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436節 貓捉老鼠

第436節 貓捉老鼠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436節 貓捉老鼠

無云的夜晚,冷月孤懸。

安格爾用清潔術將身上的血跡與氣味徹底抹除,小心翼翼的前進。

樹林里煙漆漆的,抬頭就能看到碩大的月亮。走沒幾步,遠處的樹林不知怎地,驚起了煙鴉一片。

這片樹林并不大,處于下坡的一面。安格爾很快就跑到了樹林邊緣,當他隱約看到山外的荒涼大地時,他突然止住了步伐。

不知何時,風聲停滯了,周圍一片死寂,似乎無人再關注他。但安格爾偏深覺得有一點不對勁,莫名的威脅感讓他停步,隱于暗處觀察起情況。

安格爾隱藏下來后,開啟了超算,眼中各種數據開始一一匯總。

直到進入超算狀態,他突然發現了一路前來時的各種遺留痕跡。他腳踏土地,樹葉枯枝的折痕,還有各種他不知不覺間觸碰的東西,都在說明他前進的方向。

安格爾自己都能算出來這些種種新痕,更不消說計算能力可能遠超他一大截的伊莎貝拉。

無論前方有沒有危險,安格爾沉下了心情,他決定換個方向。

想要避開巫師的眼目,必然要做到毫無痕跡。否則一切都是免談,安格爾開啟著超算狀態,更加小心的沿著樹林邊緣,慢慢的繞圈。

安格爾自以為這一次他應該不再留有痕跡,但有的時候,巫師的視界其實和學徒的視界還是有極大的差別的。

安格爾走了沒多久,突然聽到樹林中某一個方向出現慘烈的叫聲。

他的表情露出陰沉之色,這道聲音他并不陌生,正是暗影所發。

伴隨著暗影的慘叫,一道詭異的笑聲與猖狂的瘋笑,同時從遠方傳來:“膽敢當著我的面跑,你以為憑你的實力真能跑掉嗎?”

這道雙音軌同時存在的話,毋庸置疑肯定是來自伊莎貝拉。她似乎在與暗影對話,又似乎借著這句話在告誡著安格爾。

在她聲音落下后沒多久,暗影那邊又發出了幾道慘呼,而且從一開始的高亢聲,慢慢變弱,到了最后,安格爾靠著超算狀態,才捕捉到了風中一絲熟悉的震動。

暗影被發現,這是無論安格爾亦或者暗影自己都能料到的結局。但暗影依舊選擇了搏一搏,他放出娜迦吸引注意,就希望能趁著娜迦拖出來的一段時間,跑回導師所在的巫師塔。

只要跟在導師身邊,暗影有把握伊莎貝拉絕對不敢輕舉妄動。

但他們倆沒想到伊莎貝拉解決娜迦的速度會這么快,果然二級巫師的力量是他們難以揣度的層面。

安格爾表情有些哀傷,他不知道暗影現在狀況如何,他也不敢去過多臆測。對于暗影的遭遇,他除了兔死狐悲外,還有深深的歉疚。

安格爾不敢沉溺在負面情緒太久,強行進入理智狀態,繼續沿著樹林邊緣走。

他沒有貿然的離開樹林,是因為在超算狀態下,他算出樹林外的氛圍不太對。綜合了各種信息,他認為自己一旦離開樹林,必然會出現不可捉摸的后續。而且危險面,遠大于林中。

不一會兒,安格爾聽到他來時的方向出現了明顯的異動聲。想來,伊莎貝拉已經找到了他先前停留的地方。

安格爾回頭瞥了一眼,眼神立刻斂下,他隱隱看到伊莎貝拉懸停在半空之中,玉盤般的圓月是她的背景,她一手提著一個人頭,另一手扯著一個破敗的人影。

安格爾深吸一口氣,開始加速行動。

卻說伊莎貝拉這邊,她每過一處,就有煙鴉驚起。她來到了安格爾先前停步的地方,正如安格爾所想,連他都能計算出來的痕跡,伊莎貝拉怎么可能看不出來。

但當伊莎貝拉來到這里后,痕跡卻突然消散,她眼中有點愕然,但很快她又露出了微笑。

“居然刻意搞出一條讓我發現的痕跡,然后才進入真正的無痕隱身,再圖逃跑。迪亞波羅,你瞧瞧你。不僅能力比不過一個小孩,連觀察力與算計能力,他都比你強太多了。”伊莎貝拉對著左手拉扯的男子笑道。

暗影如今全身是傷,甚至比起安格爾先前的傷勢還要嚴重,但至少他四肢都還齊整,還存留了一口氣。比起伊莎貝拉右手上,娜迦只剩下一個頭顱,要好太多。

“呵!”暗影才說出一個字,就有血水帶著破碎的內臟渣塊從嘴里往外流:“你可知道他是誰?”

“噢,聽你的語氣,他莫非還有個了不得的背景?”伊莎貝拉其實從安格爾的種種表現來看,已經大致猜出他絕非普通的學徒。光是那一門可以瞞住巫師的隱身術,就不是一個普通學徒能夠施展的出來的。

“你殺了他試試,不就知道了。”暗影其實并不知道安格爾的師承是誰,他詢問過很多次,但安格爾每次都是笑而不語,他只曉得是出自野蠻洞窟。

不過當時在煙城堡的血牢中,格蕾婭警告菲麗希婭時曾經說過,安格爾的師承不凡。

所以暗影心中其實隱約已經有了幾個對象,畢竟連格蕾婭這種真知巫師都承認安格爾的導師得罪不起,其導師必然也是真知一流。野蠻洞窟中的真知巫師也就那么幾個,暗影直接將目標鎖定在了最頂層的那幾個巫師巨擘身上。

沉默術士、幻魔大師,世界輕語、雷霆之狼……暗影比較傾向于幻魔大師,畢竟安格爾和幻魔桑德斯都是幻術系。不過他并不能真正的確認。

伊莎貝拉將暗影拉到面前,笑的瘋癲:“你的生理狀態告訴我,你在故弄玄虛。不過,我其實也不在乎他背后站的是誰,就譬如你,哪怕博古拉就在寂靜嶺,我想要殺死你,他也攔不住。”

暗影沉默了,目前他唯一活下來的希望,就是博古拉現身。

博古拉雖然性格有點極端,但實際上暗影很清楚,博古拉在巫師之中其實算是極單純的一類人……而且他以往的表現來看,也很護短。

不過暗影以前從來沒有得罪過正式巫師級別的人,所以他并不知道這一次博古拉會不會為他出頭。

暗影很想對伊莎貝拉道:“你殺我試試看。”

但他不敢賭導師會不會出現,所以他只能沉默以對。

這時,安格爾已經繞著樹林邊緣走,來到了主道旁。也就是說,他重新繞到了先前被伊莎貝拉攔下時的那條主道上。

主道的盡頭,安格爾隱約可以看到雙面石靈塔羅斯的身影。

他如果繼續繞著邊緣走,會進入另一側的樹林。如果走主道離開的話,會不會比較安全?

安格爾開始從種種細節與輔助信息中,計算從主道離開的可能性。

半晌后,安格爾得出一個結論:從主道離開,比起直接穿越森林邊緣,的確要安全一些。

這個結論讓安格爾有些不敢置信,但這是綜合各種信息以及一些冥冥中不可知的狀態反饋,安格爾得出來的答案。

真的要走主道嗎?

如今,安格爾的大腦已經開始疲憊,本來身體就處于殘敗狀態,又開啟對大腦負荷極重的超算,他如果繼續這種雙重負荷,他相信自己支撐不了多久。

也就是說,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不可能再繼續開啟超算進入另一側的森林,去尋找可能的安全出口。

安格爾想到這,心中做了一個決定。

回到伊莎貝拉的視角,她其實一點也不擔心安格爾跑掉。

如果從流動集市逃跑開始,安格爾便隱匿身形,與暗影分道揚鑣,她可能還會失手。但如今她已經見過安格爾了,他身上的信息素已經被她牢牢記住。

就算安格爾逃到天涯海角,她也可以靠著信息素,算出并鎖定安格爾的位置。甚至,她還可以直接采集安格爾流出的血液,通過秘法遠距離詛咒安格爾。

在這樣的情況下,伊莎貝拉根本不在意安格爾的行動,她甚而還帶著貓捉耗子的興味,悠閑的任由“小老鼠”四處逃竄。

“咳咳咳——”

伊莎貝拉左手提拉的娜迦頭顱,突然在這時醒了過來,并且開始咳嗽出血液。

娜迦是魔偶,身體是載具,只有大腦才是核心。所以伊莎貝拉砍下了她的頭顱,并不算真正的殺死她。

“主人,我失敗了。”娜迦略帶低落的聲音傳入暗影耳中。

暗影其實一直不敢看娜迦,因為娜迦的狀況,其實是他一手造成的。他當時也不知道是腦熱還是心血上頭,在最關鍵的時刻,他選擇了安格爾。

如今,娜迦醒了過來,還對他說話。暗影此時,不得不看向娜迦……

娜迦的慘烈狀況,他是了解的。

哪怕僅剩一個頭顱,也不是絕對完整。娜迦的眼珠掉了一個,半張臉幾乎被毀了。

但暗影卻沒有絲毫覺得恐怖,反是心中更加疼惜愧疚:“是……是我對不起你。”

娜迦:“這是我的……咳咳……責任。”

“沒想到迪亞波羅你也長出息了,也學你導師那一套,跟一個魔偶談感情。”伊莎貝拉冷笑一聲,“我可沒興趣看你們親親我我唧唧歪歪。”

說著,伊莎貝拉手中出現血色的圓球,將娜迦的頭顱包裹在里面,最后慢慢的凝固。

血球中,一個睜大眼睛的金發女子,帶著錯愕與訣別。

就像一個蠟制的藝術品。

不過,這個藝術品多了一個血色外殼。

“瞧瞧,多美的表情。”伊莎貝拉笑道:“大概是我近期收集的藏品中,最有趣的一件。”

“你!”暗影憤恨的見證了這一幕,閉上眼強壓住怒火。

但暗影畢竟還年輕,雖然經驗讓他的性格趨于巫師界的主流價值,但時間卻還沒有抹平他內心的棱角。

熱血沖動還未成為過去的代名詞,理智有時候很難戰勝情感。

暗影壓了又壓,甚至眼中落下了沾染血色的淚水。最終還是忍不住了,從牙縫中一字一頓蹦出嘶啞的聲音:“老、巫、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0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