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459節 孤僻的琦莉

第459節 孤僻的琦莉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459節 孤僻的琦莉

真是矛盾的個體。

或許是感受到安格爾在打量她,琦莉抬起頭不滿的看了一眼安格爾。

安格爾:“……”所以說,他是被嫌棄了?

坎特也發現了琦莉的動作,他嘆了一聲:“琦莉小時候經歷過一些事,所以才會……”

“導師!”琦莉的聲音帶著低啞,(情qíng)緒明顯很不滿。

“好好好,我不提。”坎特搖搖頭:“不過你遲早也要走過那段(陰陰)霾的。”

這倆個師徒的對話讓安格爾很是覺得新奇,面對自己的導師,琦莉不僅敢直接打斷,甚至還讓坎特主動退步,這有點讓他大開眼界。

除非這坎特與琦莉是親族?要不然,琦莉的表現也太過了。不說尊師重道,光是面對正式巫師時該有的敬意,她也沒有做到。

接下來的時間,坎特主動攬下介紹的職責,他先介紹安格爾的(身shēn)份背景,介紹完后,安格爾十分配合的向琦莉頷首。

琦莉低著頭,沒有說話。

坎特向安格爾露出歉意之色,然后介紹起琦莉的背景。

琦莉今年十六歲,恰好與安格爾同齡。不過她比安格爾踏入巫師界的時間要早很多,如今已經修行了七年時間,目前是二級學徒。系別則是元素側火系,但其主攻的方向卻是很特殊的冥火。

在坎特介紹琦莉(身shēn)份時,琦莉的表(情qíng)有些不好看,時不時想阻止坎特的話,但她一次失禮也就罷了,如果連續在桑德斯面前失禮,別說以后和安格爾維系好關系,光是桑德斯那一關就過不了。

所以坎特索(性性)釋放出巫師的威壓,將她壓制在當場,無法動彈。

桑德斯見狀,卻是搖頭輕笑。

坎特向他露出無奈的笑容,傳聲道:“琦莉太任(性性)了,望老友擔待。”

桑德斯也傳聲回道:“我擔待不擔待無所謂,今天的主角也不是我。”

坎特也明白這次讓琦莉過來的目的,所以他看向安格爾。

安格爾的表(情qíng)卻是十分淡然,對于琦莉的失禮心中毫無波瀾。他對琦莉的觀感,不好不壞,雖然有點任(性性),但既然任(性性)的對象都不在意,他一介外人何必放在心上。不過琦莉不時的小動作,讓安格爾看的有點不舒服,畢竟這里是導師的宅邸,他(身shēn)為徒弟都不敢太過造次,作為一個客人卻頻頻逾矩,的確有些說不過去。

“唉,她小時候在藍波島,見證了父母的死亡,所以(性性)格變得極其孤僻與內向,除了我以外,她把所有人類都排除在自己的世界里。這些年我帶著她去找了很多巫師,但治療很難出成效,后來我帶她去見了‘微型世界’。”

坎特的這番話,同時傳聲給桑德斯與安格爾。既然琦莉不愿意他當面說,那他就暗地里講。

桑德斯:“微型世界,杜馬丁.拜耳?”

“沒錯,正是他。”坎特嘆氣道。

坎特所說的巫師,安格爾也知道。因為這人正是野蠻洞窟的巫師,并且他以‘殘忍的取腦實驗’而威懾著眾學徒。他留在任務大廳里的任務,常常以最高價懸于頂端,但無人敢接……就怕去做他的助手,最后連大腦都沒有了,那還如何活下去?

“我讓杜馬丁檢測過她的大腦,發現她的大腦皮膜附近出現了異變,多了很多觸突。正是這種觸突,讓她陷入自我世界無法自拔,甚至連她自己也無法控制。”坎特搖搖頭:“杜馬丁說這算是一種大腦病變,用心理治療是很難走出去的,除非她自己主動想通,愿意接觸外界。”

“可是,你看到了。她除了對我比較親近,對外人全然冷漠和敵視。”

坎特言說的(情qíng)況,安格爾大致了解,估摸著就是自閉癥吧。將自閉癥掛到琦莉的頭頂,那她先前的一切行為都說得過去了。根據安格爾看過的自閉癥患兒資料,他們全是我行我素沉浸在自我世界之人,坎特能將琦莉調教到……畏懼高階巫師力量,這已經算是一種很大的進步了。

想到這,安格爾對琦莉的惡感稍微消失了些。

“琦莉.羅蘭德.莉莉絲。”突然桑德斯念叨出琦莉的全名,“我記得五十年前你介紹徒弟給芙蘿拉認識時,當時來的人就叫做羅蘭德?她是琦莉的親族?”

坎特沉默了一會兒,哀傷的點點頭:“沒錯,海蒂.羅蘭德是琦莉的母親,十年前在藍波島與謝利一同被佛倫薩殺死。謝利是海蒂的丈夫,當時年幼的琦莉見證了這一切。”

“‘海神’佛倫薩,看來這小家伙想要報仇很難啊。”桑德斯對于琦莉的悲慘遭遇并無觀感,反是聊起了琦莉一家的仇人。

‘海神’佛倫薩,深海之歌的一位真知巫師,很少來到陸地。但其((操cāo)cāo)縱水的功力,卻是整個巫師界最頂尖的那撥。

“深海之歌……”坎特也緩緩說出這個大型巫師組織,久久不語。雖然莉莉絲之家的高端戰力不少,但真要對上深海之歌,還是弱了不止一籌。

不知過了多久,坎特才唏噓了一口氣,笑容和藹的對安格爾傳聲道:“安格爾,琦莉并非天(性性)如此,她本心其實很善良的,希望你能諒解。”

安格爾不明白琦莉的事,與他諒不諒解有什么關系?不過,為了不失禮,他仍舊點頭應是。

因為他們都是在私底下傳音,場面上沉默了很久。久到琦莉似乎也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一臉狐疑的觀察起周圍的魔力波動,桑德斯與坎特的傳聲術自然不是琦莉能發現的,但安格爾的傳聲術還過于稚嫩,被琦莉捕捉到了一絲痕跡。

她立刻變臉,十分不滿的怒瞪著安格爾。

坎特見場上氣氛又變了,無奈的摸了摸琦莉的頭,安撫道:“是我有事和安格爾密談,他是一位出色的煉金術士,我正和他聊煉金事宜,你別錯怪了安格爾。”

琦莉被坎特這么一安撫,怒氣稍微降了些,再次埋首不語。

一時間,場上無言。

桑德斯不愿意插話,安格爾也不知道該說什么,琦莉更是自閉不說話,最終還是坎特抖動著長長的白眉,開口詢問安格爾:“你應該也會參加凈化花園吧?”

安格爾其實也不知道凈化花園究竟要出什么變故,但既然導師說有危機但也有機緣,而且還親自到了天空機械城,想來也是鼓勵他去參加凈化花園的。

想到這,安格爾點點頭:“是的。”

“那正好,琦莉也會進入凈化花園,到時候你可以和琦莉互相照顧。”

坎特口中所謂的互相照顧,指的是讓琦莉照顧安格爾。在他眼中,安格爾在煉金術上成就斐然,必然是耗費了大量時間,實力自然不會太強。而琦莉卻是實打實的進攻型巫師,元素側火系,怎么看也比安格爾要強很多。

對于坎特的安排,琦莉不滿的吭聲表示抗議。

坎特則暗地里對她傳音道:“安格爾已經答應要為我煉制一件道具,我可是連定金都給了,如果他在凈化花園里出了意外,那我可不是虧大了。你也不忍心見我一個孤寡老人,期待落空吧?”

琦莉仔細打量著坎特,想要分辨他是不是在說謊。

坎特則笑著示意安格爾將軟態蟲蟲卵拿出來,安格爾不明所以,但依舊將坎特送給他的兩個木盒拿了出來。

當琦莉看到這兩個盒子時,她沉默了半晌,對坎特低聲道:“好,進入凈化花園后,我罩他。”

我罩他?安格爾一頭霧水,不是說的互相照顧么?

坎特很滿意琦莉的回答,琦莉既然答應了要罩安格爾,必然會拼勁全力做到。原本安格爾對琦莉的不好之感,或許能在凈化花園拉回一些分。

桑德斯在一旁低笑,還有閑暇抽空傳聲調侃自己的傻徒弟:“你如果是靠被人罩著,順利從凈化花園離開的話,我其實也可以接受。”

安格爾回了一個飽含復雜(情qíng)緒的眼神。

“就這么說定了,今天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就不多叨擾了。”坎特見琦莉不停的用眼神示意離開,他最終還是順了她的意。

在臨走之前,坎特對安格爾道:“我們這段時間就住在城內的莉莉絲木屋,你可以隨時過來拜訪。”

安格爾禮貌的點頭,目送著兩人在雨絲中走遠。

琦莉那艷紅的舞鞋,走在雨中就像是跳舞一般。那只小黑貓,也跟著她的節奏,邁著短粗的步伐,安格爾覺得眼前的景象,就像是一幅印象派的油畫,唯美中也帶著一絲凄涼。

凌晨時分,除了治安的魔能眼還在勤快的發出微光外,整個天空機械城都陷入了靜謐。

一道火光劃過深邃的星空,來到了主城區郊外的一座繁花莊園內。

桑德斯正在書房里整理安格爾的(身shēn)體數據,他準備明(日rì)再記錄一下安格爾的魘境(情qíng)況以及靈魂狀態,他對于伊莎貝爾教授給安格爾的秘術也很有興趣。

突然,桑德斯“咦”了一聲,似乎發現了什么,抬起頭看向了窗外。

安格爾此時正在臥室里舒服的躺在(床床)上休憩,在博古拉的堡壘他始終保持著高度精神緊張狀態,小心翼翼的不敢入睡。但來到了導師的莊園,不用擔心人(身shēn)安全,他打算好好放松休息。

不過在休息前,他又拿出了坎特送給他的兩個木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5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