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476節 前奏

第476節 前奏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476節 前奏

轉眼間,就翻過了年頭,復蘇之月悄然來臨。

在凡人的世界,一年的初始都是值得慶賀的,無論哪一個國家,都已經開始辦起了慶典,在新年的頭幾天,絕大多數的城市都保持著徹夜未眠的狀態。

但在巫師的世界,很多巫師才閉上眼,睜開眼時就是又過一年。甚至,有人研究一個術法,就是十年八年。擁有漫長壽命的巫師,從來不會因為翻年而感覺慶祝。

新年對他們而言,唯一的反應大概就是提到時,會噫嘆一聲:“咦,又過了一年啊?”

不過,對于安格爾而言,新的一年代表著,離五年之期越來越近了。他心中的緊迫感,也開始提到了嗓子眼。他原本的休息時間便很少,如今更是壓榨著每一分每一秒,夯實著基礎,提高著自己的實力,半個月近乎一覺也未睡。

以他目前二級巔峰學徒的實力,一兩個月沒睡頂多只是心理會疲憊,生理上倒是毫無問題。

當復蘇之月上旬第十日到來時,凈化花園也進入了真正的啟動階段。

復蘇之月,意味著春之女神重臨人間,萬物破冰即將復蘇。但實際上,每一年的復蘇之月,春之女神都處于待機狀態,要直到繁花之月時,被冰封的天地,才會悠悠然的解凍。

而繁花之月距離現在,卻還有兩月有余。

所以,當凈化花園開啟時,整個機械城還籠罩在紛紛揚揚的鵝毛大雪之中。嘴里呼出的氣,都能凝結成霜霧。

香檳路上——

因為今天是凈化花園開啟的日子,大部分住宿在此的學徒們,都開始朝著機械城的反面走去。一時間,平日冷清的街道,突然變得熱鬧起來,群魔亂舞,奇裝異服。

天空中時不時飛過幾道身影,目標也直指凈化花園的方向。

等到大量人潮都走的差不多時,木原酒吧的大門被推開,娜烏西卡、珊與希留,三人也走了出來,跟在人潮背后,慢慢離開。

準確的說,是娜烏西卡在走,珊坐在干克的左肩上,希留則昏睡在干克的右肩。

“唉——”珊嘆了一口氣,稚嫩的臉龐上帶著一絲愁緒,眼神看著另一邊陷入沉眠的希留,“她這樣子去真的好嗎?如果在凈化花園里遇到危險,又昏睡了過去,這豈不是白白喪了命。”

希留似乎完全沒有感受到可能會面對的危險,嘴角帶著恬淡的笑容,好似正在經歷著一場旖旎美夢。

對于希留總是不分場合的昏睡,娜烏西卡眼底也閃過擔憂,不過比起珊的多愁善感,她想的卻是更多。她沉吟道:“既然希留的導師都放任她去,想來應該是有辦法解決她的昏睡問題的。而且,我們每個人都不可能永遠為他人負責,她總該需要自己去面對未來的。”

珊嘟了嘟嘴:“你總是喜歡說教,下次你和安格爾去說教啊。”

娜烏西卡低聲笑笑:“安格爾啊……他可不需要我去擔憂。他看的比我明白,也懂得謹行謹止,有時候我都懷疑他的年紀是作假的,面對他時,仿佛在面對一個同齡人。”

“是嗎?”珊歪著頭,朝天的羊角辮晃晃悠悠的:“可是我覺得他挺稚嫩的啊,這么大的人了,居然還怕人知道自己喜歡牛奶。”

娜烏西卡反問:“在保持思維成熟的同時,內心仍留有一分童真,這不挺好的嗎?”

“也對。”珊思考片刻,也點頭同意了娜烏西卡的說法。不過她依舊很慨嘆,把話題重新導向了希留身上:“但我還是很擔心希留啊,如果這次進入凈化花園,我能遇到希留或者你就好了。”

“祈禱你能遇到希留吧,我的話……”娜烏西卡捏了捏閃著銀色金屬光澤的右掌,眼神中盡顯須眉意氣:“肯定會活下來的。”

層層疊疊的烏云下,雪花悠然飄落,落在眾人的頭頂,落在娜烏西卡的拳頭上。

就像一曲雪落的贊歌,而娜烏西卡就是這雪色里的一抹嬌紅。

很快,她們從主城區離開,穿過重力反應門,進入了倒立的世界——反面。

這種倒立,只是以外界人來看是倒立著,但對于走在其中的人,卻沒有任何的感覺。

周遭的人越來越多,就娜烏西卡視界所及,就有數千人。按照這個比例,進入凈化花園的學徒,絕對是超過五位數,甚至更多……

娜烏西卡注意到,絕大多數的學徒臉上都帶著笑容,他們顯然還在為可以得到凈化的機會而開心。他們不知道的是,也許,這就是他們最后的笑容了。

天空中能乘坐飛行載具,或者使用飛行之術的人,幾乎都是精英學徒。而這些人,卻都面色嚴肅,連他們對此也嚴陣以待,而地上不知情的小蝦米,又有什么開心可言?

要知道,凈化花園最后將削去九成的學徒!

這意味著,現在再是熱鬧繁多,在歸來時對比會更加強烈。冷清零落或許都是好的,孤影孑然,或許才是最真實的場景。

一時間,娜烏西卡一行人也歇下了心思,唯有希留還在沉睡中,不知外界天光。

穿過金屬制造的長長高墻,她們來到了一座山谷之中,兩邊的高地被金屬墻圍著,周圍隱有魔力流動。

當他們聚集到邀請卡所指向的地點時,這里的人影已經黑壓壓的一片。

“進入這里,就沒有退路了。”娜烏西卡看著高地上,那一排排的魔能眼,低聲道。

珊的表情也變得嚴肅,她發現身下的干克在瑟瑟發抖:“看來機械城這次是出動了大手筆,干克有對危險的天生預感,它對高地上的魔力流動,在畏懼著,深深的畏懼。”

“畢竟,此事有違規則。”娜烏西卡嘆氣,“可是,巫師界又哪里會有規則可言?”

氣氛瞬間陷入了沉默。

來到山谷中的人越來越多,奇裝異服、各色特效已經不足以彰顯個人風格,大家開始用魔力驅趕著旁邊的人,誰身邊的空間越大,也側面說明了個體實力。

反正,大家奔著詭異的畫風越走越遠。

娜烏西卡三人也被人挑釁了,只因為她們選擇了一棵邊緣大樹下的位置,恰巧走入了另一個人的魔力圈。一個化著濃妝的男子,穿著高高的圍脖披風,眼神兇橫的怒瞪娜烏西卡:“敢進入我堂堂以伯利亞親王的警戒范圍,你是想死……”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娜烏西卡伸出手掌抵在他的胸前:“滾吧,沒時間和你廢話。”

一瞬間,男子就化為了螺旋,從空中劃過一條拋物線,重重的砸在了山壁上。

娜烏西卡的動作,瞬間引起了周圍人群的騷動。

他們竊竊私語,惡意揣摩,嘲笑橫生。但這對娜烏西卡卻毫無影響,她的這一掌,也的確震懾了外人,再無人敢上前。

“你的颶風螺旋,用的越來越熟練了。那人落地后還能動彈,顯然你留了手。半個月前,你可是連控制都無法控制。”沒人上前打擾,珊也樂得清閑,對娜烏西卡笑道。

“對手臂里面的魔力導管有一些使用心得罷了。”娜烏西卡笑道。

“這樣看來,這雙機械手臂對你現今而言,的確比移植外物來的要有用。移植還有可能出現排斥,你這個卻沒有一點排斥,還大大加深了你的力量。”珊眼里閃過一絲羨慕:“你現在這么厲害,搞得我都想斷臂搞一個了。”

且不說珊搞不搞得到,她的言語側面也說明了機械手臂的厲害之處。

在她們聊天的間隙,原本在昏睡中的希留,突然醒了過來,眼神迷蒙的望著四周:“已經到了凈化花園嗎?”

“還在聚集地,現在還不知道什么情況。”娜烏西卡道。

希留點點頭,看著周圍密密麻麻的人群,眉頭微微一皺。然后猛地捂住了耳朵,她聽到了太多了流動的聲音,有的刺耳,有的沉悶,有的喧嘩,讓她很難受。

隔了好一會而,希留才稍微平靜下來。

“現在好些了嗎?”珊擔心道,她們知道希留的天賦,她對于任何流動的液體都十分敏感,在場這么多人,光是那些血流的聲音,都足以讓希留苦惱一陣子。

“剛才忘記屏蔽這些雜音了,現在好多了。”希留臉色有些蒼白,“這里實力強大的血脈側很多,血流如汞柱,很難對付。”

“再難對付,也沒有那群人難。”珊指了指位于山谷右側的一個平原地帶,那邊幾乎沒有什么人,空蕩蕩的和其他地方形成鮮明的對比。

“那邊是什么情況?”希留好奇的問道,“為什么都沒人過去?”

希留注意到,那邊的人目前也就十來個人,但占據的范圍卻達數里。有的漂浮在半空中,有的倚靠在樹邊,還有的就這么盤坐著,但沒有一個人接近另一邊,看上去是各自占據了一方。

“因為沒人敢過去。”娜烏西卡眼神中閃過一道幽光:“那里的人,全都是各大巫師組織的精英,實力在同輩中出類拔萃。”

珊也點頭,細數道:“‘冰雪舞空’單葉羅、‘哲理學者’蘇雅圖泰、‘讀夢’弗洛德、‘伴生蟲潮’伊修……”

“這些都是很著名的學徒啊。”珊念的差不多時,她眼神不停的張望:“奇怪……怎么沒看到安格爾?”

娜烏西卡聳聳肩:“我覺得以安格爾的性格,應該不至于張揚到要在這時候搶著露臉。而且,那邊也才十來個精英學徒,你覺得這一次只有十來個精英學徒參與凈化花園么?”

娜烏西卡話音剛落,希留突然尖叫一聲,捂著耳朵癱在了干克的肩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