他小心翼翼的朝著奧德克拉斯走過去。

他要改變膠著的局面,首先,他需要一個變數。奧德克拉斯一派冰冷的模樣,完全無視了安格爾的存在,既然山不來就我,那他就去就山。

安格爾的步伐很慢,在走近奧德克拉斯的時候,他也在思索著關于奧德克拉斯的訊息。

在法夫納的口中,奧德克拉斯如火焰般溫暖。但就目前看到的情況而言,法夫納的信息應該已經過期。雖然他身周也環伺著朵朵幽焰,但這些火焰沒有一朵在散發熱量。

而在巫師界的口碑中,奧德克拉斯是性格古怪的冰谷之主。

說他性格古怪,并非是指奧德克拉斯有多殘暴。從之前絲奈法為了躲避惡魔追殺,居然逃到冰谷去可見一斑。

如果奧德克拉斯真的對人類嗜殺殘暴,絕對不會允許絲奈法的闖入自己的領地。

從這來看,奧德克拉斯并不是嗜殺。之所以說他脾氣古怪,其實指的就是冰谷中的詛咒,雖然他不主動殺人,但一進冰谷必然受到詛咒,而在深淵中被詛咒了,其實和死也沒什么區別。

法夫納的信息過期了,但巫師界的信息也不見得真實。

安格爾就自己眼中看來,奧德克拉斯看上去既不是法夫納所言的溫暖,也沒有外界傳言的那般脾氣暴躁不定。他的表情高傲冷漠,帶著對一切都不屑于顧的超然感,能引起他反應的,只有與碧娜瓊絲相關的物品。

安格爾走近了奧德克拉斯,只有十米的距離。

在一排排的座位區塊中,他們只隔了大殿中央的過道。

安格爾特意壓重了一聲腳步,奧德克拉斯依舊沒有將眼神放到安格爾身上。

直到安格爾“咳嗽”了一聲,奧德克拉斯才勉強將視線分給了安格爾幾秒。

“你可以離開了。”奧德克拉斯的精神意念,也帶著和他現實中一樣的冷淡氣場。

奧德克拉斯的話音一閉,背后傳來轟然巨響,大殿的正門被打開,呼呼的強風隨之灌了進來。

安格爾的身周也浮現出淡淡的火光。

這層火光可以抵御冰谷的詛咒,這是奧德克拉斯對安格爾之前珍重對待碧娜瓊絲龍鱗的獎賞。不過,他不會述諸于口。

安格爾雖然不清楚身周的火光是什么,但并不妨礙他了解目前的情況。

奧德克拉斯顯然已經在“送客”。

可他的目的還沒完成,如何祛除托比身上的厄運,也還是一個未知數。

安格爾看著奧德克拉斯似乎即將再次陷入面壁者狀態,他不敢浪費絲毫時間,沒有寒暄,也沒有自謙,而是直接開口一股腦的將自己的來意說出來。

他的直白,讓奧德克拉斯難得分出點心神,將目光放在之前他一直不曾在意的人類身上。

他在見到安格爾的第一眼,便發現他身上的災厄氣息,只不過奧德克拉斯懶得點出來,也沒有興趣去探究。

如今安格爾主動將事情說了出來,并且點明這與他懷里的海鳥有關,倒是讓奧德克拉斯多留了一個眼神。

也是這一個眼神,讓奧德克拉斯感知到了托比身上似有若無的熟悉氣息。

這好像是“它”的氣息?

奧德克拉斯的心緒難得有了除碧娜瓊絲之外的起伏,托比身上殘余的氣息,將他的記憶瞬間拉回了千年前。

他與那個老家伙最后一次見面,是在千年前,暴食之面無底深淵中的一處相位之門外。

根據那老家伙的意思,它是打算去嘗試突破禁忌,然后便離開了暴食之面,去向何方卻是未知。

之后,奧德克拉斯再也沒有聽說過它的消息,便以為它死在了踏足禁忌的路上。在這漫長的時光中,偶爾會有某個瞬間,奧德克拉斯回憶起這位故友時,還帶著感慨。

如今感知到托比身上那熟悉氣息,奧德克拉斯也忍不住露出了驚容——他的眉頭微微挑高了1毫米。

不過,奧德克拉斯卻是比法夫納的眼光更高一籌。

法夫納還以為托比是那老家伙的布局,但奧德克拉斯只是看了一眼,便發現了端倪:雖然有那老家伙的氣息,但這只海鳥比一張白紙還干凈,絲毫沒有那老家伙的印記。

就連信息素,都與老家伙完全不同。

而且……奧德克拉斯看了眼托比身上那套粉紅色蕾絲睡衣。

那老家伙就算布局找棋子,也不會找一個審美如此古怪的鳥。

既然托比有很大概率不是老家伙的布局,那它又是從哪里冒出來的呢?

奧德克拉斯對人類巫師并不陌生,甚至之前還和一個自稱為“馮”的人類,在冰谷共處了幾年的時間,這座冰晶宮殿就是馮的手筆。后來,他還在馮的幫助下,畫了那幅讓他心心念念的壁畫。

正因此,他和“馮”定了一個約定,只要人類不挑釁他,他不會主動對人類下殺手。

在和馮相處的日子里,奧德克拉斯也了解了巫師的體系,他知道巫師的三大架構中有一種名為血脈側,他們可以容納其他生靈的血脈于自身,奪其能力,融于自我。

這只鳥,或許也是如此,融入了一部分老家伙的血脈?

不過,如此濃郁的氣息,看上去融入的血脈還很多。只不過,真的多的話,為何實力會這么弱?被封印了嗎?

奧德克拉斯心念轉動了數輪,但面上卻依舊沒有任何表情。

這些記憶,頂多讓他偶感懷緬,卻很難挑動他的情緒。

安格爾將自己的目的一口氣說完后,便忐忑的看著奧德克拉斯。

奧德克拉斯的性格怎樣?目前沒有定論。

他的這一番說辭會不會引起對方的反感,這也是安格爾不安的地方。

奧德克拉斯并沒有在意安格爾起伏不定的情緒,不過,看在那只鳥和老家伙有些緣的份上,他淡淡道了一句。

“如果,你能帶回一顆完整的傳火之石,我可以為它解開詛咒。”

看似輕飄飄的撂下了這句話,但其實在這短短的一句話背后,還有百轉千回的思緒。奧德克拉斯常年居住在冰谷,他身上的火焰能量幾乎無法得到補充,反倒是讓陰寒入體,轉變成了冰焰,這對它是有傷害的,雖然以他目前的肉身而言,可以忽略不計,但隨著他長時間留在冰谷,累計起來的傷害,已經足以損傷他的實力了。

而災厄詛咒的等級極高,他的實力無法恢復巔峰,他就無法解除災厄詛咒。

讓他恢復實力的辦法有很多,比如他離開冰谷,去火山內待幾年,體內的積寒自然會消去。但如今碧娜瓊絲還長眠于此,他一刻都不能遠離。

所以,他選擇告訴安格爾其他方法。

其他方法也有很多,譬如帶來一些火系的秘寶,也有可能恢復他的實力。但是,他并不覺得憑借這些東西,就能請動他祛除災厄。

“馮”曾經和他說過,巫師之中有一種默認的規則,名為等價交換。你獲得什么,就要付出什么。當然,這種等價交換的法則,參照物肯定是“強大一方”。就比如,一個銅幣買一顆橘子,是等價交換,但是,這是經濟社會的商業規則。在巫師世界里,還有一個供需關系與階級遞增法則。

需方,天然弱于供方。實力強者,主宰這次等價交易的量額。

強者覺得,一個銅幣換一顆橘子并不公平,對他而言的公平,是一個銅幣要換一座種滿橘子的果園。

奧德克拉斯在知道這個交換法則后,覺得這很符合自己的利益,安格爾如果能拿出連他都心動的東西,他不介意抽出空來幫托比解除災厄。

而傳火之石,這種傳說中惡魔的秘寶,對他而言就有大用。

不僅可以恢復他的實力,還能對他的實力起到無以復加的作用。

所以,他開口說了這句。雖然,他并不覺得眼前這個比嬰兒強不了多少的人類,能得到傳火之石。

至于,這句話背后的百轉千回,他卻是懶得解釋,也沒必要解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