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468節 所謂‘登記’

第468節 所謂‘登記’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468節 所謂‘登記’

因為這個話題,空氣瞬間靜默了。

娜烏西卡抽著煙槍,煙霧遮掩了她的表情,不知她在想什么。珊將干克的手臂接上后,坐到了另一邊,雙手抱膝,火堆的火光將她臉龐照的時明時暗。

過了好一會兒,娜烏西卡突然問道:“你會去嗎?”

她的問題沒有指向性,但珊知道這個問題肯定不是問的自己。

“我會去。”安格爾道。

“既然如此,我也會去。拼一把吧,總不能被你拉的更遠。”煙消霧散,露出娜烏西卡的臉,她面色如常,但眼神卻帶著異樣的堅決。

安格爾沉默了片刻,在心中斟酌措辭,道:“你沒必要比較,對于擁有漫長生命的超凡者而言,早一步或者晚一步,其實都沒有影響。”

“可是,我不想成為任何人的累贅。我也不想在你、或者賽魯姆出現意外時,只能在旁看著,卻無力回天。”娜烏西卡的表情帶著堅決:“暮色一事,對于我和賽魯姆的觸動很大。我們倆只能在外廳,看著你受傷甚至瀕死,卻無能為力。這種感覺太差了。”

“而且,我也不是想比較。我希望的是,在這條漫長的路上,無論是你,還是我們,都能走的更遠。”

安格爾很尊重娜烏西卡的選擇,但他看得出來,娜烏西卡迄今為止還沒有突破到二級學徒,這樣的實力進入凈化花園,只能墊底。

他并不希望娜烏西卡在這場爭奪中死去。

娜烏西卡撩了撩額前的發絲,眼神迷離:“你知道嗎?賽魯姆就在我離開野蠻洞窟來到天空機械城的那天,決定注入湛藍血脈。我不知道他現在怎么樣了,是成功或者失敗……但我抱著樂觀去看待,我希望我能順利得到凈化的機會,然后回到野蠻洞窟,看到賽魯姆也成功的融入血脈。大家都有長足的成長,皆大歡喜。”

娜烏西卡的意思,安格爾明白了。

現在無論是她,亦或者賽魯姆,都面臨到了危機。凈化花園“九死一生”,看上去幾乎沒有活路;但賽魯姆那邊,其實更加恐怖。

湛藍血脈,這個在暮色大拍上驚鴻一現的血脈,在南域巫師界沒有任何的數據,所有一切都是未知。本身注射血脈就有風險,對于有數據記載的血脈,可以通過各種方法降低融合風險,血脈側巫師甚至有秘法,達到0風險融合。

不過,這一切的前提,是有記載,有數據,有案例。

但湛藍血脈,完全屬于三無血脈。誰也不知道融合風險有多大,哪怕它給出了一個噱頭——‘有幾率變異為賢者之體’,但這個有幾率,到底是多少幾率呢?估計會很低很低,甚至低過10。

可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下,賽魯姆選擇注射湛藍血脈,危險程度與最后的風險,遠高于凈化花園的血祭。

娜烏西卡不知道賽魯姆最后是成功或者失敗,但她愿意以最好的結果來臆測。賽魯姆成功,她也想要成功。

在巫師之路上,大家都能齊頭并進。這或許是娜烏西卡現在心中所想。

安格爾最后只是點點頭:“我尊重你的意見。”

“謝謝你特意來告訴我。”娜烏西卡笑道。

安格爾其實很想說,讓娜烏西卡進入他的手鐲內,等最后血祭結束后,他再將她放出來。但安格爾其實自己都無法保證能不能活下去,更遑論照顧娜烏西卡。再而言之,他了解娜烏西卡的個性,別看她總是漫不經心的樣子,但她比誰都有主見,她的自尊也不允許她去依賴他人。

所以,安格爾沒有說出任何想要幫助她的言論,但他心中其實已經在打算著,在凈化花園開啟前將機械手臂完成。

他無法想出如何繞過娜烏西卡自尊的方法,去幫助他。唯一的方法,就是機械手臂。

因為機械手臂是在半年前,安格爾就主動提出來的。娜烏西卡當時也答應了,所以她沒有理由去拒絕。

想到這,安格爾再次開口:“我來這里找你,除了告訴你凈化花園的事情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確認你現在的右臂情況。”

安格爾伸出手,撩起她血紅色的披風,露出空蕩蕩的右臂。

“不介意我給你檢查一下吧?”安格爾道。

娜烏西卡愣了一下,點頭:“可以是可以,你是準備……”

“機械手臂,我打算這兩天給你做出來。”安格爾平靜道:“原本半年前就該給你做好,但因為一些瑣事,遲到了半年,你不介意吧?”

“我不介意,但是現在正值凈化花園開啟之際,你沒必要浪費時間在我身上。”娜烏西卡能感受到安格爾的好意,但她并不希望為難安格爾。

“浪費時間?其實不會,我這幾天都在米多拉大師那里修行煉金術,有他在旁指點,在煉金的同時也能完善我的一些缺陷。”安格爾道。

桑德斯從魔藥小屋帶走安格爾的消息,早已傳開。所以他這么說,娜烏西卡是信的。

“可是,會不會太麻煩?”

“煉什么都是煉,不如煉點有意義的。”安格爾笑道。

娜烏西卡遲疑了片刻,點點頭:“那就謝謝了。”

安格爾幫娜烏西卡檢查了一下斷臂處的肌神經。發現她不愧是血脈側的學徒,哪怕手臂已經斷裂大半年時間,但內里沒有一絲萎縮的跡象,無論是活性亦或者敏感度,都達到極高的水準。

確定沒有問題后,安格爾便準備告辭離開。

不過在他離開前,他將目光放到了大塊頭干克身上。

“極端教派就是因為他,才會找你的麻煩?”安格爾看向珊。

珊原本還在思慮著凈化花園的事,聽到安格爾的話,隔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沒錯,薩拉丁簡直就長了個狗鼻子,前幾天我們剛到天空機械城的時候,他就循著味道找了過來。還好,當時桑德斯大人作為庇護巫師還沒離開,要不然當時就打起來了。”

“這些天我們一直躲在木原酒吧,今天難得出去一趟,就被他堵上了。”珊一說到這里時,就氣不打一出來,兩條朝天羊角辮一晃一晃的,“明明干克已經登記過了,而且搞出登記這一套的就是極端教派,結果他們自己卻不認了。”

安格爾露出好奇的表情:“登記?能詳細說說么。”

對于安格爾的好奇,珊也沒有想太多,直言道:“干克是我原先部落的薩滿婆婆在得知我進入野蠻洞窟后,方才獎勵給我的,讓干克保護我的安全。她曾經也是巫師,干克就是那時被她簽訂下來的域外蠻族。”

“至于登記。”珊讓干克站起來,掀開干克臉上的面罩,露出一張長著尖銳下獠牙的猙獰恐怖的臉。珊指著干克頭頂的一個樹葉狀的徽記道:“這就是登記了,不同的異界生命進入巫師界,會有不同的徽記。干克來自森嶼位面,所以它的徽記是樹葉的形狀。”

安格爾疑惑道:“這個徽記是……誰創造的?”

“當然是極端教派的人咯,只要征荒過的位面,他們都會設計一套相應徽記,用以表明其來自哪個異世界。”珊嘆了口氣:“簡直就像是奴隸印記一樣,雖然可以允許自由進出巫師界,但不能獨自離開擔保人。”

珊說到這時,從腰包里取出一張皮紙,皮紙上畫有森嶼位面的樹葉徽記,同時還有一個血印。

“這個血印就代表了干克,干克只能在擁有皮紙的擔保人身邊活動。”

“那如果沒有被征荒過的位面,豈不是沒有徽記?”安格爾疑惑道。

“是的。沒有被巫師界征荒的位面,是沒有徽記的,所以哪怕是有巫師帶著異界生命,也被視為偷渡者。”

聽完這番話,安格爾也是大開眼界。他原本以為登記就是一張紙筆的事情,沒想到其中還有這些道道,而且正如珊所說,這個登記簡直就像是奴隸印記。

他原本還有打算走這條路,拯救喬恩導師。但現在看來,是不能成行了。且不說地球肯定不在巫師征荒的范圍內,光是那個印記,就讓安格爾極其反感。再而言之,如今薩拉丁都不承認登記,他再走這條路肯定也無法做到讓喬恩徹底安全。

問過“登記”一事后,安格爾似是無意道:“我聽說,異界生命進入巫師界,會被大意志排斥,導致力量下降,身體孱弱多病……我看干克似乎沒有這樣的情況嘛?”

“力量下降是有的,但身體孱弱多病……對于蠻族而言,是不會的。畢竟體魄擺在那兒,除非是凡人,一般的超凡生命很少出現這種狀況。”

安格爾點點頭,作出恍然大悟狀,嘴里低聲自喃:“難怪巴魯巴不會……他本身也擁有蠻族血統啊……”

他的低喃,自然是刻意說給她們聽的。

安格爾問完了干克的事后,便不再多留,向她們道別離開。

當他從芳齡館回到木原酒吧時,在場所有人都看向了他。先前被他用魘幻氣息困住的兩人,正在場館中央躺著,一個穿著褐色格紋燕尾服的男子,正在他們身旁檢查著什么。

從旁人口中,安格爾得知那個燕尾服男子正是木原酒吧的主人,一位正式巫師。

對方看了安格爾一眼,眼神中閃過一道亮光:“我道是誰,原來是那位閣下的高徒。”

安格爾對他恭敬的行了一禮,男子擺擺手:“行了,這里面的事情我都了解了,是他們自己作死,與你無關。”

說罷,便讓開路,放安格爾離開。

安格爾離開后,還一臉恍然。顯然對方認出了他的身份,或許,這算是名聲傳開后,難得的好處?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0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