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419節 五味情緒

第419節 五味情緒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419節 五味情緒

重力脈絡在靈魂周遭凝而不發。

安格爾自己無感,但伊莎貝爾卻能從那灰黑色霧氣中感覺到壓抑與沉重。這就是法則律動的優勢,哪怕安格爾所能控制的重力脈絡給她搔癢都嫌不夠,但它的本質,完全可以無視等級的差別。

大殿里沒有其他的物體,安格爾直接將自己的肉身作為測試對象。

隨著重力脈絡的一點點的增加,他的肉身也隨之漂浮。

他注意到維持肉身漂浮時,靈魂之力消耗的速度并不快。但安格爾不知道自己的靈魂之力的上限是多少,所以他暫時也不知道能維持漂浮多久。但總體而言,這也算是一個偽飛行技,等他適應了重力脈絡后,或許也可以作為短途的逃生技。

畢竟重力脈絡的應用方式很多,托比作為前瞻,可以借著重力加速飛行,安格爾相信只要自己多適應,應該也可以做到。

等到安格爾測試的差不多,伊莎貝爾道:“雖然秘魂喃語可以做到靈魂離體,但也有忌諱。首當其沖的是對活性的維持,除非你有蘊養的手段,否則不能離開太長時間。”

“以你目前的狀態,大概可以離體十分鐘。”

“還有一點你也要注意,在你靈魂離體后,你是不能使用魔力的,只能使用靈魂之力作為戰斗。所以,你想要保護好靈魂,最好學一些靈魂系的防御術法。”

說到這里,伊莎貝爾將該說的已經說完。

“至于靈魂如何回歸,也不需要學習返魂術。你只要靠近,在心中默念‘秘魂喃語’,就會看到靈魂之地的入口。”

說了最后一點后,伊莎貝爾便不再贅述。

安格爾按照伊莎貝爾的指示,果然看到了靈魂之地的入口。

獲得一個類似魂綬術的技能,安格爾心中自是很開心的。

但也因為伊莎貝爾不給安格爾拒絕的機會,讓他又有些無奈。他欠了庫拉庫卡族大祭司的一份人情,原本打算趁著這個機會詢問一下伊莎貝爾的意見,但如今他已經收下了這份好處,想要再談庫拉庫卡族之事,似乎就有些站不穩腳。

伊莎貝爾見安格爾心中還有事,以為他在擔心托比,指著不遠處一圈不停溢滿白氣的池子道:“托比在魂池內,你可以帶它離開了。它目前的狀況已經穩定,殘缺的靈魂業已補足。不過它靈魂還有一些瑕疵,具體的細節,你去問格蕾婭吧。”

言下之意,便是慢走不送。

安格爾朝著魂池走去,果然看到托比躺在池底中。

魂池中沒有任何液體,只有滿宕宕的魂珠,以及魂珠中逸散出來的氣體。

安格爾不敢多看,小心翼翼的將托比撈了出來。

等到將托比撈起后,安格爾重新走到伊莎貝爾面前,道謝后,站在原地并沒有離開。

伊莎貝爾疑道:“你還有什么事?”

安格爾思索了片刻,不管能不能還上大祭司的人情,對于庫拉庫卡族的事,安格爾還是要詢問一下伊莎貝爾的態度。

畢竟,伊莎貝爾庇護了這一族良久,就算安格爾要在外尋求償還人情的方法,他還是需要向生魂花園的主人知會一聲。

安格爾小心翼翼的整理著措辭:“大人,我想詢問一下,您對庫拉庫卡族的態度是什么?”

“沒有什么態度,靈魂質量不錯的凡人罷了。”伊莎貝爾頓了頓,“不過我很好奇,你為何會問出這個問題?”

安格爾訕笑一聲,將大祭司拜托的事說了出來。

伊莎貝爾聽后,沉思了一會兒:“噢,原來是拜亞啊……”

“當初我是征詢過他的意見,才建立的血脈納魂。”伊莎貝爾淡淡一笑:“沒想到不過千年時間,他就后悔了。”

“算了,看在他的父親曾經對我有恩,若只是想分離一個支族的話,隨他們去吧。”伊莎貝爾對此并不上心,無所謂的揮揮手:“至于怎么解除他們血脈的桎梏,你自己想辦法吧,血脈的問題自然要對癥下藥。”

伊莎貝爾說罷,揮揮手示意安格爾自己離去。

雖然伊莎貝爾沒有說出具體的解決辦法,但她的一句“血脈的問題自然要對癥下藥”,顯然是在提醒安格爾,這事似乎要找血脈側的巫師解決?

安格爾向伊莎貝爾道別后,離開魂域來到了黑城堡的大廳中。

大廳內只有菲麗希婭一人,安格爾正準備向她詢問格蕾婭的下落。

菲麗希婭卻是先一步道:“去去去,帶著這個偷酒賊離我遠點。要找格蕾婭的話,讓啞仆帶你去,她在四樓看人耍猴戲。”一邊說著,菲麗希婭眼中還帶著明顯的嫌色。

而嫌棄的對象……正是安格爾手中的托比。

安格爾只能無奈退去。

不過聽菲麗希婭說什么……耍猴戲?難道黑城堡還有養猴子,或者說是召喚獸?安格爾滿腦袋問號,跟著啞仆朝四樓走去。

從大廳上四樓,簡直就是百轉千回。穿過各種莫名其妙的機關,安格爾終于在啞仆的帶領下,來到了格蕾婭所在的房間外。

“格蕾婭大人?”安格爾敲門。

“安格爾呀,進來吧。”格蕾婭的聲音很正常,安格爾放下心來。看來如今主控靈魂的應該是正牌格蕾婭。

打開門踏進這間房,周圍的墻壁瞬間退去,呈現絕對的透明狀。安格爾甚至可以透過墻壁,看到站在門外啞仆。

格蕾婭坐在一個幾案前,面前擺著一盤子魂珠,有一搭沒一搭的吃著,看上去很無聊的樣子。

安格爾一邊向格蕾婭走去,一邊用余光打量著兩邊。

這間房子不大,除了中央的幾案外,沒有任何其余的東西。但因為墻壁是透明的,所以可以清晰看到左右兩邊房間內的情狀。

左邊的房間,有一個巨大的噴水池,以及各種魔物的雕像。

至于右邊的房間……安格爾沉默了,他看到一片巨大的廣場,一個全身近乎的人,正在廣場上與一個金發碧眼的美女爭斗。

金發碧眼的美女安格爾不認識,但那個露出所有不可描述部位的男人,卻是……暗影。

“你去魂域了?”格蕾婭招呼安格爾坐下。

安格爾點點頭,將托比從胸兜里取了出來,動作溫和輕柔,面上帶著寵溺的微笑。

將托比放到格蕾婭手中,安格爾的眼中流露出些許不舍。

格蕾婭笑了笑,沒有問安格爾從伊莎貝爾那兒得到什么好處,而是輕撫托比的小腦袋,手中有魔力波動閃過:“看起來托比的傷勢應該好的差不多了。”

“伊莎貝爾大人說,殘缺的靈魂已經補足。不過,她說托比的靈魂似乎還有瑕疵,但具體什么瑕疵,大人讓我來問您。”

“靈魂圓滿便好……至于說瑕疵,這個我的確知道。”

格蕾婭沉默了片刻后,才開口道:“托比的確有瑕疵,因為,這是他不可避免且命中注定的劫。”

“命中注定的劫難?”安格爾疑惑不已:“大人的意思是,托比未來還有可能出現狀況?”

格蕾婭點點頭,將托比身上注定的劫難慢慢道了出來——

托比的誕生是個意外,是格蕾婭無意間制造出來,且是迄今為止她唯一創造出來的具備智慧的生物。

雖然托比誕生之初很普通,但既然能創造出智慧生命,其使用的材料就絕不簡單。

格蕾婭曾經無意間得到了一具傳奇魔獸的五臟,她將五臟煉為五味,這五味分別對應了五臟所屬的“酸、甜、苦、辣、咸”。

這五味調料,被她灑在了“創造托比”的材料中。

托比能創造出來,這五味調料占據了最大的功勞。但也因為這五味材料,托比出現了異變。

“它的靈魂中,擁有五種既游離在外,又歸屬于它的情緒。這五種情緒,都是極端的情緒,包括了愛、憎、怨、怒、悲。”格蕾婭說到這時,“你現在也該猜測出來了吧,那五味調料其實對應就是這五種極端情緒。”

“那只傳奇魔獸雖然已死去,但它的情緒卻侵蝕了托比的靈魂。其實,如今的托比更像是那只傳奇魔獸的情緒寄生體,只有當托比一一降服了所有的情緒,它才是真正的自己。”

格蕾婭的話,安格爾基本明白了,聯想大祭司的話:“也就是說,托比的昏迷是因為極怒情緒出現了,它的靈魂在與極怒情緒爭奪身體的主動權?”

格蕾婭點點頭:“雖然有點誤差,但總體來說差不多。”

“那按照這個節奏,托比它以后還會和‘愛、憎、怨、悲’四種極端情緒爭奪身體?”

“是這樣的。”格蕾婭見安格爾一臉擔憂,笑著解釋道:“這是它成長必經的路程,也是它為了爭取自由所必須要面對的宿命。你也無須擔心,雖然還有四場劫難,但這對它而言并非決然是壞處,你不是說過嗎,它在昏迷前重力脈絡出現大幅度的成長,已經可以作用于外物了。”

“等它徹底降服極怒情緒,實力必然會成長一大截,到時候說不定你都已經打不過它了。”格蕾婭打趣道。

安格爾摸了摸后腦勺,頗為不好意思的道:“其實我一直都打不過托比。”

格蕾婭笑笑,對安格爾的實力不作評價,而是繼續道:“在巫師界,無論是人亦或者獸,都會面對生存的問題。這些極端情緒,就是托比所必須面對的。你不是也有必須要面對的坎嗎?”

安格爾安靜了,他的確有很多必須要面對的坎,爬過去海闊天空,陷下去永劫不復。

“這是成長的代價。”格蕾婭眼神癡癡的看著托比,回想著它還是幼崽時,在芭比餐廳生活的鬧騰,有她的庇護,托比過得很快樂,也很放肆,從沒有去想過成長。

沒想到跟著安格爾,短短一年之內,就能成長到這個地步。

是好是壞?她不置評。

但對于托比而言,這必然是好的。

她不可能永遠是它堅實的后盾,未來,只能靠托比自己。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14