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482節 墨觸王

第482節 墨觸王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482節 墨觸王

星空倒影下,在荒原起伏的間隙,一間臨時削砍出來的石頭屋,矗立在此。

這是整塊巨石被人從內部掏空,露出內里龐大的空間。門口有扁石門檔,借著縫隙可以看到里面人影綽綽,偶有火星飄散。

石屋內有三個人,一堆熊熊燃燒的火焰,還有一壺可口的魚湯。

其中兩個人躺在地上,似乎在昏睡。唯一清醒的人,卻是一個被破布斗篷遮掩的男子,他正在火堆前熬煮著魚湯。

他露出在外的手,看起來很白嫩。但時不時有黑色的小蟲子爬過,指尖也不停的落下細碎的粉末,吸引著蠕動的蛆蟲入湯。

突然,他的背后傳來一聲“吱嗚”。

斗篷男卻是頭也不回,“弗洛德,你醒了?怎樣,能讀出什么線索嗎?”

他的聲音嘶啞難聽,就像是被煙火熏燎過一般。

“沒有,他就是一普通學徒。知道的甚至不比我們多,不過我發現了一個有趣的地方,或許維京他們這一趟還真能找到些線索。”被稱為弗洛德的男子打了個哈欠,隨手抓了抓一頭柔軟的金色卷短發,睡意惺忪道。

“噢?你的意思是,熔巖區還真有離開的線索?”斗篷男好奇問道。

“不知道。”弗洛德坐了起來,來到火堆前:“不過,熔巖區的中心的確有一只近乎巫師級的墨觸王,按照那小子偷聽到的話,說不定出口還真在那里。”

“近乎巫師級?那或許真如你所猜測,應該有線索。不過,維京他們現在估計該不好受了。”斗篷男的話中帶著一絲殘忍笑意,顯然并不是真的對隊友有所擔心。

“熊男估計沒戲,不過維京和單葉羅應該沒問題,這里的魚怪雖然強則強矣,但智商堪憂。”

“熊男死了也罷,哪怕注(射射)了血脈,但體型龐大(身shēn)形笨拙,在凈化花園完全是拖累。”斗篷男說到這時,遲疑了一下:“不過,他的妹妹那里不好交代。”

“當初可是你答應蜜雪兒要照顧熊男,現在倒是擔心起她的感受了?”

“擔心?沒有。”斗篷男看著弗洛德:“只要我們不說,蜜雪兒也不會知道。你應該不會出賣我吧?”

“當然。”弗洛德挑眉,答應的很痛快,不過他的心中卻是在冷笑。

“魚湯好了,不嘗一下嗎?”斗篷男話鋒一轉,突然指著鍋內魚湯。

弗洛德看了一眼噴香的魚湯,眉眼低垂,雖然這鍋湯是他先熬煮的,但誰知道在讀夢的時候,伊修會不會做些什么手腳。

“不了,我肚子不餓。”

斗篷男嘿嘿一笑:“那隨便你。”說罷,撈取鍋內魚湯,一飲而盡。

彼時,門外突然傳來了窸窣聲響,弗洛德抬眼問道:“誰?”

“我。”伴隨著這道低沉卻單薄的聲線,門口扁石被推開,單葉羅走了進來。

他走進來后,直接一(屁pì)股坐到火堆前。

“原來是羅啊,怎么樣?熔巖區探究的如何,怎么不見維京和熊男呢?”弗洛德詢問道。

“遇到一只大的,他倆都栽了。我用了隱匿皮卷跑了回來。”單葉羅半真半假道。

“大家伙?你是指”

“一只熔巖火鰻,不僅狡猾,而且實力已然超過巔峰學徒很多。”單葉羅回想起先前的戰斗,也不(禁jìn)后怕,若非他有一張隱匿皮卷,說不定還真的會和熊男一樣,被熔巖火鰻給殺死。

“熔巖火鰻?難道不是墨觸王?”說話的是斗篷男。

“墨觸王?伊修,這是什么鬼。”單葉羅一臉狐疑的盯著伊修與弗洛德:“你們該不會有什么瞞著我的吧?”

弗洛德擺手,指著另一邊銀白制服的小個子:“沒有瞞你,我剛剛讀了那小子的夢。”

“他在夢里告訴我,這片區域最危險的是一只近乎巫師級的魔獸墨觸王。那只墨觸王就在熔巖區,所以我和伊修才疑惑。”

“讀夢讀出來有巫師級的魔獸?”單葉羅眉頭緊鎖,弗洛德的讀夢他是相信的,弗洛德的外號就是“讀夢”,對于入夢與化夢很有一(套tào)。既然他說了讀出來的信息,想必不假。

“我沒有遇到你們說的墨觸王,只碰到一條熔巖火鰻。而且那只熔巖火鰻,實力也無限接近巫師級。哪怕我們三人同時杠上,也絕對討不得好。”

聽完單葉羅的話,伊修疑道:“真有這么強?”

“很強,熊男只是沾了它一下,就被燒焦。而維京哪怕開出了血脈之力,也被熔巖火鰻一個擺尾,將雙手燒成粉末,根本無力反抗。”單葉羅說到這時頓了頓:“而且,它與其他魚怪不一樣,它的狡猾程度也堪比人類。想要靠著以往迂回埋伏的方式,幾乎不可能。”

“沒想到熊男居然可惜了,我辜負了蜜雪兒的托付。”伊修裝腔作勢的哀傷,“竟然連維京也死了,看來這條熔巖火鰻的確不一般。”

“如果連這條熔巖火鰻,都如此聰慧。那墨觸王豈不是更強大,這可是近乎巫師級的魔獸!”弗洛德沉吟道。

“看來我們的確要去墨觸王那里查探一下。說不定,那條熔巖火鰻只是個例外呢。”伊修道,“如果維京在的話就好了,他的血脈的適應能力很強,若是稍微給點時間,查探墨觸王的作用就可以交給他了。”

“可惜,維京已經死了。”單葉羅淡淡道。

“維京死了就算了,反正以他那種(熱rè)血上頭的(性性)格,死去也很正常。”弗洛德將此話帶過。

“也只能去墨觸王那里看看,天空機械城不可能派發絕對會死亡的任務給那群核心學徒,肯定是有機會的。”說到這時,弗洛德瞪了一眼還在昏睡中的機械城學徒:“可惜這家伙只是普通學徒,也只偷聽到一句于最危險的地方,搏出一條生路。”

“不過想想也對,天空機械城想要血祭以讓凈化花園晉級,必然是需要大量的學徒死亡。如何讓他們大量死亡,把通道設立在最危險的地方,絕對是最佳選擇。”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去熔巖區會會那只墨觸王!”

石屋外,安格爾陷入了思索。

“于最危險的地方,搏出一條生路。”

這句話是那個機械城學徒所說,想來應該就是這一次凈化花園的“通關密語”了。其實和先前安格爾想的差不多,不過他對此還是有點疑惑。

這個通關密語的限制和量度處于哪個閾值范圍?

不可能毫無限制,也不可能沒有限制。最重要的是,既然天空機械城敢派自己核心弟子進入凈化花園,想必是“最大危險值”屬于核心學徒的“承受量度”內。

他們所說的墨觸王,是在這個量度中嗎?

聽他們對墨觸王的力量描述,應該遠超承受量度。除非,有不直面墨觸王,用其他方式繞過它,進入通道。

但這樣子的話純粹就是考驗智商和潛行能力了,這真的屬于“于最危險的地方,搏出一條生路”這句話嗎?

安格爾有些懷疑,他心中的直覺仍然是出口在天上。

不過,他也不敢把話定死。

畢竟,多多洛曾經預言過一個畫面:他與琦莉位于海底。

但周圍并不見海,他又是如何到達海底的呢?還是說,那個可能是預知的畫面,并非是在凈化花園中?

安格爾思索了一下,心中仍有疑惑無法解釋。

安格爾轉(身shēn),朝著熔巖區走去。他還是打算去看一看那個墨觸王,憑借無邊靜寂應該可以躲過探察。如果墨觸王真的超過了量度,他打算直接飛到天上去看看。

安格爾離開了,就在他消失在石屋范圍內時。

名為伊修的斗篷男突然暗地里皺了皺眉,他放在外面值哨崗的斥候蟲,被踩死了他立刻將視界轉移到另一只斥候蟲(身shēn)上,但他看到的只是一直癟成餅狀的小蟲子,其他任何生物都沒有見到。

在這片魚怪世界中,所有的陸地生物,幾乎都成了它們的食物。這片荒原,也是因為陸地生物被吃光了,所以才會慢慢荒廢。

在這荒原之上,沒有陸地生物的(情qíng)況,斥候蟲為何被踩死?

而且,就算是陸地生物,也不至于完全沒有蹤跡吧?

“伊修,你怎么了?”單葉羅見伊修一直在發呆,拍拍他肩膀:“回過神來。”

伊修:“怎么?”

“你準備一下,我們現在去熔巖區看看。”

“不用準備,直接過去。”伊修推開大門,率先走出了石屋。他站到了被踩死的斥候蟲面前,轉頭看向屋內,一副等待人出來的模樣。

但在沒有人看到的地方,伊修的袖子中滑落了一只仿佛螞蟻一樣的小蟲子,落地后立刻將那只被踩死的斥候蟲吞食干凈。

然后它重新爬回了伊修指尖。

伊修嗅了嗅螞蟻(身shēn)上的氣味,眉頭倏然皺起:

這只螞蟻樣的蟲子,名為吃味蟻。可以放大并且釋放所有的信息素,他之所以能這么快找到其他四個隊友,也是靠著吃味蟻。

“這種感覺,絕對是人類的信息素,難道說剛才有人在外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9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